2015-07-20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陈秋生
东京新宿区歌舞伎町一番街上花花绿绿的广告。
在东京秋叶原的傍晚,这个日本御宅族的天堂里霓虹闪耀、人群熙熙攘攘。
在这里人们能够买到最新的电子设备。不断有人带着战利品离开,又不断地有人加入进血拼当中来。
不过,到秋叶原的人,并不都只是为了买硬件而来的。
据德国媒体7月19日报道,在和秋叶原主街平行的九十九街,则是完全不同的光景。这是一条细长的街道,十年前密密麻麻地被各式电器铺给占领。但渐渐这里出现了一种新型业务。
现在,街道两旁每隔几米就站着几个十多岁的年轻少女,发放传单并招徕客人到附近楼上的“咖啡厅”坐坐。
30分钟花250元
这些年轻少女穿着学生制服,但裙子被改得非常短,上衣脖颈以下也非常暴露;还有一些则穿着类似漫画角色的制服。而在这些少女的背后,一般都会站着年轻男子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
这些男子也为周边的咖啡馆干活,但他们的兴趣并不在年轻姑娘服侍咖啡和点心的服务上。他们在意的是菜单上没有显示出的服务,这些隐秘服务回报更为高昂,会在之后私下成交。
这些咖啡店会鼓励年轻女孩提供“女子高生散步”(Joshi kosei osampo)服务,即和高中女生出去散散步。
与一名穿着制服的女生散步30分钟将花费约5000日元(合250人民币),咖啡店将获得一半抽成。另外,客户还有别的服务可选,如让女孩拥抱、掌掴、或躺在客户身边。不过店铺会告知,性行为是不被允许的。
由于“钱来得快”,女孩们很快就开始习惯了这种兼职手段。而店主也能够完全否认各类传言,称自己只不过提供了一种合法服务。
女孩们的权益如何保障?
不过曾在女仆咖啡工作过的仁藤梦乃坚持认为咖啡店是需要负起责任的。
梦乃说,她曾因家庭原因出走并在东京涩谷工作过一段时间,“在日本,‘子高生’服务看上去像是某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但她补充说,社会对色情产业雇佣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宽容,而媒体的炒作也助长了这一情况的加重。
但这意味着,在女孩们意识到自己深陷险境时,她们将变得孤立无援。为此一小部分人志愿加入了少女“同盟”团体,这也是为数不多的例外。梦乃在获得了一位牧师帮助后,建立了“同盟”团。
“社会普遍认为,进入这一行的女孩大多父母教育失败,但他们并没有对买家进行谴责。”梦乃说,那些拉少女入行的皮条客都"非常狡猾"。
“许多女孩都很好上钩。”梦乃说,“有些女孩存在心理问题,还有一些可能存在智力低下,或是有自虐、尝试自杀等行为。”
有将近30%的女孩来自贫困家庭,她们称兼职散步工作是为了赚零花钱吃午饭。而另一部分则来自问题家庭,或受到过虐待。
一些皮条客则趁机与女孩们交朋友,为她们提供一些甜头,买午餐等等。这些女孩由于缺钱、落跑或是受到了虐待,因而一再回来找皮条客,甚至能得到新衣服,有时还能睡在他们办公室的沙发上。
接着皮条客便会向女孩提供“来钱快”的挣钱方式——而女孩们已经完全信任了她们的新朋友——因此为了经济独立立刻接受工作。
让梦乃最为担心的是另外30%的孩子们,这些孩子来自正常的家庭,但被社交媒体上听起来“合法”的招聘启事诱骗到了这一领域。
“这些孩子对成人非常信任,但他们并不了解现实生活的残酷。”梦乃说。
日本媒体对软色情负有责任
当“德国之声”记者与“同盟团”走在涩谷街头时,一位志愿者悄悄指向一家按摩店,并称这家按摩店提供“散步”业务。而不远处就是销售未成年色情产品的成人音像店。
“我认为儿童色情产品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而日本主流社会对此其实非常反感。”北海道文教大学传媒专业讲师渡边诚说,“但这现象确实是存在的。”
渡边诚说:“我相信整个‘散步’产业被媒体推动了。电视节目不断在寻找新事物和新面孔,甚至在过去十年里,主流电视中已经有一些完全陷入了软色情状态当中。”
这些节目学习AKB48等偶像团体,由年轻女孩组合穿着暴露服饰登台演出或接拍广告。
“这在西方看来并不正常,但在日本已经成为了主流,而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了。”渡边诚说。
录入编辑:陈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 色情产业, 咖啡店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