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8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闫鹏飞
原本大热的《中国好声音》突显危机。
《中国好声音》第五季还能制作吗?或者由谁来制作?
1月28日,针对目前的“好声音”授权纠纷,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灿星”)宣布,曾研发《The Voice Of…》系列节目模式的荷兰Talpa公司,拟将节目模式转授给唐德影视(300426)是违约行为,此前灿星已经将授权费用从每年200万元,提高到每年6000万元,但对方却期待每年数亿元的模式授权费用。
《The Voice Of…》是首播于荷兰,现已全球知名
的一档电视娱乐节目,目前已有将近65个本土化版本,包括美国、德国、法国、中国和英国,并在180个国家播出。
该模式落地在中国则是《中国好声音》——浙江卫视自2012年开播,非常火爆,现在已经播出四季,而该节目的制作方则是灿星文化。
灿星指责Talpa称,其先是违背国际惯例、索要高达每年数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模式费,继而单方面撕毁合同,不顾合约中承诺给予灿星的独家续约权,在双方合同有效期内取消《中国好声音》节目原有的授权,并拟将《The Voice Of…》的节目模式转授给他人。
对于这种违约行为,灿星声明了:
第一、《中国好声音》这一中文节目名称,系由灿星与浙江卫视联合创意命名,该节目品牌属于灿星与浙江卫视共同拥有,Talpa无权授权任何一方制作名为《中国好声音》的节目;
第二、灿星期望支付合理的模式费,与Talpa最终达成合作;
第三、如果Talpa为索要天价模式费,单方面撕毁与灿星制作尚未到期的品牌授权合约,那么灿星制作保留自主研发、原创制作《中国好声音》节目的权利。
原本大热的《中国好声音》突显危机,纠纷爆发于唐德影视不久前的投资公告。1月20日,这家以电视剧起家的公司称,公司与Talpa签署了合作意向书,Talpa将授予唐德影视《……好声音》(英文名为“The Voice of…”)节目的开发、发行、营销等独家权利和许可,并向其提供创作和制作支持服务。
不过,唐德影视写明最终条款没有达成,能否拿到该项目要看进一步的商谈,也没有说明,授权自哪一年开始。
要知道,每当遇到好声音的版权旁落的消息,灿星都咬定,该节目版权都是三年一签,2014年已经续签到了第六季。
在1月28日的声明中,灿星也首次披露《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费用:2012年,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引进节目时,按照国际惯例,节目的模式费用占节目整体制作费的5%左右,因此在2012年,灿星制作向Talpa支付了节目模式费人民币200多万元。
按照惯例,节目模式合同一般有效期是三年,每年续约一次,在2013年第一次续约谈判时,Talpa要求模式费涨到每年人民币1亿元,不过经过谈判,灿星最终以每年6000万元版权费的价格,得以续约成功。
“《中国好声音》除第一季节目,模式方Talpa曾派一人来现场两天工作外,四年来节目制作全程,Talpa从未介入,坐收了2亿多的模式费用。”灿星表示。
另外,根据灿星的说法,在公司获得2018年之前《The Voice Of…》节目模式的独家续约权的情况下,Talpa最近两年一直在中国鼓动其他卫视或者制作公司来抢购,而此次,其单方面拒绝与灿星进行续约谈判,迅速与唐德影视签订了意向书,如果灿星想拿回相关权利,必须提供数亿元模式费。而唐德影视的介入也有炒股价嫌疑。
值得注意是,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得益于《中国好声音》,制作、播出方确实是赚得盆满钵满。
比如,第四季《中国好声音》巅峰之夜一条60秒的广告拍出3000万元的价格,而此前一年的价格是1070万元,这是中国广告史上最贵的广告;第五季节目还未开播,就有公司以2.5亿元的价格约定了独家特约权。
国内不少节目的模式都是从国外引进,由于多档节目的成功,不少节目的模式续约时,费用从百万级跳至千万级,而且时常有纠纷发生。
2014年,天津卫视开办栏一档叫做《囍从天降》的栏目,其创意源于韩国JTBC电视台原版节目《伟大的婆家》,天津卫视称拥有该模式在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模式升级改造和制作使用权,所以江苏卫视的《明星到我家》有侵权。
录入编辑:闫鹏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好声音,灿星,版权纠纷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