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4 08:46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张婧艳 李继成
吉祥航空的代表对于原告要求的公开道歉表示有些为难,称会与上级沟通。 高剑平 澎湃资料
“无成人陪伴,无自理能力”,这是吉祥航空拒载两名残障人士给出的理由。
战某与盛某是两位因截瘫而坐轮椅的残障人士,他们一起坐春秋的航班去三亚,返程订了吉祥的航班却在登机前遭到拒载,只得重新购买国航的机票。事后,两人多次致电吉祥航空沟通无果,遂决定诉诸司法程序。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吉祥航空在庭审中表示,愿意满足原告诉讼请求中的一切经济补偿,或者愿意出更高的补偿金额,希望积极促成和解;但对于原告要求的公开道歉表示有些为难,称会与上级沟通。最终,此次庭审以双方都申请延长举证时限,暂时休庭,择日再开庭重新审理。
原告代理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两名当事人的诉讼不仅是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更是关乎中国近8500万残障人搭乘飞机平等出行的权利。
另一名残障人士程小姐则表示,自己曾遭到过香港快运航空的拒载,理由也类似于“无成人陪伴,无自理能力”。她还表示,自己和朋友也曾险些遭到吉祥航空的拒载,他们经过2小时的沟通,并提出“在机上的几个小时,我们可以不上厕所,不离开座位”,才登上飞机。
原告:吉祥航空不愿公开道歉
2015年11月14日,战某与盛某搭乘春秋航空的航班从沈阳飞往三亚参加公益活动。活动结束后,两人购买了11月19日12时40分从三亚凤凰机场飞往大连周水子机场的吉祥航空HO1032次航班的机票。
11月19日上午10时,两人在航班起飞前两个半小时到达三亚凤凰机场,准备办理相关手续,要求吉祥航空根据中国民航局《残疾旅客航空运输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提供轮椅托运、协助登机等合理便利。吉祥航空的工作人员未予办理,让他们等着。
过了一个多小时,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残疾人不能自理且没有陪同的,不允许上飞机。战某与盛某二人反复向工作人员解释,虽然以轮椅代步,但他们上肢有力,生活完全能够自理。“能独自出行旅游,独自打车到机场,就是明证。”
吉祥航空工作人员未理会二人的解释,带他们到上海吉祥航空公司驻凤凰机场营业部,向二人开具了“特殊旅客退票申请单”,明确写明拒载原因为“无成人陪伴,无自理能力”,并声称无论乘客是否同意拒载单都已生效。
由于此时原订的航班早已起飞,当日也无其他飞机前往大连,战、盛二人被迫重新购买了国航CA1804次航班的机票先行飞往北京,居住一晚后再搭乘次日的高铁返回东北。
此事件发生后,战某与盛某两人多次致电吉祥航空沟通无果,遂决定诉诸司法程序。
两人委托在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任律师助理的金希担任代理人,向上海浦东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吉祥航空侵犯了残疾旅客的平等出行权,要求被告吉祥航空赔偿因拒载而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与精神损失,在其官网、微博与微信上公开赔礼道歉,并改善公司内部承运规程,确保违法拒载残障旅客的事件不再发生。
2016年1月6日,该案在上海浦东法院成功立案。
金希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该案在浦东法院成功立案后,吉祥航空方面才开始积极与原告进行沟通,表示不论是经济损失还是精神损失,都愿意多给一些经济赔偿,但不愿意公开道歉。
金希认为,吉祥航空的拒载行为已经违反中国民航局《残疾人航空运输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不仅没有履行运输合同承运人的运输义务,其“无自理能力”的拒载理由更是对残障人人格尊严的巨大冒犯。两名当事人的诉讼不仅是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更是关乎中国近8500万残障人搭乘飞机平等出行的权利。
吉祥航空:愿意给原告更多经济补偿
2016年1月29日,该案在上海浦东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过程中,被告吉祥航空引用其官网上对于病残旅客的特殊规定,以“病残旅客要事先致电客服,提出特殊服务申请”为由,认定因为原告没有提前联系客服,致使被告不能及时安排相应设备因此拒载原告。
另外,被告还辩称拒载原告并非出于其主观过错,三亚凤凰机场没有辅助残障人士搭乘飞机的升降设备,且涉事航班飞机停靠的位置属于远机位,不能用廊桥进行通行,因此客观条件不允许被告登机。
原告代理人金希则表示,根据中国民航局的《残疾人航空运输管理办法》(简称《办法》),残疾人与其他公民一样享有航空旅行的机会,为残疾人提供的航空运输应保障安全、尊重隐私、尊重人格。上述《办法》第9、19、21条规定,则明确了使用轮椅的残疾人士即使在无陪伴人士的情况下,也能搭乘飞机。
《办法》第22条第2款还明确规定,具备乘机条件的残疾人未能按要求在订票时或者航班离站前48小时提前通知的,承运人应尽力提供上述服务或协助。金希认为,该《办法》的出台旨在鼓励而不是限制残疾人的平等出行权,被告拒载的理由不符合本条所述。且原告一直以来独自坐轮椅出行,往返多个城市,自理能力极强,根本不是被告开具的退票申请单中描述的那样“无自理能力”。
庭上,一名本次公益活动的策划人向法官陈述说,原告从沈阳到三亚乘坐的是春秋航空,通过廊桥进入机舱,到达三亚的时候也是通过廊桥,并由机组人员背着下飞机,坐上轮椅的。她说,活动共有300多人参加,其中坐轮椅的残障人士就有137人,出行都很顺利,没出现过飞机拒载情况,她对两位当事人被吉祥航空拒载事件忿忿不平,对吉祥航空解释说三亚机场远机位不配备供残疾人士方便出行的升降机表示质疑。
吉祥航空的代表也出席了当天的庭审,提出愿意满足原告诉讼请求中的一切经济补偿,或者愿意出更高的补偿金额,希望积极促成和解;但对于原告要求的公开道歉表示有些为难,称会与上级沟通。
最终,此次庭审以双方都申请延长举证时限,暂时休庭,择日再开庭重新审理。
残障人士:拒载我们的还有香港快运航空
遭遇拒载经历的不仅只有战某与盛某。在北京生活工作的另一位残障人士程小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也曾因无独立行走能力又无成年人陪伴险些被吉祥航空拒载。
程小姐介绍,自己多年来一直都是独立乘坐飞机,在多年前搭乘吉祥航空的经历让她记忆犹新。多年前,她和另一位坐轮椅的姑娘一同从北京前往三亚,中途在上海经停,需要换乘吉祥航空的班机。机组人员却告知她们,因为她们没有独立行走的能力,也没有成年人陪伴,无法让她们登机。此前,她们从北京飞上海搭乘的春秋航空并未因以上原因拒载。
据程小姐介绍,虽然可以通过向航空公司预约的方法申请独立坐飞机,但是,每次都需要申请人本人前往当地航空公司指定地点申请。这对原本出行就不方便的残障人士而言,比较麻烦。一般,程小姐会选择机场的小轮椅作为过渡,几乎每个机场都备有可以在机舱里推行的小轮椅,只要登机口换上小轮椅,到位置后坐下,将小轮椅归还给机场,并将自己的轮椅托运即可。“在机上的几个小时,我们可以不上厕所,不离开座位。”
在与吉祥航空的交涉中,程小姐和朋友一步步退让,“我们告诉机组人员,我们不需要乘务人员帮助,可以让其他乘客帮我们转移到小轮椅上。”通过2小时的沟通,吉祥航空终于同意她们上飞机。
可是,程小姐的另一次被拒载经历就没那么幸运了。2015年12月22日早上8点多,程小姐在宁波搭乘香港快运航空的飞机前往香港,在拿到登机牌后却被告知因为她无法独立行走,且没有成年人陪同,机长拒绝让她登机。无奈,她只能购买海南航空公司飞往深圳的航班,最后由深圳前往香港。
关于航空公司承载特殊旅客,尤其是需要乘坐轮椅和担架的旅客,民航局对每个航班上这类旅客的数量有要求,并且需提前通知航空公司。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是考虑飞行途中的安全,如果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航班上空乘人员数量有限,无法给数量过多的轮椅或担架旅客提供足够的帮助,“各个航空公司的具体规定会稍有不同,但这不是拒载或歧视,只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录入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残疾人,拒载残障人士,吉祥航空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