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9 11:35 来源: 澎湃新闻 左凤荣/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编者按】
2017年3月26日,俄罗斯十多个大城市爆发未经当局批准的反腐败游行。在首都莫斯科,大约七千人参加了抗议活动,五百人遭到拘捕。
这次示威活动的发起者是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利内。3月初,纳瓦利内创立的反腐基金会在网上公布的一部调查视频称,俄罗斯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拥有大量房产、土地、游艇和葡萄酒庄园等财产,这些财富来自寡头贿赂和在非政府基金会帮助下从国家银行获得的贷款,总额至少为700亿卢布(约84.3亿人民币)。梅德韦杰夫的新闻秘书反驳了相关指控。《纽约时报》称,这次示威表面上是反腐败,但也是对普京的罕见公开挑衅。
俄罗斯民意调查机构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3月2日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普京的民意支持率在2月最后一周达到创纪录的86.1%。3月30日,普京首次对抗议活动进行回应,他表示:“如果一些政治力量为了一己之利,试图利用这一工具(非法抗议活动),不是为了改善国家局面,而是为了在包括国家选举在内的某些政治事件发生之前进行自我宣传,我认为这样的做法并不正确。”
2018年俄罗斯将进行新的总统大选,俄舆论普遍希望普京参选并连任。但事实上,普京本人和俄罗斯当局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不容乐观。那么,如何看待俄罗斯当前面临的困境,又该如何评价普京的治国才能?
2017年4月23日,在国际问题自媒体“世界灵敏度”于广州购书中心举办的一次公开学术活动中,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左凤荣女士就上述问题谈了她的看法。左凤荣教授曾于1999年8月至2000年8月在俄罗斯国立莫斯科大学历史系进修,多年来主要从事苏联、俄罗斯问题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3月26日,俄罗斯全国十几个城市爆发反腐败游行。图为当日,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人群走上街头参加示威活动。东方IC 资料
在中国,不少人有非常强烈的普京情结,认为普京带领俄罗斯走出了低谷,在国际上敢于和西方叫板,在个人形象上更是非常酷和硬气,是当之无愧的“普京大帝”。可以说,普京的身上投射了很多中国人对强势领导人的期待。
但近一两年来,普京的统治似乎现出了颓势。今年3月底,俄罗斯多个城市爆发游行示威,要求总统普京和总理梅德韦杰夫下台。另外,伴随国际油价的一路走低和西方制裁的持续,目前俄罗斯经济已陷入连续衰退。俄联邦统计局宣布,2015年俄罗斯GDP增幅为-2.8%,2016年GDP增幅为-0.2%。更加糟糕的是,2017年国防预算下降25.5%,创1990年代以来的最大降幅,反映出俄经济形势之严峻。在外交上,因为“收复”克里米亚、出兵叙利亚、卷入美国大选,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持续紧张。特朗普上台后,俄罗斯一直期待的俄美关系转暖并没有出现,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俄关系目前已“陷入谷底”。与之相反,之前不被看好的中美关系则得到了提升和发展。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普京比较被动。
如何看待俄罗斯当前的困境?如何评价普京的治国才能?我在这里谈一下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普京并不认同苏联的体制
我们还是从头讲起:普京出生于1952年10月7日,是苏联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并不是特别出类拔萃,学习成绩也不算拔尖,但他最大的特点是聪明好学,所以后来能进入苏联著名的大学——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进入了克格勃(全称“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选人是很严格的,普京能入选,可见他素质是不错的。1985年克格勃把他派到东德,在德雷斯顿的一个苏联文化中心担任负责人。
两德统一后,普京于1990年返回苏联,担任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外事助理。1990年,普京的老师索布恰克竞选列宁格勒市长,普京积极助选,索布恰克当选后普京成了他的副手。1991年8月19日,苏联发生了著名的“8•19”事变,20日普京在电视上公开宣布与克格勃脱离关系。这两件事说明他并不认同苏联的体制。但现在,在某些人眼里,普京似乎又回到了斯大林的路上。我觉得这是对普京的误解,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在骨子里,普京并不认同原来苏联的那些东西,他在2000年竞选总统的纲领中表达过这样的看法。普京现在的治国方略跟苏联还是有根本差别的,这一点大家要认识到。
普京最终能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叶利钦的赏识和苏联剧变后体制的变化。叶利钦执政时期应该说有很多失误,后期不断换总理,在换上普京后不久,1999年12月31日他就宣布辞职,由普京接任。当时所有的人都很吃惊,因为大家感觉叶利钦是一个嗜权如命的人,当政时又为自己和家族谋了不少利益,不像是一个能让权的人。此事说明,叶利钦还是一个政治家,他认识到自己已无力治国,不希望俄罗斯衰落下去,所以他对普京讲:要珍惜俄罗斯。也就是说,我把俄罗斯交到你的手里了,你一定要好好干,把俄罗斯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应该说,普京不负重托。在他的前两个任期,从2000年到2008年,普京实践了自己的一些承诺,通过一些强硬手法使国家稳定下来了,经济也发展得比较快,年均发展速度超过了6%。
对普京的执政,很多人有个疑问:普京的领导力来自哪里?你看原来苏联的那些领导人,他总是先要在地方上工作,担任地方一把手,或者在中央担任很重要的职务很长时间,然后才能成为最高领导人。其他国家也都差不多。即便是演员出身的里根也做过加州州长。可是普京实际上没有在地方上当过一把手。1996年进入克里姆林宫后,他担任过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联邦安全局局长,1999年8月9日叶利钦任命他为第一副总理、代总理,8月16日正式出任总理。普京从8月份当总理到12月份叶利钦把总统职位交给他,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他怎么一下子就能成为一个成功的领导人呢?
我个人理解,他的领导力首先来源于他个人的素质。从普京的政治生涯可以看出来,他实际上是一个懂世界大势的人,在克格勃的锻炼使他对国际事务的了解要强于普通的苏联干部。当年,他没有站在发动“8•19”事变那些人的一边,而那些人不少是他在克格勃的上司,他没有跟着自己的上司走,而是跟着民意走。另外,普京是一个意志很坚定的人,定下目标就会努力达到。这些都是他个人素质中很可贵的地方。
其次,我觉得他的领导力也来源于俄罗斯新的政治体制安排。1993年12月,俄罗斯全民公决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宪法》规定,俄罗斯实行总统制。这个总统制跟美国的总统制还不太一样。美国的总统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国会,你看特朗普再强势,他的很多主张也落实不了。俄罗斯不一样。有人说俄罗斯是超级总统制,总统的权力极大,政府总理直接由总统任命,议会如果不批准的话,总统可以解散议会。反过来,议会对总统的制约很有限。只有三分之二议员同意才能弹劾总统,而且在总统任期的某些阶段你还不能动用弹劾程序。还有一些重要的职位,比如外交部长、国防部长、中央银行行长等,都是由总统来任命的。
这样一种政治体制,就为普京实现他的治国方略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条件。如果不是这样一个体制,总统太多受制于社会舆论或议会的话,普京的很多措施是难以落实的。
让俄罗斯强大起来
普京的总目标是要使俄罗斯成为一个世界强国,成为一个在世界上有影响力、能够制定国际社会规则的国家。这一点他跟叶利钦不太一样。苏联解体后,以叶利钦为首的那帮激进民主派认为,只要学了西方,实行了西方的市场经济、民主制度,西方就会来帮俄罗斯,俄罗斯人很快就会过上像西方人那样的幸福生活。但实践证明根本不可能,移植过来的制度在俄罗斯水土不服,完全照搬西方是不成功的。我觉得普京对西方比较了解,对俄国的历史更了解。所以他担任总统后,在政治上强调要走俄国特色的道路,不能完全学西方,他认同西方的一些基本原则和普世价值观,但在具体做法上一定要和俄罗斯的特殊国情结合起来
俄国具体的国情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看到,俄国是一个后发展的国家,从彼得大帝改革开始,在俄国的现代化道路里,个人、资本是不起决定性作用的,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国家。所以普京强调不能推卸国家的责任,大力加强中央集权,改变了叶利钦时代中央权力很弱、地方尾大不掉的情况。地方行政长官不像原来那样,由地方老百姓自己选举产生,而是由议会多数党推荐,然后由总统来任命,你可以推荐两三个人,总统挑一个。这就使地方领导人的权力受制于总统,当然就得听总统的。
同时,普京在法律上做了很多修改,比如说《政党法》,提高了建立政党和政党进入议会的门槛。另外就是媒体。原来俄罗斯很多媒体是控制在寡头手里的,像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等,他们主导舆论,使得中央的很多政策落实不下去。普京上台以后修改了《新闻法》,规定私人掌握的媒体股份不能超过50%,媒体要由国家来控股,这就使得舆论环境有利于其施政。
通过这一系列的调整,俄罗斯的政局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当然,政治上的竞争性差了很多,外部的批评也很多,民众感觉投不投票都没多大关系。但从根本上讲,这些调整还是迎合了俄罗斯民众的需要。经过前些年的折腾,民众要求秩序和稳定,不希望再去搞革命或者激进的改革,而是希望走渐进的发展道路。这样的政治生态,我觉得也是与俄罗斯的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俄罗斯的经济命脉基本上还是掌握在国家手里,普京当政以后在很多领域重新搞国有化,40%的经济是控制在国家手里的。
腐败问题依然存在。一方面,人们继承了苏联时期的传统,什么事都喜欢私下去解决。比如说,违反交通规则,交警要罚款,他们就行贿警察,从而少交或不交罚款;为了早一点做手术,或者找一个好的医生看病,他们可能去行贿医生。另一方面,由于普京加强了行政权力,行政手续又很繁杂,很多事就要去讨好官员才能办成,从而加重了腐败,这种腐败是体制性的。至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不是像传说那么有钱,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倾向于认为他们没那么有钱,也用不着那么多钱。普京、梅德韦杰夫这一代年轻的国家领导人还是很有国家使命感的,他们目睹了国家分裂和衰落的过程,想通过努力使国家再强大起来。
普京的治国能力
从普京的治国才能来说,我觉得,在经济方面他不算很内行,但在政治、外交、安全、军事方面,他是比较强的。前面我们就已经提到,普京发展经济的手法还是苏联式的,就是强调国家的作用,搞国有化。2008年之前,俄罗斯经济增长比较快,其实主要得益于普京运气好,他2000年上任不久,就碰上国际能源价格猛涨。如果没有这个因素的话,俄罗斯经济不可能发展那么快。
但在经济领域,有一个问题普京一直没解决,这也是苏联和俄罗斯经济的老问题,那就是经济结构不合理,重工业过重,轻工业一直不行。早年我们看苏联电影,像《办公室的故事》、《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等,会发现俄罗斯漂亮姑娘没什么可穿的。今天这种情况虽有所改善,但经济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并没多大改善。普京上台以后也一直在强调要发展创新经济,但实际上做得很有限。现在俄罗斯的财政,一半以上的收入还是靠能源,靠天然气,靠出口初级产品,加工工业还是很落后的,说明扭转经济结构的手段还很不够,成效不大。
俄罗斯的经济不好,也影响到了民众的收入和生活。可是俄罗斯有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是,经济不好,普京的威信仍然很高。这在其他国家是不可能的。这其中的原因,大概得从俄罗斯人的性格里面去找。俄罗斯民族是个比较浪漫的民族,注重的不是物质而是精神,所以苏联时代他们可以饿着肚子去搞世界革命。现在也是。普京把克里米亚收回来了,代价是和西方的对立和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在我们看来这好像有点不值,可是俄罗斯人觉得很值,他们对国家国际地位的追求优先于满足个人的经济需求。所以俄罗斯也是个很有性格的民族,俄罗斯人的强国思维和大国意识,要远远强于其他国家。
尽管俄罗斯的经济不怎么好,但军事改革和强军的步伐,在普京当政以后就没有停。我们经常在新闻里听到,俄罗斯又试验了新的武器,又有新的舰只下水了,普京的很多精力放在强军上面了。除了军事之外,外交也是普京取得成果最大的领域,他上任以后志在恢复俄罗斯的强国地位。俄罗斯跟美国的关系搞不好,很多时候并不是美国真的触犯了俄罗斯的利益,而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很多事情不跟俄罗斯领导人商量。
中俄两国的行为方式完全不同。俄罗斯是把它的政治、外交、军事利益放在首位的,中国更强调经济发展,强调要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很多人觉得我们的外交软,要学俄罗斯的强硬。但作为一个学者,我个人觉得不要学,我们还是要坚持自己的传统,走中庸之道,就是说做什么事都不要过分,不要像俄罗斯那样走极端。
在外交策略方面,普京很清楚,一个国家要在世界上发挥作用,首先要把自己的周边搞定,所以俄罗斯外交的重心始终放在独联体国家。这些国家里,有些跟俄罗斯已经完全分道扬镳,比如波罗的海三国;有些国家比较摇摆,比如摩尔多瓦;也有些国家是俄罗斯很有影响的,如白俄罗斯、亚美尼亚等,普京是希望把这些国家聚拢在一起,有多少算多少。为此,普京宣布要建立欧亚经济联盟。欧亚经济联盟已经在2015年1月1日开始运作,但这个联盟的问题是,经济同质性比较强,互补性不够,俄罗斯也没法给其他成员提供资金等帮助,所以这些国家也不一定就完全听俄罗斯的。但不管怎样,普京还是从传统思维出发,不愿意让其他强国染指原苏联地区。
在安全方面,普京很强势。针对格鲁吉亚的离心倾向,俄罗斯支持格鲁吉亚内部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尽管国际社会不承认,但普京实际上已经控制了这两个地区,这里的公民出国,拿的是俄罗斯护照。在乌克兰危机时,普京不仅吞并了克里米亚,还支持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独立,现在,这两个地区实际上已经不受乌克兰中央政府的控制。另外,在摩尔多瓦靠近乌克兰边界还有一个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实际上也是在俄罗斯的保护之下,有俄罗斯驻军,那里的人出国也是拿俄罗斯护照。通过这些方法,普京成功阻止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西方阵营。
也正是因为这些做法,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近年来不断恶化,以至于美国总统奥巴马2014年在联合国把俄罗斯说成是世界三大威胁之一,跟埃博拉病毒和伊斯兰国并列。普京也想改善和西方的关系,他出兵叙利亚,其实也有讨好西方、帮助缓解欧洲难民危机的意图,奈何人家根本不买账。但无论如何,俄罗斯通过在叙利亚的行动,扩大了在中东的影响力,目前这一影响力是苏联解体以来最强的,俄罗斯与叙利亚、伊朗、土耳其、以色列、埃及的关系都很好。
在对外政策上,对俄罗斯影响最大的,或者说损害最大的当然是与美国的关系。从俄罗斯的角度讲,他们不喜欢希拉里,特朗普上台至少还有改善两国关系的机会,所以对特朗普上台期望很高。特朗普在竞选时又老夸普京,他的目的实际上是贬奥巴马,说你看你还不如普京。这样一来,大家都认为俄美关系会变好。但事实证明并不是这样。上任后,特朗普不想被说是亲俄罗斯,是靠俄罗斯的帮助才当上总统的,他要拼命洗刷这个嫌疑。另外,美国整个精英阶层并不认同俄罗斯,他们不认同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也不认同普京那些不民主的做法,这方面意识形态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普京和西方的关系搞不好,但和东方的关系还不错,特别是中俄关系。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是俄罗斯。我们在观察中俄关系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当俄罗斯跟西方关系好的时候,中俄关系就会有一些问题;当俄与西方关系不睦的时候,中俄关系就会比较顺利。正是在乌克兰危机的背景下,中俄关系发展的步伐加快。所以有俄罗斯学者说,是我们俄罗斯在前面减缓了你们中国的压力,给你们的发展创造了和平环境。但这又不是我们中国让你们做的,是你们自己愿意做的。
当然,与政治关系相比,中俄经济关系要差一些,去年中俄之间的贸易额还不到700亿美元,甚至比不上中国和新加坡之间的贸易额。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经济状况不好,俄罗斯的GDP总量去年已经倒退到世界第12位了。
2018年普京还会参选总统
2012年普京第三次入主克里姆林宫前后,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又进行了一些改革,恢复了地方行政长官的直选,放宽了建立政党的门坎,恢复了国家杜马(联邦议会下议院)选举的混合选举制等等,但政治的竞争性并没有提高。在2016年9月举行的国家杜马选举中,统一俄罗斯党在450个议席中获得了空前的343席,达到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也就意味着其他三个进入议会的政党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2018年,普京肯定会再次竞选总统,到时最大的问题不是选不选得上的问题,而是投票率怎么样,如果投票率很低的话,当选也会很难看。普京2012年竞选总统的时候,他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这样的大城市,得票率没有达到全国的平均水平,比较低,因为很多年轻人和知识分子并不认同他,他们觉得普京当政的时间太长了,你再有本事,也不能老在上面不下来。
俄罗斯的反对派目前还不成气候。前段时间俄罗斯有反梅德韦杰夫的游行示威,从媒体报道看似乎声势浩大。有朋友那天刚好在俄罗斯,去红场玩。他说他们的旅游车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只是感觉坐地铁的人比平时多一些,参加游行的大概是七八千人,远没有西方报导的那么多。反对派也没有什么有影响的人物,暂时威胁不到普京。
总之,俄罗斯尽管面临一些困难,但政治和社会仍是稳定的,也不会发生什么颜色革命,普京还将长期掌控俄罗斯。俄罗斯面临的挑战首先是经济,今年俄罗斯经济有望实现正增长,但其优化经济结构、摆脱对能源和原材料的依赖,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任务仍然艰巨。另一个重要挑战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尽管俄罗斯在对西方国家关系方面表现得很强硬 ,但如果西方对其制裁延续下去,必然影响俄罗斯经济的发展,使俄罗斯难以实现许多重要的社会目标。
录入编辑:李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普京,梅德韦杰夫,俄罗斯,反腐败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