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腾冲猴桥出口物资临时交易点发生的感人故事

2020-11-27 16: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在距离猴桥镇政府所在地22公里的黑泥潭,有这么一支小分队,一面鲜艳的国旗,一顶破旧的帐篷,一块鲜明的标识牌、一片黄土漫天飞的停车场成了他们的战场,“保安全,稳边贸”成了他们的工作中心。他们既要监管入境交易的缅籍司机,又要保障缅甸克钦邦日常所需物资的正常出口。
来自不同部门不同行业的他们,年纪最长的近60岁,年纪最轻的不到20岁,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守护着属于自己的“主战场”,构筑起疫情防控的坚实屏障,书写了感人至深的故事。
| 核对人员身份的“老赵”
在漆黑的深夜,总会有一位头发微白的老干部,在幽暗的灯光下敲开驳货工人的宿舍门,拿着一盏本不那么亮的手电筒照着人员名单,仔细核对每一个驳货工人的身份信息。他的视力已经不太好了,昏暗的灯光使他核对起来更加吃力,可他还是一天不漏的认真执行人员身份核对规定,以防不明身份人员参与交易环节。核对完后总不会忘记叮嘱:“上货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注意个人防护”。
人们叫他老赵,来自猴桥镇镇政府,是这支战疫分队的总指挥,今年58岁,从大年初二至今,他一直在国境线上坚守,每当其他人劝他回去休息的时候,他总是笑呵呵的说:“我马上退休了,能做的时候就多做点,以后退休了,想做也做不了了”。
| “做小事”的傈僳族阿哥小蔡
“大事都被你们做了,我只能做小事了,小事都不不好,会被你们笑话的。”这是一位皮肤稍黝黑的傈僳族阿哥的口头禅。这位傈僳族阿哥来自猴桥镇政府,平日里大家喜欢喊他蔡老师。每天驱车往返45公里为临时交易点提供防疫和生活物资是他的主要工作。“蔡老师,今天需要到镇上去领口罩了”“蔡老师,消毒液已经不够了......”在小分队队员的心里,年轻的蔡老师似乎已经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人”和随喊随到的“小使叫”。
山里的蚊虫特别多,蚊帐都无法阻挡蚊子的进攻,一到晚上就成了“人虫大战”,好多“战友”身上被蚊虫叮起了又红又大的疙瘩。蔡老师知道这个事后,立即赶到镇上购买了蚊香,并每天在傍晚默默把蚊香点燃,一盘盘送到每个房间,让大家能舒心地度过一个夜晚。一件件“小事”保障了临时交易点的正常运转,也温暖着大家的心。
| 向缅籍司机宣传入境交易政策的“任师"
“请佩戴好口罩!”“请先消毒后再进入”“你要装的货还没有到,你先等等”“你的车需要停放到2号仓库”,这里有个年轻人每天就像“广播”一样一遍遍地提醒缅籍司机,像“货主”一样操心着怎么样才能尽快安全的完成货物的驳运。他们称呼他“任师”,来自腾冲市委编办,是个“85”后,参与这次“战疫”已经8个月了。
他每天对近40名缅籍司机的身份信息和近期的活动轨迹一一询问,近距离接触不可避免。他深知工作的危险,却更加担心由于自己的一时大意,让不明身份的驾驶员蒙混进入交易点,由此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6月1日下午,正向缅甸司机宣传中国疫情防控政策的任师,忽然看到在距离交易点大概200多米的地方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他立即追了上去和派出所民警一起把四个计划偷渡入境的人员控制住,并向出入境管理部门进行了上报。事后其他人问他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偷渡者,他说:“他们佩戴的是绿色的口罩,国内生产的一般都是蓝色的口罩,细心点就能发现”。
| 由于长时间在外,6岁的女儿想他了,就想象着画了一幅爸爸和医生一起挡住病毒的画。每当忙完一天的工作,他总喜欢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这副画,看着看着眼眶就泛红了,转而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疫情爆发以来,229天,6943车/次交易,0事故,是猴桥出口物资临时交易点的战绩。无论多苦多累,小分队的每一个人都告诉自己擦掉汗水、咬紧牙关、坚持住,身后是60多万的腾冲老百姓,自己多用一点心,就能给腾冲人民多一份心安。他们坚信:“再寒冷的冬天总会过去”,他们承诺:“有我在,请放心”!他们相约,明年春天一起摘下口罩,去看最美的海棠花。
文图:猴桥出口物资临时交易点 任安龙
原标题:《聚焦| 腾冲猴桥出口物资临时交易点发生的感人故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