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色情直播赚钱以为顺利“上岸”就没问题,奶茶店老板被公诉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李菁 通讯员 葛天天

2020-12-01 20: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犯罪嫌疑人小蔡(化名) 本文图片均为上海青浦区人民检察院提供

犯罪嫌疑人小蔡(化名) 本文图片均为上海青浦区人民检察院提供

用色情直播挣到的钱度过难关,奶茶店老板小蔡以为只要以后不做就可以了。
12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该院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对犯罪嫌疑人小蔡提起公诉。
青浦区检察院介绍,小蔡经营着一家奶茶店,收入不多但总是有盼头。她和男友原本打算再攒下些存款,过两年就结婚。然而,2020年7月,奶茶店经营遇到困难,尽管小蔡每日起早贪黑,可生意依然没有很大起色。
为了挣钱,小蔡每天工作结束之后,还会在一些正规平台上直播。一次直播中,有个叫做“毛毛”的观众刷了很多礼物,并且私信问小蔡是否愿意在其他平台上进行大尺度直播,收入比正规平台多几倍。
小蔡回忆说,她当时颇有些动摇,但还是拒绝了。不久,到了该交房租的时限,她看着苦心经营数年的小店濒临倒闭,攒钱结婚的愿望也遥遥无期。她回想起了那条私信,觉得这是留给她最后的机会。犯罪嫌疑人归鲁(化名)

犯罪嫌疑人归鲁(化名)

她与ID名为“毛毛”的男子归鲁取得联系。归鲁是色情直播平台的“家族长”,也就是平台和主播之间的中介,日常工作就是在正规直播间或者是网红当中,寻找人气一般的主播,通过刷礼物获得好感,再私信拉这些主播下水,从中赚取提成。
归鲁告诉小蔡,做大尺度直播的收入,每天可高达数千元。小蔡便计划着开两次直播,等还够了房租就退出。
可是,小蔡因为直播尺度不够,屡遭投诉。她了解到,归鲁所说的每天挣数千元的直播,是开设色情直播的计时房,即主播设立一个门槛,进来看直播的人群需要按照时间支付一定数量的金币,来作为观看色情直播的费用。小蔡心想,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为了更快挣到钱,早点离开平台,她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播入账记录

直播入账记录

几天后,小蔡便收到了民警的传唤,那时她刚刚还过房租,也刚刚结束了直播平台的工作。她以为,即使她借助了非法渠道为自己牟取利益,但只要以后不做就可以了。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违反了法律,就必定要付出代价。
青浦区检察院表示,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小蔡以牟利为目的,传播淫秽物品,应当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犯罪嫌疑人归鲁组织他人进行淫秽表演应当以组织淫秽表演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近日,该院依法对小蔡和归鲁提起公诉。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王维佳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色情直播

相关推荐

评论(10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