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史诗大剧,已露峥嵘

从易

2020-12-03 16: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于历史剧爱好者来说,《大秦赋》的播出的确值得奔走相告。虽然每年的古装剧不少,但有时一年到头播出的历史正剧一部也没有。《大秦赋》海报

《大秦赋》海报

《大秦赋》是《大秦帝国》系列的终结篇,此前2009年的《大秦帝国之裂变》、2013年的《大秦帝国之纵横》、2017年的《大秦帝国之崛起》,都是有口皆碑的佳作,它们或许不是历史正剧的巅峰,但《大秦帝国》系列绝对是历史正剧系列的巅峰。《大秦赋》由《大秦帝国之纵横》的编剧李梦执笔,联合执导《大秦帝国之裂变》的延艺执掌导筒。此前三部《大秦帝国》,评价很高

此前三部《大秦帝国》,评价很高

《大秦帝国之裂变》主要以商鞅变法为核心,描写秦国由弱到强的经历;《大秦帝国之纵横》,秦国以张仪为相,连横破纵,在反击中寻求发展;《大秦帝国之崛起》,秦国以范雎为相,起用战神白起,逐渐确立了超级大国的地位。这一次《大秦赋》,分为《大秦赋之东出》和《大秦赋之天下》,主要讲述嬴政在吕不韦、李斯等人辅佐下,通过铁腕政治,横扫六国,统一天下的故事。嬴政(张鲁一 饰)

嬴政(张鲁一 饰)

作为一部78集的长剧,《大秦赋》有得追。就目前播出的篇幅来说,《大秦赋》依旧保持着这部历史系列剧一贯的高水准。
评价历史剧的标尺,可借鉴郭若沫的一段话。郭沫若说,“写历史剧可用《诗经》的赋、比、兴来代表。准确的历史剧是赋的体裁,用古代的历史来反映今天的事实是比的体裁,并不完全根据事实,而是我们在对某一段历史的事迹或某一个历史人物感到可爱而加以同情,便随兴之所至而写成的戏剧,就是兴。”
所谓“赋”,即历史剧要确保历史事实的真实、准确。尤其像《大秦赋》这样的重大历史题材作品,对历史的大是大非更要有准确的判断,对历史人物的刻画也要符合历史总体评价。
这也涉及到历史剧创作的一个重大议题: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之间的关系。所谓“历史剧”,先有历史才有剧,历史是创作的前提和依据;但历史剧又不仅是历史,它也需要艺术的虚构和创造。因此,历史真实的把握一般遵循的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七实三虚”的原则。
“大事不虚”要求的不仅仅是基本的历史时间、历史事件不能错,它更强调的是一种大方向的“唯物史观”,即把人物的刻画落在对历史发展的行动与影响上,人物的选择要符合历史规律和历史逻辑。
《大秦赋》当前给观众留下的深刻的印象是,剧中出现的诸多历史人物,无论是秦昭襄王、秦庄襄王、嬴政,还是吕不韦、李斯等,他们的首要身份都是“政治家”。一个很鲜明的对比:以赵姬、嬴异人、吕不韦三者关系为核心的古装剧《皓镧传》,绕来绕去都是情感纠葛,这就是把历史人物写“窄”了。但《大秦赋》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秦人的心中心心念念的是天下,是统一。嬴政的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嬴政的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段奕宏饰演的吕不韦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段奕宏饰演的吕不韦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李乃文饰演的李斯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李乃文饰演的李斯政治理想是“大一统”

“大事不虚”也体现在整体历史氛围的真实上。虽然有观众认为《大秦赋》似乎不如之前三部那样“古朴”了,事实上,以前古朴的画风与拍摄条件和制作条件较差有关。《大秦赋》虽然更清晰更精致,但从城墙、兵器到场景的布置、服饰的色彩与版式、器物的形式与材质,都有细致考量。更不用说实景拍摄的战争场面,不仅有着其他古装剧都没有的雄浑壮阔,更有着依据于古代兵书的排兵布阵。像秦军攻邯郸,战车、步兵、攻城兵各自列阵,骑兵传令,投掷兵种打头阵,之后战车和步兵压境。所谓“比”,即历史精神的传达。正所谓“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立足历史、呈现历史、以史为鉴的同时,历史正剧也应观照现实,体现时代精神,找到时代的共鸣点。此前三部《大秦帝国》所讴歌的秦文明,是一种“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文明,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文明,是一种为了国家富强和统一上下一心、奋发图强、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的文明。
“一统天下”是老秦人代代相传的至高律令和精神感召,基于此,秦国才能从在戎族、狄族围困下的一个小国,从积贫积弱的状态一步步成长为超级大国,并最终真正地一统天下。
《大秦赋》依然延续了这一历史精神,老秦人依然在每一个重大场合高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每每都让观众热血沸腾。这样的使命意识渗透到每一个秦人的生命中,他们意志坚定,心如磐石。剧中有一个冲突性桥段很直观地体现了这一点。平原君以嬴异人的妻儿为人质要求嬴异人在谈判中妥协,放弃城池的索取以换取妻儿性命。但嬴异人拒绝了,他含泪但铿锵地说道,“我王知我为救妻儿性命,是不会责怪我的,可是我姓嬴,大秦太子的嫡子,今代秦王行事,岂能置国置王于不顾……王命不可违,将士不可负,国事更不可误……今日你若杀我妻儿,来日我一定亲率秦军,攻破邯郸,毁你宗庙,你赵氏全族上下一个也休想活,凡天下赵氏之人,皆要为我今日死去的妻儿偿命。” 辛柏青饰演嬴异人,演技极好

辛柏青饰演嬴异人,演技极好

这里稍稍离谱的是,嬴异人本也是赵氏,所以杀光天下赵氏之人说法显然有点不合逻辑。但剧集对人物、事件的把握都围绕着“六合同风,九州共贯”这一历史精神,是很准确的。
所谓“兴”,即历史剧的艺术虚构。历史正剧无论怎么“正”,它都不是历史纪录片。创作者要实现市场效益的最大化,就必须将历史“戏剧化”了,把“史”变成“剧”。此前的三部《大秦帝国》也大量使用虚构的手法,比如商鞅的结局,商鞅与白雪的爱情故事,张仪与苏萱的情感纠葛等。但贯穿始终的一个叙事策略是,几乎每一部都以一君一臣作为叙事中心,用他们的经历铺陈重大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国家民族命运的起承转合。君臣关系的书写,就大量利用了虚构艺术。
到了《大秦赋》,叙事的主线先后围绕着嬴异人与吕不韦,嬴政与吕不韦的关系展开。在以前涉及到吕不韦的古装剧或历史剧中,吕不韦与嬴异人的关系,几乎都被塑造成一个成功商人的“投资”,吕不韦认为嬴异人“奇货可居”,才甘愿冒着风险护送嬴异人回秦国,并为他出谋划策、到处奔走。
《大秦赋》编剧则以嬴异人和吕不韦的关系破题,丰富这部剧的戏剧性和人物情感浓度。吕不韦与嬴异人的相互信任,不仅仅是利益算计,也因为他们是志同道合的政治家——他们均有一统天下的宏愿,是生死相扶的知己。所以剧中才会有嬴异人替吕不韦挡剑受伤的一幕。
段奕宏饰演的这一版吕不韦,既有“奸商”的一面,比如秦孝文王即位三天后去世,关上房门后他掩藏不住的窃喜;但他更有政治家的胸怀与格局,与嬴异人之间亦有知己般的情深义重。英雄惺惺相惜、携手奋发图强的戏剧看点,颇为清晰,这也符合一部历史大剧慷慨激扬的气度。这一版吕不韦有更丰富的层次

这一版吕不韦有更丰富的层次

总的来说,在当下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下,出现《大秦赋》这样的历史正剧,很不容易。且看且珍惜,也不妨多给一些鼓励。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秦赋,国产剧

相关推荐

评论(1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