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三百人次,一篇城市松鼠日记

2020-12-07 10:0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于越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收录于话题#观爱自然39个
在我们车水马龙的都市中,不乏野生动物的身影,其中松鼠就是最常见的一类。从自然风景区到城市公园,从大学校园到居住的小区,随着城市的发展与扩张,人类与包括松鼠在内的野生动物正共享着越来越多的空间,彼此的生活也发生着越来越多的交集。
人们感叹于这些野生动物对于城市惊人的适应性,因而更加需要去了解城市生态与城市里的“它们”,“城市里的公民科学家”行动应运而生。作为城市的一份子,我们好奇这些野生动物在人类主导环境下生活得如何;作为保护机构,我们希望与大家探讨、推动城市生态系统中人和野生动物更好地共存。
这一次我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城市里最普遍的松鼠,希望集社会公众之力,通过调查来了解野生动物生存的现状。自八月起,我们在线上和线下分别开展了多项松鼠调查活动,向全国的网友朋友们征集松鼠目击情报,又带着一群志愿者小伙伴跑到西湖边仔细地数了三圈松鼠。
今天,我们就带着初步的结果来和大家聊一聊这些城市里的小精灵有多少、在哪里、又反映了城市野生动物的哪些故事?
01 目标锁定——全国的松鼠
从十月起,我们开始在线上向全国各地的情报员们征集松鼠情报,请大家告知我们在哪里见到了什么松鼠。截止到11月20日,在50天内,我们共收到来自全国24个省份、207人次情报员提交的507只松鼠的情报,得以绘制出这张松鼠情报地图:
松鼠情报示意图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中呈现的所有松鼠情报数据示意地图均不能作为全国或具体某个地区的松鼠分布图使用。我们采用的调查方法是邀请大家自主贡献情报,未对松鼠的潜在栖息地进行系统调查——也就是说我们只调查了“哪些地方有”,却并不能排除“哪些地方没有”。大范围的情报收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一些物种的特点,但并不能仅根据现有数据就直接对各物种的绝对数量和分布下结论。
通过这张情报分布图,我们可以得知的是,即使是在像城市这样高度人类主导的环境下,图中的位点也有适宜松鼠生存的空间。来自北京的情报员们参与最为积极,以一己之力贡献了近三分之一的情报,紧随其后的浙江、云南和四川等地也均是生物多样性大省。并且,在我们所收到的所有情报中,2020年10月前的历史信息超过半数,看来大家对松鼠等野生动物的关注由来已久,并非一朝一夕的心血来潮。
松鼠情报地区分布表
情报员们在提交松鼠目击的同时,还在微博上分享了许多有意思的故事:各式各样的松鼠吃播、光顾小区阳台的松鼠邻居、公路边的松鼠、为了各种原因打得不可开交的松鼠伙伴……不胜枚举。这些影像和文字都是描绘不同生境下松鼠行为特征的宝贵记录,或许能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城市环境对野生动物习性的影响:
@四夕三日停下了脚步说:#观爱自然# #松鼠情报#今年1月22日去龙苍沟观鸟的时候看到了这只小可爱!啃珙桐果实啃得可专心了~@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D-D-D-D-Doris:圆明园中的小松鼠,正在挖洞准备埋松果~@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观爱自然##松鼠情报#
@H昀羲:@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关爱自然##松鼠情报#坐标杭州良渚,良渚文化村。每天都来我家阳台一遍。明显比夏天圆了一圈
@好想失忆的jenny:#松鼠情报#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小松鼠是在呼伦贝尔中俄边境线公路边拍到的,它在偷偷看路边拍摄风景的我们。第三张照片中的小可爱是在阿尔山拍的,它用尖叫声吸引我们。
(山小水:第三张其实是鼠兔,乱入了啊喂!)
02 常见的松鼠在哪里?
在这次活动中,我们尝试请“情报员”们在提交情报时,根据物种示意图辨认常见的六种松鼠:北松鼠(Sciurus vulgaris)、赤腹松鼠(Callosciurus erythraeus)、花鼠(属)(Tamias sp.)、花松鼠(属)(Tamiops sp.)、岩松鼠(Sciurotamias davidianus)和珀氏长吻松鼠(Dremomys pernyi),并欢迎大家提交照片或视频予以佐证。在整理信息时,我们又邀请了两位擅长物种辨认的专家对收到的108份松鼠影像进行了二次独立确认。
松鼠情报物种辨认表
对比公众和专家的辨认结果,除去经专家筛选仍不确定物种的25条记录,公众的识别正确率高达75.9%。对于绝大多数无法准确辨认的记录,情报员们都谨慎地选择了“不确定物种”。因此,严格意义上的错认只有区区4条,占比还不到5%。这说明在大数据时代下,公民科学志愿者们完全有能力承担起包括物种辨认在内的数据收集工作。
松鼠情报物种分布柱状图
总体而言,赤腹松鼠荣膺“最常见物种”称号,在我国东北部和西北部尤为普遍的北松鼠也有近100条目击记录。这些物种大量的数据有可能归功于自身广泛的分布,有可能来源于所在地情报员的积极参与,但同时也反映了它们对于不同人类影响程度环境的高度适应性。而相比之下,岩松鼠和珀式长吻松鼠则显得不那么近人,各自只有不到10条汇报。
根据收集上来的数据,我们翻阅2009年出版的《中国兽类野外手册》,绘制了如下的各物种情报与实际分布对比图:
北松鼠主要分布在中国西北部和东北部
赤腹松鼠广泛分布在中国南部
花鼠遍及中国西北部、中部和东北部
花松鼠(属)情报分布与物种分布对比
岩松鼠遍布中国中部广大地区
珀氏长吻松鼠遍及中国西南部、东南部和中部,包括台湾
不难看出,除却极个别的“异常”分布,比如在北京的赤腹松鼠和在广东的花鼠,我们所收集到的情报分布大体与文献中的记录一致。这说明我们的情报收集的确具有一定的地域代表性,也反映了不同松鼠物种的分布差异。
而即使是表面上的“异常”分布,也不能用“数据错误”一概而论,毕竟物种的分布具有变化性。尤其在人为因素的干扰下,像松鼠这样个头小、机动性强,还不时会作为宠物流通的物种更是如此。
@李小6:@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观爱自然##松鼠情报# 昌平兴寿松鼠过马路
例如北松鼠虽然在北京较为常见,但大多数朋友们都不会想到它或许并非本地物种,查阅2002年出版的《北京兽类志》就未对北松鼠有所收录。但在2009年出版的《河北动物志》和《中国兽类野外手册》中,北松鼠的分布便已覆盖了京津冀地区。资料显示,北京城市里的北松鼠最有可能来自宠物逃逸或放生,后来又自行繁衍生息。这短短的几年时间,就足以让北京地区的公众对北松鼠的存在习以为常了。
如今在北京城内天坛、颐和园等地还陆续出现了人为放生的赤腹松鼠,这一情况在松鼠情报中也有所反馈。不知过多久后,北京的赤腹松鼠是否也会被当作“新常态(new normal)”?
当然,除了以上六种最为常见的松鼠物种,神通广大的情报员们还踊跃提交了众多“其它松鼠”的位点和照片,和大家一起欣赏一下吧~
@daviddvd:#观爱自然# #松鼠情报#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给你们来个远的,日喀则市定结县陈塘镇,10月16日,橙腹长吻松鼠(虚了
@猬胄:#观爱自然# #松鼠情报#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萌萌哒 红颊长吻松鼠(Dremomys rufigenis)
@蒋某人不能使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红白鼯鼠,也可以算个松鼠��️#松鼠情报#
03 北京:从深山到城市的松鼠
北京和杭州是贡献松鼠情报最多的两座城市,分别有136条和65条上传记录。两座城市一南一北,我们试图从这些散布的数据中,挖掘城市里松鼠生存、活动的特点,窥探城市四九城与杭城内松鼠故事的异同。
在北京,能观察到的松鼠种类琳琅满目。除了占据半壁江山的北松鼠,常见的地栖物种花鼠、岩松鼠,有明显花纹的花松鼠属(隐纹松鼠),甚至还有上文中提到被放生的赤腹松鼠等。
北京城市规划分区与松鼠情报示意图
不同的松鼠物种对于城市内的空间有着差异性的喜好与利用。北京三面环山,城市规划将其分为了中心城区、浅山区和深山区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太行山脉的东北余脉、燕山山脉的西段支脉构成了深山区,松鼠记录主要由偏爱在岩石缝隙间筑巢的岩松鼠和常居海拔1000米以上林区的隐纹松鼠(花松鼠属)构成。浅山区坐落在城市发展的外围边界,起到过渡作用。这里存留着大量的野生动物生存空间,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城市化与密集人口的影响。因而,中心城区和浅山区的报告均以北松鼠为主。
北京松鼠情报区域类型与物种分布柱状图
我们将中心城区进一步归为了城市公园、学校、居民小区和城市街道四类。作为城内远近闻名的“观鼠点”,单单一个天坛公园便贡献了57只松鼠的目击记录,这一方面说明天坛松鼠数量众多,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情报员们的时常光顾。值得一提的是,天坛公园作为北京市生物多样性恢复示范项目点之一,园内光松鼠种类就有至少4种。其它城市公园,如北京动物园、颐和园、圆明园和景山公园也同样有源源不断的松鼠情报汇入。城市内的园林绿地是松鼠不可或缺的家园。
@巫马如雪:#关爱自然##松鼠情报#@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天坛松鼠8图拼~花鼠拍的太糊了就没放有一段时间爱好就是去天坛拍松鼠,磕核桃看起来好减压还遇到过松鼠求偶,松鼠打架,松鼠和喜鹊打架(?),非常有趣了是
与刺猬情报的结果类似,北京地区的学校也颇受北松鼠的青睐。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一零一中学坐落在中心城区与浅山区的交界处,西靠颐和园,北接圆明园,环境优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虽地处更为闹市的朝阳区,校内也有成块的绿化区域。我们因此猜测校园相对封闭安全的环境、校内的绿化程度与植被林型,与绿化所使用的树木是否能成为松鼠食源等,或许都将影响松鼠对于城市内栖息地的选择。
北京中心城区松鼠情报分布柱状图
04 杭州:西湖边有多少松鼠?
杭州以华东地区最为典型的赤腹松鼠著称,超过四分之三的目击均确定是这种毛色橄榄、腹部红褐、尾尖带黑的小家伙。从主城区的城市公园,到良渚一带的村镇小区,再到西北山郊的青山村,赤腹松鼠情报的分布连通起城市发展轴与外围绿色生态空间,反映了这种常见的城市野生动物在不同程度的人为影响下较强的适应能力。
杭州城市规划与松鼠情报示意图
西湖风景区对于杭州松鼠的生活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整个风景区范围内贡献了杭州65条松鼠情报中的57条。从线下调查涵盖的西湖湖畔,到偌大的西湖景区内的各个公园,甚至是景区公园外的街道,都不乏赤腹松鼠的身影。足以见得整个西湖景区内有着高度适宜城市野生动物生存的自然环境,它们在维护杭州城市生态中正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杭州松鼠情报区域类型分布饼状图
西湖边的赤腹松鼠素来有“西湖第十一景”之称。今年夏天,我们就在西湖边开展了公民科学松鼠调查。来自杭州的83位志愿者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沿照11条样线,步行环绕了西湖三圈。在238次目击中,志愿者们总共记录下了316只赤腹松鼠的信息。
西湖松鼠调查目击示意图
在我们样线调查的所及范围内,湖滨步行街、苏堤北部、曲院风荷、花港观鱼等区域都有明显的松鼠集群分布;而北山街东部、白堤、苏堤南部至长桥公园松鼠数量较少。得益于这些宝贵的记录,我们依照距离样线法,初步估算出在西湖3.8平方千米陆地可游览面积内,生活着超过1100只松鼠,平均集群大小为1.36只。
西湖步道的两侧栽种着众多的香樟,赤腹松鼠常这些园林生境里的樟树上构筑球状巢穴,这些树也贡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目击。我们因此发问:在以密林为主要生境的孤山、雷峰塔和西里湖以西区域,和以园林为主要生境的其他区域里,松鼠对于不同树木的喜好和利用是否会有较大不同?以初期的数据来看,园林和密林生境区域内赤腹松鼠的密度并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p=0.363)。但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我们还将会对这一问题进行更加持续、系统的关注。
@吃狗狗鱼:一组特别视角的#赤腹松鼠# #松鼠情报##做自然的朋友#
除了数量,我们也鼓励志愿者们对观察到的松鼠习性进行了简要的记录。大家笔下对松鼠行为的描述五花八门,我们将其简单地分为了四类:觅食类移动、非觅食类移动、休息、和其它(筑巢、鸣叫等)。这些松鼠行为有明显的时间性特征,并且似乎与游人的互动相关:与我们的猜想相似,松鼠大多会在较早的清晨觅食、而后休息;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游客朋友们接踵而至后,松鼠们似乎又活跃了起来。
西湖松鼠行为时间规律柱状图
不过,以上发现的准确性和科学严谨性还需要进一步验证。比如西湖边熙熙攘攘的人流是否会使松鼠远离调查样线,造成误差?夏季葱郁茂密的树冠是否会让志愿者们漏掉枝叶间的目标?园林和密林生境里的松鼠密度是否真的没有差异?针对这些潜在问题,我们进一步改进了调查方案设计,并期待在即将启动的秋冬调查中,和大家一起继续寻找问题的答案。
05 所以,为什么要调查松鼠?
“城市里的公民科学家”行动从发起至今,也走过了一年有余的时光,它的初衷始终是去探讨城市生态系统中人和野生动物如何更好地共存。我们选择聚焦于松鼠,希望在“城市生物多样性”这个大议题下找到适合的切入点,以微知著:在城市这样人类主导的环境下,松鼠等野生动物生活得如何?这些城市野生动物们反映了城市生态的哪些讯息?面对城市里人与野生动物不同的相处方式,作为保护机构的我们又需要进行哪些干预或维护?
根据过去几个月的调查,我们初步掌握了诸如典型松鼠物种的地域分布差异、城市里松鼠对于栖息地的偏好、西湖周边松鼠的数量等信息。针对这些结果,我们尝试与文献资料进行对比。例如西湖鼠口调查计算得出,西湖陆地可游览面积内赤腹松鼠的密度约为2.39只/公顷;而有研究显示,在上海城市景观的栖息地中,单只赤腹松鼠的家域面积平均为1.24 – 1.81公顷,且部分赤腹松鼠家域间存在重叠。这些初步对比的目的是让我们针对城市野生动物现状提出更为具体的探究问题,但距离“科学的结论”我们还差得远,需要更多信息。
城市是由人类主导的环境,因此野生动物的生存与行为习性也注定将受到众多人为因素的制约与影响。典型的影响因子可能包括绿地的规划与管理、土地联结度、食源丰富度、至水源的距离、人口密度/人为活动强度、道路网络布设等。可以说,城市内的每一片土地都能被解读为这些影响因子的合集。要想了解这些因素分别会对野生动物们造成哪些影响,则需要更为有针对性的调查设计与分析。
@wonderful-star:5月28日在北京八大处公园看到三只松鼠,应该都是北松鼠。一只在树上吃果子,山顶小卖部经常投喂松鼠,在那里见到两只来寻食物的小松鼠,不怎么怕人,还会在水盆里喝水。#观爱自然##松鼠情报#@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深海之蓝c:@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坐标颐和园北宫门刚入园的树林,拍摄日期2020年3月28日#观爱自然##松鼠情报# 被智人幼崽投喂香蕉片的北松鼠
当我们对目标物种的生存现状和城市环境的影响因素都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后,便可以针对发现的问题对症下药、进行合理的干预,或是对于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存的成功案例进行维护和推广。比如前文提到的西湖松鼠投喂和天坛松鼠放生情况——在了解之后,我们或许可以提出或探讨一些科学的改善措施,使我们的环境不仅对人类舒适,并且生机勃勃,从而达到保护的目的,形成保护的闭环。
P.S. 松鼠情报持续收集中,欢迎大家扫描下方二维码填写收集到的信息~
撰文/于越
稿件支持/蒋天沐
编辑/邸皓
排版/王善玮
参考文献
[1] 陈卫, 高武, 傅必谦. (2002). 北京兽类志.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 邓涛. (2008). 北松鼠华北亚种在北京的新纪录. 动物学杂志, 1, 37-37. DOI: 10.3969/j.issn.0250-3263.2008.01.029.
[3] 李泽伟. (2020). 《北京市浅山区保护规划(2017年—2035年)》(草案)公示:浅山区将逐步实施人口和建筑规模双控. 北京青年报.
[4] Smith, A. T., & 解焱. (2009). 中国兽类野外手册. 湖南: 湖南教育出版社.
[5] 吴跃峰, 武明录, & 曹玉萍. (2009). 河北动物志:两栖、爬行、哺乳动物类. 河北: 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
[6] 袁耀华, 刘群秀, & 张欣. (2019). 城市公园中赤腹松鼠的家域特征及昼间活动规律初探. 兽类学报, 39(6), 639-650.
[7] 詹程开. (2015). 杭州规划的六条生态带为城市风道建设助力. 杭州日报.
作者介绍
于越
山水自然观察项目实习生,耶鲁大学环境学院硕士休学中。二分之一个学保护生物学的,三分之一个学计算机的,六分之一个学社会学的。在野保的坑底缓慢找寻方向ing...
项目介绍
“城市里的公民科学家”
“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公民科学”公益项目由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主办,由桃源里自然中心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共同承办。旨在联合社会公众,关注本土物种,收集本土物种数据,建立本土物种数据库,促进城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秋冬季,我们将在杭州开启包括红外相机监测、植物物候观测、西湖候鸟调查、西湖松鼠调查在内的多个公民科学项目。
观爱自然(Watching for Caring)
观爱自然(Watching for Caring)公众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旨在配合将在昆明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BD COP15),推动和激励普通公民对身边的生物多样性进行观察,通过观察了解、增加知识,享受自然的美好,建立个人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激发公众对生物多样性的关注,并在日常生活中创造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可能。
原标题:《四个月,三百人次,一篇城市松鼠日记》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松鼠,动物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