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85高学历圈层相亲,“唯名校论”有时会带来风险

2020-12-05 20:5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2018年9月22日,广东东莞,相亲的男女嘉宾在交流。 视觉中国供图

2018年9月22日,广东东莞,相亲的男女嘉宾在交流。 视觉中国供图

北京东二环外的一座大厦里,一个叫“单身公社”的活动空间总在夜幕降临时热闹起来。暖黄色的灯光下,摆放着沙发、茶几、书架、吉他。下午6点半后,单身男女从城市各个角落下班赶来,脱下外套,和自己在相亲软件上认识的异性约见。不到一个小时,这个3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已经坐了几十个人。
每周,都会有一场“高知伊甸园”主题相亲会在这里举办。主办方“快恋网”工作人员介绍,这个活动把高学历男女聚集起来,入场条件是交纳1500元-3900元不等的会费。
定位高学历圈层的相亲局早就存在。2013年,立足北大校友圈的婚恋平台“相遇未名”成立。2015年,“陌上花开”又诞生在清华园,如今称自己为“985圈子都在用的相亲平台”。
10月31日,在自媒体“不合时宜”的一期播客里,复旦大学教授沈奕斐和“陌上花开”的创始人月亮辩论了起来。沈奕斐认为,985高校的教育背景和爱情毫无关系,以此作为标签,是一种对其他学校的歧视。而月亮则辩解说,这只是平台的差异化定位而已。
节目中,沈奕斐问:“作为局内人,我们真的有必要把自己的世界框小吗?”
文 | 郭玉洁
编辑 | 杨杰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冰点周刊”(ID:bingdianweekly),原文首发于2020年12月4日,原标题为《在985高学历圈层相亲》,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局内人

“我觉得很多人酸,因为他自己不是这个圈子的,其实不管是985,还是211、本科、专科毕业,只要相亲,这些条件都是存在的。难道985就一定要爱情至上,不能提这些要求吗?清华大学毕业的90后姑娘贾昕说。
她是“陌上花开”的一个兼职编辑,在某部委直属的事业单位工作,爱好是打扫卫生和爬山。2017年,她就是在这个平台上通过“挂牌”找到了现在的丈夫——大她一岁的清华校友。
“挂牌”是相亲平台对发文自我推介的一种说法。有网友觉得,这个词“是赤裸裸的物化”。贾昕不理解,“大家为什么要这么玻璃心呢?”
“陌上花开”公众号简介上,写着“真实、优质、高效”。创始人月亮在播客中说,平台的成功率高达30%,能够帮助大家做“对的事”。
贾昕的成功经历似乎验证了这个逻辑。2017年春天,贾昕即将从清华硕士毕业,敲定了毕业论文、找到了满意工作之后,她觉得要把谈恋爱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在此之前,她一直忙着“更重要的事”,没谈恋爱。暗恋的体验要追溯到初中,当时以学业为重,“没有主动去扼杀”,小火苗自然消失了。高考时,她从贵州一个县城考入清华大学,在清华度过了6年时光。
贾昕说起话来不拖泥带水,眼睛会直直地看着对方,语速很快。“我整体来说是比较务实的人,不是很感性。”和一些追求浪漫的女孩不同,她之前对恋爱没有特别的幻想,理由是“不会觉得这个事情很迫切”。
但到了“对的时间”,借由名校相亲机构,贾昕很快获得了一段和学业一样顺遂的恋爱。
2017年5月,贾昕“挂牌”后,收到了50多个应征者的简历。经过筛选,她认识了现在的先生。两人年龄相当,对方清华博士毕业,在能源行业工作。“我们都是从县城考上清华的,背景底色是一样的,更有话题,能聊得来。”没有经历大的波澜,两人在2019年顺利结婚。
沈奕斐在复旦大学开设一门“社会学爱情思维课”,她说,一些年轻人不是不追求爱情,而是不相信爱情的存在。贾昕结婚一年了,也撮合了多对情侣,甚至见证几对走入婚姻,“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爱情,你要说什么是爱情,我也不知道什么是。”
文学作品里的爱情很美好,“但为什么会发生在你身上?为什么你就一定能遇到这种东西?”贾昕问。
“陌生花开”公众号里“挂牌”相亲的嘉宾,有着极为相似的履历和标签:名校学历、在互联网或金融行业工作、高薪、热爱旅游。贾昕修改他们的文案时,不满这种千篇一律,觉得“这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想凸显每个人的特点,但很难。“这些人都是一路比较乖的孩子,他们的人生路径都是很一致的,非常符合主流的标准。”但她认同其中的合理性,“哪怕是下面留言酸的人,我觉得他也想过这样的生活。”
贾昕大二时,赶上清华百年校庆,学校搞了一个时光胶囊的活动,让大家写10年后的自己。她当时写下:希望写出有影响力的报道。10年过去了,贾昕和丈夫忙着各自的工作,回家看看综艺,日子平淡而稳定,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她没有什么失落,“人生阶段不同了,想法会自然改变”。
但是,是什么时候决定和丈夫结婚的呢?贾昕想不到那样一个瞬间。“你想,就到了年龄之后,两个人条件又很匹配。所以你刚才问我是不是爱情,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是不是。”
2
连锁反应

“相遇未名”的红娘见过不少有“名校情结”的人,名校代表着“优秀”“智商”“潜力”,和说不清的光荣。这种情结始于他们大学前的教育,在大学毕业后,仍然对他们施加着影响。
在北师大读书的崔楠楠回想起,她曾暗恋一个男生很久,只是因为他学习好,在学校光荣榜上见过照片,但从未见真人。刚进入北师大时,看到知乎中有人说“北师大的女生很容易找到清北的男朋友”,她挺高兴。
“相遇未名”的情感咨询师林海艳总结,80%以上的客户很在乎对方学校,其中以女性尤甚。有的女生说,“可以长得不好看,但一定要是好学校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崇拜他。”
有一个女孩一直有名校梦,她向林海艳描述自己的心理:“不是北大的,哪怕是人大都行,人不好,性格不好我也忍了。因为他优秀、学校好,他的学校是我向往的。”也有向往北大的男孩告诉林海艳,想找个北大的女孩,“就觉得圆梦了”。
“唯名校论”有时也会带来风险。一个1985年出生的女生交往了一个本硕博都是北大数学系的同事。她有房有车,经济条件比对方好。两人的相处并不愉快,对方总打击她,说她不如他北大的前女友温柔、聪明,甚至说,“你想跟我结婚就是为了要骗我精子。”
女生最终决定分手,但她看到林海艳推荐的其他相亲对象,又说,“我发现这些学校都很一般啊。”“她潜意识里还是喜欢名校生。”林海艳说。
“相遇未名”的服务顾问乔乔觉得,这种潜意识来自过去的成长经历。
她接触到一类客户,自己出身于不错的学校,但已经无法满足父母的期望了,想通过更优秀的另一半,比如找到清华北大的对象,来让父母满意。
一个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女孩来到办公室时,乔乔觉得她皮肤白皙,个子高高的,很是漂亮,说起话来也阳光开朗。谈话时,乔乔让她说自己的优点,她想了半天,却一个都说不出来,哭了。女孩出生于高知家庭,父母很少赞美她。她说,父母已经放弃了自己,因为她已经定型了,他们就希望她找一个优质的、能达得到她所没有达到的目标的人。
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阶梯,“只是被逼着上路而已。”乔乔说。
在各个相亲平台,清华毕业的刘韬遇到多个女生明确告诉他,“我应征就是因为你是清华的,我有这方面的情结。”在交友App“她说”上,有女生自称因为“智商控”而加他好友。刘韬却觉得,清华毕业的智商就高,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
他想到自己在美国读博时交往的美国女朋友。她非常聪明,从小自学电脑技术,2012年,已经是IT公司的全栈开发人。她还可以破解各种各样的系统,算半个黑客。这个女孩没有上过大学。
到美国时入学第一天,旁边的中国同学一听他是清华的,立刻问,“你本科是不是清华的?”他理直气壮地跟他说“是”,但心里为这种歧视忿忿不平。“这其实是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因为中国把‘上好大学、有好出路’的印象搞得太根深蒂固了,所以才会引发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在这种思维影响下,刘韬曾劝说前女友,“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还是去补个学位”。两人因为此事大吵一架,“事实证明,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过得很好,她的观点是对的,学历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在“陌上花开”,刘韬对一个慕“清华”而来应征的女孩说,“有很多比我优秀的男生来自普通的大学。我能理解你的执念,但相信我,作为一个比你大了快10岁的过来人,将来,你会认识到,评价一个人应该用更多维的方式。”
3
爱的教育

身处名校相亲机构,情感咨询师林海艳并非名校出身,她觉得自己或许没有资格批评“985相亲局”。但是,她总觉得它哪里不对劲。
沈奕斐在10月31日的播客中说:985的身份对感情是如此重要吗?它意味着一定有共同语言吗?如果说共同语言,其实学科之间的差异,远大于985高校和其他学校的差异。所以,当这个标签和爱情无关,甚至相悖的时候,她觉得这就是歧视。
贾昕持有更务实的想法,她觉得,“真爱其实来源于你们条件的匹配”。物质生活的要求和爱情并非不可兼得。“大家对985相亲局有一种妖魔化,好像985相亲局里就没有爱情。”“陌上花开”的编辑“王妈妈”也说,“谈学历其实挺理想主义的,它不和房子之类的完全挂钩,这里也能产生美妙恋情。”
谈起爱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茫然。“相遇未名”的红娘,也会承担很多亲密关系咨询的工作,创始人阳君说,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从某种程度来看,爱的教育有所缺失。
做了多年的情感心理咨询,林海艳觉得有时候教育压制了人的情感,她见过一个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到了30多岁,还从没喜欢过别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心动。“其实人类都是追求爱、希望被爱的,爱像一个源泉一样,只是有些人认为没人能给予这份爱,失望了。”
“王妈妈”说,她从小就喜欢撮合别人。她所在的中学不会强硬禁止学生谈恋爱,前提是不耽误学习。她甚至组织过班会,“非诚勿扰”的形式。理科班男生不擅长表达,她还帮男同学写过情书。来到清华读大学之后,她才发现身边有的同学在恋爱方面如此幼稚。
林海艳的女儿现在读初中了,她会主动问女儿,“有喜欢你的男生吗?你遇到喜欢的人,要如何去看待。”她说,情感这个东西是压制不住的,而且是美好的。
乔乔觉得,爱情往往是特定的时候一瞬间的感觉,就像烟花一样,转瞬即逝。这一瞬间的爆发,能在平静的生活里点燃你。
刘韬今年37岁了,他觉得和清华的老同学相比,自己算是一个“失败者”。大约10年前,他在清华一理工院系读完本硕后,来到美国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但由于和导师观念不合,始终难以做出成果。在美独自生活10年的他单身,还没拿到博士学位。
而他的同学,多进入金融行业,有人成为银行行长或者基金公司的创始人,开的是劳斯莱斯、玛莎拉蒂。但刘韬觉得,这是“世俗的日复一日的循环”。他不后悔没有选择走一条更稳妥的路:读好大学,找到赚钱的好工作,找一个合适对象结婚,生孩子,养二孩。但校友贾昕说,“我觉得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在“陌上花开”,刘韬特立独行,在“挂牌”文案里交代了“不光彩”的一面。“目前身外之物算是一无所有”“爸爸查出癌症中晚期”。他还搞了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看到很多女生对男生身高有硬性要求,他故意把183厘米的身高写成了175厘米,“我想找一个不在乎这些的女生”。
(文中贾昕、崔楠楠、刘韬、月亮、乔乔、王妈妈为化名)
原标题:《“挂牌”985相亲圈,有人把身高“183”改成了“175”…》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