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法日将举行首次夺岛训练,欲建“战略同盟”?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凌云志

2020-12-13 12: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热点新闻: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法国计划将于明年5月首次参加在日本举行离岛水陆两栖登陆联合训练,届时法日美三国舰艇和陆上部队将一起在日本西南方向的无人岛展开登陆训练。
点评:随着近期亚太地区安全形势的不断变化,欧洲国家对该地区的关注度也在日益上升。作为老牌欧洲强国的法国,虽然实力早就不如二战之前,但仍然表现出在亚太地区展示军力的意愿。近年来,法国多次派出包括“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拉菲特”级护卫舰在内的战斗舰赴亚太亮相,展示其海军的海外部署及作战实力,积极展开与亚太国家的防务合作,不断加大对亚太事务的介入力度。此次法国参加日美联合训练是历史首次,表明其进一步强化与亚太域内国家的战略关系和实际存在的强烈意愿,同时也是其不断扩大在亚太事务的影响力和发言权的重要举措。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访问日本。

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访问日本。

法日防务合作关系逐渐升温
虽然法国与日本的防务合作起步较晚,但近年来进程在不断加快,规模也在急速扩大。2015年3月,日法两国政府举行外长与防长“2+2”磋商,在此期间签署了《防卫装备相关协定》。在此之前,日本已经与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签订相关协定,法国成为第4个与日本签订该协定的国家。根据协定,日本同意与法国共同研发采用日本先进技术、用于警戒监视的无人潜水机,并将启动两国“防卫装备品合作”和“出口管理体制”委员会,严格管理两国共同开发的产品,这是日本扩大与美国以外国家安全合作的重要举措之一,标志着两国在安全领域的进一步深化合作。
2017年1月,日法又就启动两国军队之间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谈判达成一致,并于2018年7月正式签署了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相互提供燃料、弹药等物资,并在运输和维修等方面扩大合作。此外,两国还在积极寻求加入“五眼联盟”,构建在此联盟框架下的“5+2”情报共享机制,这些都使得日法防卫合作进一步升温。
在联合训练方面,法日两国从2015年就开始加强双边或多边合作。2017年5月,法国海军“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在停靠日本海上自卫队佐世保基地期间,与日美英三国举行首次联合演习。2019年5月,法国又派出了“戴高乐号”航母与美日澳国舰艇在印度洋举行了大型联合军事演习,在海面上集结组成大型编队,展示武力。
根据报道,法国计划将在明年5月派遣搭载有海军候补士官生的直升机两栖舰和护卫舰舰队来参加联合训练,同时驻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陆军部队也将参加此次训练,名义上以人道主义援助和灾害救援为目的,但实际上将演练包括在无人岛上起降航空器的登陆训练以及水陆两用战车和船只的登陆训练课目,大多与离岛防卫和夺回作战课目相同,针对性不言而喻。法国海军参谋长范迪尔在接受采访时则称,“(军演)信息就是发给一些正在崛起的强国的,我们要展示我们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传递日法合作的信号”,更是表明了两国希望打造新的环亚洲弧形包围圈的意图,实现以高压态势牵制对手的效果。法国“范德米埃尔”号护卫舰与日本“雾雨”号驱逐舰举行联合演习。

法国“范德米埃尔”号护卫舰与日本“雾雨”号驱逐舰举行联合演习。

法国转身亚洲力度不断加大
作为传统的欧陆大国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法国在国际上具有较大的影响力,拥有一支武器装备先进的军队,海外干涉能力较强,意愿也很强烈。但是,随着近年欧洲总体影响力日益下降,法国的国际话语权逐渐减弱,地区存在感不断削弱,有沦为地区二流大国的趋势,尤其是在军事力量方面,法国海军对远洋地区的影响力日益下降。为此,法国开始将目光投向亚太,希望通过对该地区的干涉,来体现其力量威慑,提高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实际上,早在2013年8月,时任法国外长的法比尤斯在东盟秘书处发表演讲时,就声称“法国也要转身亚洲”,将亚太地区纳入法国的国际事务关注重点。而在亚太事务中,法国对南海问题明显给予了较大关注,采取了诸多的行动。2016年6月,法国防长勒德里昂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公开表示要推动欧盟国家海军参加南海巡航,以确保欧洲在该地区“常规和可见的存在”。2017年1月,法国在日法“2+2”会谈上又对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无端指责,并派出军舰频频亮相南海,或加入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或参加该地区的多边联合军事演练,其目的就是要以南海为抓手,加大对亚太事务的介入力度。
与此同时,法国还大力加强与地区组织的关系,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东盟地区论坛、太平洋海岸警卫队论坛等重要亚太地区战略论坛频频发声,不断与东南亚及南亚各国建立广泛合作关系,建立健全防止核扩散、限制中国南海领土、反恐、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合作机制。在防卫安全方面更是倡导建立“地域战略温度计”和亚洲防务部长级会议,并希望与之合作。从本质上来说,法国希望通过奉行多边主义,希望保持地区实力均衡,从而重新恢复为“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花月”级护卫舰长年在法属领地周边海域巡逻。

“花月”级护卫舰长年在法属领地周边海域巡逻。

印太战略同盟”难以形成
令人难解的是,法国虽然地处欧洲,却一直将自己定义为“印太”国家,对“印太地区”的概念定义是“从东非海岸到美国西海岸”的区域。法国认为,由于其在南太平洋拥有法属波利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沃利斯及富图那群岛,在印度洋拥有留尼汪岛、马约特岛和克尔格伦,如果再加上加勒比地区的海外领地,其专属经济区约1100万平方公里,其中62%的经济区位于太平洋,约150万法国公民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领地上;而且,在军事力量部署上,法国在该地区拥有驻军2800人,部署有近10艘作战舰船,其中,两艘主力舰“雾月”号护卫舰和“葡月”号护卫舰均部署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塔西提岛海军基地,因此在该地区有着广泛的利益存在。
在这种理念的影响下,近年来,法国效仿“美日澳印”四国合作机制,不断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防务合作与互动,试图打造类似的印太“战略同盟”。2018年3月,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后首次出访印度,两国签署了一系列战略合作协议,包括向印度出售36架“阵风”战斗机,允许“两国武装部队相互提供后勤支持”;2018年5月,马克龙在出访澳大利亚期间,首次提出要构建法国、澳大利亚、印度三国“战略同盟”,并于2019年2月与澳大利亚签署了购买总价值为500亿澳元的12艘新一代常规动力潜艇的“战略伙伴”合同,这是澳大利亚史上最大笔的军购计划,也是法国海军集团最大笔的海外销售合同。而随着近期法日关系也在不断走近,法日澳印“战略同盟”似乎开始出现雏形。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由于法国毕竟地处欧洲,受制于军费削减及欧洲自身防务的牵制,不可能把主要精力和军事资源投入“印太”地区。法国加大对“印太”地区的参与力度,部分原因还是试图通过在该地区的军事行动,提升自己的国际上的地位,以此来助推扩展自己在欧洲的影响力。而且,法国与中国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深化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防务合作并不意味着其必须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所强调的“航行自由”“遵照国际法”“和平解决”等意愿也并不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与南海周边国家的防务合作无论从深度和广度上都是非常有限的。
此外,法国也认识到,对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来说,与法国进行防务合作的长远打算还是借力法国在欧盟中的“领头羊”地位,通过其在防务体系方面靠近欧盟,从而在可预期的未来与欧盟在政治和军事上实现对接,进而把欧盟引入“印太”,遏制对手在该地区影响力的上升。而鉴于这些国家近年来与对手在诸多问题上存在矛盾,多以搅局和破坏为手段制造混乱,希望借此实现一己私利的险恶用心,因此法国在与这些国家合作的同时,也会保持高度警惕,竭力避免在无意当中成为这些国家实现私利的垫脚石。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构建所谓的“印太战略同盟”也仅是一个象征性的设想,缺乏牢固的共同利益基础。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近期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两周一期,不见不散)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瑞强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兵韬志略,日法关系,印太战略,印太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