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阳泉 | 阳泉市平定县大林山社区“艺之鸣”群艺协会背后的故事

2020-12-28 16:5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12月6日,星期日。清晨5:30—6:00,居民大都在暖暖的被窝中睡觉。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大林山社区“艺之鸣”群艺协会的乐队成员,便从县城的角角落落出动。带着各自的乐器,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打的”,甚至骑摩托车和步行,不管怎样,目标只有一个,向着他们当天的“伊甸园”奔去。
为了周六在南关刘备池、周日在大林山举行的“红歌大家唱”活动,他们放弃了周末的“懒觉”。会长贾艺昌早早便把音响之类的“大家伙”搬上车,副会长张金明五点便醒来,秘书长王锦林周五便提前把车停在小区位:“就害怕清早车被堵住,出不去。”72岁的圆号手张存明,不顾家人劝阻,骑上摩托车匆匆前行。
清晨的大林山,寒风瑟瑟,红日初升,为山野树木涂上一片绯红。冬日的晨曦虽冷却很美。
一些群众裹着厚厚的棉衣在晨练,在赏日。可“艺之鸣”的会员们,却没那么悠闲。他们抵达“大林山”长廊前,男女老少齐上场,七手八脚抬音响、拽线、插旗子、挂条幅、调音箱,一个个忙得团团转。
七点半,“大林山社区红歌大家唱”的大红横幅迎风招展。乐队成员一字排开,各就各位,长笛、二胡、贝斯、小号、萨克斯、竹笛、架子鼓、圆号……大小乐器排布得当。这时,捂得严严实实的上百名歌友们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来了。
“亲爱的朋友们,天寒地冻,但挡不住‘艺之鸣’乐团老师们服务大众,营造和谐文化氛围的热心。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乐队老师们的辛勤付出。”歌友、冶西示范小学校长李海涛深情报幕。
“好!”歌友们高声叫好,热烈鼓掌。
“下面,唱第一支歌,打开歌谱第17页……”李海涛大声报幕。
平定县职高音乐老师刘艺美笑盈盈走到长廊前,看着乐谱,脚尖轻点地面,手臂轻盈地在空中挥动,或急,或缓,时高,时低,激情指挥。在她身后,乐队成员弹的弹,吹的吹,拉的拉,敲的敲,鼓乐齐鸣。
担任领唱的58岁的金嗓子、山西省音协会员、平定县音协理事王仲友引吭高歌。他身后,上百名歌友齐聚,三五成群,拿着歌谱,伴着悠扬的旋律,齐声歌唱。
《南泥湾》《社会主义好》《九九艳阳天》《女儿情》《梦驼铃》《骏马奔驰保边疆》《谁不说俺家乡好》《小白杨》……一个半小时内,20支歌一支接一支,或低沉浑厚、或明亮活泼、或圆润迷人,如一只只欢快的鸽子,扑棱棱地腾空而起;又似欢快的河水,哗啦啦地流淌。冬日萧瑟的山林,活了。
而在长廊间端坐两个小时的乐队老师们,却一个个冻得不得了。弹电子琴的手指冻得在键盘上直打滑;圆号冻得摁不下去,时不时得用热水冲一冲,抱在怀里暖一暖。萨克斯铜嘴冻得像冰块,一含就能和嘴唇粘一块。腿脚更冻得发僵,演出完简直不会走路了……
仅是冷也便算了,凌晨五六点便出门上山的他们还饿着肚子呢。唱完歌,歌友们一个个心满意足欢欣散去,“艺之鸣”的成员们还得收拾“战场”。等一切妥当,也就快十点了,这才能返程。如此这般,至今已坚持一年零九个月。
“有的‘大家唱’就是放放现成的磁带,咱这‘大家唱’还现场配乐,且乐器这么多,乐队老师无私奉献,太辛苦了。”“乐队是咱‘大家唱’的灵魂。有了他们,咱唱起来更带劲!”许多歌友赞不绝口。
贾艺昌今年57岁,喜欢吹拉弹唱,之前曾自组乐队,之后结识了张金明。起初他俩在大林山玩乐器自娱自乐,谁知音乐的力量是巨大的,不知不觉吸引了许多群众围观。有的还情不自禁跟着他们的旋律哼唱起来。之后二人一商议:“喜欢音乐的人这么多,不如咱干脆建个群吧,让音乐艺术共鸣。”从此,“艺之鸣”诞生了。
他们将“艺之鸣”微信二维码贴到大林山三根柱子上,晨练朋友看到,自发加群。“大林山上有乐器现场伴奏的大家唱啦。”如此一传十,十传百,逐渐增多,最高峰时歌友达到五百余人。而爱玩乐器的许多朋友也自发加入进来断断续续有30多人。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退休教师,有退休干部,有下岗工人,也有普通农民,还有个别是在职员工。
别看大都是业余“选手”,别看平均年龄将近59岁,别看只是业余团队,但为展现乐队最美风采,为歌友奉献最好的伴奏水平,“艺之鸣”的队员们每周演出前,还都要精心排练。排练,说起来简单,不过区区二字,其实他们背后付出了太多心血和汗水。
作为领头雁,会长贾艺昌跑前跑后,出钱又出力。他是一个要么不干,要干就干出个样子的人。虽然是业余团队,他也尽心尽力带领大伙往规范的路上走。为了“行稳走远”,擦亮“艺之鸣”的牌子,贾团长每件事都尽可能地去亲力亲为。协调排练场地、联系乐队成员、组织乐队排练、抽借乐器、拉运音响、印制歌谱、制作条幅……他不知跑了多少路,说了多少话,操了多少心。调音老师来不了,他调;指挥临时有事,他上场;设备坏了,他掏钱修;摄影录相制作上传,他完成……他成为众多“草根”音乐爱好者的热心领队。家里人说:“你这忙得呀,乐队的事比家里的事还要紧。”
副会长张金明,年近六旬,还在县住建局工作。一到周五晚上,他就连觉也睡不踏实。脑子里会像过电影似地想一遍,电池充电没,话筒哪个能用,哪个老师请假来不了,指挥哪个来,哪首歌应该由哪个老师领唱……把周六的演出预先在自个儿脑袋里从头到尾“彩排”一下,这才能放心。每到周六,他五点多便起床。有好几次顶着寒风,黑咕隆咚一人走在上山路上,他也问自己:“这是图啥?”反来复去想,最后得出结论:“喜欢。”因为喜欢,什么苦,累,辛酸,委屈,啥都不提了,只记得“快乐”。
秘书长王锦林虽然已65岁退休在家,但似乎比之前上班还要忙。“艺之鸣大家唱”每周六、周日要唱20首歌。这20首歌唱啥好?这都需要王锦林翻着厚厚的歌谱,从200多首歌曲中,一支一支精心挑选。选好歌,他还得猫着腰,戴着老花镜,趴在桌前,仔仔细细抄谱、抄歌词,把20首歌的歌曲序号、页码、调性、节拍、前奏、大调、小调都白纸黑字写清楚,再交给会长贾艺昌,一页一页打印,复印,装订分发给乐队队员和歌友们。
为了“艺之鸣”这个“大家”,他们忘我付出,无私奉献。当个人事和团队事、当“小家事”与“艺之鸣”演出事发生冲突时,他们总是毫不犹豫地为团队让路。小提琴在乐队中算不上是“主乐器”,属于锦上添花,并非缺一不可。可是,有一个周六,拉小提琴的张金明感冒了,他却依然带病坚持参加演出。他想的是:“能够锦上添花,就一定得尽力把这花添上。”有一个周日,王锦林儿子想用车,没想到却被他一口回绝:“不行,你开走车,我就没法拉乐器了,耽误了演出这哪成?”王锦林的车服务于乐队,老伴也跟着搞起了后勤服务,周六、周日一大早便跟着他,搬琴架、拿琴线……
架子鼓手黄秀丽是个女同志,在文旅局上班,还是一名扶贫干部,工作繁忙,但周六周日,只要有时间,她总会牺牲掉宝贵的休息时间,前去参加演出。架子鼓又多又重,搬来倒去,非常辛苦。
之后,平定县音协副会长、平定职高音乐教师刘艺美和王润保也加入进来,业余乐队开始注入了更加专业的力量。刘艺美尽管工作繁忙,每周她都会挤时间到排练现场,对器乐演奏进行专业指导,并结合日出、气息、气氛等综合情况,按照不同风格科学编排每周曲目,并确定每支歌的前奏、调性,确保每周都不重样,每周都有新鲜感。
72岁的“圆号”张存明老当益壮,每次活动前场地布置、设备搬运到活动后拆装音响等,他都忙前忙后,一点不比年轻人干劲小。儿子担心他身体,劝他天冷别去了。他说:“不行,打一周不去,心痒痒。”
“贴人贴钱贴时间精力和体力,图什么呢?”记者问。“开心!”他们异口同声。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因为共同的爱好,共同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志同道合的他们走到了一起。“互相切磋,相互促进,结交了朋友,提高了技艺,丰富了生活,充实了人生,每天心情都特别愉悦。”他们说:“这种愉快,不是金钱能够买来,能够衡量的!”
“艺之鸣”群艺协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不仅在大林山把歌友的激情点燃了,而且还把大林山社区负责人也融化了。热爱文艺的社区负责人也成了他们忠实的“粉丝”,看到他们没有排练场地,每次拉运乐器音响非常辛苦,便主动在大林山社区开辟活动室,邀“艺之鸣”进驻排练,并竭尽所能地为其提供最大方便。平定县住建局也大力支持,在大林山为“艺之鸣”团队提供了存放音响的房子。
点点滴滴的言行温暖着“艺之鸣”成员的心,“大伙儿这么关爱咱,咱更得为大伙儿服好务才行。”他们动力更大了,不再满足于周六早演唱,而是自加压力,每逢节假日,他们都要搞大型文艺活动,为此他们还组建起小合唱团。
疫情期间,看到大林山社区的干部职工奋战抗疫一线非常辛苦,他们非常感动。贾艺昌主动报名当志愿者,并出动私家车,贡献出音响设备不间断做宣传,吃住在社区做紧急后援。他们还创作出《战疫情 · 社区篇》《大林山上》等反映社区干部抗疫的精彩歌曲,被人广为传唱。
“艺之鸣”群艺协会因此在大林山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歌友也越聚越多,在全县乃至阳泉市渐渐都唱出了好名声。可南关这边的歌友发出强烈呼声:“大林山离我们太远,能不能在流杯池也设一个唱歌点啊?”
“好!”“艺之鸣”响应歌友呼声,及时作出回应。今年11月份在南关流杯池设了点,这样一来,音响设备,也得搬来倒去,周六跑南关,周日再跑到大林山。他们的工作量更大,时间更紧张了。
“你们为群众义务服务。我们应该为你们提供便利服务!”热情的南关社区负责人也及时抛出“橄榄枝”:“社区在流杯池上修了房子,买了音响放在那里。方便你们存放和使用!”“艺之鸣”成员备受感动。
社会各界的关爱,把“艺之鸣”成员感动了。“艺之鸣”成员的精神,把歌友也感动了。一些歌友看到“艺之鸣”大热天活动非常辛苦,主动为队员们送水,还主动帮队员们搬凳子、挂横幅等。歌友“江山”名叫赵志强,今年72岁,是岔口学校的退休教师,曾培训过乐队,也曾因乐器演奏在县文艺汇演中获过奖。他现在虽因照顾生病的老伴,没参加过一次“艺之鸣”周末大家唱活动,与“艺之鸣”成员们素不相识。但因对音乐的爱好,他一直默默关注着这支队伍。在微信群里,通过视频和照片,他看到“艺之鸣”乐队成员的辛苦付出,非常感动,便主动捐款200元,委托朋友,在一个周六的早晨,等大伙唱完歌后,代他请乐队老师们吃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餐。
大爱无声胜有声。乐队、社区、歌友,就这样互相温暖,彼此感动着,共同唱响了平定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的和谐乐章。听,它多么迷人,多么动听。
来源:学习强国
原标题:《媒体看阳泉 | 阳泉市平定县大林山社区“艺之鸣”群艺协会背后的故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