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欧捕鱼权分歧最后一刻完成妥协,“鳕鱼战争”会否重现?

2020-12-30 13: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12月24日,圣诞前夕。
除了给全世界小朋友准备礼物的圣诞老人在忙碌,还有英国和欧盟进行脱欧后贸易谈判的代表团队。
为了避免英国在一周后出现无协议硬脱欧的混乱局面,两方人马在圣诞节前夕加班工作,总算在圣诞老人出没的同时,为英国和欧盟带来了协议。
这份“圣诞礼物”让英吉利海峡两岸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能放心享受圣诞大餐,也不用担心再被鱼刺卡住嗓子——之前英欧协议之所以迟迟不决,就是因为“鱼刺”问题。
英国和欧盟之间关于脱欧后捕鱼权的谈判分歧一直很大,双方各不相让,直到最后一刻才完成妥协,“拔刺”成功。
这根“刺”为什么那么难拔?
卡在英欧之间的,只是“一根鱼刺”吗?

文 | 王亚宏 瞭望智库观察员
编辑 | 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渔民的呼声,不在经济在选票

12月9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飞抵布鲁塞尔之后,先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冯德莱恩举行了30分钟的会谈,随后双方的谈判代表加入,并一起在欧盟总部顶楼的私人宴会厅共进晚餐。
那顿主菜是清蒸多宝鱼配土豆泥的晚餐之后被英国媒体称为“糟糕透了”。这一部分源自英国厨子对布鲁塞尔同行的鄙视,另一部分来自这道菜背后的主题:捕鱼权这根“鱼刺”。2020年12月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右)和英国首相约翰逊。

2020年12月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右)和英国首相约翰逊。

英国去年拍了一部音乐电影《渔民的呼声》,其中和风浪搏斗的原生态渔歌悠扬动听。不过在主导英国脱欧的政府耳中,渔民的歌声更像是一种敦促,让他们在与布鲁塞尔的讨价还价中不敢让步。
虽然渔业在英国GDP中占比仅为0.04%,但具有与之不成正比的重要政治意义和象征意义,这与一个岛国的传统尊严有关,也是政治力量纵横捭阖的结果。英国渔民是支持英国脱欧的选民中声量最高的群体之一。在脱欧运动以及此前的选战期间,渔业一直是支持脱欧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反复提及的领域,他多次承诺英国渔民会重新取得“对英国水域的全面掌控”。2020年10月11日,停靠在英国南部滨海肖勒姆码头的渔船,滨海肖勒姆是英国政府指定的捕鱼港口之一。图|新华社

2020年10月11日,停靠在英国南部滨海肖勒姆码头的渔船,滨海肖勒姆是英国政府指定的捕鱼港口之一。图|新华社

脱欧派类似的言论,迎合了英国渔民的诉求,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里,虽然英国的金融服务业从欧洲一体化中受益良多,但渔业确实日渐凋零。1973年,英国签署共同渔业政策,对其他欧洲国家开放了捕鱼权。根据欧盟共同渔业政策,欧盟国家对彼此开放本国的海上专属经济区,欧盟给各成员国分配可捕捞配额。在英国海域,英国渔民从欧盟获得的捕鱼份额标准只有8%,大部分英国海域的捕捞配额都分配给了欧盟国家,这让英国渔民们感到他们的利益被出卖了。
比如英国北部的重要鱼港彼得黑德镇是欧洲最大的白鱼市场,但那里的捕鱼业一直在走下坡路,当地人将下滑归结为欧盟侵蚀。据估计,1975年英国加入欧盟的时候这里还有大约450艘渔船穿梭在港口中,如今只剩下不到100艘。
吉姆·巴肯在彼得黑德捕鱼已经超过40年,他说在这段时间里,欧盟的共同渔业政策让外来船只可以自由出入英国水域,影响了当地的捕鱼业。曾负责与欧盟谈判的英国内阁大臣迈克尔·戈夫也认为,共同渔业政策摧毁了他父亲在阿伯丁的渔业生意。
被欧盟管制几十年后,英国渔民希望对捕鱼业有更大的掌控权。就像英国政府发言人所表示的:英国“永远不会接受与我国作为一个独立沿海国家的地位不符的进入英国水域的安排”。
强硬表态带来的谈判僵局持续到12月底。
英国先是提出为欧盟提供一个3年的过渡期,在过渡期内,欧盟船只可以继续在英国水域继续捕鱼,同时享有预先商定的配额权。按照过渡方案,3年过后,欧盟的船只如何进入英国海域将取决于每年一度的谈判。
此外,欧盟还需要在过渡期内逐渐削减其在英国水域的捕鱼量,最初的要求是3年内削减60%。后来在此基础上逐渐让步,先是允许欧盟在5年的过渡期内将其在英国水域的捕鱼量削减约35%,到最后达成协议的是,英国同意提供五年半的过渡期,让欧盟将其在英国水域的捕鱼量削减25%。
英国官员表示,该协议预计将使英国在本国水域中的捕鱼份额从如今的一半左右,上升至过渡期的约三分之二。
2
英国渔民VS欧盟渔民

英国的水域之前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英国海域上有许多渔船在劳作,法国、荷兰和比利时的渔民都在那里捕鱼。英国水域对于欧洲的渔民非常关键。法国在北大西洋的捕鱼量,三分之一来自英国水域,丹麦、比利时、荷兰、爱尔兰和德国渔民在英国水域渔获的相关比例更高。法国布洛涅码头。图|图虫创意

法国布洛涅码头。图|图虫创意

法国布洛涅的渔民一年中有10个月的时间会在英吉利海峡水域捕鱼,主要渔获为马面鲀和比目鱼。根据欧盟法规,法国渔民可以在几乎整个水域内捕鱼。如果英国脱欧后英法在两国间的水域划定中线,法国渔船未来的活动范围将局限在法国水域,这将给渔民带来鱼获不足的巨大问题。
布洛涅是法国最大的渔港,每年有超过30万吨的渔获。那里有一整条产业链:产业链的一端是法国渔民,另一端连接着贸易商和陆上的加工产业。北法渔业协会会长奥利弗·莱普雷特认为,如果英国在没有达成渔业协议的情况下硬脱欧将给布洛涅的产业链引发“灾难”。
莱普雷特表示,长度25米以下的小型船有60%到80%的时间会在英国水域内捕鱼,而大型拖网渔船几乎都在此活动。英国选择硬脱欧,禁止欧盟渔民在距离英国陆地200海里水域内捕鱼,脱欧过渡期结束后就是拖网渔船的末日,没有协议对很多渔民而言是直接破产。
布洛涅市长费雷德里克·屈维列曾担任过法国渔业部长,他深知布洛涅的经济、餐饮业、文化及历史都与渔业息息相关。更直接的是,该市有5000个工作岗位依赖捕鱼业,一旦渔业受影响,地区内的其他工作岗位也会遭到波及。屈维列表示:“你不可能将30公里长的海上边界划定为无法逾越的障碍。双方都必须作出妥协。”他认为最好能达成“灵活的协议”。
不过法国政府目前的政策更接近强硬而不是灵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今年10月曾誓言,不会签订牺牲法国渔民的协议。渔业对于布列塔尼大区和加来周边地区的许多城市非常重要,法国将在2022年初举行大选,马克龙必须争取北部地区选民的支持,不能失去这些地方的民心。
法国欧洲事务部长克莱门特•伯恩也表示,法国“不会接受糟糕的协议,尤其是对捕鱼业不利的糟糕协议。我们在渔业问题上不会软弱,这一点非常明确。”
欧盟的强硬态度获得了回报,在五年半的过渡期中仍能在英国海域捕鱼。过渡期结束后,也就是2016年6月脱欧投票大约十周年时,欧盟船只进入英国水域的权利将取决于定期谈判 。
3
渔业争夺的延续

海里总共有多少鱼不会变,但谁能在哪里捕到多少鱼会发生变化。
英国政府认为,欧盟之前制定的捕鱼配额制并不公平。根据欧盟2018年发布的报告,2011年至2015年,欧盟各国平均每年在英国海域的捕捞量是76万吨,而英国在欧盟其他国家海域的年均捕捞量只有9万吨。据英国海洋管理组织数据,目前其他欧盟国家捕鱼所得中有35%来自英国海域,同时在英国海域作业的渔船中一半以上都是非英国渔船。
英国脱欧后希望重新掌握对本国海域渔业资源的控制权,遵守“区域附属”原则,优先给予英国渔船准入权。虽然也会允许外国船只在其水域作业,但要根据特定海域内发现的每种鱼类的实际数量,通过与欧盟进行谈判来分配捕捞配额。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表示,希望将80%的欧盟配额归还给英国渔民。英国政府在今年提交至议会审议的《渔业法案》中还提出,所有外国渔船如果要进入英国海域捕鱼,必须与英国建立“经济联系”,例如超半数渔获要在英国港口卸载,或船上船员必须大部分是英国人。
在谈判桌的另一边,如果欧盟的渔民被禁止在英国水域捕鱼,那么之前建立的渔业产业链将无以为继。因此以法国、比利时为代表的欧盟成员国希望在渔船准入和配额方面维持现状,继续拥有进入英国80%水域的权利。欧盟负责英国退欧事务谈判的首席代表迈克尔·巴尼尔提议,将欧洲船队在英国水域捕鱼配额(以价值计算)的15%-18%归还给英国。
欧盟提出的18%的份额虽然比之前8%的比例要高出不少,但距离英国的需求仍然相差甚远。由于立场难以接近,欧盟与英国提出的方案都遭到对方逐一否决。双方都被绑到了民意支持的战车上,不敢轻易让步。即使有轻微的妥协,也是在相互放硬话的掩护下进行。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一再表示,与欧盟的贸易谈判处于“严重局面”,警告称除非欧盟软化对渔业的需求,否则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而在达成协议后,约翰逊改口称“我们被告知不能享有自己的蛋糕。我不会说这是最美味的协议,但我认为这是这个国家目前所需要的协议。”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同样也态度软化。她之前警告称:“我们并不质疑英国对自己水域的主权,但要求为我们的渔民提供可预测性和稳定性。”达成协议后她认为“这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但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
4
“鳕鱼战争”重现?

渔业问题的神奇之处在于,虽然投票的渔民有固定的居所,但海里的鱼却不会理会分界线,它们是会自由游动的。更让谈判人员感到棘手的是,不管英国还是欧盟国家,渔获的种类和大众的舌尖出现了错配,人们似乎都更喜欢吃从对方那里进口的海鲜。英国“国菜”炸鱼薯条里最常使用的是鳕鱼排,英国每年都要从北欧国家大量进口鳕鱼。图|图虫创意

英国“国菜”炸鱼薯条里最常使用的是鳕鱼排,英国每年都要从北欧国家大量进口鳕鱼。图|图虫创意

英国“国菜”炸鱼薯条里最常使用的是鳕鱼排,英国每年都要从北欧国家大量进口鳕鱼。英国渔民打捞最多的鱼是鲭鱼和鲱鱼,这两种鱼在运至英国港口的所有鱼类中占一半左右,但英国消费者几乎不吃这两种鱼,英国三分之二的鲭鱼和大部分鲱鱼都被出口到欧盟。
此外,英国渔民捕获的贝类、龙虾、螃蟹数量的六成以上也都销往欧洲大陆。如果双方无法达成贸易协议,这些渔获将被加征15%的关税。要是喜欢吃鲱鱼的德国人不得不为盘中餐付出更高价格的话,英国人也要花更多钱才能买到炸鱼薯条。如果英国和欧盟迟迟难以达成渔业协议,最坏的结果将是再次爆发“鳕鱼战争”。
虽然英国海军赫赫有名,但在“鳕鱼战争”中却节节败退,第三次“鳕鱼战争”的成果是直接让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规则得到确认。
上世纪50年代,英国渔民进入冰岛海域大量捕捞鳕鱼,引起对方不满。1958年,冰岛宣布扩大本国的专属经济区,将渔区由之前的4海里扩大至12海里,之后法国、比利时、丹麦和德国等国的渔船离开到12海里界线之外,只有英国拖网渔船继续留在那里,并得到英国海军的保护。不过英国渔船在冰岛人的干扰下几乎捕捞不到鱼,直到1961年才不得不承认冰岛12海里的专属经济区。
10年后第二次“鳕鱼战争”爆发,导火索是冰岛将禁渔区扩大至50海里,冰岛的海岸警卫队会剪断进入界线内渔船的拖网,那样渔船不仅会损失价值至少5000美元的拖网设备,还会丢掉里面所有的渔获。
在持续了约一年的“鳕鱼战争”中,有69艘英国拖网渔船损失了拖网。英国政府十分恼火,派遣7艘主力战舰对冰岛进行恫吓。冰岛毫不让步,并扬言要与英国断交,英国迫于国际压力只能让步。
在冰岛将专属经济区扩大至200海里后,1975年又爆发了短暂的第三次“鳕鱼战争”,英国人又损失了46张渔网。
这次虽然英欧间的“鱼刺”最后被拔除,英国人不用去剪别家渔网。但历史相似的是,英国渔民再次成了协议中的“牺牲品”。
和渔民同样受到脱欧贸易协议打击的是种土豆的农民。在不离不弃的“炸鱼薯条”的组合中,按照协议中的规定英国马铃薯种将被禁止出口到欧盟。英国马铃薯种的出口产区主要在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说:“这对苏格兰农民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脱欧结果……就像英国脱欧的所有其他方面一样,是违背我们的意愿,强加给苏格兰的。”
虽然“鱼刺”暂时拔去,但英欧间“硌牙”的内容还有很多......
原标题:《第四次“鳕鱼战争”?不打了!》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