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读丨海南这个地方出寿星,孙中山曾为它题词……

2021-01-03 22: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海南山水清奇,林木清幽,古今寿星甚多,故有“世界长寿岛”美誉。海口羊山林木丰茂,古村落寿星密度居全岛之冠。近百年来,山野村夫寿星逸事,不绝于耳。
海口市秀英区永兴镇美梅村是上苍赐予寿星颐养天年的宝地。多少年来,幸存的寿幛、寿联仍在述说寿星吴汝功的逸事,述说与寿匾、寿坊有过机缘的叱咤风云的羊山传奇。孙中山为吴汝功题赠的“耆年硕德”石牌坊。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
01
“寿诞”“寿幛”隐藏的秘密
“人臻五福,花满三春”是古老民族的千古热望和永恒追求。“五福”之中,“寿”居首位。于是,自然而然,传统的“寿诞”“寿幛”“寿联”“寿匾”“寿坊”便以一种独特的寿文化形式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并在人生礼仪庆典中焕发出绚丽斑瓓的彩霞。
早在2004年,笔者发现藏身于美梅村荔枝林中孙中山题颂的“耆年硕德”寿坊,聆听时年104岁的老寿星陈秀梅讲述寿坊主人——丈夫的祖父吴汝功的寿诞传奇。老寿星经历了祖父六十一、七十一和八十一寿诞,曾亲手悬挂“寿幛”“寿联”,招待亲戚朋友。
讲起当年礼仪盛况,老寿星的眼睛瞬间闪闪发亮。她回味,她沉思,她在追忆那逝去的美好岁月,那曾经令人艳羡的家庭寿庆盛宴,那作为孙媳引以为自豪的时光,以及因为这么一座寿坊给吴氏家族带来无比荣耀的同时,也给了这个家族不堪回首的麻烦。2006年,吴汝功的孙媳妇、104岁的陈秀梅老人。蒙乐生 摄
问及“寿幛”“寿联”“寿匾”去向,老寿星先是说“丢了”。稍为迟疑,她又接着说“侄子多昌藏起来了”。从“丢了”到“藏起来了”,可想而知,她对那些遗留物品的去向与是否给外人展示的心情纠结。为看寿幛寿联,我们几多周折,几次商酌,吴多昌几番犹豫。
吴多昌是吴汝功的五世孙,他们夫妇珍藏高祖的寿幛、寿联,藏得严严实实。因为“家世显赫”的缘故,他们经受不少磨难。好在云开日出,珍藏的寿幛、寿联终于躲过劫难,所以轻易不肯示人。也许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他终于答应将在某日上午从外地返家等候。
可是,天公不作美。翻开2006年6月28日笔记:“上午,风雨交加,预报台风8级。幸得市文联副主席钟南平文化相助,驾车送我到永兴,到吴多昌家鉴赏他高祖吴汝功寿诞文化遗存。看我们冲风冒雨而来,吴多昌小心翼翼地打开‘神床桌’的柜门。”吴汝功71岁寿诞时收到的“椿老桂芳”寿幡。蒙乐生 摄
似乎苍天也为寿幛、寿联的境遇落泪。屋外风狂雨骤,屋内灯光昏暗,珍藏上百年的数十幅寿匾、寿幡、寿联、寿鞋、寿帽、百寿宝图以及当年祝寿用的桌簾、椅垫、灯具、烛台等重现真容。这些文化珍宝虽然掩藏百年春秋,但精华难掩,异彩纷呈,灿然夺目。
吴多昌和堂弟拉起了一幅红底银字、名为“椿老桂芳”的寿幡。这是一幅精心刺绣、量身订制的横贯正厅的“寿礼”。寿幡题写“恭祝敕授布政司照磨勋臣吴老伯大人七秩开一荣寿之庆”的字样。吴汝功“七秩开一”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距今116年。
吴汝功时年61岁。古人以十年为一“秩”,60以外称“开七秩”。唐人白居易有诗:“年开第七秩,屈指几多人?”其时,诗人才62岁。依次而序,70以外称“开八秩”。白居易诗句:“行开第八秩,可谓尽天年。”他解释,“时俗谓七十以上为开第八秩”。
追忆传统文化的称谓,琢磨寿幛的文化意蕴。所谓“照磨”,《元典章》记载:明清时期,各省布政使司所设的“照磨”,其含义是“照刷磨勘”,职责是“纠弹百官非违,刷磨诸司文案”。从寿幡题赠得知,八品文官吴汝功的社会地位和赠送者的文化友情。
从那以后,每隔十年,寿诞便按时举行。吴家藏有高祖71岁那年(1911年)题有“寿迈古稀荣膺国杖”和“敕封修职郎、例授按察司照磨勋臣、妹丈大人八秩荣寿之庆”的寿联,藏有81岁那年(1921年)题为“美髯添霜年高绮里”和“前清例授布政司照磨吴府老先生九秩晋一荣寿志庆”的寿联。所藏寿联,极为罕见,其中以“九秩开一”者居多。
这是清末民初海南寿礼文化遗存大汇集,这是羊山寿诞礼仪习俗大展示。通过寿诞的题颂文字,我们知道吴汝功曾被“敕封修职郎”,古稀之年社会交往还很活跃。从“前清例授布政司‘照磨’……”的题颂中了解到,耄耋之年的吴汝功在羊山地区享有盛誉。
鉴赏吴家珍藏的寿诞遗存,最发人深思的是“春山氏”辛酉年(1921年)工笔临摩的“福禄寿全图”。图中的“南极仙翁”圆脸大耳,皓首白眉,他手执履杖,杖头悬挂葫芦在“祝人长寿”;他身边的鹿(禄)、蝠(福)、灵芝、仙草、双凤等构图精美,寓意吉祥。
最引人瞩目的是字体秀逸的四条寿幅。书云:“事芝采商山而年跻……勋臣先生者,其行谊有足称,其禔祉有由致也。先生为廷政老先生哲嗣,德门衍庆,勋阀储英……”大意是赞扬吴汝功隐居山村,好比“商山四皓”中的四位老人,知进知退,明德睿智。
是谁送来这幅龙飞凤舞、精美绝伦的寿幅?是谁写下文采飞扬的溢美之辞?这里头到底隐藏哪些文化密码?一套寿礼落款签名,整整写满三个条幅,人数之多实属罕见。
题颂者有:“钦加三品衔、翰林院修撰、广东全省法政学堂监督、状元、愚弟夏同龢,钦加五品衔、特授浙江富阳县军粮厅调补、黄岩县县丞、外兄王均政,候选教谕、岁贡生、姻愚弟蔡燊春……”都是文人雅士,亲朋好友。夏同龢官三品,王均政官五品,他们为何与吴汝功称兄道弟?
除了以上“四条寿幅”之外,夏同龢、王均政等11人还题颂赠送镌有“寿溢古稀”字样的寿匾。这方寿匾选用海南金丝楠木制成,匾面平阔,雕刻精致,文字凝练,造型厚朴,古色古香,虽然历经百年岁月,寿匾仍完好如初,是一方极其珍贵的寿诞文化遗存。
是否因为这方寿匾题颂,致使孙中山次年给吴汝功老寿星赐赠寿匾?晚清状元夏同龢等人给吴汝功赠送的寿幛。蒙乐生 摄
02
孙中山题赠“耆年硕德”寿坊
孙中山对海南有深深情结,他先后为海口寿民题赐了两座寿坊。唯一完好无损的是掩藏在美梅村荔枝林中的“耆年硕德”牌坊。另一座是题赠赐予美兰区灵山镇福同村寿民钟光传的“年高德劭”牌坊,那座早已损毁,只剩下匾额。因而,美梅村这座幸存的寿坊更显弥足珍贵。
这座用火山岩条石构建的寿坊,板材精致,雕琢精细,造型精美,构架坚实。寿坊正面横梁上“耆年硕德”四个楷体大字气势沉雄,刚健遒劲,与“天下为公”牌匾的用笔极为相似。看着眼前熟悉的墨宝,使人情不自禁想起一代伟人爱国爱民的赤子情怀。
寿坊由当时主政广东并兼任大总统内务部长的陈炯明建造,琼山县民选县长吴邦安督造,时为1922年2月。无独有偶,这两个人都是法政学堂的学生。建造寿坊呈请人是王国宪、吴精粹、吴镜澄等14位乡耆,以及吴汝功的儿孙吴玉清、吴玉芳、吴玉芬等多人。吴汝功后人珍藏的一幅“百寿图”。蒙乐生 摄
孙中山亲自为寿星吴汝功题赠寿匾,由陈炯明负责建造寿坊,由琼山县长吴邦安监督建造,在海南岛绝无仅有。这对吴汝功家庭,对整个吴氏家族来说,都是无限荣耀,无比显赫,无上尊贵。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一时,羊山百姓传为美谈。
寿坊的建造者陈炯明是广东法政学堂第一届毕业生,是维新运动培养的立宪人物之一。陈炯明受恩师夏同龢的法政思想影响极其深刻,曾当选为广东谘议局议员。陈炯明早年参加同盟会,曾策划广东独立。但是陈炯明炮轰总统府,距建造寿坊不到4个月的时间。
立座寿坊,风云激荡,起伏跌宕,议论纷纭。吴氏裔孙后来的人生际遇一度跌入谷底,实在是立坊之初始料未及的。
然而,世事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与后果。与创办法政学堂的状元及状元学生结缘,可谓求之不得。若非如此,吴汝功次子焉能入读广东法政学堂,孙子怎能入读上海政法大学?后来,次子渡海覆舟殒命,孙子毕业之后当律师,后来在社会大变革中遭遇不测,那是后话。
其实,当年入读广东法政学堂的海南士子人数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吴汝功的外兄王均政的次子王梦云负笈羊城,18岁考取广东法政学堂,后来官至“中将”;吴家近亲曾祥鹤也是考取广东法政学堂,后来成为广东银行行长。时人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此外,当年入读广东法政学堂的还有海口市长流镇的李午天,后来成为广东高要检察厅首任厅长;海口石山的陈中殿、陈近增也就读广东法政学堂。
寿坊督造者吴邦安,出身书香世家,也毕业于广东法政学堂,算来是陈炯明的“同窗”。1922年,他以压倒多数票当选琼山第一届民选县长。任内,他躬亲县政,修桥筑路,扩建市场,增设学校,振兴教育,颇受县民赞赏。
有父母官督造,难怪寿坊如此坚固,如此气派。后来,军阀邓本殷乱琼,民心尽失,邦安辞职,负笈羊城,易名“钦祥”。1927年,受广州国民政府委命,吴钦祥主政梅县,深受当地父老称誉。据传,梅县城内有一街道命名“钦祥路”,以纪念他的治梅德政。
(本文原载于2017年12月18日海南日报海南周刊,见刊略有删节)
海南日报新媒体、海南日报海南周刊联合策划
文:蒙乐生
值班主任:张杰
值班总监:张毅
原标题:《慢读丨海南这个地方出寿星,孙中山曾为它题词……》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