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警察从植物人状态醒来,颤巍巍写下六个字……

2021-01-10 16:4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原创 长安君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你们给我站住!”
罗金勇一个箭步,横在了那三个人前面,“这是我的警官证,打开包接受检查!”
那三个人显然已经起了戒备之心。从罗金勇和他的妻子罗映珍上车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发现了这对夫妻身份——罗金勇长长的风衣下,露出的是警裤的裤脚。
“跑!”其中一个男子大喊一声。刚蹿出一步,胸前的包带就勒住了他——他的包被按住了。包里有一只手,那是罗金勇的。
凭借多年的经验,罗金勇一上手就知道那层层的包装下是毒品,而且绝对不少。他一手死命的拽住那个包,一手挥拳向男子打去。
“嘭!”
有人的后脑被击了一棒,直挺挺倒在了地上。鲜血喷涌而出,混合着脑浆。三截枕木散落在地上,它们本来是一个整体,直径5厘米,20厘米长。
这时,罗映珍从洗手间回来了。她冲进了聚集的人群。
“罗金勇!”
那个靠近“金三角”的云岭山间,回荡着她的哭声。以上的片段,来源于音乐剧《重生》;而《重生》,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2005年,缉毒民警罗金勇与三名毒贩勇搏斗,不幸负伤成为植物人,在妻子罗映珍1000多天的守护下重新醒来。
这是中国首部禁毒题材音乐剧,由公安部新闻宣传局、腾讯影业出品,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全国公安文联、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公安厅、腾讯影业联合制作。孙洁、程武担任出品人,朱海担任总策划,李盾担任制作人、艺术总监,周可担任导演、编剧。
他英勇,却是个憨憨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不能把它讲‘假’了。” 制作人李盾说。源于真实,才更有力量,才更立体鲜明,才更撼人心魄。而让观众频频泪崩的,就是这份真。
一开场,悠扬的山歌响起,云形景片营造出重峦叠嶂的云南边陲风光,这里是云南省临沧市永德县小勐统镇。
距离“金三角”仅七十公里,这里民风淳朴,却暗流涌动。过去,这里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马帮的铃声伴着湍急的江水回荡;现在,这里是武装毒贩运毒的首选地之一,缉毒民警严防死守,用血肉筑起钢铁屏障。
大理白族人罗金勇,就是这些缉毒警中的一员。云南民族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他,没有选择繁华,却来到边陲做民警。要形容金勇在自己心里的形象,妻子罗映珍会说出两个词:英勇和憨憨。
剧中的罗金勇,面对毒贩第一个冲了上去。现实中的他,亦是如此。在某次行动中,一名毒贩的勃朗宁手枪已经上膛,他趁着毒贩走神的一霎那,来了一个背摔,当场擒住;在不久后的某个雨夜,他在制服了一名毒贩之后,才发现毒贩手中的手榴弹的盖子已经打开了。
罗金勇面对毒贩时英勇无比,但面对心爱的姑娘时,智商却化为了零。
在剧中,他第一次和映珍约会,竟然是带着他的两个队友和女孩一起爬山。映珍觉得又尴尬又害羞,只能一股劲的往上爬。
回到家,映珍累到半死,大骂他是个铁憨憨。罗金勇却异常兴奋:这个女娃体能真棒,怕是练过吧?我好喜欢!看到剧中金勇的“傻样”,映珍笑了,说道,16年前的金勇确实很憨。她至今记得第一次遇见金勇的样子:头发油乎乎的,胡子拉碴,衣服上还沾着泥巴。
“说实在的,我当时挺失望的。”映珍回忆道,“之前就听说过他,因为在我们镇上,大学生原本就少,当缉毒警的就更少了。我原想数学系毕业的他总该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呢。”后来一问才知道,那天他们刚办案回来,是去山里追捕毒贩,几天几夜没出来。
除了“憨”,罗金勇还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能是这辈子他说过的最浪漫的情话了。”映珍记得,2002年圣诞节他们去昆明拍婚纱照,回家的长途车上,其他乘客都在打瞌睡,罗金勇凑到自己耳边说出了这8个字。这8这个字,映珍记了一辈子。金勇原本不善言辞,这更让她觉得这8个字价值千金。在之后金勇成为“植物人”状态昏迷的无数个黑夜,在她临近崩溃边缘快要承受不下去的时候,她都会握着金勇的手,默念这8个字,默念着他们的誓言。
他倒在地上,头上有5个血窟窿
2005年10月1日,难得同时休假,夫妻二人乘车回小勐统镇大龙塘村罗映珍家探亲。
途中,3名男子拎着一个手提包上车,与罗金勇同坐后排,不时打量他的警裤。在半路停车的间隙,那3人互使眼色拎包下车。
罗金勇紧追过去盘查,一把摸到了包里用塑胶纸掩盖的海洛因。见罪行败露,3名毒贩从地上绰起石头和木棍,恶狠狠地砸罗金勇的头部和后背,一根长20厘米、直径5厘米的枕木,断成了3截……
等映珍赶回现场,1名毒贩被制服躺在一边,金勇昏倒在地,殷红的鲜血从头上喷出,脑浆依稀可见……她急忙上手包扎,可巴掌大的地方就有五个大血洞,用了两卷绷带才勉强缠住。
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罗金勇短暂醒了一下,只轻微吐出“800多克”几个字,就又昏过去了。他说的是毒品重量,后来查明海洛因共1150克。26岁的她,一个月白了头
在金勇昏迷的900多个日子里,映珍也仿佛“痴了”一般。“当时我刚满26岁。在金勇出事的一个月后,我的头发就几乎全白了……”映珍这样对长安君说。
她每天一早就来到病房,也不坐凳子,或站着、或伏在金勇耳边,拉着他的手,讲着属于他俩的情话,唱着属于他俩的歌。当时,不少亲友都觉得她产生执念了,“痴了”,病了。
“我们两口子是聚少离多的,”映珍回忆说:“当时结婚两年了,他是警察我是医生,各自都很忙,加起来的时间拢共两个月不到。我就把我们这两个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全讲给他听。”
也是从那时起,映珍开始每天写日记。“他受伤失去了记忆,我要帮他把这段空白记下来,等他好了,告诉他每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1000多个日日夜夜,化作了600多篇爱的散文诗。
亲爱的老公,今天是第 8 天,想起你约我去爬山,心里还是特别甜。等你醒过来,我们一起去看云海。
亲爱的老公,今天是第 76 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贺海燕嫁给了小段。
亲爱的老公,今天是第 181 天,你还是老样子。爸爸的身体不太好, 妈妈的腰也直不起来。好想让你醒过来,帮我分担分担。
亲爱的老公,今天是第 322 天,你是不是把我忘了或者在什么地方躲起来。
亲爱的老公,今天是第 900 天。亲爱的老公,你到底能不能听到我的话!
每个日记本,罗映珍特意选了不是很厚的,她总希望等这本写完,丈夫就会醒过来。最后,竟然写了满满15本,密密麻麻10多万字。
我们给演员备下速效救心丸
“你守护万家灯火,我守护一句承诺”,《重生》里的这句歌词一唱起,观众席间便响起了低低的抽泣声。
大爱与信仰让平凡人成为了英雄,金勇是,映珍也是。在漆黑漫长的守护中,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天亮。《重生》的一大泪点,是罗映珍一边推着罗金勇的病床,一边唱着《求求你,醒来吧》。
饰演罗映珍的徐瑶说:“第一天排这场戏的时候我就崩溃了,在排练房里大哭。在拖床的一瞬间,我真的觉得好绝望,感觉床就压在我身上。”
“她试演的时候,一开头就已经浑身抖了,我们在后台备下了速效救心丸,担心她会晕厥过去。”制片人李盾补充说。
不止是徐瑶这样,和她演对手戏、饰演“植物人”的演员也是如此。他没有一个动作,一句台词,在排练时却屡屡喊停。“导演,我真的控制不住情绪!”他哭着爬起来,“您让我再平复一下好吗?”“我只希望他活着!”
面对虐心的剧情,演员仅仅在舞台上表演两个多小时就已经濒临崩溃,可以想见,罗金勇昏迷不醒的那20个月里,罗映珍遭逢的痛苦有多深。
“我当时唯一的信念就是他能活下去。”映珍这样对长安君说。“我以前在抢救室工作过,这样的病例我见过很多,有的活了半个月,有的活了40天……我真怕金勇哪次发病时,就离开了我……”
和电视剧中的“植物人”状态不一样,金勇不但深度昏迷,还伴随着癫痫等多种后遗症。有时,金勇一天会发作几十次痉挛,脸会扭曲,脊柱会严重变形,关节骨头会嘎嘎作响。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老家的人来看望他时见到他发病,回去吓得几个月没睡好觉……”映珍说,“可我只希望他挺过去,他活着!”
金勇癫痫发作时,心率飙到每分钟180,而且会持续半小时。
“我是学医的,我知道人这样几分钟就会心肺衰竭走了……我只能紧紧攥着他的手,和他一起挺过去。他要是走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整整20个月过去,苍天不负痴情人,奇迹出现了!罗金勇开始有了知觉。又经过多年的康复治疗,罗金勇虽未能完好如初,但恢复了部分身体机能,可以在辅助下站立起来。
这么多年,你觉得值吗?特别是那段看不到头的暗日,你这么熬着,值吗?映珍笑了,“金勇做了他该做的,我也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没有什么抱怨,也没有值不值。”
一句“我们该做的”,一面是为大爱奋不顾身,一面是为真爱至死不渝。
在他重伤后的第十个年头,夫妻二人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小名宝妹。醒来后,他写了这几个字
2007年5月24日,是映珍永远忘不了的日子。
在照顾金勇期间,映珍无时无刻不握着他的手,有时他的手指会勾一勾,但是映珍和主治医生无法确定,到底是金勇主动在动,还是又发生了痉挛。
这天,映珍说,亲爱的,你要是真能动,就抬三下胳膊。
一!二!三!
在手抬起第三下的时候,她激动的弹跳了起来,头感到了一瞬间的眩晕。金勇真的醒了吗?但她不敢确定。
“你要是真醒了,就给我写个字看看!”映珍哆哆嗦嗦的拿起一张纸,并把笔固定在金勇手中。
金勇颤巍的手在纸上留下了片扭巴的痕迹,没有人看得出那是什么。
映珍的眼泪夺眶而出,只有她看得懂。
那纸上写着:
罗映珍,我爱你!




原标题:《缉毒警察从植物人状态醒来,颤巍巍写下六个字……》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