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产中国·昭觉乌金猪|大凉山里40万到400万的裂变

澎湃新闻记者 何惠子

2021-01-19 09: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物产中国》第十二集:高原奔跑乌金猪(06:29)
昭觉,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县,于2020年11月脱贫摘帽。它地处大凉山腹地,亦属乌蒙山区和金沙江流域,林峰苍莽,江河汹涌。乌金猪也因此得名。它们以大山为牧场,登高下坡,跋山涉水,喝山泉水,吃山间蔬果。因而身条健壮,野性未驯,肉质也别样新嫩鲜香,细腻劲糯。 
2017年郑吃合回乡养猪,算得上是孤注一掷。初期投入近40万元,34万元是借来的。“就想着拼一把。本来就没钱,拼成功了,日子就好过些。拼不成,大不了继续打工还债。”
创业养猪之前,郑吃合在广东玩具厂的流水线上工作过,也曾在广东、江西、山东的猪场打工。外面的养猪场,与昭觉养猪完全不同,更具规模,也更规范,动辄千头起步,而且都是圈养,喂以饲料。而昭觉则是放牧式喂养,白天赶上山,傍晚引回猪栏,如此养殖的猪,肉质更好,价格更高,行情好的时候,整猪可以卖到每斤四五十元。但是,各家只喂三两头,收入只够家中开销。
郑吃合在养猪场待了三年,最终决定回乡养猪。“创业虽然有冒险的成分,但心里还是有底的。”三年里,郑吃合知道了怎么给猪配药打针,什么时候得打疫苗,怎么预防疾病,知道怎么接种保育,还知道怎么合理设计、建设猪圈。相比父辈的养殖经验,郑吃合学习到的更细致和科学。2017年8月,他拿着东拼西凑的40万元,开荒山、建猪棚、修路、买母猪、买猪苗……
“要说最难的地方,就是没钱吧,买了猪修了猪圈,养殖周期长。卖了猪有了现钱,就要还人家,又没有钱买设备了。”乌金猪为放牧式养殖,鲜少喂养饲料,因而生长周期长,须得喂养十个月至一年才能出栏,变现周期也更长。创业前两年,郑吃合借钱买猪,再卖猪还钱。2019年6月,他还清了所有的外债,猪栏里还剩了100余头猪。“那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投进去的,都收回来了,以后养多少都是自己的。”
但是郑吃合的目标不止于此。他想把养猪场的规模再扩大一点。受制于资金,计划搁置了好几个月。2020年年中,碧桂园对三岔河村乌金猪产业进行资金扶持,郑吃合也因此从村集体贷款40万元。
他再次动工,加固了养殖场的地基和护坡,新建了一个500平方米的猪圈,并且特地在猪圈大棚上安装了卷帘,晴天可以打开透气,天冷可以闭合保暖。他还从安徽定购了一批保育设备,母猪、仔猪单独成栏,以避免仔猪的损耗。这些都来自于他此前在广东、山东、江西等地养猪场的学习经验。
新猪圈建成,郑吃合期望养殖规模能扩大到1000头。“到时候,每年育肥猪的出栏量可以达三四百头,小猪可以达到五六百头,年收入也会有三四百万左右。”虽然,乌金猪在本地的销路不错,郑吃合还是希望能走向更广阔的市场。
他的设想或许很快就能实现,“现在已经有几家企业,有合作意向。比如碧桂园,我们的乌金猪可以通过它旗下的碧乡平台,进行包装和推广。”郑吃合对此充满期待,“销售渠道解决了,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养猪了。”
澎湃新闻《物产中国》系列报道第十二集,走进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找到一位26岁彝族年轻人,他利用现代化养猪场务工学习的经验,回乡养殖乌金猪,使得这个粗放散养型的传统养殖业,焕发出勃勃生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物产中国,乌金猪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