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长城 | 古浪-驿路通三辅,古浪越千年

2021-01-19 20:2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寻根长城 张明弘寻根长城考察长城现状
梳理长城文化
挖掘长城艺术
保护长城遗产
跟随我们的脚步
感受不一样的长城之旅
张明弘-寻根·长城
古浪记
纵观古浪,一越千年
朝代更替,屡战不安
大汉武帝,元狩二年
霍将纳版,初始设县
大足元年,和戎始建
筑城峡口,城控吐蕃
广德二年,洪谷池变
古浪卫所,洪武十年
满清民国,征战不断
社会动荡,略无宁安
月有阴晴,纪有闰年
否极泰来,赶走大山
古浪解放,万民团圆
---张明弘
在这岁末年初的时刻,我们整理了停驻在古浪县这段时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物。或是古浪作为一座边城的前世今生,或是古浪的长城及其文化,或是来自我们视角下的小城风貌。回顾这些内容,其实也是在回顾以古浪为代表的这些曾经的边城的宿命和走向,让这些已成为时代记忆的边墙、边城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古浪是藏语古尔浪洼的音译,意思是黄羊沟。《秦边纪略》:古浪所,唐之和戎城也。西连南山,北横旧边,其石峡天险,扼以雄关,城坚而人众,足以自守。五凉狭隘,自和戎筑而天地宽。历史上首次称用古浪这个名字是洪武十年(1377),凉州卫千户江亨,守防和戎,改名为古浪,并在和戎城旧址修筑古浪城。洪武十二年(1379),将古浪全境归庄浪卫(今永登),为屯守之所。正统三年(1438)六月,明朝巡抚都御史罗亨信,奏设古浪守御千户所,属陕西行都指挥使司辖。《五凉全志》 古浪县疆域图
古浪自古就以“驿路通三辅,峡门控五凉”的重要地理位置而闻名,地处乌鞘岭毛毛山北麓,地势南高北低,海拔在1700-2800米左右。古浪地处河西走廊东端,为古丝绸之路要冲,东南分别与景泰县和天祝县相连,西北与凉州区接壤,北邻腾格里沙漠。明代,古浪境内战事不断,史书载“居人逃散,和戎境险。”为了巩固边防,朝廷在县境内筑营堡,修长城,实行大规模的移民实边。张明弘老师手绘武威到兰州长城路线示意图
明长城古浪段主要分布于古浪县境内北部、西南等地,主要经过永丰滩、黄花滩、土门、泗水、定宁、西靖、大靖、裴家营、直滩、十八里堡、黑松驿等11个乡镇,几乎贯穿整个古浪,古浪县城长城资源丰富。
县域内流传着“朱元璋抽了一锅烟,错打了一个胡家边”的传说,为长城的夯筑凭添了传奇色彩。三义殿的雕塑惟妙惟肖,山陕会馆里的壁画精彩绝伦,这座边城里每一段留存的城墙,每一座记忆中的兵堡,每一个见证过历史的边城人,都是古浪的底蕴和瑰宝。古浪航拍图
长城在哪,我们就要去哪。在最古朴的村镇,见村子里最老的老人,从他们遥远的回忆里了解边墙、兵堡和边城的过往和现状。每一步的行走都让我们对长城对的追寻有增无减。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找到那些村子里对长城有记忆的老人,在他们清晰地说出长城的位置、走向或者是遗址的时候,打心底里觉得,我们要快快地走啊。因为他们的亲眼所见或亲身经历也在逐渐变得模糊。古浪县城 轻盈美丽
岁月无声,古城的踪迹,在时间的衬托下已无处寻觅,但是又落在历史与人们的肩上。关于古浪,关于边城,我们或许有很多种途径可以知悉它,通过网络,通过资料,通过电话,但它真实的样子,白雪覆盖下的新城,新城覆盖下的老城,独特的环境、物产等自然和人文因素构成的风土,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真正触碰。航拍下的古浪县城,轻盈美丽。
为追寻古城的样子,张老师带着团队去走访县城和城郊的老人,试图从他们的记忆深处寻找到昔日老城的影子。村中的年轻人对老城没有任何印象孟大叔指给我们他听家中老人说起过的古浪城的南门遗址孟万福老先生 85岁
终于他带我们去了家里见到了他的父亲,已经85岁的孟万福老先生。老人卧病在床,记忆尚清晰。在张老师锲而不舍的追问下,老人的记忆去到很远,记起古浪老城是“靴子”形城,分上城和下城,城内有文庙、城隍庙,城外有龙泉寺和龙王庙。老先生再也记不得更多。祝希斌先生 77岁
王万柏先生 67岁
这么一座重要的边城,肯定不只是这样。从孟万福老先生家里出来,我们在村子里继续“捕捉”大叔。遇到了67岁的王万柏大叔,对老城他也只有一点点印象,不过他说,村子里还有一位老人,可能知道的多些。请他带我们去了77岁的祝希斌大叔家里,在两位老人的通力合作下,在孟万福老人记忆的基础上,补充了多些关于古城的资料,张老师据此画了老城的规制图,如下:张明弘老师根据孟万福、祝希斌先生口述绘制的古浪规制图
寻访有太多遗憾,可是好像也只得如此。然而,只要我们耐心、努力、坚持,充满不确定性的行走就会展现积极可靠的一面,对我们释放暖意。
采访定宁寨的时候,结识了古浪县文物局的杨文科主任,在杨主任的引荐下见到了古浪县的工会主席王老师。在王老师处,我们见到了他多年来收集的古浪老城和古浪境内长城的资料,困扰我们的难题豁然开朗。
他们热爱自己的家乡,关注家乡的文化和发展,为家乡古浪县城内的长城感到骄傲,并且为长城保护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古浪县城古建筑示意图
《五凉全志》载:古浪县,明洪武十年修筑,计周围二百七十五步,高二丈五尺,厚一丈。东、南门各一,逻铺十,角楼二。逻铺、角楼今倾坦。东南依山,无池;西北池深二丈五尺,阔二丈四尺。万历二年甲戌补修,以砖砌门。三年乙亥,筑东郭,高二丈,厚一丈,周围四百六十五步。
展扩之后,古浪城差不多是原来的三个大。此后,古浪城形似一只“靴子”,洪武十年修筑的古浪城,城址在今上城,上城为“靴头”;东郭,即今下城,下城为“靴筒”。下城开南、北、东三门,建南北城门楼各一座。古浪城内外建有北极宫、玉皇阁、关帝庙、龙泉寺、菩萨殿、忠孝祠、先农坛、普陀庵、白塔、牌坊、书院、戏场等40多座庙台建筑。
上城内,城西北角是旗纛庙;西南角是文庙;忠烈祠、城隍庙在城东北角;马神庙、魁星阁在城东南角。
下城内,进北城门,西侧依次是关帝庙、文昌宫、节烈祠;东侧依次是永寿宫、递运井、杨家牌坊。进南城门,东侧依次是三官庙、捕衙署。玉皇阁在北城门和大南城门之间的南北长街上。
古浪城,关帝庙有两座,一在上城西,一在下城北。龙王庙有三座,一在城东,一在城南,一在城西,各离城约里许。马神庙有两座,一在上城内东南,一在城外东南。龙泉寺在城西南里许,寺后有一座七级佛塔,高七丈。
城南门外有:菩萨殿、元真观、大清宫、北极宫、雷公祠。
北城门外是:土地祠、清真寺、雷台、八蜡庙。
尽管这座古城被民国十六年的八级大地震摇成一片废墟,面目全非。但是,燃灯佛楼和杨家牌坊,却得以幸存,幸存的是两座建筑,也是古浪的文化脉络。古龙山 古浪龙泉寺 新修建古龙山 古浪龙泉寺七宝佛塔 新修建
20世纪90年代,在古浪县古龙山上重建了龙泉寺,寺由大雄宝殿、倒座观音菩萨殿、左右厢房、山门等组成。大雄宝殿面阔5间,进深2间,三面绕廊,歇山顶,红柱碧瓦,画梁雕栋。寺后修筑龙泉七宝塔,是一座六角八级仿楼阁式塔。可惜的是,疫情原因,寺院现在并不对外开放,只得在寺外敬拜。然而,大雪满山,只余一群鸽子在空中振翅,山门却是别样空寂,这一刻时间柔软,内心虚静。古浪博物馆 水陆画局部 复制品
如果你是艺术爱好者,可以去古浪县博物馆,探寻古浪曾经的水陆画。水陆画是一种在寺庙里举行水陆道场(也叫水陆法会、水陆斋等)时悬挂的宗教画,画面内容以反映佛、道、儒家思想为主。博物馆馆藏的水陆画,共42轴,全部为工笔重彩,锦裱绫装,卷轴竖式。从画风和装帧样式考证,此画应始作于明初,由民间画工所画,原供敬于泗水堡的寺庙中。明万历三十一年,如金和尚重修。清雍正六年,古浪峡香林寺性泰禅师再次重修。古浪土门 山陕会馆壁画古浪土门 山陕会馆石雕
想感受更多关于边城古浪的文化,还可以去土门山陕会馆,是古浪现今仅存的一处山陕会馆,修建于康熙年间,单檐歇山顶,砖木结构,工程牢固,气势雄伟。会馆正殿两侧的彩绘壁画,年代绵远,工笔流畅,内涵浩繁。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的土门三义殿,重檐歇山顶,形体厚重,古朴典雅,殿内的刘备、关羽、张飞三尊塑像及两侧侍者,线条流畅,体态端庄,人物形象刻画惟妙惟肖,各具神态。古浪马家沿雪景全貌
从没想过,今年能遇到这么多雪。自进古浪的第一天起,古浪就在下雪,大雪的那种,在古浪停留的日子里,雪总是会下。雪是一个充满快乐和希望的意象。小时候一到冬天就盼着下雪,盼着大街小巷被雪铺满,下过雪后在雪地里追逐打闹,想要作业都消失,还想要堆起的雪人永远不融化。对于我们这种不是很偏北的北方人来说,雪后的世界是另一个模样,因为雪的覆盖,仿佛是进了只有白色的异次元世界。
古浪马家沿雪中寻找长城
长城在哪,我们就要去哪。长城从元墩子经贾家团庄四方墩、定宁寨、暗门墩,在古浪城东侧经马家沿往南奔往兰州。做功课的时候以为马家沿也是一座村庄,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是一排排的军产房,并且已经废弃很久,马家沿找到人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在这里张老师说:这种情况,我们只能凭借经验自己去找长城了。厚厚的雪地里踏雪而行,冷的手指都要冻掉了,却也终于被我们寻着蛛丝马迹。在马家沿南侧找到长城上山处,长城从这里沿着起伏的山脊往铁柜山逶迤而上。古浪马家沿废弃房产一角
古浪,不论是三义殿的雕塑,还是山陕会馆里的壁画,或者是县博物馆里的水陆画,不论是流传数百年的简单干练的古浪老调还是甘冬儿和杨达儿的凄美爱情民歌。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文化呈现,向人们释放了无穷魅力。在不同时刻,我们是这种美好的受益者,也是传承者。古浪美食 平凡的食物,不平凡的味道
数百年前,工匠、艺术家在古浪各处留下自己的作品。数百年后,我们在这里面对留存下的文化发出感叹。真切地见到那些遗留下来的曾经的边墙、文化、艺术,才明白浓缩在里面的精神内核,是经历了无数风霜后,是与边城共生的,也是一同发展的。一位又一位老人的珍贵记忆
一段又一段边墙
一座又一座古城
一个又一个烽火台
一位又一位老人
······
还有一粒文化的种子,一粒传承的种子,扎在寻根长城团队和所有边城人的脑子里,心窝里。远方的路还很长。
太阳每天升起,行走照常继续。
张明弘-寻根·长城团队
记 2020年12月09日
2020年12月10日
所历
我们把这段旅程称为【寻根 ·长城】 ,就是想通过对长城的一路考察,走进长城历史,寻找那些遗失的传统长城文化根脉。去弘扬长城文化,重新认识和思考传统长城文化对于今天的价值和意义。
如果您喜欢我们在长城路上的故事,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张明弘-寻根·长城】。
寻根长城
项目发起者
张明弘,1971年生于济南。
长城学者。北京科技大学国际学院副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中国长城学会专家库专家,北京长城文化研究会研究员,渤海大学山水研究所副所长,渤海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章丘国画院院长。
原标题:《寻根·长城 | 古浪-驿路通三辅 古浪越千年》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长城文化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