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老将”回归,美国新政府的话事人都有哪些

澎湃新闻记者 王露 闫颂阳 张泽红 王亚赛 孔家兴 见习记者 晁嘉笙 实习生 李依农

2021-01-21 06: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1月20日,在国民警卫队的重兵把守之下,民主党人拜登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国会大厦西侧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
美国政治终于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而与拜登一同走进世界观众视野的还有他提名的20多位内阁成员和内阁级别成员,他们未来可能将成为影响美国甚至全球政治的风云人物。注:除了副总统和白宫办公厅主任外,其他被提名者都需要经国会参议院简单多数投票确认才可当选。

注:除了副总统和白宫办公厅主任外,其他被提名者都需要经国会参议院简单多数投票确认才可当选。

纵观拜登提名的政府团队人选,主要有两大突出的特点:
第一,“建制派”的回归。特朗普执政四年期间反传统地任用诸多商界人士和近亲,高举“美国优先”旗帜,最终以国内社会撕裂、国际公信力式微的结局落寞收场;而拜登政府则倾向于任用具备过硬专业背景和从政经验的“老将”,力图让美国的内政、外交决策重回“建制派”更为稳定、可预测的轨道。
第二,多元化程度高。拜登内阁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多元的内阁团队之一,在拜登提名的15名内阁部长中,女性就占据了三分之一,高于此前历届政府;少数族裔的比例也大大高于特朗普政府的提名者。如果这些提名得到国会参议院确认,将诞生美国历史上首位女财长、首位非裔防长、首位拉丁裔国土安全部长、首位原住民内阁部长以及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内阁部长。当下的美国,新冠疫情危机严峻,社会分裂与政治极化加剧,拜登的这支精英内阁团队将如何修复国内的“伤痕”,又有哪些人能进入他在国家安全与外交、经济等关键领域“核心幕僚圈”?曾将中国称为“特殊挑战”的拜登,又会组建一支怎样的对华政策团队?国家安全与外交团队:“建制派”老将回归
在拜登所有的内阁成员中,国家安全与外交领域的提名人选“优先级”最高。去年11月23日,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总务管理局(GSA)通知拜登正式开始权力过渡进程,次日拜登就宣布了其国家安全与外交内阁成员的提名,并称该团队是向世界展示“美国又回来了”“准备好领导世界,而非撤退”“捍卫美国价值观”的关键标志。
从该领域的人选来看,所有7名提名者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曾任职于奥巴马政府,与拜登有过不同程度的共事经历,均属于从政经验丰富的“建制派”老将。在上述提名人中,候任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或在未来美国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决策中发挥更为重要的影响力。作为拜登近20年的“老相识”,布林肯是拜登最重要的外交顾问。拜登决定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后,布林肯成为他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与演说撰稿人。分析人士预测,由布林肯掌舵的美国外交或回归多边主义的航道,而这也与拜登政治理念非常吻合。而另一关键人物沙利文,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就担任过其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2019年撰文抨击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并提出在后特朗普时代,美国一方面应动员各方应对全球性威胁,另一方面需要联合盟友应对其他大国威胁。
经济团队:关注劳工权益与气候变化挑战
在美国失业浪潮持续以及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背景下,拜登团队认为恢复经济增长、支持生存困难的小企业、解决经济中的结构性不平等问题是当务之急。纵观拜登的经济团队提名者,女性和少数族裔人员占据多数。财政部长耶伦与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劳斯均为美国最优秀的劳动经济学家。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此前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这些高级职位由学识渊博的专业人士担任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耶伦、劳斯等人都长期关注劳动力市场和美国工人,新的经济团队可能会有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的立场。此外,拜登提名的劳工部长沃尔什也曾有多年的工会经验。
除了关注劳工权益,拜登的经济团队还颇具前瞻性地将应对气候变化纳入了经济议题。耶伦此前倡议,要“促进那些能够创造就业机会、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投资项目”;而拜登在介绍劳斯时,也将她称为最了解气候政策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长坦登也表示,准备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加快清洁能源生产,纳入其团队正在制定的经济刺激法案中。
气候与环境:上升为“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
据《纽约时报》去年11月的统计,在特朗普任职的4年多,他总共推翻了超100条环境领域的法律法规。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政府还于2020年11月4日宣布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拜登曾对此表示,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将促成美国重新加入该协定。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现象)主要是美国两党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理念的差异。”陶文钊指出,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奥巴马,再到拜登,民主党人坚持认为“气候变化是人类生存的严重威胁”,并主张实行低碳经济。在拜登竞选总统期间,前国务卿克里是其气候工作组的成员。拜登过渡团队表示,将克里任命为总统气候特使意味着拜登将气候变化视为“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
国内事务:推动秩序重建
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的法律、移民、种族、医保等政策领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因此,拜登执政后的重点之一就在于推动国内秩序的重建,但面对高度极化的美国社会,拜登政府的这一任务可能十分困难。在这其中,司法部长加兰和白宫国内政策委员会主任赖斯将发挥更加整体性的作用。一方面,拜登提名加兰意在修复特朗普执政期间被“政治化”取代“中立性”的刑事司法系统。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加兰是两党都无可指摘的“去政治化”选择,能够重塑司法的“独立性”和“正直性”。
另一方面,经验丰富的外交政策官员赖斯被任命为国内政策委员会主任出人意料。但拜登的顾问表示,拜登这一选择表明了国内政策在其议程中的重要性。分析指出,赖斯将在抗击疫情、移民、医保、种族平等领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卫生与健康:缓解新冠疫情危机
应对新冠疫情危机是拜登上台后的当务之急,拜登已于14日提出了一项总金额高达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经济刺激计划。截至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累计新冠确诊数超2400万例,累计死亡人数超40万例,均位居世界首位。去年12月,拜登携卫生健康团队首次公开亮相时,宣布了上任后的三大百日抗疫计划:他计划要求美国民众在这100天内戴口罩,政府将至少为民众接种1亿剂疫苗,并尽快让学生返校复课。拜登表示,该计划是与美国知名传染病专家福奇一同制定,而福奇也将在拜登政府中任首席医疗顾问。
新设亚洲事务职位:对华政策将如何重塑?
在对华政策方面,拜登政府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新设“印太政策协调员”(Indo-Pacific Coordinator)一职,负责中国事务、南亚事务与东亚和大洋洲事务,并任命资深外交政策专家库尔特·坎贝尔担任该职。分析指出,这一新设置的职位将在拜登政府的亚洲政策中发挥主导作用,因此有舆论将坎贝尔称为“亚洲沙皇”,他与候任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或将成为影响未来美国对华政策的“三驾马车”。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消息人士观点称,拜登设置这一新职务的部分原因是他希望在一位亚洲事务专家的领导下,更好地整合外交政策、国防和经济部门的对华政策。
此外,拜登还任命罗拉·罗森伯格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新设的“中国事务高级主任”一职。罗森伯格熟悉东北亚与中国事务,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与朝鲜事务主任,未来她将向坎贝尔汇报工作。
从国家安全委员会目前的人员配比来看,负责亚洲事务的人员是欧洲部门的3倍,成为国安委的主要力量。2005年时,这两个部门的规模差不多,这也足以看出亚洲事务对于拜登政府的重要性。库尔特·坎贝尔

库尔特·坎贝尔

作为资深外交政策专家,坎贝尔于2009年至2013年担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被广泛认为是奥巴马时期“重返亚洲”战略的关键设计者。
坎贝尔多年的好友、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事务高级副总裁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近期撰文分析称,拜登选择坎贝尔担任此职是对民主共和两党在中国和亚洲战略上的重要认可。根据CSIS在2020年8月的一项调查,美国国会和外交政策界存在广泛的共识,即认为需要加强与盟友关系、保护关键技术、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向中国施压。而亚洲政策能取得两党共识,与共和党人关系密切的坎贝尔发挥了重要的纽带作用。格林还认为,坎贝尔提出的“重返亚洲”战略仍然是拜登新任团队和两党国会领导人共识的核心。
从2018年至今,坎贝尔与一批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发表了一系列在美国外交界颇具影响力的文章;在推动美国政策界反思美国对华战略方面,坎贝尔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关于如何同中国互动,坎贝尔在近两年的文章中指出,必须放弃以惩罚为特征的单边主义外交政策,并搞好与欧洲和亚洲盟国的关系,同时还需在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上寻求与中国合作,以恢复国际社会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怡清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拜登,美国政府,拜登内阁,美国

相关推荐

评论(2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