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陷“代孕弃养门”:可以不做道德模范,但不能游走法律边缘

2021-01-20 09:1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近日,有关“郑爽与张恒”的
相关讨论处于风口浪尖
1月19日
上海二中院二审审理了
郑爽诉张恒
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2021年1月19日,上海二中院对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进行了二审审理。
2019年11月12日,一审法院受理了原告郑爽起诉被告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归还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2020年11月9日,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原告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被告张恒不服,向上海二中院提起上诉,请求驳回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双方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二审审理,上诉人张恒提供了新证据,双方当事人围绕案件争议焦点予以了充分的举证、质证。
上海二中院将依法妥善处理本案。
上海二中法院
19日下午,
郑爽在微博上回应疑代孕生子事件。
全文如下:这是我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本不愿意在大家面前多说,但是事已至此被别有用心的一步一步曝光,想了很久,本不想占用公共资源的我不得不有所回应。
中美两国的律师团队从前年开始就从未放弃过维护我和我家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放弃过与对方沟通调解。但在中国的法律程序中,我们屡屡拒绝以曝光隐私的勒索。在美国的法律程序中,我也率先维权。
身为艺人我深知我国疫情的防控与重视。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
如果一切未认证的信息要我来公开解释,这是我最真诚的回答 。1月18日,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澄清近期遭遇的诈骗、借高利贷等黑热搜,同时表示目前自己滞留美国,是因为需要“照顾并保护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并晒出一张他抱着两个小孩的照片。两个小孩的身份迅速引起网友热议。张恒发文后,一时间关于郑爽“隐婚、离婚、代孕、弃养“的各种议论铺天盖地般袭来。
据网易娱乐,张恒朋友提供了两个小孩在美国的出生证明。一份《内华达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女童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现用法定姓名“Shuang ZHENG”,年龄28;父亲现用法定姓名“Heng ZHANG”,年龄29,生日为1990年2月16日。
另一份《科罗拉多州人口记录出生证明》显示,男童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母亲在第一次结婚前的姓名为“SHUANG ZHENG”;父亲姓名为“HENG ZHANG”,出生地中国,年龄29。有网友认为,两个孩子的出生日期和地点均不一样,郑爽和张恒疑似找了两个代孕妈妈。
这一事件让“代孕”话题再次登上热搜。
在我国,代孕是被法律明确禁止的。
那么此次郑爽代孕若属实,
她将面临哪些法律问题?
代孕背后涉及到哪些法律与伦理问题?
作为公众人物,此次事件已造成巨大舆论影响
郑爽该如何为自己的言行买单?
全国律协婚姻家庭法委员会副主任谭芳指出,我国禁止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提供代孕手术,也禁止中介、媒体协助提供代孕服务或宣传。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就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限制医疗机构和技术人员进行代孕手术。2015年,卫计委等12部委又联合发布了《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明确对开展代孕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社会中介机构以及进行宣传的媒体进行查处。在她之前办理的我国首例代孕龙凤胎抚养权案中,法院就出于孩子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认定与代孕龙凤胎没有血缘关系、但长期抚养他们的母亲作为孩子的继母,继续抚养他们长大。在《民法典》正式将有利于未成年人作为标准写入法条的现在,谭芳呼吁大家在关注这起事件中八卦的同时,也不要忘记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牵涉其中,既能够监督父母履行好应有的监护职责,又不要过多介入到他们的生命中,让他们尽快回国、尽快开始正常生活、健康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在法律面前
代孕、弃养……
这不是“真性情”能解释得了的
眼下涉事双方仍在各执一端,有些细节并未完全逐步浮出水面。但可以肯定,当代孕成为一门生意、生命沦为一件商品时,注定会出现畸形事件。
在那段已曝光的录音中,一句“孩子打都打不掉,烦死了!”将这种冷血和自私暴露无遗,仿佛2个已妊娠7个月的胎儿是“包袱”。
这一言论褪去的不只是明星光环,更是生而为人,对生命存有的最基本的敬畏感。可以想象,当孩子将来长大成人,听到至亲之人有意把自己当成垃圾一样处理掉,又是何等心寒?
现实中,确实有些明星习惯性地放飞自我,贩卖“真性情”的人设,行事乖张、无所顾忌,放纵粉丝掀起骂战。这些经常被人们置于“爱豆-饭圈”行为逻辑中审视。
但现实是该给她们上一课了:不要以为有钱有名,就能“为所欲为”。
就此事而言,“代孕弃养”违反我国现行法律,更是不能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就算在境外有些地方不违法,也有违伦理——生命跟交易、利益链等字眼扯上边,本就是对人文伦理的挑战。
因而,管她是什么“小仙女”,如果任性妄为,对待小生命简单粗暴,无视公序良俗,只会沦为遭人唾弃的“魔女”。当然,无论男女,都应该对孩子负责,不能把孩子当做利益算计的工具。▲郑爽。图源新京报网。
地下代孕黑色产业链
浮出水面
“代孕弃养”已逾越基本底线
这场“代孕弃养”风波,让代孕话题迅速“出圈”。事实上,“代孕黑产”隐患,早已不容视而不见,目前被曝光的极端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前几天,一则跟代孕相关的故事就引发了社会热议:一位代孕母亲,怀孕后因自身染病遭客户“退单”,她坚持生下孩子,却因为自己卖掉孩子出生证明等原因,无法上户口。最近,她跨越千里寻找孩子生物学父亲,想请他帮忙上户口……
类似代孕“奇事”不在少数,也让地下代孕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诸如广州富商借助试管婴儿技术孕育的8个胚胎,夫妇用自家和两个代孕妈妈的子宫,一次性产下4男4女8个孩子;媒体曝光湖北某地存在“代孕村”,为了钱,甚至四五十岁的高龄妇女也做代孕妈妈,有人因此丧命。
跳出个案看,那些以地下形式存在的代孕,也是游走在黑色地带:我国早在2001年就颁布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提到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实施代孕技术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边是法律明文禁止,一边是地下代孕黑市屡禁不绝。为了高额利润,地下黑产任意物化和伤害女性身体,甚至诱骗年轻女性卖卵挣钱。还有一些声音,以某些国家代孕合法为借口,鼓吹“代孕合法化”。
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内,生命权不容交易,代孕违法性不容置疑,这点上没有丝毫讨论的余地。
一些所谓的精英阶层,自以为有钱就有特权,出于维持身材、事业发展等需求,将代孕者作为生殖工具,把孩子变成明码标价的商品。这种行为不管发生在何地,都难逃道德的谴责,更无法逃避由血缘产生的法律义务。
在该事件中,当事人代孕后还想弃养,对生命这般轻佻,再怎么洗,都洗不白。
人不是商品,放任代孕黑产不管不问,只会有更多女性沦为被剥夺和压榨的生殖工具,只会酿成更多人伦悲剧。
基于此,有关部门需要加大对“代孕黑产”的整治力度,对卖卵代孕黑色利益链条主体严厉惩戒,一查到底。从国家层面去看,也需尽快完善有关法律规定,建立健全制约、监管机制,捍卫生命伦理。
而对于公众人物“代孕弃养”之类违背道德、法律的行为,舆论更应保持强烈谴责的高压态势——毕竟,有些伦理底线不能被这样踩踏。
需要明确的是,不把生命当工具的要求,不只针对事件中的某一方适用——就该事件而言,很显然,男方把这事诉诸公共舆论,也并不完全是站在孩子利益立场上行事。这对两个孩子来说,同样是不负责任的。
生命就是生命,不能说代孕就代孕、说弃养就弃养或是被当成谈判筹码,这点至关重要。
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
实施代孕
想方设法钻法律空子
这绝不是遵纪守法
来源:新京报、上海法治报2020年姚安法院大事记!雷厉风行!姚安法院执行再亮剑!

村村有法官 为群众排忧解难
原标题:《郑爽陷“代孕弃养门”:可以不做道德模范,但不能游走法律边缘》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