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时光 | 月季花与石河子(附语音)

2021-01-23 13: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诗坛泰斗艾青赞美过的“血汗凝成”的“年轻的城”,不仅有半城绿树半城楼,还有五彩斑斓的花朵点缀其中。而在这些娇艳的花朵中,石河子人最为喜爱的就是月季花。
石河子并没有悠久的历史,但她却有着动人的传奇故事。1950年2月,王震将军率部队挺进石河子,拉动了垦区“第一犁”。因为由军人选址、军人设计、军人建造,石河子有着“共和国军垦第一城”的美誉。如今,在拓荒牛雕塑前、在边塞新乐章雕塑前、在周总理纪念碑周围,都可以看到月季花的身影,她们冬去春来,静静地生长和绽放。
艾青在他生活过的城市、创作的作品里,与月季花有着扯不断的联系。老人居住的北京,市花是月季花;他1960年至1975年到西北边陲的石河子,石河子的市花也是月季花。诗人赞美过“苍郁的树林”,赞美过“石榴花”,赞美过“小蓝花”,却嘲讽了“月季花”。那是在1956年7月6日,老人家写了一篇寓言《养花人的梦》,他借助“在一个院子里,种了几百棵月季花”的养花人,说他的“院子里呈现出了一种单调的热闹”,于是在他的笔下又涌现出“自尊”的牡丹、“冷淡里就含有轻蔑”的石榴、“能体会性格美”的白兰、“带来了信念”的迎春、“具有倔强的灵魂”的仙人掌……他在暗指一花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方能春满园。
徜徉在石河子迷人的花丛中,你能想象到吗,在城市建设初期,要在人迹罕见的戈壁滩上建一座新城,第一代军垦人甚至连挖地窝子都要考虑能否找到红柳作盖;如今,有着“戈壁明珠”之称的石河子,市民住在花园里,行在绿荫下,城市在军垦后代的手中越建越美、越建越大。那贫困艰苦的年代被定格成了一张张黑白照片,悬挂在博物馆的展厅里,让年轻人时刻不忘老一辈军垦人建城初期的艰辛。
风是绿的,水是绿的,雨是绿的,阳光是绿的,诗人艾青这样讴歌他的“年轻的城”。一代又一代的军垦人坚持不懈地植绿、护绿、扩绿,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把石河子建成园林城市。石河子人对于绿树和花朵,更加喜爱,35平方公里的城区种了至少230万棵树,品种多达59个:乡土树种有大叶白蜡、小叶白蜡、榆树、杨树、沙枣树;风景树有暴马丁香、夏橡、火炬;果树有苹果树、山楂树、李子树、海棠树、葡萄树;名贵树有银杏、云杉。
春夏之交,城市早晚连雨,树更绿草更青花更艳。石河子市的街道两旁,先是灿若红霞的榆叶梅,接着是奶白色的李子花,然后是奶白色的海棠花,接着是奶白色的山楂花——这些都是盛大花季到来之前的铺垫。它们好像在一同迎接花中皇后、又称“月月红”的月季花的开放。
而在暮春和初夏,是石河子市区花季最好的时候。开花的有李子苹果山楂丁香,常青的有云杉,柳树的第一片新绿早就妖娆过了;市树白蜡呢,占到了整个城市树木数量的80%;一串红、万寿菊、矮牵牛……草本花接连不断开得正艳,自然也少不了月季花。她们生机盎然地装扮着城市,一直到第一场霜雪的来临。
月季为有刺灌木,花期很长,从5月开始开花,一直可以开到11月霜雪来临。尤其是5月首开的月季花,花色艳丽,花的直径很大,大的超过10厘米,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十分迷人。月季花是中国十大名花,现为天津、郑州、青岛等40多个城市的市花。
1992年,石河子市园林处要在苗圃队建一个宿根花卉基地,工作认真、技术能力强的宋菊香被领导选中,她大胆采用没人敢用的炉渣进行全光照扦插各种宿根花卉,还将此项技术推广在疆内很多地区。她在寒冷的冬季室外进行月季扦插并成功,实验论文发表在《石河子科技》杂志上。
随后,石河子市园林处的科研人员利用野玫瑰耐寒、月季花大的特点进行多次杂交,获得种子后再进行培育,最终成功培育出适应石河子本土环境的耐旱、耐热、耐寒的月季新品种。
令石河子市园林处职工欣慰的是,在1997年石河子开展“市树市花”评选活动中,市民投票选举白蜡和云杉为市树,月季花和榆叶梅成为市花。至此,月季在石河子市不断扩大种植。
石河子市的园林职工说,之所以月季花能当选市花,是因为月季花的生命力极强,能在贫瘠的土地上存活下来,并奉献出绿色和花朵,更有着军垦人的精神,不管环境如何恶劣,都可以生存,而且创造美好生活。这何尝不是石河子人屯垦戍边、艰苦奋斗精神的一种展现?
月季花花语是幸福、光荣、美艳长新,各种颜色的月季花更是有着不同的花语。白色寓意尊敬和崇高,红色代表纯洁的爱、热恋或热情等,黄色表示道歉,双色表示矛盾或兴趣较多,三色表示博学多才、深情。
从古至今,大家都喜欢并歌颂月季。古有北宋人咏月季诗句为证,苏轼写过以《月季》为诗名的诗,“花落花开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常占四时春。”国产电影《飞燕曲》的插曲歌名就叫《月季花》;兵团优秀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韩天航,他创作的小说改编成的电视连续剧《戈壁母亲》,剧中女主人公的名字就叫月季,足以看出人们对月季花的喜爱。
在爱花的人群中,依然有诗人艾青的身影。内地一作家写了一篇艾青养花的文章。“艾老喜欢养花,他爱给花洗澡,常常用干净的毛笔拂拭枝叶上的尘灰,甚至还要刷洗花的根部。凡是他喜欢的花,都要摆放在他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有时还置于床前。”想必艾青养的花中也有月季花吧。
在石河子市爱花人里,陈忠萍算是比较有名的。2017年秋季,她在石河子镇五工村国道南侧用70多亩地来种花,建成了天景园林公司花卉基地。三年来,冬去春来,基地花卉依次绽放,从早春的郁金香到初夏的玫瑰、牡丹和芍药,盛夏百合、月季花是主角,金秋则是国庆菊、大丽花、美人蕉。即便到了冬季,基地大棚温室还繁育着百万株时令花草和宿根花卉,各种各样的花卉争相斗艳、灿烂怡人。花卉基地主打品种就是石河子的市花月季花。这里既有大家熟悉的大花月季、丰花月季,还有比较少见的地被月季、树状月季,更有珍贵稀有的欧洲月季、藤本月季。从花卉引种到新品选育,从规划设计到品种推广,陈忠萍和她的团队不停地忙碌着。
“石河子人是幸福的,出门就能看到鲜花,闻到花香,每天心情都是舒畅的。”陈忠萍说。
艾青深爱这座城市,他看它三万六千遍也不烦,因为他透过这个城市,看见了新中国的成长。那么一朵小小的月季花,同样见证了石河子的城市发展和变化。
一个有文化的地方,诗歌是不死的;
一个有鲜花的地方,生活是多姿多彩、充满生机的。
艾青在他著名的赞美石河子的诗歌里写道:“不是瀚海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它的一草一木,都由血汗凝成。”这是对这座城市最经典的写照。
来源丨兵团日报
编辑丨李媛媛
责任编辑丨陈兰
原标题:《周末时光 | 月季花与石河子(附语音)》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