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历史文化】张登军 ‖ “里耶秦简牍”中的涪县往事

2021-03-04 07:0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里耶秦简牍”中的涪县往事
张登军里耶秦简(局部)
涪县,是绵阳历史上首次建置使用的地名。关于涪县建置的时间,早有专家提出“秦已有涪县”的观点。随着湖南里耶古城1号井秦代简牍的发现,以及《里耶秦简牍校释》(第一、二卷)的出版及相关著作的面世,为这个观点找到了有力支撑。
秦有涪县的依据
在《里耶秦简》(二)中,简9-1846有“涪少内涪不名(计)”的文字,这是秦朝时就已有涪县的直接依据。
《里耶秦简》(二)于2017年12月出版,陈伟主编的《里耶秦简牍校释》(第二卷)在一年后出版,这部专著引录“里耶秦简”9-1846“涪少内涪不名(计)”,校释指出文中第一个“涪”字是县名,并明确涪县就是《汉书·地理志》中广汉郡的属县。
这样的观点,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可。但也有人质疑,这段文字中,并没有明确“涪即是涪县”。其实,这应该是古人记录时普遍存在的弊端,用字“少而精”,很多时候一个字有“多重意思”,需要根据前后文字进行推敲。
认定“涪少内涪不名(计)”中第一个“涪”是涪县的直接依据,是其后的“少内”二字。
少内,是朝廷、县府掌管钱财的官署,《睡虎地秦墓竹简》有“县少内”的记载。于洪涛著《里耶秦简经济文书分类整理与研究》中认为,少内是县府的金钱管理机构。由此可见,“涪少内涪不名(计)”中“少内”前的“涪”,必定是地方县级政权地名,这也与秦朝郡县制相符。因此,文中第一个“涪”,是涪县的说法可信。
目前公布的“里耶秦简牍”考古发掘成果中,简牍文书涉及的时间从秦始皇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到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由此可见,在公元前222年时,涪县就很可能已经存在,但具体建置时间依然不明,或随着“里耶秦简牍”考古成果的进一步公布,能从中找到答案。在《里耶秦简》(二)中,简9-1846有“涪少内涪不名(计)”的文字
迁陵与巴蜀的往来
“里耶秦简”记载的,是洞庭郡迁陵县官署与各地的公务文书往来。在数量上,除了迁陵所在洞庭郡外,与郡外的往来,则以巴蜀地区相对较多。
从陈伟主编《里耶秦简牍校释》(第一、二卷)可以看出,迁陵郡与巴郡、蜀郡的交往文书中,先后出现江州、郪、涪陵、资中、阆中、梓潼、成都、郫县、渠县、涪等地名。这些文书内容,有的是官员升降、转任文书,也有战事支援的记录。
以今天的绵阳辖区为例,目前已知的简牍文中,有涪县、梓潼、郪县等三个地方。其中,梓潼已知的两例与官员任职有关。简牍8-71记载,“迁陵丞昌敢言之:迁佐日備者,士五梓潼長辛見(偏旁辛,部首見)欣補,谒另 二月丙戌是十一刻刻下八,守府快行尉曹”。文中的“迁”疑为迁陵,梓潼即今天的梓潼县,長辛見应为长卿,欣是人名。这段文书的意思是,迁陵佐任职期满,迁陵丞提拔梓潼长卿的士伍欣补缺。
简牍8-1445记载,“三十二年,启陵乡守夫当作,上造,居梓潼武昌,今徙为临沅司空啬夫”。这段文字是说,梓潼县武昌里一个叫夫的人,从启陵乡守的职位调任临沅司空啬夫。
出现郪县的简牍文,则疑与战事支援有关。简牍8-75记载,“今迁陵已定,以付郪少内金钱计”,还有“虽有物故,后计上校以应迁陵”等内容。简牍8-1023有“付郪少内金钱计钱万六千七百九十七”的内容。
在秦始皇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迁陵一带发生过战事。从简牍8-75记载可以看出,郪县曾对迁陵给予战略物资支援,在局势稳定后,支付郪县金钱,并为此专门行文记录。简牍8-71记载,“迁陵丞昌敢言之:迁佐日備者,士五梓潼長辛見欣補”。
涪县与迁陵的关系
迁陵距离古涪县较远,为何会出现“涪少内涪不名(计)”的记载,两地在当时有过什么样的往来关系?这需要先对这句话进行解读。
陈伟在《里耶秦简牍校释》(第二卷)中认为,“涪少内涪不名(计)”中第二个“涪”为人名,而“名”有不明确、不准确的意思,也有身份、籍贯的释义。学者王伟在《里耶秦简“付计”文书义解》中认为,名有“不确定名称”之意。“计”是“里耶秦简”整理专家推测出的疑似字,有账目、计算、结算文书等意思,于洪涛著《里耶秦简经济文书分类整理与研究》中认为,“计”有计算、统计方法与统计记录簿册等含义。
按此说法,“涪少内涪不名(计)”这句话,似乎可以理解为,涪县的少内官署官员涪,认为钱物账目统计不准确或统计项目不确定。但这与迁陵有何关系?最大的可能,还是因为迁陵战事,涪县少内给予战略物资上的支持。
从前文有关郪县的文字可以看出,对迁陵的战事支援物资,需要核算成金钱并支付给支援方。有关涪县的这段文字,也可能与战事支援有关,但涪县这边的官员认为统计数据不对或统计项目不准确,特意发文说明。
从地理位置上看,涪县地处金牛道,是中原地区进入蜀郡的交通要道之一,方便朝廷传令。迁陵县所在的荆楚地区地处长江中游,涪县地处涪江中上游,是长江上游地区的重要节点之一,两地在交通上的优势明显,发生战事支援关系,是完全有可能的。简牍8-1445记载,“三十二年,启陵乡守夫当作,上造,居梓潼武昌”。
■延伸阅读
里耶秦简
里耶秦简发现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里耶镇里耶古城1号井,共38000余枚。主要内容是秦洞庭郡迁陵县的档案,包括祠先农简、地名里程简、户籍简等。
对于里耶秦代简牍发现的意义,学界认为它是继秦始皇兵马俑之后秦代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其研究成果将大大填补史料的缺佚。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高崇文认为,里耶秦简对研究秦的统一和秦文化的传播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也是研究秦王朝地方政权的一个标本。
秦简的整理结果已经证明,它不但是一本秦代的百科全书,更为我们了解秦代历史,提供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实录,提供了一个全息式的思维空间。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张登军
供稿:中共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绵阳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配图: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原标题:《【方志四川•历史文化】张登军 ‖ “里耶秦简牍”中的涪县往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