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婚之境:被忽视的全球童婚事实

2021-03-05 17:0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导语】
Esther今年16岁,住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首都金沙萨。刚果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为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Esther所在的社区已经采取了关闭学校和封锁一些公共场所的措施。她目前感到很高兴,因为她可以帮助母亲照顾家里的鸡。
但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正在显现,尤其是对女孩的打击。
Esther解释说:“我们社区很多的父母亲以前都是在露天市场上卖东西的。但由于封锁,他们什么事都做不了。”
“一些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她们只能将身体交给更年长的男人,否则她们就会挨饿。”
【故事】
——
【数字】
——
“童婚是对人权的极大侵犯。”
归因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印度成为全球童婚人数最多的国家。2017年,印度的童婚人数达到1500多万,是第二名孟加拉国的近4倍
面对这些令人惊骇的数字,联合国人口基金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计划于2016年开启全球废除童婚联合项目,致力在2030年结束童婚。2019年,在人口基金的支持下,全球有2550290名女孩接受童婚预防或保护服务。
仅仅用宏观数据来看待童婚现象是远不足够的。全球概况会让我们忽略许多事实细节。人们其实并不清楚真实的童婚世界。
一、重心转移:从南亚到非洲大陆
1990年,非洲大概有超过50%的女性在18岁之前结婚。而印度更加严重,在20-24岁的女性中,有61%在18岁之前结婚。
但近年来,印度积极应对童婚危机,比如通过增加人们对童婚危害的认识、拓宽女孩入学的途径等。考虑到其庞大的人口基数,印度在减少全球童婚人数方面有巨大的贡献。
2005-2015年,印度的童婚率从47%降至到27%。在南亚的7个国家中,印度的童婚率排名第3,位居孟加拉国和尼泊尔之后。(南亚数据,图表上的与全球大数据库里的有出入,以全球数据库为准)尽管如此,印度还需要付出比这十年4倍还多的努力,才能完成2030年联合国结束童婚的要求。图2:1970-2015年印度童婚率

图2:1970-2015年印度童婚率

注:女性童婚率:在15岁和18岁之前初婚或同居的20-24岁妇女百分比
数据来源:Ending Child Marriage-A profile of progress in India

而非洲在结束童婚危机方面却困难重重,如今已经代替南亚地区,成为世界童婚的重心所在地,是全球童婚最严重的地区。如今,全球有7500多万20-24岁的年轻妇女在18岁之前结婚,其中1/4在非洲。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那么到2050年全球几乎50%的女童新娘都在非洲。
童婚危机下,非洲负重前行
在非洲大陆上,生活着7亿多女性,其中大约1.25亿人曾经或者正在遭遇童婚。在全球童婚率最高的10个国家中,非洲占据9席。几乎每一个非洲国家都面临着童婚带来的严峻挑战。图3:非洲部分国家童婚率

图3:非洲部分国家童婚率

注:女性童婚率:18岁之前初婚或同居的20-24岁妇女百分比
数据来源:Adolescent girls WCAR brochure English 2019

但必须提出的是,并非没有人为苦难中的非洲孩子做出努力。事实上,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西非和中非地区的女童教育事业和教育性别平等的进程都在推进,更多的童婚正在被阻止。15年前,整个非洲只有4个国家的童婚率低于10%;而今天,7个非洲国家的童婚已经低于10%。图4:非洲各地区童婚率下降情况

图4:非洲各地区童婚率下降情况

注:女性童婚率:18岁之前初婚或同居的20-24岁妇女百分比
数据来源:Child Marriage Africa Brochure online version (2018)

根据联合国发起的2030年结束童婚行动计划,如今负重前行的非洲还需要付出非常巨大的努力。图5:非洲各地区减少童婚实际情况与目标的差距

图5:非洲各地区减少童婚实际情况与目标的差距

注:女性童婚率:18岁之前初婚或同居的20-24岁妇女百分比
数据来源:Child Marriage Africa Brochure online version (2018)

二、离校女孩:可能嫁给年长的丈夫
童婚女孩与丈夫的年龄差是我们关注到的另一个问题。
在非洲童婚情况比较严重的国家,超过50%的15-19岁少女表示,她们的丈夫比她们年长10岁以上。而在冈比亚,几内亚和塞内加尔,这个比例达到2/3。
国际妇女研究中心曾对尼日尔等12个高童婚率国家进行调查,有10个国家的妇女报告了丈夫比自己大70岁
「尼日利亚」
上世纪末,一个北尼日利亚的9岁小女孩被90岁的丈夫砍死了。以传统习俗之名,他将与女孩结婚,但是女孩拒绝了。她为了得到家人保护逃回家,不过年纪还小的她可能不知道:其实没有任何帮助在等待着她。她两次逃回来,却两次被父母“遣返”给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感到很愤怒,保证要采取一些措施来防止她再次逃跑。他拿了斧头,残忍地锯掉了女孩的四肢。女孩当然是再也不会逃跑了,她也不会活着跑掉。两天后,她离开了人世。
将近20年过去了,“老夫少妻”的历史仍在续写。图6:非洲部分国家童婚女性与其配偶的年龄差距

图6:非洲部分国家童婚女性与其配偶的年龄差距

注:由于数据不可用,不包括佛得角和赤道几内亚
数据来源:Adolescent girls WCAR brochure English 2019

童婚在非洲和南亚依然持续发生。在童婚之风盛行之下,我们要如何才能拯救水深火热当中的孩子?这个问题牵涉到一个关键因素——教育
联合国研究表明,童婚在农村地区更加普遍,没有受过教育或者教育程度较低的女孩明显更加容易受到童婚的侵害。高质量的教育是应对童婚最有力的武器质疑。学校教育不仅可以给孩子提供人生发展的必要前提:知识和技能。还可以保护孩子们不被童婚侵害。
经济和教育因素普遍而深远地影响着童婚。在印度的童婚女孩中,经济和教育因素几乎成为他们童婚与否的先决条件。贫困女孩、乡村女孩、教育程度低的女孩童婚几率更高。在生活印度最贫穷的乡村地区、完全没接受过教育的女孩中,有56%会在18岁前结婚;而这一比例对于最富有的城市地区里、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来说只有2%图7:印度区域经济水平、教育程度、城乡差异对童婚率的影响

图7:印度区域经济水平、教育程度、城乡差异对童婚率的影响

注:女性童婚率:18岁之前初婚或同居的20-24岁妇女百分比
数据来源:Ending Child Marriage-A profile of progress in India

三、童婚之法:无法保护所有受害者
非洲和印度案例说明了恶劣经济和教育条件会大大增加童婚的可能性。反之,良好的经济和教育虽然能够将童婚率控制在极低水平,但这并不意味着童婚的完全结束。高度发展的经济和教育很可能更容易让我们忘记童婚存在的事实。美国就是这样一个例证。
我们可能没有想到:美国2000-2010年内约有24.8万名儿童结婚,其中有77%的女孩嫁给了成年男性。虽然在童婚绝对人数上远少于非洲南亚之国,可讽刺的是侵犯人权的事情一直在美国发生,却鲜为人知。图8:2000-2010年美国各州童婚总人数和现阶段法定最低结婚年龄

图8:2000-2010年美国各州童婚总人数和现阶段法定最低结婚年龄

注:图上数字或文字为法定最低结婚年龄
数据来源:https://www.unchainedatlast.org/child-marriage-shocking-statistics/;
FINAL Aug 2020 Policy Brief Disconnect btwn Stat Rape and  Marriage Age (Tahirih Justice Center)

2017年,美国所有的50个州都允许童婚。
截至2020年8月,美国还有46个州允许童婚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由于最低结婚年龄,成年年龄和法定强奸法律之间惊人的脱节,美国境内的童婚竟能够成为“婚内强奸”的法定辩护和额外诉讼。
另外,在一定的前提下,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是违法的。如果一个人的配偶是未成年人,他们发生性行为违法吗?至少在婚外一定是犯罪行为,但童婚以婚姻的名义将这种罪行合理化,何况童婚本身就是对人权的侵犯。这就十分矛盾和荒唐。图9:美国最低法定结婚年龄和强奸法律之间的脱节

图9:美国最低法定结婚年龄和强奸法律之间的脱节

注:提供辩护——婚姻是否可以为基于年龄的性侵犯提供法定辩护或额外诉讼;
合理化——结婚的未成年人或与配偶存在年龄差的未成年人,他们的性行为在婚外是否构成犯罪
数据来源:FINAL Aug 2020 Policy Brief Disconnect btwn Stat Rape and  Marriage Age (Tahirih Justice Center)

在一定程度上幸运的是,得益于美国结束童婚组织Unchained At Last的努力,美国各州结束童婚的运动正在兴起。现今,美国已有4个州通过禁止童婚法律,18个州通过限制童婚的法律。图10:美国童婚相关法律最新进展

图10:美国童婚相关法律最新进展

数据来源:https://www.unchainedatlast.org/child-marriage-progress/ (2020)
但我们还必须意识到,仅有法律在场是远不够的,因为童婚的女孩年龄太小,缺乏教育和相关法律知识,或者她们根本不知道求助的途径。即使她们向家人或者传统权威寻求帮助,这些人也无法提供帮助。法律仅仅为结束童婚提供了一个行动框架,童婚不会因为立法就消失。这更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我们的观念与行动。
2018年,联合国妇女署在埃及、埃塞俄比亚等10个高童婚率国家中进行的网上调查显示:在这些国家中,高达66.5%的受访者并不知道现有法律可以保护女童不受童婚侵害。
从全球范围来看,现有的部分法律依然允许全球5.4%的女孩在18岁以前结婚。
就算法律明确规定童婚违法,父母“同意”和司法“准许”仍会使禁止童婚的法律成为一纸空文。这两者因素导致全球面临童婚威胁的女孩比例将跃升至33.6%。中东与北非地区的增幅更是超过50%73.3%的女孩面临童婚威胁。
父母“同意”和司法“准许”童婚的运行规则,在高收入国家中也不容乐观。即使高收入国家的法律保护了近99%的女孩,但这两个因素还是在高收入国家中导致35.5%的女孩有童婚风险,而这个数字在低收入国家中却只有20.3%。但令人失望的是,低收入国家的童婚保护措施会更好,却不意味着这些保护措施会被执行。图11:不同“准许”下,各地区受童婚威胁的女孩比例

图11:不同“准许”下,各地区受童婚威胁的女孩比例

注:1.中东和北非地区、北美地区,由于2个数值重叠未能均显示。南亚地区存在三个数值重叠,三者未能均显示
2.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在司法允许结婚下,有22.6%的女孩面临童婚威胁;在父母同意结婚下,有22.7%的女孩面临童婚威胁。由于数值接近,二者未能均显示
数据来源:Ending Child Marriage: Child Marriage Laws and Their Limitation (October 2017)

四、男孩童婚:消失的“他”者
思维惯性总是让我们默认童婚中的受害者是女性。原因或许是男孩童婚没有女孩童婚那样普遍。
但童婚男孩同样是受害者,面临着失去教育、人生选择的机会,面临着更高的传染病(包括艾滋病在内)感染风险。
全球女孩童婚率Top20国家都是低收入或中低收入国家。
而高男孩童婚率的国家国民收入水平表现不尽相同。有3个中上收入水平国家的男孩童婚率都位居全球前10。
太平洋岛国瑙鲁以12.30%的男孩童婚率排名全球第4,其2017年人均GDP达到10682美元,当年中国的人均GDP是14344美元。(2017年人均GDP,埃及:$11014;埃塞俄比亚:$2022;阿富汗:$2203)图12:人均GDP与男女童婚率(Top20国家)

图12:人均GDP与男女童婚率(Top20国家)

注:尼泊尔、南苏丹、厄立特里亚无2017年人均GDP数据
数据来源:Child marriage among boys: a global overview of available data (Colleen Murray Gastón,Christina Misunas &Claudia Cappa) & The World Bank(2017)

除了国民收入水平方面的差异性,男孩童婚率高的国家还在地理分布上表现出分散性。
全球男孩童婚率排名前5的国家,他们彼此分散于大洋彼岸,如中非、拉丁美洲、东非和太平洋。女孩童婚率高的国家在地理区域上更聚集,Top20中17个国家集中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图13:男女童婚率Top20国家区域分布情况

图13:男女童婚率Top20国家区域分布情况

数据来源:Child marriage among boys: a global overview of available data (Colleen Murray Gastón,Christina Misunas &Claudia Cappa)
五、新冠蔓延:童婚的明天将如何?
根据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的《2020年全球少女报告》,在过去的25年里,全球已经阻止了大约7860万桩童婚,平均每1分钟就有6桩童婚被终止。世界没有停下为结束童婚而努力的脚步。2019年,全球范围内童婚的女孩人数已经降至21%图14:全球消除童婚进展

图14:全球消除童婚进展

数据来源:UNICEF: Child Marriage Data Brief (2018)
而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部分家庭(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家庭)有更大的倾向性选择将未成年的女孩出嫁,以减轻家庭经济负担,或寄希望于女孩去到另一个家庭后生活有所保障。父母也可能将婚姻视为一种应对危机的机制,以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不必要的性侵犯和性虐待,但后果可能是一个性侵犯和性虐待的开始。
另外,新冠疫情环境下的各种限制措施将加剧贫困,减少少女避孕措施的获得。随之而来的可能是青少年怀孕的增加,而此时正是卫生系统准备不足的时候。
救助儿童会预测:疫情将在未来5年额外增多250万例女孩童婚,2020年额外增多100万的未成年女孩怀孕。如果不是因为疫情,这些“额外增多”的女孩本可以正常地接受教育、进入社会,对自己的人生有更大的自主权。图15:新冠疫情导致受童婚威胁人数额外增加

图15:新冠疫情导致受童婚威胁人数额外增加

注:估计值是范围的上限。这些数据可能被低估了
数据来源:Global Girlhood Report 2020

【结语】
—— 
即使2020年可能标志着童婚急剧上升的开始,制止并扭转至少30年前的下降趋势。但至少,我们对结束童婚计划中的脆弱性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这将让决策者和行动者对结束童婚运动进行更加深入的反思,以运用更有效的手段来阻止童婚发生。
新冠危机对全球卫生、经济和人权的打击是灾难性的。面对童婚急剧上升的悲剧,面对曾经被忽视的童婚事实,我们别无他法,只有更加充分地去关注,更加积极地采取有效的行动。
请保护世界上所有未成年人。
每个女孩,
每个未成年人都不应是交易的商品和婚姻的傀儡。

作者:林炘铭、黄晓婧、陈玥凝
指导老师:吴小坤
学校:华南理工大学
编辑:谢田甜
关键词 >> 童婚,未成年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