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矿”究竟有多耗电?内蒙古拟清退比特币矿场,矿主正转移

红星新闻

2021-03-05 08:54

字号
2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官网发文称,为了加快淘汰化解落后和过剩产能,拟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在这则《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中,还强调:“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虚拟货币挖矿的最重要成本即为电费,火电资源丰富的内蒙古一直是国内大型矿场基地之一。但近年来,内蒙古积极推进能源结构调整。据了解,在2019-2020年间,已经有一些虚拟货币矿场搬离内蒙古,转移到四川、云南等地。
云南的一位矿场经营者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内蒙古的一系列措施是建立在国家关停中小火电矿场的大背景下,是环保需要,只是暂时可能导致全网算力下降,部分矿主也会面临一定损失。
一些虚拟货币矿场正在转移
短期可能导致全网算力下降

2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文称,“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能耗双控决策部署,确保完成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特制定以下保障措施”,其中就包括拟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业内消息称,内蒙古的虚拟币矿场目前还没有正式接到清退关停通知,但部分矿场已经开始着手转移。
市场一部分人认为,内蒙古的政策对于虚拟币交易市场来说是利空;但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是利好,矿场关闭越多,市场供给越少。
刘先生在云南经营了一家虚拟币矿场,最近也关注到内蒙古拟清退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事情。
刘先生预测,这轮清理,短期可能会造成全网算力降低,其他地方的矿工收益变高,长期来看,随着矿场的迁移、稳定,影响会逐渐变小。
“以前一些矿场也会因为四川的丰水期和枯水期,进行季节性转移。现在内蒙古的矿场老板只能搬机器走,矿场的基础设施搬不走,可能面临一定的损失。”刘先生说。
刘先生给红星资本局举了个例子:“一万负荷的矿场需要几十万的装机量,基础建设需要投入400万-500万元。”根据内蒙古发改委发布的信息,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拟在今年4月前全部退出。刘先生指出,目前这个时间节点,对于虚拟币矿场来说有些尴尬,“四川现在是枯水期,现在搬过去机器也开不了,要等到5月份。”
除了经济损失外,虚拟币矿场的经营者还面临着另一些麻烦,“很多地方的矿场资源都(被瓜分得)差不多了,不太熟悉的地方很难做。”刘先生补充到。
也有矿主表示,一旦内蒙古的矿场全部退出,有渠道的矿主会直接搬到其他地区,没有渠道的矿主会把机器转手,“已经有大批机器出现在市面上。”
内蒙古此前多次整顿矿场
留给矿场的时间不多了

内蒙古此次拟清退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不突然。
刘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内蒙古的一系列措施是建立在国家关停中小火电矿场的大背景下:“国家将对50万装机以下的中小火电矿场进行处理,政策文件是很早就下了。”
由于我国电力工业中能耗高、污染重的小火电机组比重偏大,因此,国家发改委早在2007年就将电力工业实施“上大压小”、关停小火电机组作为节能降耗工作的重要举措。去年8月24日,内蒙古工信厅划出21家挖矿企业并要求暂停参与特色产业挂牌交易资格。
内蒙古工信厅向内蒙古电力集团发布《关于挖矿企业参与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市场相关事宜的通知》称,2019年底对7个盟市30家大数据、云计算企业开展了现场核查,发现挖矿企业21户,要求暂停参与特色产业挂牌交易资格,对于不再进行挖矿的企业核实后进行恢复。
再往前的2019年,内蒙古也曾下发《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针对实体经济无关、规避监管、能耗较大,以“大数据产业”为包装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展开检查。
这与内蒙古自身的能源结构息息相关,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富煤、贫油、少气、缺水、风和光资源无限”。内蒙古煤炭资源丰富,现有煤炭总产能13.4亿吨、占全国的1/4,千万吨级煤矿产能超40%,是全国重要的煤炭供应保障基地。
中国能源报指出,近年来,传统化石能源发展与“碳中和”目标要求之间的矛盾,能耗双控形势严峻、草原生态红线约束显现、国家现代能源经济示范区高质量发展新要求,均对内蒙古能源“由黑变绿”提出了迫切要求。
在能源结构转型的驱动下,经过2019-2020两年的严查,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已经颇有成效,一些大矿场已经转移到四川、云南等地。
据悉,此次内蒙古发改委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已于3月3日结束向社会征求意见。如果要按照文件中的“4月底前全部退出”,留给内蒙古虚拟币矿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矿场正向四川转移
枯水期又将何去何从

与火电挖矿的高耗能相比,水电挖矿相对环保。有数据显示,产生单位电量的水电碳排放仅为火电的1/5。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大规模矿场基本分布在四川、云南,这些地区的水电资源十分丰富。
刘先生对红星资本局表示:“在丰水期,水电产能其实是过剩的,如果能把电多卖出去一度,对当地也是好事。”
以全国十大水电基地之一的雅安市为例,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在2019年的川西大数据产业园北京推介会上,雅安市表示,全市水电装机超过1300万千瓦,丰水期弃水较多,仅2018年弃水电量就达100亿度。四川水电装机规模和发电量均位居全国首位,如何促进富余水电消纳也一直是在探索的问题。
2019年8月,四川省政府官方网站公布《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四川将在甘孜州、攀枝花市、雅安市、乐山市、凉山州、阿坝州开展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 
截至去年5月,先后有甘孜、雅安、凉山等市州释放吸引比特币挖矿项目的政策。
对于虚拟币矿场来说,水电消纳示范区丰水期水电价格十分诱人。据悉,丰水期弃水电量市场交易电价约为0.075元 /千瓦时,加上0.04元/千瓦时的输配电价和0.02-0.047元/千瓦时左右的政府性基金,到户电价0.135-0.162元 /千瓦时。
“所以能消耗多少,就消耗多少,还能给当地政府带来税收,增加就业。”刘先生说到。
实际上,这也形成了矿场稳定挖矿、发电企业消纳弃水电量、供电公司增加过网费收入、当地政府增加基金和税收收入等多方共赢的格局。
但因为能源形式和价格的原因,使比特币算力分布有较明显的季节性变化。刘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当四川和云南进入枯水期后,南方没有多余的电量,所以一些矿场会将机器搬到内蒙古等地。”
根据四川省发改委公布的数据,四川省的丰水期为6月-10月,枯水期为1月-4月、12月,平水期为5月、11月。
丰水期水电富余,电价低廉,但到了枯水期,就会出现电力紧缺,电价上涨的现象,一些矿场也会出现断电的情况。
往年的10月之后,西南地区结束长达半年的丰水期,矿场就得迁往火电丰富且实惠的内蒙古等地。所以此次内蒙古拟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影响,恐怕到今年10月后才会更加凸显。
【科普】
挖矿能耗有多高?
挖比特币耗电量超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20年底,比特币价格突破了3万美元,进入2021年,短短2个月的时间,就突破了5万美元,最高达到58012美元,两个月涨幅高达60%,过去12个月涨幅460%。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挖矿正在消耗庞大电力。
虚拟货币的挖掘属于强计算密集工作,需要强大的硬件支撑。举例来说,市面上功耗较小的蚂蚁s9的矿机算力是13.5t,功耗是1.4千瓦,24小时耗电量33.6度;市面上功耗较大的机器神马m3,24小时耗电量51.6度,均远超一个家庭的月用电量。 
最新的剑桥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CBECI)显示,目前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已经达到了129.22太瓦时(TW,1太瓦时=1亿度电),超过拥有1700万人口的荷兰全国用电量。 
整个比特币行业所需电力,超越阿联酋、荷兰、菲律宾、比利时、澳大利亚、以色列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惊人的耗电量还伴随着高增长。2017年初,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为6.6太瓦时;到了2018年,就增长了7倍左右,为48.37太瓦时;2020年10月,耗电量上升至67太瓦时。仅仅几个月过去,目前,这个数字又增加了一倍至129.22太瓦时。 
根据剑桥研究人员的计算,这样的电量足以供剑桥大学运作约700年。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挖矿的年耗电量还会持续稳步增长。
(原题为:《“挖矿”究竟有多耗电?内蒙古拟清退比特币矿场,矿主已开始转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比特币挖矿,内蒙古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