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听证:让公平正义看得见

2021-03-05 13:2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公开听证
让公平正义看得见

“今天检察官几句话就把我14年想不通的事情解释清楚了,打开了我的心结。”一场听证会后,山东省惠民县农民老韩说。
2006年初秋,老韩的儿子死于一场车祸,老韩认为法院对肇事司机的判决量刑畸轻,多年来持续上访申诉。惠民县检察院经审查认为,法院判决并无不妥。但是,老韩的心结始终没解开。为公开听取各方意见,彻底消解矛盾,2020年9月27日,惠民县检察院组织公开听证,会上,听证员一致认可检察机关的审查结果,老韩对听证会结果也表示接受,一起持续十多年的信访积案成功化解。
近年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大力推进下,检察公开听证工作获得很大发展,一大批类似老韩信访案这样的棘手案、疑难案、申诉案、信访案在听证制度的加持下,得到了圆满解决。尤其是2020年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坚决贯彻落实最高检关于“群众信访件件有回复”工作制度的要求,紧紧围绕息诉罢访、案结事了的工作目标,坚持“能听证、尽听证”的原则,将公开听证作为常态化办案机制来抓,有力促进了矛盾纠纷化解,达到案结事了人和政和。
听证覆盖
“四大检察”“十大业务”

听证是检察机关的一种履职方式,是指检察院对于符合条件的案件,组织召开听证会,就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和案件处理等问题听取听证员和其他参加人意见的一种案件审查方式和活动。2020年10月20日,最高检发布了《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听证工作规定》,以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检察听证工作。
哪些案件可以申请听证?依据《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听证工作规定》,检察院在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拟不起诉案件、刑事申诉案件、民事诉讼监督案件、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公益诉讼案件等”6类案件时,“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案件处理等方面存在较大争议,或者有重大社会影响,需要当面听取当事人和其他相关人员意见的,经检察长批准,可以召开听证会”。
听证会上,各方充分发表意见,公证员提出评议意见,会后,检察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参考听证评议意见,对案件作出处理决定。案件确有问题的将依法进行纠正;没有问题的,释法说理,做好息诉罢访工作。整个听证过程能让当事人了解案件的办案过程、事实证据、适用法律。所有问题、疑惑全部摆到明面上,弄明白,解开当事人的法结心结,化解矛盾纠纷。
目前,适用于公开听证的案件类型已经涉及“四大检察”“十大业务”,成为检务公开的一个重要方式。2020年,检察机关将公开听证作为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的常态化办案机制来抓,取得了明显成效。
公开释法说理的平台
“公开听证之所以从刑事申诉案件走向‘四大检察’‘十大业务’,归根到底在于它是释法说理的一种方式。”最高检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开听证就是要搭建一个平台,认真倾听当事人的诉求,听取来自社会各界代表的听证评议,而不是自说自话。”
2017年7月26日,朱洪福酒后出门意外死亡,公安机关认定他是在醉酒情况下不慎从山坡跌落而亡。但朱洪福家人坚持朱洪福是死于他杀,不断申诉。为此,福建省云霄县检察院于2020年4月24日举办了听证会。会上,法医对朱洪福亲属质疑的死者外伤成因和抛尸可能性等问题给出了详细的专业解释。朱洪福亲属也认可并接受了司法机关的处理。
最高检检委会专职委员万春在谈到公开听证时说:“大家坐在一起,面对面把事情说开来,心结就容易解开。有些当事人需要表达自己的诉求,如果只是予以简单化处理,当事人可能会觉得自己怎么没地儿说话了,可能会对司法公正性产生怀疑。哪怕我们是把程序走尽了,走不通了,也可以从实际上做一些促进双方和解的工作,也可以挽回一部分损失。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工作。”
2020年上半年,全国检察机关(除西藏外)办理公开听证4351件。从听证效果看,通过公开听证,当事人同意检察机关处理意见的是3643件,占公开听证案件总数的83.7%。
北京市通州区人大代表、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蔡春雷作为听证员参加过通州区检察院的数起听证会,他切身地感受到,检察院的听证会让公正“看得见”,把司法公平公正公示于众,让司法结果更容易被公众、当事人所理解和接受,增加了群众对检察机关的信任和认同感。
引入“第三方”实现双赢多赢
“外部人”作为听证员参与检察环节的听证和审查,是一种创新。具有相关专业背景的听证员给出的意见能够令申诉人及社会公众更加信服。2020年,江苏省常熟市检察院对该市涉及民生领域的危害公共安全及食品药品、环境公益诉讼、重大疑难涉法涉诉信访的案件共组织了公开听证23次,每起案件都邀请了专业领域的听证员站在中立第三方的角度给出了专业的意见建议,定分止争效果明显,23件案件全部息诉罢访。
其中,常熟市新区医院脑外科副主任医师季志刚是颅脑外伤急救手术治疗方面的专家,2020年7月31日,他受常熟市检察院邀请,担任一起交通肇事案件刑事申诉公开听证的听证员。由于原案被告人交通肇事后逃逸,申诉人奉某认为由此造成其父亲“延迟”8分钟送医,这是导致其父死亡的可能性因素。季志刚给出了专业解答:8分钟对申诉人父亲的死亡影响不大,死亡的最直接原因还是特重型颅脑外伤。季志刚的医学专业分析,让奉某对父亲的去世渐渐解开了心结。
听证员对案件专业、中立、理性的评判,可以帮助当事人对办案依据、程序和结果获得充分有效的感知,有利于消除当事人的疑虑。
对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而言,参加听证工作的效果往往是双赢的,在协助检察官解决案件问题的同时,他们也通过听证会更多地了解民情民意,这对于他们更好地履职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蔡春雷也是在参加听证会的过程中认识到,羁押必要性审查和民事监督案件应进一步加大听证推广力度。
面对面化解
“法结、心结、情结”

成功化解部分信访案件,尤其是一些长期的积案,是近年来公开听证制度取得的一项突出成果。2020年8月,最高检派员在辽宁省营口市举行了黄某刑事申诉案件听证会。1985年12月,黄某因犯贪污罪被判处刑罚,她因对法院的刑事判决、裁定不服而走上申诉之路。会上,通过听证员的阐述和开导,黄某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诉求,当场表示息诉罢访,36年的上访路终于结束。
在信访案听证会上,检察官及听证员与申诉人公开、面对面沟通协商、释法说理,将检察办案过程“晒出来”,能够有效解开信访人多年的“法结、心结、情结”,化解一批久诉不息的信访案。
据统计,截至2020年11月30日,检察机关共对3870件信访案件召开公开听证,其中很多都是三年以上的信访积案,公开听证后当事人同意检察机关处理意见的3645件,占94.2%;当事人明确表示息诉罢访的2438件,占到63%。
“一把手”带头解决
信访“老大难”问题

为了更好地推进公开听证工作,最高检、各地检察院采取多种措施进行有益探索。比如,领导带头主持公开听证。
记者了解到,各级检察院“一把手”带头接访解决“老大难”信访积案问题,成效显著。最高检第十检察厅厅长徐向春介绍,最高检院领导每人选择2件至3件疑难复杂信访积案包案化解,18件积案已全部清理完毕。其中,最高检检察长张军主持了一起涉民营企业家的案件公开听证,申诉人当场息诉罢访,双方当事人均给检察院送来锦旗和感谢信。
各省市区检察院检察长也主持了多起案件公开听证工作。据统计,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全国控申检察部门办理的公开听证案件中,由检察长主持的有1564件,占总数的40.4%。公开听证后当事人明确表示息诉罢访的有1096件,息诉罢访率为70.1%,较其他公开听证案件的息诉罢访率提升了7.1个百分点。
另外,很多检察院积极尝试建立“听证员库”、专家人才库。这项工作可以方便检察院高效能地邀请专家参与听证,切实提高听证工作质量和效果。
目前,对于很多一线办案检察官来说,公开听证已经成为办成案件、办妥案件、办好案件的一个“好帮手”。
公开听证
面对面释法说理
规范
2017年2月

最高检印发《关于开展刑事申诉公开审查专项督查活动的通知》,要求通过深入推进公开审查工作,提高刑事申诉检察办案质量和效果,有效化解涉法涉诉信访矛盾,构建申诉人与检察司法的良性互动机制
2020年10月
最高检发布《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听证工作规定》,共4章23条,分总则、听证会参加人、听证会程序和附则四个部分,对公开听证和不公开听证作出了界定
指南
依据《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听证工作规定》——
听证范围
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拟不起诉案件、刑事申诉案件、民事诉讼监督案件、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公益诉讼案件等,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案件处理等方面存在较大争议,或者有重大社会影响,需要当面听取当事人和其他相关人员意见的,经检察长批准,可以召开听证会
检察院办理审查逮捕案件,需要核实评估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是否具有社会帮教条件的,可以召开听证会
参加人
检察院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确定听证会参加人
听证会参加人除听证员外,可以包括案件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第三人、相关办案人员、证人和鉴定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员
程序
检察院可以根据案件办理需要,决定召开听证会。当事人及其辩护人、代理人向审查案件的人民检察院申请召开听证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作出决定,告知申请人
不同意召开听证会的,应当向申请人说明理由
刑事案例
➤ 2019年11月15日,最高检在重庆市永川区检察院对一起重大恶性故意伤害致死刑事申诉案举行了公开听证会,并协调当地司法局选派律师为申诉人提供法律援助,全程参与公开听证、示证。
➤ 2020年12月18日,最高检就刘某方刑事申诉案在云南昆明召开公开听证会,正在狱中服刑的申诉人刘某方通过云南省文山监狱的远程视频系统参与听证。
行政案例
➤ 2019年11月,最高检在河南省郑州市检察院驻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处组织了一场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公开听证会,这是最高检首次对行政诉讼监督案件进行公开听证。
➤ 2020年4月,山东省平原县检察院收到山东德州鑫圣公司的监督申请。该企业在2018年发生安全事故后受到行政处罚。最终,争议双方当事人在听证会上就原行政处罚尚未执行部分达成执行和解协议。
民事案例
➤ 2020年8月,最高检第六检察厅就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民事诉讼监督案件举行公开听证会,这是最高检2020年首次针对民事诉讼监督案件进行公开听证。
➤ 济南市检察院举行听证会,对山东桑乐太阳能有限公司与青岛海上置业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申请监督案件进行公开听证。
公益案例
➤ 2020年6月1日,贵州省六盘水市检察院针对水城河水钢支流六盘水市第十二中学河段河道内水体影响第十二中学教学活动及师生身心健康一案进行公开听证。
➤ 2020年10月23日,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检察院就西安曲江新区观光轻轨项目召开公益诉讼诉前磋商公开听证会。
公开促公正,听证赢公信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北京金诚同达(西安)律师事务所主任 方燕
2020年是公开听证工作的关键之年,在最高检的统一部署下,公开听证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公开听证是新时代检察机关保障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与监督权的重要途径,通过听证会,检察机关可以广泛听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等听证员以及案件当事人、辩护人、相关办案人员等意见,是保证办案质量,推动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有机统一的有效措施,适应了法治公开透明的时代要求。公开听证是检察机关回应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新要求新期待的有力举措,是提升司法公信力的核心路径。检察机关用听证赢公信的理念,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河南省镇平县检察院召开秦某红、勇某申请民事诉讼监督案公开听证会。
2021年2月27日,天空下着蒙蒙细雨,看着窗外使用自家出售的化肥后长势喜人的大片麦田,河南省桐柏县李集镇兴旺农资公司负责人周某鑫心里美滋滋的。这一天,周某鑫驱车来到县市场管理局执法大队,依据“协议”缴纳了2.4万元的第二期罚款。
2020年6月,在桐柏县经营一家农资公司的周某鑫,因为部分农资产品一次抽样检查不合格,受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周某鑫认为罚款过重,因缴不起6.88万元罚款,心存积怨的他开始走上上访路。
2020年10月上旬,桐柏县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检察官李军灵受理周某鑫一案后查明:兴旺农资公司被处罚的产品实际为外省A农业发展公司在周某鑫处的代卖产品,但是在调查中A农业发展公司不承认在周某鑫处代卖,最终行政处罚6.88万元全部由周全部承担。
2020年11月25日,在南阳市检察院第七检察部的指导下,桐柏县检察院召开了一场兴旺农资公司销售不合格产品行政非诉执行监督争议化解公开听证会。
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本案发生在2019年1月19日,我局在履职过程中抽查并验测出周某鑫的公司出售的部分‘诺某大’复合微生物菌肥不符合国家质量标准,登记立案后,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诉人周某鑫满脸无奈地辩称:“我未缴纳原因有三点:一是我是替别人代卖;二是被抽查的24吨化肥中,其中16吨被生产方拉回原厂家;三是受到前期疫情冲击,我没有钱交这么重的罚款。”
会上,周某鑫表达了自己愿意先缴纳一部分罚款、剩余的两年内分期交纳的履行承诺。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现场同意周某鑫的履行计划,县法院执行人员对和解协议的真实性进行确认。在检察官主导下,当事人周某鑫当场缴纳了2.4万元罚款,并与县市场监管局签署了“至2022年9月,分两期缴纳余款4.48万元”的协议书。周某鑫愁苦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桐柏县检察院人民监督员、桐柏县审计局副局长马钰参加完听证会后深有感触:“开听证会之前我还悬着心呐,没想到最终完成得这么好。检察机关破解了处罚决定长期得不到有效执行的难题,体现了司法的温情,实现了多赢共赢的检察监督理念。希望听证会能凝聚共识,促成大家一起行动,不让农户因农资供应短缺而影响春耕生产!”据悉,目前该农资企业已正常营业,为三个乡镇广大农户生产经营提供合格物资。
一年来,南阳市两级检察院共办理公开听证民事、行政、刑事、公益诉讼等各类案件56起,信访总量下降了5.3%,重复信访下降了6.7%。(检察日报 王丽 唐姗姗 汪宇堂 周清宏)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