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真教在《倚天屠龙记》中消失不见

闫力元

2021-03-08 16: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五绝体系崩溃及其各自流衍
众所周知,《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最后的结局都是华山论剑,同时《射雕》中还隐伏了二十五年前的第一次华山论剑。新垣平博士在其著作《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中,将三次华山论剑视作五绝体系(指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生成、调整的里程碑事件。自公元1195年举办第一次论剑,至1276年襄阳城破,郭靖夫妇殉难,五绝体系支配武林达八十年之久。《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作者新垣平是金庸迷、历史爱好者、作家,亦著有《剑桥倚天屠龙史》

《剑桥简明金庸武侠史》,作者新垣平是金庸迷、历史爱好者、作家,亦著有《剑桥倚天屠龙史》

而《倚天屠龙记》作为“射雕三部曲”的尾声,故事背景与前两本书相隔百年,武林也早已更新换代,“门派主导”时代取代了“个人主导”的时代。然而五绝体系仍然在书中埋下了许多或大或小的隐线,让我们能够一窥那个时代的余响。
首先作为书中线索的倚天剑屠龙刀,是象征五绝体系中“北丐-北侠”一脉丐帮体系的遗留,甚至起到了改变天下局势的关键性作用;而丐帮虽然不复昔日荣光,却也作为书中重要帮会之一出现。继承欧阳锋“西毒”称号的是“西狂”杨过,《倚天屠龙记》一书中,古墓后人黄衣女子举手投足间便解决了一场武林阴谋,可谓是惊为天人。“南帝-南僧”体系最不成器,朱、武二弟子的后人跑到西域当缩头乌龟不说,竟然欺骗小孩子,毫无侠客精神。黄药师在世时弟子已经凋零殆尽,然而毕竟有继承了他称号的“小东邪”郭襄创教峨眉,也算是东邪称号有后。
唯独令我们好奇的是,曾位居五绝之首,与丐帮同为武林两大正派支柱之一的全真教,在《倚天屠龙记》全书中竟丝毫不见踪影。这不仅不合情理,也不合乎史实。这种对于全真教的有意忽略,笔者认为实际上反映出金庸早年写作的民族主义立场。
后五绝时代的全真教与金庸的民族主义倾向
金庸先生在其重要著作“射雕三部曲”的前两部中,大致勾勒了全真教创教之初的几件重要事件。笔者将依据时间先后顺序大致梳理。
第一次华山论剑前后,王重阳早年抗金,中年出家,收了七位弟子,即全真七子。第一次华山论剑,王重阳技压群雄取得《九阴真经》,晚年为压制欧阳锋,与南帝段智兴交换了先天功与一阳指。死前再度重创欧阳锋。第二次华山论剑前后,全真七子行侠仗义,广收弟子,全真教实力大增。周伯通陷桃花岛多年。第三次华山论剑前后,全真教内部分裂,赵志敬为首的亲元派一度想要接受蒙古人招安,但计划被全真五子及杨过小龙女破坏。全真教李志常、周伯通等人参与了1259年的襄阳大战。2017版《射雕英雄传》中,黄药师对阵全真七子的北斗七星阵

2017版《射雕英雄传》中,黄药师对阵全真七子的北斗七星阵

新垣平博士在金庸研究的基础上,补充了许多有关全真教的重要史实,如全真教的分裂实际上在襄阳大战前已经发生,张志敬已经在汗八里建立了亲元的全真教总部,这实际上成为日后全真教真正的总部。而全真教抗元的一系,或战死,或隐居,没有力量再与亲元总部争夺正统地位。他还对后五绝时代的全真教发展做了一定的考证,如认为华山派实际上是晚年郝大通手创,张三丰也曾受益于全真教武学。而曾与张三丰交手,可能是玄冥二老师父的百损道人,属全真教亲元派一系。他还认为,1268年,少林寺心禅堂的高僧福裕在蒙哥汗的御前比武大会上挫败全真教的掌教张志敬,这使得全真教盛况不再。1995版《神雕侠侣》中的全真教

1995版《神雕侠侣》中的全真教

主要依据新垣平博士的研究,我们已经可以大致梳理出后五绝时代全真教的发展情况。全真教显然投靠了蒙古统治者,但由于比武的失败而逐渐衰落。后世全真教分为两路,抗元派的残余仍然影响了中原武林新兴势力的兴起,亲元派也诞生过百损道人这样的武侠名师。
新垣平的研究可信度存疑,郝大通华山传武几乎没有文献可以作证,而至少在可见的“射雕三部曲”前两部对于全真武学的描述中,似乎也找不到玄冥神掌这类阴毒武功的渊源。但张三丰曾受益于全真武学,似乎有迹可循。最直接的证据是,《倚天屠龙记》书中记载,张三丰早年曾手创一门七人合使的武功,命名为“真武七截阵”,这几乎就是全真武学北斗七星阵的翻版。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蛛丝马迹是,明教五散人中有一位铁冠道人,摩尼教中出现一位道士,似乎颇为奇怪。但如果我们考虑到全真教投靠统治者已为武林人士所不齿,元末生灵涂炭,教中武功高强又有识见之士,不惜叛教,投身起义事业中,便似乎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2019版《倚天屠龙记》中的张三丰师徒

2019版《倚天屠龙记》中的张三丰师徒

后五绝时代,全真教的迅速衰落,大致可以归因为几点:一是自身武学传承不力,这是门派盛衰的自然规律,王重阳以降,全真武学几乎一代不如一代,全真七子尚且勉强可以算武林中准一流的宗师,而到了尹志平、赵志敬一代,就已经断崖式下滑;二是投诚蒙古,丧失了中原武林的认可,这一点从张三丰借鉴北斗七星阵,却全然不提全真教的微妙心态中可以看出。全真教当时已经投诚蒙古,作为中原武林曾经的执牛耳者,如今却公然反叛,对于当时武林人士的冲击可以想见,中原武林对于全真教的厌恶之深,甚至不愿公开提及全真二字。而张三丰当时初创武当,还处于开宗立派的关键时刻,武当根基未深,自然不愿公然与武林叛徒全真教有任何瓜葛。但张三丰心中对于全真教的前辈高人心底应该是十分敬重的,他一生只收七名弟子,显而易见是对全真教创教真人王重阳的致敬,同时隐然有自比王重阳的意味。
但同时二位研究者都未提及,全真教尽管背叛了中原武林,投靠元代统治者,但其利用与统治者的良好关系,也曾保护了大量流落江湖的士人义士。南宋灭亡后,流落北方的士人往往托庇于全真教以求自全,据《普照真人范公墓志》,“汴梁既下,衣冠北渡者多往依焉”,从这个角度看,全真教仍然在最低限度上保持了仁义的理念。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哪怕在金元交替之际,全真教与统治者的关系也一直较为融洽,屡次接受统治者接见。
而反过头来考察金庸先生在《倚天屠龙记》书中对于全真教的有意忽略,其民族主义的立场清晰可见。事实上,元代全真教一直十分活跃,哪怕不复五绝时代的荣光,也至少应该如同丐帮一般,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至于人间蒸发。这大概是由于他对于全真后世的投诚深为不齿,因而故意忽略吧。
金庸的晚年自悔
研究者注意到,金庸晚期作品中民族主义色彩已经大大降低,他对于全真教投诚的态度想必也比先前缓和。因而在金庸晚年手定本《倚天屠龙记》新修版中,多多少少暗示了张三丰武功的师承来源。众所周知,张三丰武学实根柢于《九阳真经》,而在新修版中,金庸将《九阳真经》的创始人改做一位无名僧,这名僧人正是与全真教创教真人王重阳斗酒胜利之后,得以借观《九阴真经》,兴起一较高下之心,于是创下《九阳真经》。这也是全真教迟来的、在《倚天屠龙记》中的再度登场。而百年来道家武学正统更迭的轨迹,自此历历可见。新修版《倚天屠龙记》

新修版《倚天屠龙记》

综上,全真教在元代统治期间仍然活跃,甚至可能影响到华山、武当等新兴门派的武学体系,金庸在《倚天屠龙记》中对全真教的有意忽略,体现出他的民族主义倾向。全真教投诚蒙古的行为,使得它实际上自绝于中原武林,明朝建立之后,全真教迅速衰落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元代统治期间,全真教利用其与统治者的关系,有过一些善行,这一点也不应忽略。尽管全真教在民族大义问题上未能坚守气节,但他们还是尽可能保持了名门正派的体面和尊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顾明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真教,金庸,倚天屠龙记,新垣平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