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战狼”,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

2021-03-23 10:3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以下文章来源于环球网 ,作者单仁平
环球网
世界很精彩!
来源:微信公众号“环球网”(ID:huanqiu-com)、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网站
这两天,法国一些媒体和议员集体围攻中国大使馆和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
由头是,中法就法国议员、参议院“台湾交流和研究小组”主席李察要组织“国会访台团”,中国驻法使馆强烈反对,而法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不干预李察的活动。法国学者邦达兹在一个推特中为此叫好,并且冲中国驻法大使馆说:给你和你的妖魔们一个大大的吻。中国大使馆随后在使馆的官方推特上贴出邦达兹的推文,回了他一句“小流氓”。
法国媒体和一些议员抓住这句话,攻击中国大使馆和卢沙野大使“话风粗野”“战狼外交”,侮辱了法国学者等等。卢沙野大使(资料图)
试问,“给你和你的妖魔们一个大大的吻”,这是讨论吗?是学者的应有语言吗?法国的学术界什么时候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用“小流氓”这个词嘲讽邦达兹,难道不是很准确吗?
据悉,邦达兹主要研究中国和朝鲜半岛问题,但逢中必反,还挺喜欢在互联网上出风头。一段时间以来,他经常拿中国的事情碰瓷,蹭热度。如果说大使馆这次回怼他有什么值得总结的话,大概不是用“小流氓”定义他的行为,而是搭理了他。这样的流氓学者看到中国使馆回怼他,一定会乐疯的。因为他们可以凭着这样的碰瓷来提高自己在舆论场的身价。邦达兹(资料图)
法国如果有议员团访台,肯定是对中法关系的一种破坏。最近这些年,尽管法国舆论有很多对中国的无端指责,但我们看到法国在台湾问题上避免了曾经犯过的错误,保持了信守一个中国政策的自尊。法国不是捷克,中国人有对法国按照大国规则出牌的期待。
同时我们也把法国国会看成法国官方体系的一部分,尊重法国议员的影响力,不把他们与社会上一般的“舆论领袖”混为一谈。任何有官方身份的人,都有一份不同于民间人士的责任,如果说议员们可以随意在行动上抵触法国的官方外交政策,损害中国利益,那么他们将修改中国人对法国国会宪制功能和影响力的认识。
在当今动荡的世界上,中法总体上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形成了互利共赢。但我们知道,在法国有一些激进人士想进一步出风头,通过响应美国的极端对华政策找中国麻烦刷自己的存在感。
他们把干涉中国内政、支持中国的分离主义势力全都装进“政治自由”及“言论自由”的筐子里,将中方的反对则扣上“胁迫”“破坏自由”的帽子。这不仅是双标,还是典型的政治流氓作风。在中国这样重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文明国度里,相信所有人看到邦达兹的推特,都会将之视为“流氓学者”。
遭到了那么多无理取闹,中国使馆才回了“小流氓”的法语就又遭到新一拨的攻讦。中国驻法使馆在2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质问:法国不是连上帝都可以亵渎吗?美国总统用“杀手”一词攻击普京,怎么也没有见到法国“正义”的媒体和学者指责呢?我们认为,这一反唇相讥有理有据。
中国的政策一贯始终,是法国的极端势力搞出组织议员访台的新变量,他们在越线,却不许中国使馆吭声,巴黎的那些极端势力哪来的自信敢对华嚣张?他们以为今天还是100年前吗?
延伸阅读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网站于21日发表的题为《关于言论自由的民主讨论》的文章。↓↓↓以下为全文——
前几天,中国使馆在官方推特账号上对法国一名所谓中国问题专家的挑衅言论进行了正当回击,引起了一些法国人士和媒体的不满,一时间各种批评指责如浊浪般扑面而来。其中有些观点似是而非,不如借此机会来一次民主讨论,掰扯掰扯。
中国使馆一向对法国媒体和学者报道、研究、讨论涉华问题持积极和欢迎态度,只要是真实、客观、公正的,而非基于谣言、谎言和偏见。这是我们了解法国涉华舆情和社会思潮的重要渠道。对于错误的事实和偏颇的观点,我们也会做出回应,以澄清事实,表明立场。本次舆论风波是由中国使馆一封劝阻法国参议员访问台湾的信件被媒体披露引起的。中国使馆介绍了有关情况,阐明了一个中国立场。媒体上对此进行了讨论,有各种不同的观点,也包括法国政府的表态。这本属正常。然而,某位学者不甘寂寞,哗众取宠,偏离正常的讨论问题轨道,对中国使馆进行各种挑衅。大家可以看看我馆用“petite frappe”一词回应的他的那条推文。那是在讨论问题吗?那纯粹是挑衅!言论自由是平等的。他有挑衅中国使馆的自由,我们也有回击他的自由。不能因为戴上一顶学者的帽子就神圣化了,说不得,也碰不得。
有人说中国使馆批评人可以,但不可侮辱人。这是蔑视,而非侮辱。法国不是连上帝都可以亵渎吗?法国大报《解放报》不是在头版封面文章使用法国国骂来批评政府的封禁政策吗?怎么中国使馆用一个法国民众熟悉的俚语表达自己的态度就成了侮辱?美国总统用“杀手”一词攻击别国国家元首,怎么也没见这里“正义”的媒体、学者批评指责呀?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媒体、学者根据谎言、谣言污蔑中国政府搞“种族灭绝”“强制劳动”“强制绝育”“系统性强奸”“大规模监控”,这才叫侮辱!
有人说中国使馆是在“打压”“独立学者”。此人既不“独立”,也算不上学者,而完全是个意识形态“喷子”。有网友挖出他同台湾当局的暧昧关系,还有同美国某些反华组织的联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这位学者的媒体访谈、研究报告和推文,看看他是如何跪舔台湾当局,如何疯狂地“逢中必反”,如何死乞白赖地纠缠中国使馆。中国使馆之所以在一年前拉黑他,就是不想搭理他。此次用“petite frappe”一词回应他的挑衅推文也是为了避免与他纠缠。
有人说中国使馆你这么强硬不好,不符合外交身份,太不“外交”了。外交是什么?外交就是维护国家利益和形象。如果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形象受到威胁和损害,我们的外交官就要冲上去拼命守护。有人因此给我们扣上“战狼外交”的帽子。如果真有“战狼”的话,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包括一些披着学术和媒体外衣的“疯狗”对中国疯狂撕咬。有人希望中国的外交最好是“羔羊外交”,对外来的攻击忍气吞声、息事宁人。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使馆在这里的重要职责是增进中法两国的友谊与合作。对待朋友,我们满腔热情;对待恶人,我们也有斗争之道。
还有人动不动就叫嚣着让法国外交部召见中国大使提出抗议。试问,中国使馆与法国学者的论战属于外交问题吗?涉及双边关系吗?中国使馆干涉法国内政了吗?学者辩不过就把政府搬出来给自己撑腰,算什么本事?说好的“学术独立”呢?
还有些媒体借题发挥,翻炒旧账,拿中国使馆去年的一篇文章说事,玩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的把戏。那好,我们看看那篇文章是怎么写的,原文是“养老院护理人员擅离职守,集体逃离,导致老人成批饿死、病死”,这里边并未指明是法国呀。中国使馆曾一再声明,使馆文章中关于“养老院”的描述引自法国媒体对其他欧洲国家的报道,并不涉及法国。“EHPAD”一词常被法国媒体用来指称各国医疗养老院。比如,《巴黎人报》去年4月18日推特上称“新冠肺炎疫情中,加拿大一家EHPAD被护理人员抛弃”,该词也被LCI等多家媒体在涉外报道中使用。这些媒体揣着明白装糊涂,蓄意对号入座,然后反咬一口栽赃给中国使馆。你们的职业道德何在?你们对得起法国那些医疗养老院吗?它们成天被你们摆弄来当作攻击中国使馆的武器!
我们真诚希望一些人能够走出“西方中心论”的迷思,放下心中自以为是的优越感,用平视的眼光看待中国。这样就会避免很多的误解和偏见。编 辑丨蔡景芳
校 对丨史一凡
校 审丨常 钺、石洪基
值班编委丨徐兴邦
原标题:《如果真有“战狼”,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