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一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

2021-04-08 07: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一种被称为“咔哇水”的魔鬼饮料?
有年仅30岁的年轻女性
食用后因严重心衰
抢救无效后死亡
而在当地服用“咔哇水”圈里
类似死亡案例并非孤例
据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
服用“咔哇水”者
日均花费在500元左右
不少人年花费用超过20万!
据了解,该类成瘾性物品,具有极强隐匿性,当地警方曾予以打击、抓捕,但无论是对售卖者还是吸食者进行毛发、尿液还是血液检查,都可以顺利通过毒品六项检测。
刚过30岁的李清源静静地坐在广州仁泰医院(广州市白云自愿戒毒中心)注射室里接受静脉注射。李清源来自云浮罗定罗镜镇,大约从3年前开始,当地青年开始疯狂痴迷于一种或淡黄色或透明无色的“咔哇水”。接受记者专访时的李清源对接触“咔哇水”追悔不已
“混着开水、饮料喝的有,直接喝原液的也有。喝了之后,有种欲仙欲死的快感,非常好睡觉。”但随着饮用次数增多,这东西就如同跗骨之疽般让人欲罢不能。
“越喝越多,越喝越频繁,每间隔2-3小时就需要喝一次,不然生不如死。”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成瘾性极大的“魔鬼饮料”,还有极其严重的心、肝、肾毒性,饮用者的心肌酶、肌酐等相关指标,甚至可以超标10倍以上。
“如果不是身边有朋友在干戒过程中出现死亡,我们也不会这么着急来广州戒断这个。太可怕了。”就在李清源接受记者采访前一天,一同前来广州戒断的一名女同伴就没抢救过来,死于极度心衰。
“今年这一批,特别凶险,20来人中,一人死亡,一人上了大抢救。让这批年轻人成瘾,致幻甚至死亡的东西,肯定发生了变化”,医院副院长,精神心理专家张治华表示。所谓的新型“咔哇水”的原液,经鉴定为一种名叫伽马羟基丁内酯的化合物
同个县涌来20多位自愿“戒毒”者
从3月初以来,20多名来自云浮罗定,症状雷同的年轻人,先后自愿来到广州仁泰医院(广州白云自愿戒毒医院)戒毒。此前,他们至少服用一种当地“绝命毒师”配置的所谓“咔哇水”一年以上,年均花费20万元以上。
彼此圈子不尽相同,但不同圈子的年轻人都在喝“咔哇水”。
据李清源描述,一旦停用“咔哇水”,人就几近癫狂、亢奋异常。染上这东西以来,他从没有睡一个囫囵觉,因为两三个小时药效一过,就得起来再喝上50毫升。
“真的,太可怕了。我有一个叫‘大眼’的朋友,从小玩到大的。因为没钱喝(咔哇水)了,就在家中干戒,没几天人就没了,死因说是严重的肝肾衰竭,比我还年轻。”
在这20多名自愿戒毒者的共同朋友中,还有一个更为悲剧性、更具警醒意义的故事。因为戒断过程中出现严重的入睡困难,于是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擅自加大安眠药物的药量,最后加到了近20颗……结局,是个悲剧。出现戒断反应的患者,一般就会出现严重的幻视、幻觉、幻听,必须通过束缚带强制束缚在病床上。
服食后伤肝、伤肾、伤心
自行干戒则危及生命
这一波患者所表现出来的严重性,让收治医生、病区主任、分管院长、专家都异常惊讶。
之前的“咔哇水”主要成分是γ-羟基丁酸(GHB),一种国家严控的一类精神物质,具有强效镇静效果,早期也被作为麻醉药物使用,但因为其毒副作用过于巨大,很快被弃用了。
但这批年轻人喝的咔哇水
成分有了变化!
这一批次患者,心肌酶指标普遍超标10倍以上,这本就是致命信号。再加上肌酐等肝肾功能指标也严重超标,对成瘾者的生命构成极大危害。老版“咔哇潮饮”已经明确界定为毒品,但这一次,核心成分的分子结构有了微调,情况变得更为复杂。
分子结构发生了细微变化
危害却变得更大
在李华林主任、谭红海医生手中,有几瓶年轻人交上来的“咔哇水”原液。眼药水瓶大小的瓶子里,原液或通体透明或色泽淡黄。原液有一定腐蚀性,滴少许在手上,能感觉到明显刺痛。而将其滴在皮质沙发上,则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烧灼样痕迹。
为了搞清其核心成分,专家们将原液样本通过邮寄、转送的方式送到上海、广州最为专业的毒物成分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显示:新型“咔哇水”主要核心成分是GBL—γ-羟基丁酸内酯。一种效果远超GHB的化合药物。医院专家李华林和上海权威鉴定机构的沟通,结果显示,成分为GBL。
李华林介绍,这类化合物比早期“咔哇水”致幻、致命的毒力更强,而且其药物半衰期(直接关系药效和毒品的使用频率)更短。
记者通过化工百科检索发现,GBL(γ-丁内酯),别名 γ-羟基丁酸内酯,其与水及一般有机溶剂可以互溶,在脂肪烃中微溶。该化合物早就存在,并被工业上应用于生产环丙胺、吡咯烷酮等药品,也是工业的溶剂、稀释剂、固化剂等。
它是明确的有害物品,明确吞食有害。如不慎与眼睛接触后,须立即用大量清水冲洗并征求医生意见。检索同时发现,“该物品属低毒类物质,对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大鼠经口LD50 =1800mg/kg,对皮肤有刺激作用,其烟雾对眼睛、黏膜和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
将新型毒品列入管控不会超过9个月
从事戒毒工作多年的谭红海医生告诉记者,新型“咔哇水”具有毒品的所有特性,它成瘾、它有强烈戒断反应,它还致命。只是,当前对毒品的检测还是传统的海洛因、冰毒、氯氨酮等六大种类检测。“也就是说,它可能还没来得及列入国家禁毒委明确的列管精麻药品目录范围。这一点,戒断者提供的广东多地警方出具的检测结果,以及我们医院都用检测手段验证过了,六大类检查确实都是阴性。而且其核心成分需要送到专业的检测机构才能检出。”
“这也符合新型毒品的认识规律,比如以前我们认为海洛因等鸦片类物质才是毒品,后来冰毒出现了,氯氨酮出现了。才增加到现在的六大类。检测、认定新型毒品有一定滞后性。”
涉毒刑事案件法律专家、北京市立方(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红兵表示,对于涉毒案件,我国的打击力度是极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全球禁毒力度最大的国家之一。而对于新型毒品的列管,国家也有未雨绸缪。
他透露,早在2013年,国家禁毒委就对271种精麻药品进行列管,随后又对列管的药品、化合物进行了多次增补,增加了数百种。其中就包含此前“咔哇潮饮”事件中的主要成分GHB(γ-羟基丁酸)。也就是说,只要检测出了这一成分,就可以按照制、贩毒的标准来量刑处理。
“当年在我国的海南省,佛山南海,都对涉及GHB(γ-羟基丁酸)的咔哇饮料案件,进行了从重、从严的打击。”
但这一事件中出现的GBL,其分子结构和GHB出现了细微差别。这可能导致它暂时还没被纳入国家禁毒委明确的精麻药物列管目录。但我国对于新型毒品的发现-列管的程序非常迅捷。
“根据2015年国家禁毒委、食药监、卫健委联合出台的办法,对于那些成瘾性极强,危害极大的精麻药物,从发现立项到认定为毒品进行列管的时间,不会超过9个月。”
原标题:《太可怕!一种新型饮料接连夺命》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