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调查 | 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快递公司

澎湃见习记者 王万春

2014-06-09 17: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内部。

  高墙铁网、大门紧闭的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的网点基地就隐没在这个收治着4000多名戒毒人员的禁地角落处。
       以每月一平米12元的价格,全峰快递租用了戒毒所的5000多平米仓库,租期为10年,而部分劳力,则直接是来自戒毒所内的戒毒人员,他们统一着装,为全峰快递打点从这个网点流往全国各地的包裹。
       对此,云南省戒毒管理局却表示一无所知,称需核实才能表态。对于公民个人信息、戒毒所安全如何保证?劳务费用如何分配?他们和当事戒毒所一样,显得讳莫如深。       
包裹缩水 牵出戒毒所内幕
        今年1月3日,准备回家的张敏,将自己的衣物、化妆品、书籍资料总计33公斤拿到学校的快递店,通过全峰快递物流公司寄送。
       因物品中有自己毕业时用的实习推荐表原件,为防止破损,张敏提前自己打包了一遍行李,然后再装进快递公司提供的袋子里,并在袋子外部用胶带捆绑。
       然而,当她收到包裹时,外包装的袋子已经不翼而飞,内袋也已经破损,原本33公斤的包裹,只剩下8.5公斤。
       根据全峰快递的单号查询显示,包裹在1月4日由昆明发出,斤重正常,经贵州、长沙、宝鸡,直至抵达西安分拨中心时,称重变为8.5公斤。
       若包裹无法找回,快递公司需赔偿张敏的东西,但这个赔偿,需由全峰快递上海总公司来定夺,“不是钱就能买得到那些东西,相比赔偿,我更想找回我原来的东西,资料原件影响我找工作。”张敏说。
       今年1月14日,这个信息被云南当地媒体获悉,为一探包裹的下落,云南媒体记者决心找到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的总部基地。
       在距离昆明东郊约20公里处,靠近长水国际机场的大板桥镇,聚集着云南省官渡监狱、女子监狱、云南省第一、第三、第五、八大队等强制隔离戒毒所,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就隐没在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内。
       云南当地媒体记者的追访也戛然而止。采访遭到了阻挠,当地媒体记者拨打110报警后,赶来的处警人员称,对于戒毒所内发生的事,他们并没有管辖权。
       采访中,他们被带往该戒毒所治安科处理。对方称,戒毒所内属于机密场所,严禁采访拍摄,在有人的一声令下,7、8名民警和保安一拥而上,抢夺拍摄器材,强行将他们采访的相关素材一删而光,双方发生语言肢体冲突。
       随后,该新闻机构相关领导赶到戒毒所内进行协调,以戒毒所赔礼道歉收场。
打点包裹 身着统一服装
       据新华社报道称,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是成立于2005年10月的云南省戒毒劳教所,是全省劳教(戒毒)系统投资最多、设计收容规模最大、硬件设施最完善的新建所。该所区占地面积1035亩,设计收容规模为5000名劳教和强戒人员。该所先后荣获47项集体荣誉,52人次优秀和先进个人受到上级通报表彰,2011年被人社部和司法部联合表彰为“先进集体”。
       目前,该所内400余名民警,收治了4000余名戒毒人员,是云南省收治戒毒人员规模居前列的强制戒毒场所。
       3月11日下午2时许,紧闭的戒毒所正门口,停有社会车辆,门口站岗的保安,对进入戒毒所的人员进行盘查,禁止陌生人出入,但询问登记后便可通行。
       “这里没有快递公司。”门口的保安坚称。但一听“全峰快递”,在另一民警的指引下,保安做登记后让东早记者通行。
       里面1035亩平地上的绿化和新建的办公楼,还有单元正在施工当中,跟临近的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八大队相比,如果不是高墙上架起的铁网,确实称得上“像一座花园。”据知情者称,里面的部分厂房可以出租,“但得看你租赁的规模和凭关系了。”
       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的总部基地就在这座花园最深处的两排平房处,平房门口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凉棚水泥空地,知情者给指认:“这里就是分拣打点包裹的地方。”而这里跟强制戒毒治疗场所并没有严格的区分,在戒毒所内的人可随性穿越至此。
       据知情者称,去年12月14日,快递公司从大板桥镇的一个贸易公司仓库搬入戒毒所内,快递公司自己的员工工资也开始上涨,从原来的一两千元,每个月能拿到2500元的工资,“这和他们房租、劳力等经营成本的下降有着直接关系,再一个就是业务也确实繁忙了起来。”
       根据相关法规,强制戒毒场所内收治的戒毒人员需统一着装。并且《禁毒法》和《国务院禁毒条例》也有明确规定: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管理人员应当对强制隔离戒毒场所以外的人员交给戒毒人员的物品和邮件进行检查,防止夹带毒品。
       但法规在这里似乎被高墙所隔。据知情者告诉早报记者,在快递公司开展业务的日子里,每天有20多名统一着装的戒毒人员,在4、5名看守警察的带领下,来到快递公司仓库处的凉棚内,和快递公司的约40名员工一道工作。他们把各网点收集的包裹分拣、打包、装车,然后由快递员送往全国各地。
       据知情者称,一开始戒毒人员还不会分拣包裹,不太熟练,专门从事打包的活儿。
       当然,劳力不是免费的。据知情者告诉早报记者,每天快递公司需给这20多人支付劳务费,但具体数目并不知晓,“听他们戒毒的说,每天他们来劳动可以得到7、8元钱的伙食补助,剩下的嘛,可能被警察拿了吧。”
       “他们搞了20多天就熄火(暂停运营)了。”多名知情者说。不过,暂停运营的原因各方说法不一。早报记者采访期间,该快递公司正在暂停运营期。      
廉价劳力 合作契约有10年
        目前,在戒毒所内的快递公司基地,只剩下两名看守仓库的员工。
       在快递公司员工的每个宿舍里,四张高低床上已堆积了其他物品,仓库内的所有包裹也被清理一空,所有员工都已离职。
       据两名看守仓库的员工称,过完年2月8日回来后,公司再没有开展业务,也没有发放工资,他们负责人正在上海总部谈合作,至于何时再开业他们并不清楚。
       据全峰快递上海总公司客服称,云南分公司内部出现问题,目前正在整顿期,对于具体原因,上海总部并没有透露,只简称“目前条件不符合标准,但往后还是会开”。
       “目前是暂停运营,因为云南出现了两个全峰快递的代理商,现在上海总部正在考查协调。”其中一名云南分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道。
       据该名负责人称,暂停营业跟包裹缩水事件、戒毒所都没有关系,预计将于4月份再度开业,他们预计在云南分公司投入500万元,目前已经投入400多万元。
       该负责人说,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租了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的5000多平米仓库,还有仓库正在戒毒所内修建装修中,以每平米月租12元的价格,租赁了10年,“我们租了戒毒所的仓库,你可以来租我们的,但是少了不划算我们不出租,看你租多少,多了可以考虑下。”
       对于4月份开业,面临员工四散而去的现实,快递公司没有劳务员工的境地,他们并不担心。“我们直接用里面的戒毒的人,这也是我们自己凭着关系找到的,你没有关系你还找不到的。”该名负责人说。
       对于快递公司向戒毒所支付的劳务费,快递公司跟戒毒所签订了合作协议,对方称这些属于公司机密,也得向戒毒所保证保密,不方便对外界透露,“他们向我们提供关押的劳力,我们得向他们保密,反正使用里面的肯定是比外面的劳力便宜。”
       据该戒毒所内一名民警透露称,“这个劳务费应该最起码不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具体数目并不清楚。”
       高亮被强制隔离戒毒后再度复吸,于2006年和2010年分别在大板桥的一大队和八大队戒毒治疗,其中在里面的最长时间的一次达一年半。
       据高亮称,在戒毒所内需参加生产劳动,根据身体状况进行分工,身体好的要干重点的活,而他由于身体虚弱干的是缝纫针线活儿,但是并没有因为干活而得到过伙食补助,“(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补助,没听说过,伙食是集体伙食,大家一起吃的,哪有什么伙食补助,劳动所得自然是属于戒毒所。”
       偷梁换柱 包裹内多出一双手套
       虽然戒毒所内的快递公司暂停了运营,但丢失了包裹的张敏并没有作罢。
       经多日寻找,张敏最终找回了遗失的包裹。但这并没有让张敏释然,因为全峰快递寄出的包裹,收到时发现变成了宅急送,而原本她用两层麻袋包好的东西,外层的麻袋已不复存在,化妆品盒子碎裂,两件羽绒服拉链损坏,仍然还有东西遗失不全,更让她觉得恐怖的是“里面居然多了双脏兮兮的线织白手套,劳动用的那种,戴的很脏。”
       现在,知道了原委的张敏担心,遗失资料里的个人隐私是否会泄露,包裹单据上的个人信息是否会被个别戒毒人员利用?
       3月17日,东早记者以快递包裹为名,再度拨打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网上公布的一个座机电话时,已无法拨通。记者拨通另一名负责人宋涛的手机时,对方称目前暂停营业,但往后会继续运营,昆明总部依然位于大板桥镇的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内。    
安全漏洞 监管成为盲点

        据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教导员苏成南称,快递公司因硬件设施达不到标准而暂停运营,“目前他们的仓库这些正在修建中,可能往后会开吧,劳务费用这些具体情况我也还不清楚,如果你要采访请走流程后再来我们所了解情况。”
       3月21日, 在云南省司法厅14楼的云南省戒毒管理局办公室内,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对五所的快递业务毫不知情,需要了解核实,但他们办公室的相关人员称:“安全问题你去问快递公司,也没有法律规定(戒毒所)不容许这样搞。”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相关人员称,采访戒毒所先需报备省戒毒管理局,经向局领导请示后再定夺。
       1993年10月30日,云南省政府公布《云南省强制戒毒所管理办法》、2011年12月31日再度修正。
       该管理办法规定,对经强制戒除毒瘾后,又吸食、注射毒品的,依法实行劳动教养,并在劳动教养中强制戒除,并且规定参加劳动生产的戒毒人员,应当发给适当的报酬。
       同时规定,由所外人员带给和寄给被强制戒毒人员的物品,一律交由工作人员检查,符合规定的,登记后转交被强制戒毒人员;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参观、采访强制戒毒所。
       2013年11月27日,云南省政府第25次常务会议通过颁布了《云南省戒毒规定》。新《规定》将于今年4月1日起施行,之前的《云南省强制戒毒所管理办法》同时废止。
       被废止的同时还有如上的规定,新《规定》中并没有强制戒毒所的具体管理章程,在相关监管法规上已成为盲区。
       曾担任过湖南衡阳司法局副局长的廖曜中称,之前的戒毒所跟劳教所是一个地方两块牌子,自劳教制度取消后,只能下强制隔离戒毒所,属于司法部门管理,具体管理办法参照《禁毒法》和《国务院禁毒条例》及地方法规。
       廖曜中称,戒毒所、看守所不像监狱,监狱企业发展较早,实行监企分离还相对成熟,而戒毒所的生产管理和法规相对滞后,甚至成为盲点。
       除了戒毒所内施工的工人和快递公司的人员,东早记者和云南当地媒体记者只是以“找全峰快递”的名义就能在没人带领的情况下进入该戒毒所。外人何以能轻易这样出入?相关部门并没有进行答复。
       如何保证戒毒所的安全?如何保证物流信息的安全?经请示后,云南省戒毒管理局最终答复早报记者:“根据布局的需要,我们暂时不接受你的采访。”
       这也是否意味着,自4月份起,经全峰快递云南分公司的包裹,还是先要集中到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然后再从这里经手流向各地?
        (文中张敏、高亮为化名)

责任编辑:黄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戒毒所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