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这些年我觉得叫白岩松的人一定非常多

孙丹

2014-06-24 08: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白岩松新书封面
       “中国有一个很怪异的现象,笑都要带着各种意义,其实笑就是最大的意义。我们做各种晚会都是这样的,笑得很好,可是缺点意义。但是当意义存在的时候意义消失了。如果不从意义中解脱出来,你不会有创造力。”
       经典的黑框眼镜、典型的国字脸,在不时眉头紧锁的白岩松身上,常常被人冠以“严肃”二字。但在演讲过程中,却总能赢来学生们的阵阵笑声和雷鸣般的掌声。
感触过后要脚踏实地地追寻
       出现在人们面前的白岩松,总是一脸正色,滔滔不绝地阐述着自己对新闻、社会以及这个时代的理解。
       因此,也常常会在网络上,看到各种各样类型的“白岩松体”心灵鸡汤。对此,白岩松自己调侃道,“我以前觉得叫白岩松的人在全国可能很少,这些年我觉得叫白岩松的人一定非常多,因为有很多白岩松说的那些话说得真好。”
       这话虽是自谦,但白岩松确实很少在网络上活动,“我没有开微信,我也没有上微博。足够有价值的内容一定会绕着弯来到我面前。到了我这个年龄 我已经不需要心灵鸡汤了。”
       过了需要心灵鸡汤阶段的白岩松,现在更在乎追寻的过程,这也是他演讲一开始希望传达给大家的:无论是做创作还是做事,一开始都会起于感触,而在从感触到表达之间,还应该有一个追寻的过程。
       在如今140个字的观点中,太多人沉醉在一有感触立马表达的快感中,缺失了追寻的过程。缺失了追寻,也失去了自我思考的空间和沉淀的时间。
       其实,看看白岩松一路以来的历程,也可以说是一个新闻人的追寻过程。
       一开始,白岩松并不是主持人。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工作,还做过一阵子广播主持。1993年经崔永元推荐进入《东方时空》,之后才正式担任新闻评论部主持人。一路经历过记者、主持人、策划、制片人等身份,每一次转变有收获也有遗憾,但不同身份也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看问题的角度,丰富了人生的旅程。
       如今,作为“新闻私塾”的老师,他在面对学生时,则会用师长、兄长谆谆教诲的态度告诫大家。他认为,中国绝大多数人都把成功当做人生唯一的评价标准,缺少对输、对失败的教育。“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漂亮的书和失败也当成一种成功呢?当你的人生有了一定的阅历之后,你会明白,有很多让你热泪盈眶的书以及失败是让你极其难忘的。”
       因此,他认为,“缺陷也是一种美,我说缺陷是完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一直拿这个去找自己的感觉,最大的成功看着像有缺憾一样。”
不要止步于第一个答案
       “白老师总能让我看到,原来问题还可以这样来看,不只有一种解决方法和一种思考方式,突然就觉得空间变大了,选择变多了。”在旁听演讲时,交大的同学们神情专注,偶尔会有一些交流。
       而这似乎也是白岩松希望传递出来的信息,不要止步于第一个答案,要追寻第二个。
       对于这样的思维逻辑,他归功于幼时与舅舅玩的数学游戏:在上初二时,他(舅舅)每天给我留一道(数学)题,学平面几何时是要画一条辅助线的,但他把最容易画的辅助线先给画了,接着让我找另一条辅助线去解题,玩了整整一个学期。正是在这样的游戏中我已经适应了什么事情都不只有一个答案,而且那一个答案往往是简单的,寻找第二个、第三个答案的过程更难,但是寻找完了你会更幸福。
       “我也意识到我们的很多人都满足于寻找到第一个答案就完事了,但是往往第一个答案是老生常谈的,因为你能做到的别人也能做到。”
       这样的思维方式也渗入到白岩松的新闻理念中。在白岩松的节目中,不少需要报道的新闻事件其实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网上各种咨询和评论铺天盖地,如何在这些话语中,找到新的角度、新的立足点,这对于他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我从来没有为此感到焦虑,因为这就是你习惯的逼迫你寻找第二个、第三个答案的过程。我非常感谢我们的同行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还给我们留了可以吃的饭,因为相当多的人都在第一步就停在那了,没有在另外的角度提供一种新的方向。”
       同时,白岩松还认为,其实,很多意义是无意义的。
       “意义都在细节和过程里。中国是一个格外讲究意义的国度,毁掉了无数人的趣味。我们从小到大就是在写着各种段落大义,中心思想的过程中来的,因此无数的人拖着教育的沉沉的尾巴,别看你们是80后90后,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比你们爷爷新锐不了多少。”
       过度地用意义去衡量和评判一件事情,比如,这个节目最后要表达什么意义,这个小品要加入什么意义等等,最后反而会使得事情失去了原本的趣味和意义。
保持冷静,继续前行
       对于当下中国来说,最需要的是什么?
       白岩松说出了一句英文,“keep calm and carry on.”(保持冷静,继续前行)。
       这是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英国政府制作的海报。这幅海报原计划应对纳粹占领英国这一情况发生后,用以鼓舞民众的士气。即使做了最坏的打算,发生了最坏的事情,也不要恐惧,而要保持希望冷静前行。而后纳粹并未占领英国,这幅海报最初也并不为人所知。直到2000年被人发现并引发关注,为人们所沿用至今。
       白岩松希望,在当下存在着好和不好的AB面情况下,我们面临着无数挑战,都觉得错误是别人造成的,“但是只要能保持(保持冷静继续前行的)底线中国就是安全的。如果这个不是成为民族的共识的话中国就会很危险”。
       “面对一切变动和未知请用好奇而不是用恐惧去面对它,我觉得推动人类的进步是好奇构成的。”
       而在面对同学们提出的,关于网上各类评论如何分辨善意和伪善的问题时,白岩松依然强调,“这(分辨善意和伪善)不是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应该允许他的存在,但继续前行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同时,他表示,第一自己并不太上网;第二他相信中国还是在大多数的沉默的坚定的脚步中向前走;第三批判的声音存在于生活中是正常的。
       “听完以后很激动,很多观点和自己以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得好好整理一下。”演讲结束后,有学生告诉纸牌屋记者,虽然白岩松不需要心灵鸡汤,但他总能倒出一句句心灵鸡汤,这不似网上那种看过就忘的,而是可以触动心中某一块柔软的位置。
       这也许正是如今白岩松作为新闻评论主持以及一位老师,在这个时代希望传达出来的,给学生、给社会换一个角度来思考。
白岩松答记者问
       问:我们希望新闻能让我们这个时代变得好,变得好也需要受众有一个关注度,但是社会上的新闻关注度反而没有明星出轨这种关注度高,有时候这也是我们的新闻的人对这个时代有一种挫败感,您怎么看?
       白岩松:喜欢简爱作者的人永远没有喜欢玛莉莲梦露的人多,有什么问题吗?简爱的作者会感到有挫败感吗?
       我没有,我不仅没有,反而依然会去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了就要立即有回应,这太功利。新闻就是不断地报道,但是究竟产生没产生巨大的改变,不是衡量你该不该做的标志。汇聚起来声音就会成为一种力量,刚发出声音的时候你是最先行者,刚发出声音也许很微弱,但是当凝聚了足够的声音的时候就会带来改变,就够了。
       新闻人怎么会能够急迫想要这条新闻一出来,世界第二天就发生改变?我们已经报道了好几年雾霾的事了,改变了吗?但是没改变就不该报道吗?未来的改变一定和我们这几年的报道紧密相关。
       所以那些事情不仅不会让我有挫败感,我觉得是分工的不同,社会的需求各有各的,一样,太正常了。这个世界上卖得最多的一定不是你最喜欢吃的那道菜,可能是大米,那是人们天天离不开的东西。但是你已经忘了去夸赞它,它每天都在,寂寞无闻,但你从来不会夸大米好吃,除非极个别的时候。我觉得新闻就是天天离不开的大米,每一顿都没吃多少,但是隔一段时间你没吃它试试。
       问:你平时在家看新闻节目吗?还是也看娱乐节目?
       白岩松:我最大的娱乐节目是体育。
       问:你一直谈到做老师跟一本书有关系,你怎么看这本书?为什么喜欢它?
       白岩松:有时候这个触动也许就是中间的某一句话、一个细节,他讲他跟他老师跟他在公交车站,包括在去他家看到老师的状态,因为我是教师之家早就有这种念头,这本书促成我要去把这件事给办成,我觉得那是帮我下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没压死,但是起了相反的好作用,所以我就开始做了,越做乐趣越大,人有的时候需要关键时刻的那根草,你可能想了很久,但是需要有一个契机让它变现。
       问:我们都觉得您可能比较严肃,比较沉默,平时也不太笑,这是和你做记者这个行业有关吗?还是你本来是这样的?
       白岩松:你所看到我的时候我都在做新闻,你一定没在我踢球的时候看到我,你也没在我和曹可凡喝酒的时候看到我。
       我在需要沟通时,观众是不会缺乏笑容的,起码证明我作为一个有幽默感的人,在这方面是不欠缺的。但每一个人面对不同的人群时,需要有不同的价值。比如我可以跟曹可凡去聊很多好玩的事情,但不意味着我跟年轻的学生也要讲这些事情。
       有很多人说,面对大学的时候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心灵鸡汤,我回忆我自己18岁到23岁时,我也需要心灵鸡汤,也需要励志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很多已经不需要励志的人去抨击,你怎么给年轻人总有励志的东西。可是年轻人眼巴巴地在等着这些,有时候也许就那么几句话就能改变他很长的一段路。
       我至今记得上大学时,很多一句又一句精彩的话语对我的改变,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需求,你提供给他不意味着你只给他。你说,我今天如果给孩子们讲很深的《道德经》,孩子们可能还不明白呢。但不排除跟清华的老师、给文化书院的人对谈《道德经》,那是因为你面对不同的人群。所以话说回来,你说白岩松是严肃的,你激活的就是我这一面。
       问:你有很多面是吗?
       白岩松:每一个人都有很多面。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岩松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