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6起安全事故,兰州石化劣迹斑斑

澎湃记者 吴恒

2014-06-15 06: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造成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的原因系兰州石化分公司一条管道发生原油泄漏、污染了供水企业的自流沟所致。被污染自流沟处置井。

        昨天中午,兰州市西固区政府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称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的原因已查明,系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兰州石化分公司(以下简称兰州石化)的一条管道发生原油泄漏、污染了供水企业的自流沟所致。
       兰州石化的管道破裂不是新问题,早在三年前,就有媒体报道称其油污干管超期服役,存在安全隐患,是兰州城下的“定时炸弹”。兰州石化与当地政府对此并非不知情,但在多年的谈判中,双方对处理办法一直未能达成一致,均认为责任在对方,于是事情一直拖着。
        在过去的近十年里,兰州石化至少发生过6起严重的安全事故,威胁到兰州市民的正常生活。其中一次爆炸事件,爆炸中心距最近的居民区仅500余米。专家表示,工业区与居民区距离太近的现象在中国较为普遍,隐患很大,建议将这类工厂迁入远离市区的工业园进行统一管理。
管道问题早有苗头
       对兰州石化而言,虽然原油管道破裂的事故不多见,但排污管道塌陷、破裂的事故屡见不鲜:“2005年,在延伸段雁儿湾污水厂一级泵房院内发生严重塌陷,被指严重影响东岗村村民的人身安全及污水厂安全运行;2003年6月23日,在同一末端近100米长度内,上部发生8处严重塌陷,油污水横溢,浸满东岗村菜地;2000年10月,在油污干管原末端东岗村西口,一处干管上部塌陷”。
       兰州石化这条油污干管主要用于“输送西固地区经过处理的化学污水、炼油污水和其他工业污水与生活污水”,由原苏联特殊构筑物设计院设计,全长25.88公里(后延长为26.78公里),1960年正式投入使用,迄今已服役50多年。目前每天仍以约7万立方米的流量排污,而该管道在2004年就被认定超过了使用极限。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地下管道自西固区陈官营起延伸至城关区东岗村,贯穿了整个兰州市中心城区,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早在2011年5月18日,《东方早报》就发表过《兰州政企博弈七年 拆不掉地下“定时炸弹”》一文表达了此担忧,今天看来,这篇报道可谓一语成谶。
       不管是兰州石化还是甘肃省、兰州市两级政府,对油污干管超期服役的事都心知肚明,且有过多次谈判,但均没有采取有效行动。据一位了解内情的兰州石化环保处负责人透露,双方没有谈妥一是因为“由谁出资”存在争议,当地政府认为“谁污染,谁治理”,应由兰州石化负责,而兰州石化则认为油污干管隶属兰州市政管理,因此若建新管道,应由当地政府买单;二是即使有钱建新管道,但城区地下“连管位都没有”。
兰州石化事故不断
       过去数年里,兰州石化发生过不少安全事故,有些直接影响了兰州市民的正常生活。2013年12月4日15:20左右,兰州石化突然停电,导致生产物料外排,并引发火炬气异常燃烧,大量空气污染物未经处理直排大气。据当地环保部门监测,晚7点时该厂下风向可吸入颗粒物指标超市区同时段平均值8.8倍。当时正值西风,大量污染物漂至城区,使兰州城区笼罩在烟雾中。火炬气一共燃烧了77个小时,对大气环境的影响持续了5天。
       相比于污染空气,2010年1月7日的事故更为惨痛。当天17:30左右,由于兰州石化316罐区的罐体泄漏,呲出的可燃气体浓度达到爆炸极限,被静电引发爆炸着火,事故造成6名员工死亡,1人重伤,5人轻伤。当时的爆炸十分强烈,约20公里外的市区都有震感,引发的大火用了近一个星期才完全扑灭。虽然兰州石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爆炸中心距居民区500余米。目前居民区未受影响”,但据媒体报道,工厂附近小区的多家居民窗户被爆炸震碎,还有居民称“当时在沙发上坐着,突然猛得被摔倒在地上”。
       2006年5月29日,兰州石化正在停工检修的有机厂苯胺装置废酸单元突然发生爆炸,随后引发大火,造成4名工人死亡,11人受伤。当晚,兰州市内传言黄河因此被污染,市民连夜至商店抢购饮用水。幸运的是,后经兰州市环保局监测,此次事故未造成水污染。
       除上述事故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兰州石化的生产事故还有:2007年2月6日,兰州石化合成橡胶厂一车间发生闪爆并着火,6人受伤;2006年6月28日,兰州石化炼油厂爆炸,1名企业消防队员牺牲、6名消防队员重度烧伤;2003年5月18日,兰州石化陈官营缓冲池的污水排放速度加快,使得池面部分浮渣经油污干管出水带入黄河,导致黄河兰州段被污染。
石化围城路在何方?
       昨天下午1时许,新华社率先发布消息称,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的罪魁祸首是兰州石化。而早在昨天上午9时许,武毅秀就在其《兰州水危机:“石化城”里的老问题?》一文中推测称:此次兰州水污染,兰州石化“难脱干系”。
       现在某环保组织任污染防治项目经理的武毅秀告诉早报记者,她之所以能成功推测,原因有二:一是她注意到污染物是苯,而苯是常见的化工原料,因此污染源很可能来自石化工业;二是她通过查阅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中国水污染地图,发现甘肃省环保厅在2012年发布的一个公告中有兰州石化排放污水超标的记录。另外,兰州自来水厂的自流沟在某些地段距兰州石化的化工厂仅100多米的消息使她更确信自己的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