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不能再扯皮了

澎湃记者 沈彬

2014-06-05 09: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兰州一小区,居民正在排队等待发放饮用水

       4月11日中午开始,有着300多万人口的甘肃兰州市,陷入了一场“水危机”中。市民用微信、短信、电话乃至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播着一个同样的信息:“兰州的自来水苯超标,有毒!”随后,当地市民蜂拥前往超市、商店抢购饮用水,不少家庭甚至不得不过起顿顿“烙饼加瓶装水”的生活。
       目前已查明,兰州自来水苯含量严重超标的原因是,兰州威立雅供水(集团)有限公司自来水一分厂和二分厂之间的“自流沟”被苯污染,污染源头直指中国石油兰州石化的管道泄漏。4月13日,国家环境应急专家组成员王金生表示:初步判断,自来水中的苯来源于兰州石化上世纪80年代泄漏事故后渗入到地下的污染物。
       这可做两方面解读。好的方面是,目前并未出现严重的石油泄漏。坏的方面是,污染都存在20多年了,居然还没有被肇事方消除,甚至还能漏到自来水厂的管道里,造成全城水危机,那污染该有多严重?这到底是个别水管污染,还是大规模土壤污染的冰山一角?
       舆论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会出现水危机?为什么又是石化企业惹的祸?
       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该事件,我们或许会得到一些答案:
       首先,由于历史规划的欠债,石油企业成为不少城市的危险源,时不时会发生与之相关的危机事件。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将兰州定位为西北重化工城市,大型石化企业竟被设在穿兰州城区而过的黄河上游,而且与以黄河为水源的兰州自来水厂毗邻。这导致自来水管线与石油管道在地下犬牙交互,酝酿着巨大的环境风险。据悉,早在1987年,这次出事的自流沟就曾发生过被石油污染事件。
       不仅是兰州,很多城市都面临着“石油围城”、“城围石油”的状况。2006年,原国家环保总局曾组织了全国化工石化项目环境风险大排查,被排查的7555个项目中,竟然有32.4%被布设于城市附近或人口稠密区。据媒体报道,2012年的政协会议上,农工党中央曾在提案中指出:“我国石化产业布局不合理加剧了生态环境风险,也决定了环境事故频发现象难以从根本上杜绝。”这次兰州水危机,以及去年造成山东青岛62人死亡的“11·22”中石化东黄石油管道爆炸事故,都只是城市石化危机的一个注脚。痛定思痛,我们应该彻底反思当初的石化企业布局。
       其次,目前兰州当地很多地下管道,特别是石油管道,面临着年久失修的问题,而央企与地方市政部门在此问题上却常常互相扯皮。《东方早报》于2011年5月18日就曾刊发报道《兰州政企博弈七年 拆不掉地下“定时炸弹”》关注此事。该报道提到,长达27公里的兰州石化公司油污总干管,贯穿整个兰州市中心城区,因年久失修、腐蚀严重,近10年来,这条干管已发生多次塌陷事故,被甘肃省、兰州市两级环保部门列为兰州市的重大环境安全隐患,早在2004年即被认为超过了使用极限。但对于如何处理这条管线,甘肃省、兰州市两级政府,与央企兰州石化的博弈持续了多年,至今没有解决问题。如果再拖延下去,难保不发生比这次更严重的环境危机。
       再次,这次事件突显了兰州市政公用设施的投入不足。出问题的自流沟,是一条用了将近60年的老管线。2008年,兰州威立雅供水公司的职工就曾在一篇论文中称:目前受污染的自流沟,早在1987年就因施工缝密封材料老化,致使该地区含油地下水渗入,污染供水,但当时进行封堵维修后就继续使用。2008年前后,因自流沟施工缝、沉降缝密封材料又遭老化破坏,同时自流沟的底板、沟壁、顶板也出现裂纹及防渗层脱落,不断出现油污地下水渗入情况,给兰州市自来水带来污染。随后该企业应用茂金属聚乙烯片材,进行了防渗漏改造工程。但这次又漏了!1987年在漏,2008年前后又在漏,这条缝缝补补几十年的老管线,是否该全面报废?根据公开信息,2000年到2009年间,兰州市先后五次上调了水价,但当地水厂还是在喊亏。水厂不能只顾涨价,不对硬件设施加大整改投入。
       兰州的环境危机,是当下中国不少城市共同面临的问题。有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对症下药,而不能讳疾忌医或者找替罪羊。比如,上个月兰州市曾严词辟谣,称自来水没问题,还“查处了造谣人员”,现在回头看,当时公布的所谓“指标合格”的报告中并没有苯的检测,因此,兰州市政府应该给公众一个交待,才能重拾公信。还有人借机抨击2007年兰州自来水向外资开放的改革,搞“外资阴谋论”。其实,早在外资注入前,兰州供水集团就危机重重,不改革是没有出路的,更何况,目前的自来水厂还是国资控股企业。
       生命至上,面对这场威胁300多万市民健康的水危机,无论是央企、外资,还是当地政府,都不能再扯皮了,历史欠债必须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