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再次被测出镉米,儿童血铅超标

澎湃记者 石毅 宋凯欣

2014-06-04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衡东工业园(大浦片)距离衡阳市区21公里,距衡东县成20公里,是一个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工业园,园区12家企业中,即有9家为有色金属行业企业
有色金属企业密集分布在河道周边,污染了水源
血铅中毒的儿童名单
血铅中毒患者年仅5岁的易万军。以上图片  澎湃记者  杨一 图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今天在京发布《”有色米“调查报告》,直指曾爆出镉大米丑闻的湖南省,其大米重金属污染来源于周边有色金属产业的污染排放。绿色和平通过比对湖南省镉米发现地和有色金属企业分布发现,该省有色金属企业的分布多与产粮区高度重合。
       绿色和平称于2013年7月到9月期间在湖南衡阳市衡东工业园(大浦片)进行实地调查,对其周围5个村庄的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样本进行了取样检测。结果显示13个稻米样本中有12个样本的镉含量超标,并含有不同程度的铅、汞、砷等其他重金属,其中镉含量最高的一个样本超国标近21倍。稻田土壤样本的镉含量则全部超过土壤环境质量二级标准,过半超标准三倍以上。
       绿色和平称,他们去年对当地的炉铺村、永宁村、石桥村、新民村、堰桥村村民和村委会进行走访,据他们说当地儿童全部查出血铅超标。澎湃记者尚未证实这一说法。
       不过,衡东县大浦镇炉铺村村民李来银告诉澎湃记者,2012年6月份,在湖南省职防院中心血铅检测中,全家3口人被检测出血铅超标,为全村最严重的家庭。其中李来银的孙女李文洁(5岁)血铅含量501ug/L,孙子李雄伟(7岁)486ug/L,妻子谭忠秀(57岁)457ug/L。血铅事件曝光后,当地政府组织他们去常宁水口山职工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出院后,分两次送给他们每人7箱牛奶和3盒钙片,并承诺负担后期的复查费用。但李来银说,迄今为止,政府既未对他们进行补偿,也未足额报销相关费用。
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
       衡东工业园(大浦片)距离衡阳市区21公里,距衡东县成20公里,是一个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工业园,园区12家企业中,即有9家为有色金属行业企业。按照工业园区管委会的规划,整个园区以有色金属冶炼、化工、铜业及机械制造业为支柱产业。
       绿色和平进一步将湖南省曾爆出镉米新闻的事发地与全省有色金属行业的分布密度相对比,结果发现有色金属企业密集分布在河道周边,同时也是主要产粮区之中,构成了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
       环保部和国土部4月17日公布的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点位超标率为19.4%, 主要污染物排在首位的就是为镉,而西南、中南地区土壤重金属超标范围较大,镉、汞、砷、铅4种无机污染物含量分布呈现从西北到东南、从东北到西南方向逐渐升高的态势。
       虽然湖南官方未公布湖南省土壤重金属污染情况,但在今年1月11日由曙光环保发起的“重金属污染防治国际合作论坛”上,来自湖南省有色金属研究院的黄顺红院长提到“2012年,全省重点区域水稻产地有78.1%受到镉等重金属污染,其中重度污染为44.4%,轻度污染为33.7%”。
       近几年来,关于镉米的风波层出不穷。早在2002年,农业部所做的稻米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镉超标率为10.3%,2006年湖南株洲爆出镉米超标导致村民不适,2008年四川成都抽检检出两米 业公司镉米超标,2011年,南京农业大学潘根兴教授公布2007年做的170个样品检测超标率也约为10%, 而2013年广东省公布的抽样调查显示,高达44.4%的米和米制品超标,而湖南则是镉米风波的风暴中心。
       在今年1月11日由曙光环保发起的“重金属污染防治国际合作论坛”上,来自湖南省有色金属研究院的黄顺红院长提到“2012年,全省重点区域水稻产地有78.1%受到镉等重金属污染,其中重度污染为44.4%,轻度污染为33.7%”。
       根据《湖南日报》的报道,截至2013年底,湖南共有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工业企业869家,其中主营业务收入过亿的有225家,过10亿的有32家。全省有色金属行业完成10种有色金属产量301万吨,是全国第三位。
       其实湖南省早在2011年就启动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工作。2011年初国务院批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这是全国第一个获国务院批准的重金属污染治理试点方案。方案涉及衡阳在内的9个湘江流域城市,提出了民生应急保障、工业污染源控制、历史遗留污染治理3大重点任务,规划项目927个,总投资595亿元,规划期限从2011年到2020年。
       在治理工作开始的第2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在治理工作方案的通知中说,要在”十二五“期末,也就是2015年,使湘江流域内危害群众健康的重金属污染突出问题得到基本解决,涉重金属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涉重金属企业数量比2008年减少50%。工业污染得到全面治理和控制,重金属排放量比2008年减少50%。历史遗留污染问题逐步得到解决。
       不过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今年3月湖南省环保厅向湘江沿河城市下达2014年湘江污染防治考核内容和项目征求意见表,发现涉重污染治理情况不容乐观。报道说几乎无一地市可以完成考核内容,这其中打折扣的几乎全是涉重金属治理项目,缺钱缺技术制约着治理项目的进展。
       澎湃记者在衡阳市环保局的官方网站上也查不到重点监测企业的排污信息。
       与治理工作的尴尬局面相对应的,是湖南省有色金属产业扩张的步伐。《湖南省有色金属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提到,有色金属产业是湖南具有显著本土优势的产业,也是湖南支柱产业。在“十一五”期末,湖南多种有色金属产量排名在全国前三以内。而在这份规划中,湖南还将上马80个主要建设项目。
       2012年湖南省十种有色金属产量还是全国第五,到了2013年便是全国第三。绿色和平参照《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业污染源产排污系数手册》,对其中32个项目进行测算,结果显示这32个拟建项目一旦运行,保守估计将产生镉排放12.41吨,铅排放94.48吨,其中镉的排放量接近2008年湖南省全省工业废水的镉排放总量,而铅的排放量几乎是2008年的2倍。
       作为土壤重金属污染的最大源头,湖南省有色金属产业2011年为全省的利税贡献有355.19亿元。而据湖南省环保厅测算,目前仅治理湘江的重金属污染就需高达4000亿人民币。按照十一五期间湖南省有色金属行业的利税总额计算,即使将湖南省有色金属行业利税总额全部投入来治理湘江,也需要至少27年。
       除了湘江以外,湖南亟需投入治理的,还有庞大而数量不明的中重度污染耕地。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2年城乡一体化蓝皮书中指出,根据农业部门近5年农业环境质量定位监测的结果,仅湘江流域粮食产地受重金属污染的面积已逾118万亩。其中重度污染的约19万亩,占16%,主要污染物为镉、砷等,尤以镉的污染最为严重,土壤镉的超标率高达64%。根据1999-2000年湖南省农业环境质量定位监测结果,湖南土壤重金属污染面积已达71.52万公顷,占全省耕地总面积的23.7%”。绿色和平进一步指出,从有色金属对地方经济的拉动和所需要投入的治理成本来看,这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的一场亏本买卖。
儿童血铅超标
       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地处衡阳盆地和湘江中游,衡阳有句话说”六山一水两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道尽了鱼米之乡的优势,同时衡东还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和水稻生产机械化示范县。但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冶金业产业的较色转换中,一切却并不如看起来那般美好。血铅超标成了当地儿童不能承受之重。
       衡东的大浦镇为衡阳市工业中心,是衡东的”南大门“,2003年8月衡东大浦镇工业园正式设立,引进了金虎铜业、合林铜业、创大冶金、中南冶化、鑫大化工、领欣铜业等一批企业。其中金虎铜业是湖南省重点项目,多次上榜全省重金属企业50强。
       绿色和平称,他们去年对当地的炉铺村、永宁村、石桥村、新民村、堰桥村村民和村委会进行走访,据他们说当地儿童全部查出血铅超标。
       2013年10月中国日报曾报道该园区附近的炉铺村10组13位儿童中11位被发现血铅中毒。其中最严重的儿童其指数为380ug/L,这些儿童年龄最大的只有7岁,最小的仅有2岁。该村7、8、9三个组的儿童也进行了血检,铅和铜等多项重金属元素超标。而石桥村、新民村的6名儿童,其中4人血铅超标。
       村民们反应,血铅超标的儿童普遍看起来面无血色,体型偏瘦,他们常常疲乏嗜睡。村民们怀疑正式周边冶金化工等企业排污造成的土壤和水污染导致了儿童血铅中毒。
       这篇报道还说一些冶金厂附近的土地农作物连年减产,竟没有人敢购买这些村庄种植的大米和蔬菜。
       近年来一直有村民在网上举报大浦镇工业园区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一位村民于2014年4月10日在湖南本地新闻网站华声在线举报说,工业园区附近的油草塘村、浦泉村、新民村、石桥村、炉铺村、堰桥村、永宁村、大浦大队,大浦镇居委会及湘江河大浦段种植的水稻大面积减产,从原来的亩产千余斤,到现在只有四、五百斤。他称这些举报信息多次反应后仍未得到相关部门的回应。
       澎湃记者今天早晨赶赴湖南衡东县,找到了今年64岁的大浦镇炉铺村村民李来银。李来银称,2012年6月份,在湖南省职防院中心血铅检测中,全家3口人被检测出血铅超标,为全村最严重的家庭。其中李来银的孙女李文洁(5岁)血铅含量501ug/L,孙子李雄伟(7岁)486ug/L,妻子谭忠秀(57岁)457ug/L。血铅事件曝光后,当地政府组织他们去常宁水口山职工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出院后,分两次送给他们每人7箱牛奶和3盒钙片,并承诺负担后期的复查费用。但李来银说,迄今为止,政府既未对他们进行补偿,也未足额报销相关费用。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南,镉米,血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