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中的新疆交通协警“泥哥”:家人看到照片让我改行

澎湃记者 周宽玮

2014-04-29 17: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白色警帽、深色警服、荧光的执勤背心,满身满脸黑灰色的沙和土,一双已经无法睁开的双眼,紧闭的嘴唇,依然坚持含着口哨吹哨执勤。昨天,这张沙尘暴下交警执勤的照片,从朋友圈转到了各大门户网,一下子火了起来,网友点赞的同时赞他为“泥哥”。今天,澎湃记者找到了照片里的主人公25岁的新疆巴州尉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协警王新存。他当了近两年的交通协警,属于收入低无保障的临时工。
       昨天,新疆尉犁县遭遇强沙尘暴。气象局消息显示,昨日9点30分该县风力已达8级,中午12时县域内能见度几乎为零,昼夜颠倒。受沙尘暴影响,该县路灯、学校、小区、商铺等停电;客运站班线车、出租车被迫暂停运营,交警大队出动全体警力。
       王新存向澎湃记者感叹,自己莫名火了后反而添了烦恼,家人和朋友看到照片觉得他工作太辛苦,让他改行。他则坚持要做一行爱一行,即使拿着低于县里平均线的工资,还是会继续做下去,坚信付出总会得到回报。
       今天下午北京时间4点多,王新存已经来到尉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准备值班。
       澎湃:你是什么时候看到自己照片上网的?
       王新存:昨天执勤后,就看到这张照片被同事传到了他微信的朋友圈里。我自己手机是没有微信的。
       澎湃:照片下面有人评价了么?
       王新存:嗯,还有人点赞。点赞的有朋友,还有同事。
       澎湃:照片里有两个人,哪个是你?
       王新村:我就是嘴里含着口哨的那个,身形看上去高高瘦瘦的。
       澎湃:描述下昨天执勤前的情况吧。
       王新村:昨天中午,我和同事正在街头执勤巡逻。突然接到上级指令,安排我们全部去文化路上的尉犁县第一小学门口执勤。昨天中午11点半,沙尘暴突然来袭,天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就像深夜12点那种黑。正是因为这个情况,我们被派到小学门口维持交通安全。
       澎湃:当时你们一共有几人?
       王新存:同行的还有交警大队其他3名组员以及巡警察大队3名同事,一共7人。先到的是我们交警大队的一组4人,平时我们这4人就是一起搭档执勤的,大家都很熟悉。
       澎湃:当时学校门口的状况如何,你们任务具体是什么?
       王新存:沙尘暴突袭后,第一小学提前放学,学校通知家长到门口来接孩子。当时天突然转黑,学校停了电,门口又没有路灯,能见度不超过2米。现场的状况是一片漆黑,而门前又停了不少轿车,很多前来的家长连校门在哪都摸不清,情绪很激动,现场一度秩序有些混乱。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家长找到自己的孩子,同时维持门前的交通,以及路边停车的安全问题。
       澎湃:有没有紧急状况发生?
       王新存:因为太黑了,有些小孩子很害怕,又哭又闹。其中有11个小孩子,因为没有和家长取得联系,没有家长来接,我们同事就开着两辆警车把他们一个个送回家。我没有送,一直在现场看着进出的孩子。
       澎湃:什么时候结束任务的,期间有休息么?
       王新存:下午2点15分吧,将近3小时。我一直蹲守现场,所有执勤的人都没吃饭,也没休息,都在忙着指挥交通和看孩子。
       澎湃:沙尘暴来了,你们的装备有什么变化?
       王新存:和平常执勤一样,我们都带了LED手电筒,这次正好发挥了作用,照亮了小学大门,让放学的学生和家长都能对接上。由于是在外面执勤时突然接到的任务,就没来得及赶回大队取墨镜和头盔,也没戴口罩。
       澎湃:之前执勤时遇到过这样的状况么?
       王新存:沙尘暴一下子把天都变了,在我进入交警大队后还从来没遇到过。我听一个工作了20年的老同事讲,他也没见过这样的天气,所以当时也不是很有经验,吃了一嘴的灰,眼睛都睁不开。
       澎湃:任务结束后是不是立即赶回大队,洗澡了没?
       王新存:没有回队,太饿了,先找了个地方吃了点饭,完后继续在路上执勤。好在后来天慢慢泛黄,能见度好了些。到了晚上8点,完成执勤工作后我和同事回到大队,到了队里先询问那11个小孩有没有安全送到家。后来说都送到了,才脱衣冲凉,洗完再跟领导汇报情况。
       澎湃:“泥哥”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不是身上都是沙和土么?
       王新存:脱衣服的时候,衣服上和衣服里面的黄沙和土就“哗哗”地抖落。后来冲澡,皮肤上的沙土遇到水,就变成了泥,蛮久才洗干净。
       澎湃:这是你执勤中最辛苦的一次么?
       王新存:不知道算不算我最辛苦的一次,毕竟跟其它的执勤状况不好比,可以说是体验最特别的一次。
       澎湃:你的工作编制是怎么样的?
       王新存:我现在是协警,没有编制。
       澎湃:和正式工的工作有区别没?
       王新存:我现在工作了将近2年,工作内容和正式编制的都一样,辛苦程度也差不多。我们的这个组,就是一个民警配备3个协警。
       澎湃:能透露下你每月到手的收入有多少?
       王新存:不太好意思说,不高,比县里的平均工资要低些吧。
       澎湃:家人和朋友看到你这张照片后什么感觉?
       王新存:说我太辛苦,有的还说让我不要干了。
       澎湃:你是怎么想的?
       王新存:我今年25岁,是个普通大专毕业生,毕业后在家待业了一段时间,听说交警大队招人,我就来了,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最终被录用。都说做一行爱一行,我觉得只要做下去,就肯定有回报的。
       
责任编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疆, 沙尘暴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