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阳300儿童血铅超标,检测报告被收走

澎湃记者 宋凯欣

2014-06-04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24日,湖南省衡东县大浦镇,部分患有血铅病症的孩子站在当地美仑化工厂前。澎湃记者 杨一 图
血铅儿童是什么样的?
       一位家长曾这样形容她5岁的孩子,半夜尿急,爬起来上厕所,但排出的尿,却像即将断水的水龙头一样,涓涓细流,直接尿湿了裤子。这不是孩子犯迷糊,而是他没有力气排尿。得了血铅的儿童身体普遍乏力,干不了重活,甚至连爬高层楼梯都会盗汗,完全不像活蹦乱跳的年纪。
       而这样的儿童,在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大浦镇至少有300人。因为环境污染,这些儿童全都血铅超标,承受着这个年纪不应有的代价。
孙子孙女患上“老年病”
       64岁的李来银不会想到,自己的孙子孙女,会比自己还要提前患上“老年病”:乏力、健忘、贪睡,以及注意力不集中。尤其是孙女李文洁,仅仅5岁的他,去年开始总是被老师反映,上课时头脑不停地晃动,一种有频率的晃动,注意力难以集中。
       很快,孙子李雄伟和老伴谭忠秀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这也让李来银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最终,他咬牙花钱,将3个人送去了湖南省职防院做检查。结果显示,3人体内铅血含量严重超标,其中孙女李文洁达到了501ug/L(孙子李雄伟,7岁,血铅含量486ug/L;老伴谭忠秀,57岁,血铅含量457ug/L),远高于医学规定的低于100ug/L的标准。
       至此,李来银才注意到了距离自己家不到200米远的中南冶化,一座重污染企业。
       血铅事件随即曝光。
       随后,当地政府组织医生,抽检了炉铺村位于污染区内的13名村民,检查结果显示,13人中11人血铅超标,其中血铅含量最高的达到380ug/L。
       李来银说,事发后,包括孙女李文洁在内的血铅含量超高村民,被政府组织送入宁水口山职工医院住院治疗一周。出院后,他们每人分两次领到了政府发放的7箱牛奶和3盒钙片,并且得到承诺,后期的复查费用可以到中南冶化报销。但李来银说,迄今为止,他们既未得到相应的补偿,也未得到足额的报销。“比如说你复查花了1000,他顶多给你报800。”
300多儿童血铅超标
       李来银家人的遭遇并非个例。距离炉铺村4公里远的大浦镇镇区,光是一位居民的个人统计,就有血铅儿童300多人。
       居住在大浦镇的易新怀,从2013年3月份开始统计镇区的血铅超标儿童。目前,他已经统计了300多人。这些人中,年龄最小的2岁,最大的15岁,全部就读于大浦镇中心小学。易新怀的3个孙子,也都位列其中,最严重的血铅含量达到317ug/L。
       据大浦镇居民讲述,他们小孩血铅超标,源于近在咫尺的一座重污染企业——美仑化工,而在这些血铅超标儿童中,甚至连工厂领导的孩子也不能幸免。易新怀说,2012年年底,美仑化工工会领导刘规开两岁多的孙子因身体不适,邀同样生病的易的孙子易万军,一同去往湖南省职业病防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两名小孩全都血铅超标。
       易新怀说,从长沙第一轮治疗回来后,美仑化工厂方先后送给他们家22000元钱,想以此让他噤声,但易仍坚持统计血铅儿童的数量。“如果我不说,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如今,每天都有新发现的病例统计到易新怀那里,在他的家里,堆着厚厚的一叠检测报告,那些全都是大浦镇儿童的血铅检测结果,共计300多人。易新怀说,等积攒到足够数量,他们就准备维权,为自己的孩子讨个说法。
牛奶换检测报告
       然而,对易新怀这样手握证据的家长来说,维权还有一些希望。但对于那些手无证据,或者体检报告被官方收走的家长来说,则是希望渺茫。
       据血铅儿童家长赵兵莲讲述,事件曝光后,大浦镇居委会曾给血铅儿童的家庭发放牛奶、钙片和排铅药物,但同时规定他们必须上交血铅检测报告。为此,很多家长的检测报告原件都被收走,以至于他们现在很多人手中都没有证据。“没有了证据,找那些污染企业要说法就更难了。”赵兵莲说。
       易新怀说,血铅事件后,他曾同多次到美仑化工讨要说法,并以自己被打伤的代价,要到了一些钱。而更多的家长却选择沉默,以至于小孩的治疗住院全部要自己掏腰包。“现在除了我们家,基本上别的小孩治疗都是自己花钱,企业和政府从来没有管过。”
       易新怀至今仍在积极搜集血铅儿童的病例,但对于维权的成功率有多高,他心里并没有底气。“目前看来,希望不是很大。”说完,易新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南,镉米,血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