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调查:起于黄山,坠于琅琊

澎湃新闻记者 程真

2014-04-27 22: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座名山,一位官员。人的姓名冥冥之中或许真地嵌刻着某种宿命,安徽滁州市委原书记江山,其发迹和落马,就与安徽的两座名山紧密勾连。
       这两座名山,一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黄山,一为“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琅琊山。
违纪违法所得或达5600万元
       4月11日上午,中央纪委网站通报,经中共安徽省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对时任滁州市委书记江山的严重违纪问题予以立案。
       据一位接近安徽省纪委的消息人士透露,江山涉及经济问题的违纪违法所得约5600万元,主要涉及滁州、安徽省旅游局和黄山任上的旅游、基建与房地产开发项目。
       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5600万元的违纪违法所得若最终成立,江山将成为新中国成立至目前为止,公开报道中安徽历史上贪污受贿金额最高的官员。
       澎湃新闻经调查还发现,10多年来,一家颇为“神秘”的旅游控股集团的投资项目几乎是一路跟随江山升迁调动的脚步,从黄山到合肥,再从合肥到滁州,如影随形不离左右。
       4月24日,滁州一辖县当地官员李勇(化名)向新闻记者透露,与该集团滁州辖县旅游项目牵扯很深的该县旅游局长,已于近日向该县县委组织部请辞并获批。
       其被认为与该集团布局该辖县旅游项目密切关联。
       去年6月22日,该集团与该辖县政府签署项目合约,“将投资13亿元于该县的旅游项目”。
       一位长期从事旅游地产开发的资深投资人告诉澎湃新闻,旅游项目特别是旅游地产开发,涉及金额巨大。要拿到项目,还必须突破景区规划、环境保护和征地拆迁等重重门槛,且这些门槛相较于一般的房地产项目要求更高,普通开发商很难达到,因而通过行贿等非法手段争取的冲动就更加强烈。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官员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机制不完善,权钱交易的腐败行为就很容易发生。
       “安徽两任省旅游局长的接连落马证明,此前腐败经常发生在交通、能源、城建等领域,但旅游领域的潜在腐败也必须高度重视。”这位投资人向澎湃新闻再三强调,“官员被调查事小,而一旦某些官员被利益冲昏了头脑,被开发商裹挟,违背客观规律乱搞旅游项目,就有可能对大自然赐予我们的宝贵资源造成不可逆的破坏性影响。这个代价,没有人能够承受。”
       他所称的两任旅游局长,便是江山(2005年9月—2009年6月在任)和胡学凡(2009年6月—2014年3月在任)。
       3月25日,在江山落马半个多月前,胡学凡先行落马。
 “黄山系”官员连续落马
       和胡学凡及去年10月已被判刑的黄山市委政法委原书记汪建设一样,江山也是老徽州人,均属“黄山系”官员。
       古徽州辖一府六县(歙县、黟县、休宁、婺源、绩溪、祁门),为明清中国第一商帮徽商和徽文化发源地。
       古徽州多门名望族,素有“新安十五姓”和“徽州八大姓”之说。
       据徽州史志和《新安名族志》,“新安十五姓”是指古徽州程、汪、吴、黄、胡、王、李、方、洪、余、鲍、戴、曹、江、孙十五大姓。“徽州八大姓”是指“新安十五姓”中的前八姓。
       江、胡、汪,均位列十五大姓之中。
       徽学研究专家叶显恩称,徽商以追求商业的成功与推进文化、培育人才并举,既提高了商人的素质和层次,又制造了一个官僚集团,从“贾面好儒”而进入“官商互济”。徽商辉煌的业绩能持续300年而不衰,实在得益于“官商互济”的法宝。
       徽商官商互济的集大成者,当属清末著名红顶商人胡雪岩。
       历史上的徽商不乏种种局限和弊端,但总体来看,史学界和商界对徽商还是以正面评价居多。
       但在黄山当地民众眼里,汪建设、胡学凡和江山的连续落马,实在是让老徽州人脸上无光。
       1956年出生的汪建设,生活和工作一直在黄山市。
       2000年,汪建设从休宁县委书记任上调屯溪区委书记,2006年后历任黄山市委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等职。
       去年3月,汪建设被安徽蚌埠市检察院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向蚌埠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据新华社报道,经法院审理查明,1987年至2012年间,汪建设利用其先后担任黟县城建局局长、休宁县委书记、黄山市屯溪区委书记、黄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直接或通过他人收受毕某等56人人民币506.33万元、美元1.31万元、欧元0.5万元、港币1.66万元。
       去年10月15日,蚌埠市中级法院对汪建设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将其违法所得追缴国库。
       1962年9月出生的江山是黄山歙县人,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专业。
       江山曾在1993年至2005年期间历任黄山市体改委副主任、经济研究室主任,黄山区委副书记、副区长(常务),区长,区委书记,及黄山市副市长、黄山市副书记等职。
       江山和先他半个多月落马的胡学凡工作交集更为频密。
       2003年6月,胡学凡、江山相继担任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党委书记、副主任,黄山旅游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3年7月,两人同为安徽省黄山市委副书记。
       熟悉江山和胡学凡的一位安徽当地官员说,江山比胡学凡小7岁,不过“进步的速度总能比胡快一点”。
       2009年6月,江山从安徽省旅游局党组书记、局长位置上调任滁州市任职后,正是胡学凡从黄山北上合肥,接替了江山的位置。
 抓黄山管委会改革曾不择手段
       江山的第一份工作,是1984年7月大学毕业后进入黄山屯溪隆阜中学,担任历史老师。
       隆阜中学前身为安徽省立第四女子师范学校,由徽籍教育界人士陶行知、江纬、洪范五、方新等人创办于1922年秋。学校首创山区女子中等教育,为黄山市培养了最早的一批中小学女教师。
       当年曾住在江山隔壁的隆阜中学叶老师回忆,江山教学成绩较好,工作很有干劲,精力旺盛,对新事物有好奇心。
       “当时金庸先生的小说《射雕英雄传》很流行,我买了一套,江山知道后就向我借去看了,而且看得很快。”叶老师说。
       叶老师对江山没什么不好的印象,但作为江山工作过的另一个单位,黄山管委会的很多老员工,对这位曾经的领导却颇多微词。
       “得知江山被调查的消息后,院里(黄山管委会员工住宅小区)就有人放起了鞭炮。这个剥削过我们的官员,终于下台了。”黄山管委会一位退休员工说。
       据不少黄山管委会退休和在任基层员工介绍,江山在任管委会主要领导时,大力推动管委会改革,搞事业单位员工转岗分流有些不择手段,很多员工的工龄和岗位被低价买断。
       “签工龄买断协议的时候,江山特意安排公安局的人坐镇。虽然没有明确说要抓谁,但公安局的人往那一坐,你想想还有谁敢不签的。”一位退休员工说。
       “留下来的人也不好过,不听话的人都受到排挤。有一回员工竞聘,江山竟然暗箱操作,想法设法不让老员工参加。”说到这里,这位退休员工还有些义愤填膺。
       据不少基层员工反映,江山在任黄山管委会和黄山市主要领导期间,把一些项目承包给开发商,其中涉及权钱交易行为。
       一位绰号“大斧子”的开发商,就垄断了风景区的道路建设,有传言说黄山某小区的一套房产,就是“大斧子”送给江山的。
       “还有山上的温泉。江山把温泉承包给开发商后,温泉就变得不那么纯正了,也不知道开发商都做了什么手脚。”一位基层员工反映。
       对于上述疑问,黄山管委会一位宣传干部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江山、胡学凡二人虽然都曾在管委会工作过,但二人的具体问题仍在调查过程中,目前尚无法判断他们的问题是否出在黄山管委会任上。
       这位干部还称,黄山管委会一直重视反腐倡廉工作,按照中央和省市的部署开展反腐工作,并结合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推进,这不会受到江山和胡学凡的案发影响。
       “江山、胡学凡案发以来,目前为止现任黄山管委会并未出现相关人事变动。”这位干部强调。
 与“神秘”公司频繁互动
       在深耕黄山官场近20年后,2005年9月,江山由黄山市委副书记、黄山管委会党委书记调任安徽省旅游局长、党组书记。
       “江山调到省旅游局的时候,还带着自己的司机一起调过来。作为一名厅级干部,这种行为比较少见,可能是因为这位司机知道了江山太多的事情。”江山的一位原同事回忆。
       据澎湃新闻了解,江山的这位司机目前也已被有关部门控制。
       在上述原同事眼中,江山有“三势”:为官“强势”,为事善于“借势”、“造势”。
       他擅长通过一些大型活动和平台,让领导认识和重视自己,比如其一手打造的大型交响音诗画音乐会《黄山大合唱》、安徽旅游节和中国农歌会等项目。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上述,这个中国旅游界的“神秘”公司,开始了与江山的频繁政商互动。
       早在10多年前,这家公司的前身曾号称要控制全国100个景区而震撼国内旅游界。
       不过,仅仅一年后就折戟沉沙,就兵败山东的一个景区项目。
       据当时的媒体分析,除了被收购方抵制、高尔夫项目不符合国家土地政策和景区引黄河水无法实现等客观原因外,资金实力不足而导致的地方政府质疑,或许才是根本原因。
       一位业界人士据此总结出该公司的运作手段:在不投入资金的前提下,用最短的时间控股尽可能多的景区,然后包装上市。由于融资计划没有实现,该项目不得不搁浅。
       可能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其10多年前的山东投资,曾被媒体普遍质疑为“空手套白狼”,连该公司自身也被怀疑为“皮包”公司。
       山东遇挫后,该公司负责人曾感叹,“哂然一笑比天高,与谁射大雕!”
       不过,让这位负责人感到欣慰的是,很快,他就找到了那位能够同射“大雕”的人——时任安徽省旅游局长、爱看《射雕英雄传》的江山。
       此前,该集团就已在江山的任职故地——黄山成功投资了两个项目:一个大型自驾车基地,一个会员制游艇度假村。
       2007年9月至11月,江山一手打造的首届安徽旅游节举办,该集团挺身而出,成为此次旅游节的赞助商。
       据江山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旅游节市场化程度超过50%,也就是说活动经费的一半是通过市场手段筹集而来的,包括企业赞助。
       此后,该集团在2008年再度冠名安徽旅游节,直到2009年6月,江山出任滁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该集团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仅从荣誉上看,其负责人就收获了“2006年安徽省旅游十大风云人物”、“2007年安徽省旅游十大风云人物”、“2007年度安徽省十大经济人物”、“2007年中国旅游风云人物”和“2007年安徽省十大风云人物”等一系列名头。
       其与江山的步伐之近,由此可见一斑。
       江山调任滁州后,该负责人亦追随而至,拿下了滁州辖县的一个旅游项目。
       该集团官网还显示,其负责人最后一次出席公开活动是在4月9日,也就是江山被通报调查前2天。
       澎湃新闻连续几日数次拨打其手机,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得力干将早已被调查
       除该集团外,安徽冠景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冠景旅游)也被指和江山有关。
       2009年,滁州市政府在中国农歌会上招商引进冠景旅游,开发琅琊山国际旅游度假中心(下称琅琊度假)项目。
       公开信息显示,琅琊度假作为滁州市政府2009年重点招商项目和安徽省政府2010年“861”重点旅游开发建设项目,计划投资30亿元。
       目前,琅琊度假主要项目已经完工,度假中心、高尔夫球场、别墅等均先后投入营业,五星级的冠景酒店也即将竣工。
       一位琅琊山景区管委会官员透露,冠景旅游总经理林晓勤曾被相关部门带去问话。
       该公司涉及的问题一是高尔夫球场,可能违背国家土地政策;二是土地出让采取协议价方式,没有经过招拍挂程序。
       冠景旅游的琅琊度假项目,归属琅琊山景区管委会管辖。
       此外,一位在滁州拥有旅游项目的投资商告诉澎湃新闻,滁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琅琊山管委会原主任、滁州城市职业学院原院长黄修玉,也已于去年11月被调查,但迟迟未宣布。
       上述琅琊山景区管委会官员也证实了这一信息。琅琊山景区管委会官网已经检索不到黄的信息,而新闻检索显示,其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为去年10月28日。
       这位开发商称,在其申请琅琊山一旅游项目时,曾遭遇黄修玉的间接索贿。
       黄修玉被认为是江山的得力干将。
       黄此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滁州市“大滁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而“大滁城”建设指挥部的政委兼指挥长即为江山。
       琅琊山管委会上述官员透露,目前他所了解到的黄修玉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收受了滁州一开发商在北京的一套房产。
       这位官员还指出,目前尚无充分信息表明,林晓勤、黄修玉和江山三案是否存在直接关联。
       黄被调查后,到目前为止,滁州市琅琊山管委会主任职位一直空缺。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山,琅琊山,黄山,汪建设,胡学凡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