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中:无证水电站无阻落成

澎湃记者 陈兴王

2014-06-04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个无证水电站竟畅通无阻建成了。
       牧马河,位于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相传三国大将张飞在这里牧马而得名。牧马河流经西乡县城,在下游三四公里青龙村处与另一条河泾洋河交汇。这一带风光旖旎,植被茂盛,据相关资料介绍,多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如朱鹮、大鸨、金雕在此嬉戏觅食。冬天,更有各种鸟类在这里栖息。
       退休教师老周曾多次在这里拍到朱鹮,这种被誉为“东方宝石”的鸟类的出现,标志着当地生态环境的优越。但老周最近担忧起来:随着青龙下游不远处乔山水电站的建成蓄水,原有的滩涂将被淹没,以后,朱鹮等国宝还会回来吗?
       乔山水电站是当地招商引资建设的重点工程,但在没有土地、环评审批手续,未经发改部门核准立项的情况下,顶着“违规建设”的风险建成了。
       “那天是3月25日,”乔山村原村支书乔锦存介绍,试蓄水之后,水电站似乎被“闲置”了起来,现场没有机械的轰鸣声,甚至很少有人员出入。
       该县水利局副局长孙德禄称这是一个水利局“管不了、管不住”的项目。当地经合局一官员又透露,修建电站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发电,而是为西乡县开发“水东新区”项目“蓄水造景”。
       澎湃记者调查发现,水电站淹没区处在陕西牧马河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区,区域内野生动植物物种繁多,有珍惜鸟类朱鹮活动觅食。蓄水后,不仅会淹没上游4个行政村大面积农田,就连湿地也难以幸免。
       对于一个城镇人口仅十余万人的国家级贫困县,以淹没农田、湿地,牺牲生态环境来换取经济效益,陕西理工学院生态经济学教授关嵩山表示,西乡县城镇化建设已与环境保护相矛盾,不符合新型城镇化发展目标。
“县城的蓄水造景项目”       
       4月7日,距乔山水电站试蓄水已过去13天。当地村民称,电站试蓄水短短2天,水位已涨至农田边缘,淹没了河边的自栽林地。随后,电站开闸泄水,库区的村落又恢复了平静。
       西乡县位于陕西南部,秦岭南麓,总人口41万人,农业人口占34.37万人,是一个农业传统大县。境内的泾洋河与牧马河相汇后,继续东流汇入汉江。乔山水电站位于牧马河、泾洋河交汇处下游不远处的乔山村,距县城约8公里。
       电站坝高22米,坝顶被设计成桥面公路,可供两岸居民通行。水电站靠西侧的闸门敞开,时下还未进入当地汛期,牧马河河床坦露,水量较少,但很清澈。
       从乔山水电站处沿牧马河向上游行进,河床逐渐开阔,大面积河滩湿地映入眼帘。当地多位村民告诉澎湃记者,这个水电站其实是“县城的蓄水造景项目”。
       水电站的到来,使上游乔山村、青龙村、泾洋村、三岔村的大面积土地划进了淹没区。按照规划,电站建成后,将形成长约9公里的237万平方米人工湖面景观。人工湖面延伸至牧马河大桥橡皮水坝处,与县城已经形成的水域相连,让西乡县城变成一个“水城”。
       澎湃记者了解到,早在2010年,西乡县便计划10年投资超100亿,在城东水东村一带,打造一个15万人口的“新城区”。 截流牧马河蓄水,营造大面积水域,是西乡县开发“水东新区”,打造“两河四岸”景观带,建设“秦巴水城”的关键一步。
       据公开资料显示,西乡县最初规划“两河四岸”综合开发项目时,准备“在牧马河、泾阳河两河交汇口下游约1 km的青龙咀新建拦河闸坝,壅水形成8平方公里人工湖并对其建设开发水上公园和游乐休闲设施”。
       毫无征兆,拦河闸坝被建成了水电站。
       2011年12月16日,乔山水电站开工建设,按照当时的工期安排,电站应该在去年6月建成发电。乔山村村民杨美英告诉澎湃记者,电站至今未能投运,主要原因是“没有土地、环评等手续”,“是个违规建设项目”。
       乔锦存刚卸任乔山村党支部书记不久,曾参与过电站征地补偿协调工作。据他讲,县上修建水电站,目的是为了建设“两河四岸”景观带,打造“秦巴水城”。
       “听说5月1日要蓄水投运,我看难”,乔锦存说,征地补偿工作在开工前就已展开,至今还未落实。3月25日,水电站试蓄水后,似乎被“闲置”了起来,现场没有机械的轰鸣声,甚至很少有人员出入。       
朱鹮“家园”即将消失       
       牧马河发源于陕西西乡、城固、南郑三县交界处,在西乡县境内形成了大面积天然湿地。湿地有“地球之肾”美誉,又被称作是“鸟类的乐园”,是珍贵的自然资源,重要的生态系统。
       从西乡县城至牧马河、泾洋河交汇处,河道内浅滩交错、绿草丛生,景色宜人。资料显示,牧马河湿地内有野生种子植物738种、野生动物271种。其中,鱼类49种、两栖和爬行类20种、鸟类155种、哺乳类47种。
       泾洋村村民和西乡县两位爱好鸟类摄影的人士介绍,早在3年前,朱鹮便开始在牧马河、泾洋河一带活动觅食。当地摄友老赵也多次拍到朱鹮,在牧马河、泾洋河交汇处,常有朱鹮出没,有时一次来20多只。老赵最近一次拍到朱鹮是在去年年底,他说可能受修建河堤施工影响,今年朱鹮没有飞回来。
       2012年12月,为更好的保护牧马河湿地生态系统,维护生物多样性,完善汉中市湿地管理体系,落实国家湿地分级分类保护策略,确保“一江清水供北京”,西乡县人民政府编制上报了《陕西牧马河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
       牧马河国家湿地公园西起西乡县沙河镇马踪村,东至城关镇乔山村,规划总面积1744公顷。按当地林业部门的说法,牧马河湿地是国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汉、丹江水源地重要的水源供给区和汇集区,生态地位十分重要。
       2013年12月31日,乔山水电站开工建设的第二年,西乡牧马河国家湿地公园获国家林业局批准,批复同意开展国家湿地公园试点建设工作。
       乔山水电站的淹没区,恰好处于牧马河国家湿地公园总体规划中的科普宣教区,总面积478公顷。《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国家湿地公园内禁止从事房地产、度假村、高尔夫球场等任何不符合主体功能定位的建设项目和开发活动。
       当地有关部门否认电站会对牧马河天然湿地造成破坏。汉中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相关负责人称,乔山水电站建设在前,与国家湿地公园试点建设并不冲突。电站建成后,淹没了原有湿地形成水域的同时,“又会形成新的湿地,对恢复湿地面积是有好处的”。
       电站蓄水后,这片鸟类的乐园将变成广阔的水面,原有的湿地将不复存在。赵田有些担心,“朱鹮喜欢在浅滩觅食,不知以后它们还会不会再来”。
       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王超,主要负责野生朱鹮保护工作。他说,随着朱鹮种群数量的增多,野生朱鹮外出活动觅食的范围扩大。蓄水后的牧马河,淹没了原有的浅滩湿地,会影响到朱鹮活动,“只要水质没问题,这种影响应该是暂时的”。
       此前,有研究表明,拦河设闸会导致水质变化,破坏河流的自净能力,降低行蓄洪能力。水库上游污染物聚集,下游水量减少导致水质富氧化,影响生态环境。       
被淹没的基本农田保护区       
       《陕西省西乡县牧马河乔山水电站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下简称可研报告)中提到,淹没区不涉及拆迁户数、迁移人口、房屋和水田,仅淹没坡旱地25.6亩、杂木林12.3亩、自栽林地3.7亩。工程厂房等永久性占地为35亩。
       但实际上,淹没土地数量将是该数据的数十倍。据澎湃记者了解,淹没区涉及的4个行政村,大面积农田被划进了淹没区,影响沿岸千余群众的正常生活。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却对此说法不一,几乎“不清楚”电站要淹没多少土地。
       今年年初,田间地头被栽上了“淹没区界”水泥桩,泾洋村二组临近牧马河的农田被圈进了淹没区。村民们说,收完这季油菜,不知道下一季“该在地里种啥”。因电站蓄水要淹没农田,这里的村民都在等着征地赔偿。
       泾洋村二组有106户510余村民,村里青壮年在外打工赚钱,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小孩。村民江义前年逾六旬,一家十余口人,除已退耕还林的山地,仅剩下的4余亩农田已经被圈进了淹没区。江义前说,今年年初,当地有关部门曾拿着征地补偿协议找村民签字,每亩补偿3.1万元,村民们拒绝签字。
       二组组长江义顺介绍,乔山水电站开工前,“镇上召集各村干部开会”先后4次,商讨水电站淹没区占地补偿事宜。“开始说要租,每亩每年600元”,后来村民商定,一次性给予补偿。
       进农田的一条小道边,立着“基本农田保护区”的标志,落款是“西乡县人民政府”,没有立牌时间。当地村民回忆,2009年当地政府立了牌,划定这里230余亩耕地为基本农田保护区。
       江义顺曾召集村民小组会议,就土地被征用后的赔偿问题征求意见。村民们商讨后达成一致,每亩地按12.8万元进行补偿。江义顺说,这个数字,是根据每亩地每年产量收入,乘以村民承包地合同剩余年限“算出来的”。
       2012年11月7日,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下发的项目用地预审复函显示,乔山水电站项目拟用地总面积34.3856公顷,达515.784亩。而陕西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的《关于陕西省西乡县牧马河乔山水电站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技术评估的函》中,显示乔山水电站项目总占地面积245.98公顷,其中耕地42.7公顷。
       从可研报告到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下发的用地预审复函,再到环评报告,乔山水电站用地面积从最初的70余亩增加到3689.7亩,增加了近53倍。
       “违法占用5亩基本农田,都是要追究刑责”。西乡县国土资源局耕地保护股工作人员陈岩表示,目前,西乡县国土资源局未收到乔山水电站任何土地报批手续,“也没有给乔山水电站批过任何土地”。
       从汉中市国土资源局耕地保护科调取的西乡县城关镇、堰口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显示,泾洋村二组立有“基本农田保护区”标志的农田区域,目前已纳入到城镇规划用地范围。
       该局耕地保护科负责人表示,乔山水电站建成后,实际要淹没多少土地,“要看土地预审时省国土部门给批了多少,超出的范围都是违法的”。       
“镇水铁牛”与洪水       
       在西乡县城南老河堤处,有一头“镇水铁牛”,面朝牧马河,仰头俯卧。相传清朝道光年间,西乡县城受牧马河洪水侵袭,“水泛岸颓,危及城厢”。为杜绝水患,时任西乡知县胡廷瑞,召集百姓加固加高河堤。
       当地县志中记载,河堤修好后,胡廷瑞在“堤西端铸铁牛一座,意在镇护堤身”。在镇水铁牛边销售香蜡纸裱的老人介绍,如今,铁牛已成为西乡人心中的“神牛”,日日香火供奉,祈福西乡年年不受牧马河洪水侵害。
       从西乡县城至泾洋河、牧马河交汇处青龙村,数公里的河堤已基本完成,工人们正在做一些后续收尾工作;泾洋河上游至青龙村,两岸堤防工程仍在施工中。河堤下,原本是河滩的部分,已被混泥土浇筑成步道,形成了约20宽的绿化带。
       当地市民张先生讲,去年5月,牧马河的洪水很轻易就淹没了步道和绿化带。洪水过后,当地网友在网络论坛进行探讨,曾发帖质疑,称河堤下的绿化工程是“人为占用河道”, 在河道里搞绿化景观带“是在浪费钱!”。
       泾洋村三组处于两河交汇处,为躲避洪水,村民们大多依山而居,将房屋修在地势较高处。村民老孟今年60多岁,1974年的那场洪水仍让他记忆犹新。老孟说,那年洪水上了岸,淹没的门前大面积农田,“差一尺来高,水就进了屋”。
       老江与儿子住在河边的砖房里,父子俩除种植核桃树外,还拥有200多亩吊瓜地,年收入不菲。老江回忆,20011年夏,泾洋河的洪水将房屋淹没了近一半;2012年,洪水“也进了院子,淹了土地”。
       西乡县近3年已连年遭受洪灾侵袭。据当地媒体报道,2011年7月,泾洋河河水猛涨,洪水漫过河堤,淹没了泾洋村数百亩农田,3名群众被困。去年7月,西乡县18个镇无一幸免,4.5万人受灾。
       乔山水电站蓄水正常水位为428米,刚好从老江砖房的墙根淹过。电站设计的校核洪水位为430.2米,老江用手比划着,高出2米多,“要是遇到涨水,那就不干想了,我这房子和地估计都完了”。
       老江的儿子在一旁有些担忧,“电站都修好了,也没人来给个说法,真要是淹了,就找电站赔去”。
       老江笑了笑说,“等淹了再说,政府总会管的”。
       当地不少人担忧电站蓄水后,会担忧牧马河的防汛。2012年7月底,北京暴雨成灾致多人身亡,在西乡当地的BBS上,就有网友质疑乔山电站修建对西乡县城排洪的影响。有网友称,水电站建成后,如果遇到大暴雨,泄洪不力,对县城及周边来说,就是没顶之灾。该网友还称,1982年,西乡下游的安康,就因为类似原因,造成城市进水,房屋被淹,2000人不幸遇难。
       土地被淹没后,村民的出路在哪里?也是淹没区村民们最关心的问题。4月7日那天,在江义顺家中,聚集了当地十余位村民。他们探讨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农田被征用后,除补偿外,当地政府是否应当给予一些支持,扶持村民发展产业另谋出路。
       当地村民一致称,“水都淹到家门口了”,土地、安全问题解决不好,“电站就别想蓄水发电”。       
县水利局“管不了、管不住”的项目       
       乔山水电站是牧马河干流梯级开发规划的第六级电站,属于中小型水电站项目。当地政府网站公开信息显示,乔山水电站作为西乡县重点工程,每隔一个月或一季度,当地有关部门便会上报电站的建设进度。
       2010年4月,西乡县政府领导班子赴西洽会成功签约4个招商项目,金额达7.4亿元。由上海恭尔盛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投资1.2亿元的西乡县乔山电站建设项目便是其中之一。
       项目引进后,西乡县政府与投资公司签订了建设投资合同。按合同约定,西乡县政府协助投资方开展水电站的立项、设计、报批建设等工作。为确保项目顺利进行,西乡县政府专门成立了西乡县乔山水电站建设协调小组,负责协调解决项目建设中涉及的征地和移民等问题。
       4月17日,西乡县水利局局长张国林在电话中表示,乔山水电站在立项时,淹没区范围内未涉及“那么多土地”。张国林称,“土地手续正在办,作为管理单位,水电站手续不齐,我们不会让他们蓄水”。
       之后,张国林委托副局长孙德禄,向澎湃记者提供了乔山水电站相关审批手续。
       按照程序,建设水电站必须先通过可研报告审查,拿到土地、环评报告等相关批复文件后,再报发改部门核准立项后,才能开工建设。而孙德禄提供的材料中,没有环评报告和占用土地的审批文件。
       孙德禄称,乔山水电站的土地用地预审已获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审查通过,审批手续还在办理中;环评的审批手续已经通过,“还没有发下来”。
       前期审批手续不齐,项目未经发改部门核准立项,乔山水电站已基本建成。一个县级重点项目未批先建,孙德禄显得有些无奈,“县上招商引资项目,水利局作为主管部门,有些事也管不了、管不住”。
       4月21日,汉中市发展改革委员会能源科科长谯延汉表示,乔山水电站项目前期手续不齐,发改委还未对该项目进行核准立项。原则上说,乔山水电站属于违规建设项目,属当地水利局监管不力。
       谯延汉说,项目未批先建,在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颇为常见。政府为给投资方提供便利,往往先让项目开工建设,再办理相关手续。“如果先办手续,开工估计是两年后的事了”。       
 “城镇化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存在矛盾”       
       据西乡县政府门户网站信息,2011年12月16日,西乡县举行乔山水电站开工奠基仪式,“该项目的破土动工,标志着水东新区建设步入实质性实施阶段,将对推进西乡县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发挥重要作用”。
       乔山水电站建设协调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西乡县经济合作局副局长周显荣透露,乔山水电站是西乡县‘水东新区’项目的子项目,“其实就是为西乡县打造‘秦巴水城’做了一个蓄水的景观项目,真正要是用来发电的话,效益不好。”
       “乔山水电站总装机容量为1.2万千瓦,年平均设计发电量3628万度,年发电收入1135.6万元,可实现利润455.1万元”。由此计算,这个投资1.2亿元的水电项目,不计资金产生的利息,也需要26年才能收回成本。
       汉中褒河水库管理局一位不愿具名的专业人士表示,如此长的时间收回成本,“是一个很不划算的投资”。
       其实,2010年开始,西乡县就开始着手规划“水东新区”,借助即将贯通的“十天高速”带来的发展契机,打造“魅力茶乡、秦巴水城”。“水东新区”项目计划10年内投资100亿元,将城东水东村一带打造成古建文化综合体、商业商务综合体、旅游休闲综合体、度假养生综合体、运动康体综合体、企业总部休闲基地综合体、高品质生态居住社区综合体7大功能板块的宜居生态新城,远期规划人口规模约15万。
       按规划,当乔山水电站蓄水后,西乡县将依托新形成的200多万平米水面,打造“两河四岸”景观带。“建设开发水上公园和游乐休闲设施;沿牧马河和泾阳河两岸开发建设特色旅游景点、商铺、水景住宅楼等开发经营性项目”。
       直到2013年,西乡县才迎来了一个“财主”——美国希尔顿集团(中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随后,西乡县政府与该公司签订了合作合同,前期征地拆迁工作开始。
       然而,前期的征地拆迁并不顺利,似一股“狂风”刮过水东村,之后便再隐隐而散。4月22日中午,几位水东村村民在树下乘凉,玩扑克打发闲暇时间,他们中的一位老党员说,“现在没人说要征地拆迁”。
       水东新区项目签约已过去近一年,这个需要10年来打造“新城区”项目,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当地一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透露,水东新区项目可能已经搁浅。但此说法未在当地政府得到证实。
       周显荣却称,水东新区项目仍在稳步推进中,但与美国希尔顿集团(中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合作已经“黄了”,目前只是在做前期准备工作,拟将该项目“交给当地的地产公司”开发。
       陕西理工学院生态经济学教授关嵩山曾在西乡县待过多年,对西乡的发展情况颇为了解,他表示,新建水电站造“水景”,很显然是城镇化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存在矛盾。造“水景”虽然服从于该县城镇化建设规划,但对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与新型城镇化建设目标不一致,“方向上不对”。
       关嵩山说,按照新型城镇化建设要求,是要走集约、智能、绿色、低碳发展道路,是不能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
       4月25日,号称中国最美茶乡的西乡街头,当地的茶叶和樱桃上市了,尤其是樱桃,红红的,味道甜美,这种美丽的果子,西乡街头随处可见。小雨中,小城西乡宛然江南的景色。前述退休老师老周说,在国内一家摄影论坛上,一些摄影爱好者和他约好了今秋来西乡拍朱鹮,这些爱好者全国各地都有。但现在他非常担心,乔山水电站蓄水后,如果朱鹮不来了,他没法和摄友们交待。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贫困县,蓄水,水电站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