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正起草看守所法” ,法学界反对称其无立法权

澎湃记者 郭波 李云芳

2014-06-24 13: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质疑是针对其称”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根据《立法法》规定,公安部门并没有立法权。CFP 资料



       据报道,公安部监管局局长赵春光近日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新刑事诉讼法实施状况”研讨会上表示,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事件。按照全国人大立法计划,在前段国务院法制办开展看守所条例修订工作的基础上,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
       但赵的表态,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嘲笑和质疑,嘲笑是针对其“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事件”的表态。
       质疑则是针对其称”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根据《立法法》规定,公安部门并没有立法权。
“一些制度措施已严重落后”       
       长期以来,对看守所的管理主要基于1990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
       但看守所内接连发生的“躲猫猫”、“喝水死”等一系列嫌犯意外死亡事件,使得封闭管理的看守所常常成为舆论非议的焦点。
       去年3月17日,十余名律师联名向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出建议,称看守所管理已成为推进司法文明最薄弱的环节,看守所条例亟须修改。
       实际上,每年全国“两会”时,都有不少人士呼吁修改看守所条例或制定看守所法。
        赵春光在研讨会上发言时也承认看守所制度存在不足,如现行看守所条例里还把在押人员称为“人犯”,一些制度措施已严重落后。
       赵春光称,看守所职能定位正由以往服务办案转型为平等服务诉讼,且按照全国人大立法计划,在前段国务院法制办开展看守所条例修订工作的基础上,公安部正在进行看守所法起草工作。
       对于将看守所条例升格为看守所法,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持欢迎态度,称看守所的管理确实应上升到法律层次,在国家层面进行讨论,而非只在行政系统内部进行规定。
公安起草易致部门利益法制化 
       看守所条例升格为看守所法,这是一个共识。但公安部来起草这部法律,却遭致了法律界人士的同声反对。
       律师丁金坤直接称这“让人纳闷”,因为公安机关是行政机关兼具侦查司法职能,“怎么可以立法呢”。
        根据《立法法》第7条,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第12条,全国人大主席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可以提出法律案。
        “可见,公安部作为部门是没有立法权的,也无提出法律议案之权。即使是全国人大是委托授权公安部起草法案,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丁金坤还分析了现行看守所管理体制存在的弊端。
       看守所是专门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场所,必须中立,才能平等服务于诉讼。
       但目前看守所也是归公安部门管理的,这就会导致看守所在行使职能时不能不受制于公安部门的领导。由于公安机关行使侦查职能,这就导致容易出现刑讯逼供、律师会见难等诸多问题。
       因此,如由公安部来起草看守所法草案,十有八九是偏向部门利益的。“怎么可能自我放权呢?程序不当,结果安能公正?”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家清也称,看守所法直接关系到公民的自由权,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主导立法的全过程。即使是最初的草案,也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托“抗体”起草,起码也要“异体”起草,现在由公安部起草看守所法,是“本体”起草,这极易导致公安部门利益法制化,不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和罪犯的人权。    
 “刑讯逼供不在看守所在派出所”
       赵春光在研讨会上“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事件”的发言,也饱受嘲笑。
       网友“方绍伟”篡改了赵的话进行讽刺,“5年来,全国看守所内未发生过一起刑讯逼供后“被追究”的事件。”
       律师戴和平说:“五年来,说刑讯逼供案件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