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三层老宅凌晨爆炸倒塌2死3伤 居民称是“危房”

澎湃记者 胡宝秀 陈伊萍 邬佳文 俞凯

2014-05-04 23: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5月4日,上海市虹口区新港路,家住新港路240弄45号202室的刘老太“心脏现在都还在(狂)跳,人都吓死了“,楼外的工作人员正在事发现场拆除违章搭建物。  澎湃记者 刘行喆 图
  
        今晨4时49分,上海虹口区新港路242号,一幢砖木结构的三层居民私房整体倒塌,事发后,公安、消防、燃气等多部门紧急到场。消防部门派出14个消防中队23辆消防车到场,救出5名群众,经送医,2人抢救无效死亡,3人受伤。截止到下午4点,受伤送医的3名伤者中,1名重伤,医院正在全力救治。其余2名轻伤者下午已离院回家。
         “房东”戴老板今日已被叫到派出所接受调查。虹口区新闻办官方微博称,经初步调查,爆炸坍塌的房屋为新港路242号乙民居主屋,爆炸产生的挤压造成相邻房屋倒塌。事故不能排除是易燃易爆气体遇不明火种产生的爆炸引起的房屋坍塌。民居主人为夫妻2人,男主人于事发现场当场死亡。
居民回忆惊险瞬间:倒塌时还以为地震了
       回忆起清晨楼房坍塌的一幕,附近居民称以为听到雷声,也有人以为地震。
       坍塌楼地处虹口区新港路242号,东接天宝路,西近四平路,处于横向分布的旧式砖混结构三四层民房群中。泛黄的水泥外墙、开裂的墙面、狭窄的通道仅容一人通行,抬眼望去,粗细不一的电线犹如蜘蛛网,穿梭在户与户之间。
       “砰的一声巨响,吓了一跳。”住在金轩大邸7号楼3层的张先生家,距离坍塌楼直线仅七八米远。
       张先生回忆,事发时他们一家还在睡觉,在被巨响惊醒后,他拉开家南面窗帘,看到家斜前方冒出一团灰色雾团,底楼有人大叫“楼塌了!”
       5分钟左右,两辆消防车率先赶到事发地,张先生看到,几分钟后,一名身着睡衣的中年女性被抬出,当时她还大喊“救我老公。”
       今年82岁的邱金娣住在塌楼的隔壁,与儿子一家五口人住一起。
       邱金娣的儿媳刘秀芳说,清晨睡梦中她先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之后又听到一堵墙倒塌的巨响。被吵醒后,刘秀芳先把一双儿女叫醒,喊到户外,后走进婆婆邱金娣的房间,却看到一堵墙压在婆婆身上。而她老公因在外地出差,躲过危险。
       经过医院检查,邱金娣胸口骨裂,医生建议回家休养两月,再到医院复查。
       刘秀芳称,当她跑出家门后,看到隔壁的一对江西籍夫妻,女方逃出,男方被倒塌的楼板压住。
       “2007年租过来,做甘蔗生意,听说是问所谓的‘房东’戴老板租借了8平方米,400元/月。”刘秀芳说。
       经医院检查,女方邓小兰双手轻微擦伤,但她的老公被救出后,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三个小伙和一只长毛狗挤在五六平方米屋内
       冯朝兵是一名从四川内江来沪工作的小伙子,今年22岁。由于伤情较重,被送到新华医院后不久他就被转进了10楼骨科二病区。澎湃记者赶到病房时小冯脸上插满了管子,但神智清醒,也能说话,正躺在床上用手机跟关心自己病情的朋友通电话。小冯说,这部手机是借的家人的,他自己的手机还被埋在废墟里。
       19岁的安徽小伙马涛是冯朝兵的朋友,房塌前一个月,马涛与姐姐的男朋友张虎刚刚过来与冯同住,三个人住在这间只有五、六个平方米的出租屋平房内,出事当晚张虎没回来,逃过一劫。
       马涛说,他平时在鞍山路的一家餐厅上班,只是晚上下班后到朋友的出租屋睡觉,第二天一早又出门上班,和周围邻居不熟,也没注意到房屋有质量问题或者听别人说房子不安全。
       马涛回忆,这次倒塌的三层老居民楼在他们所住平房的南面,他们租住的平房是一排三间平房中最东面的一间,紧靠着垃圾筒,应该是南面的三层楼倒塌下来后把他们住的平房压塌的,因为平房和三层楼挨得很近,几乎只隔一堵墙。
       马涛又补充说,他好像看到过墙壁地面连接处有裂缝,但并没当一回事。一旁的张虎告诉浦江君,他昨晚虽然没有回去住,但小平房内还有一只从外面领养来的长毛狗狗与他们同住,后来他听邻居说狗狗也活着逃出来了。
租客大多以低廉的价格向一位戴老板租房
       冯利建说,几年前他在这里租了一个带阁楼的门面房开修车铺,下面修车上面住人,后来又在离此不远的地方租了间五平方米左右的小平房给儿子冯朝兵住。“房东”名叫戴正俅,人称戴老板。
       “我从没注意到这些房子有什么质量问题,要是有问题我也不敢让儿子住呀。”老冯懊恼地说,不过老冯告诉浦江君,倒塌的三层老式居民楼都是上海人的私房,不是戴老板的。
       躺在病床上的冯朝兵告诉澎湃记者,他在这间平房租住了大概有三、四年了,房子是老爸向戴老板租的,每月的200元租金都是每个月发工资后自己将钱交给老爸,再由老爸向戴老板支付房租的。除此之外,他们无需再付水电煤费用。因为主要是用来睡觉,从来不自己做饭,也没有煤气。屋里只有电源插座和一台电视、一台窗式空调,都是他们住进来后自己添置的,屋外有几个共用水龙头,随便用。
       澎湃记者昨天下午辗转联系到了房东戴老板。当拨通戴老板的电话时,他称自己正在虹口区的一个派出所接受警方调查,不太方便。他说,自己前一天正好去江苏海门办事,事发时不在上海。听说房子倒塌后,他被警方要求火速赶回上海。
       “我今天中午一赶回上海就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到现在还在接受警方调查,哪儿也去不了。”戴老板说,听说是居民家的煤气管爆炸引发塌楼事故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稍后澎湃记者和伤者家属多次拨打戴老板手机,都无法接通。
居民称房屋是“危房”  9天前曾接到通知自查房屋险情
       上海市消防局介绍,今晨4时49分,虹口区新港路242号老式居民楼倒塌。消防派出14个消防中队23辆消防车赶赴现场处置,营救出5名群众并送医(其中两人经120确认已死亡)。经初步了解,现场为1幢老式砖木结构居民楼,共三层,全部倒塌。
       多名居民称,此处房屋已有近60年历史,本地人约三四十户,外地租借人员约有近百户,其中不少存在群租现象。
       住在该处,门牌号为新港路240弄42号的钱先生,今年60岁,他在这里出生。
       他介绍,这里的房子建于1957年,材料是竹子和水泥,为单层的平房,每户都有土地证。随着人口的增多,居民开始改建房屋,他家经过加盖成三层的房屋,也有居民经过改建,形成四层。
       大约在2002年左右,紧邻这排老房的“金轩大邸”开建一幢高层住宅楼,刚挖了个大坑准备建地下车库,老房子们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沉降和开裂。当时住在老宅的居民还被临时安置到附近的宾馆住了15天,随后收到了开发商的慰问金,每户一到两万不等,由居民自行对房屋进行加固。澎湃记者在现场看到,靠近大坑一侧的房屋大多由钢板等加固装置。这以后,一住又是10多年,而老宅旁的大坑也因为各种原因,工程项目搁置,目前大坑里是一潭死水。
       钱先生的亲戚称,今年4月25号,他们收到盖着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嘉兴办事处公章的通知称:即将进入汛期,防止事故发生,请屋主及时对房屋进行全面自查,发现险情及时维修,避免因修理不及时造成的伤害事故发生。
        钱先生的亲戚钱女士称,在收到该通知后,4月25号她致电话虹口区房管局,称自家及周边民房已是危房,无法自修,寻求帮助,但没有得到正面答复,且事后也没有派人到现场。
       今天上午,虹口区房管局已安排专业设备和施工人员进入事故现场清理,目前未发现新的伤亡。虹房集团及区房屋应急维修中心也派出3组共12人次,赴现场对受倒塌事故影响的相邻房屋进行排查抢险工作。已对受事故影响的危险点采取了加固措施,明天还将请市房屋安全检测站对周边房屋进行进一步检测。嘉兴路街道办事处已将事故房屋及周边房屋内8户居民妥善安置。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宅倒塌,危房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