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铁延误超支引抗议,特区政府监管受质疑

澎湃记者 王欢

2014-06-03 13: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香港高铁是广深港高铁的香港段,从规划到兴建一直争议不断。
       但最近争议似乎又到“燃点”。
       一面是4月中旬,港铁宣布,工程将延误至2017年完工。这意味着26公里的铁路需要5年的时间建造。
       另一方面是5月4日,反对高铁的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暴力冲突。
       当天,香港17个团体约170名示威者抗议工程延误及超支,并声言要重演4年前的反高铁运动,要求政府搁置其他大型工程的拨款申请,包括新界东北发展区前期工程、人工岛等。
       事件造成1名警员受伤,警方随后逮捕了4名男子。
       2009年下旬香港特区政府在推动整个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计划时,在财政支出、回收土地、车站选址、设计等问题上,引起了香港社会人士的关注甚至冲突。
       香港的轨道交通一直是它骄傲的资本,但修建高铁的效率低下和引发的风波不禁让人联想,高铁之困是否就是香港之困?
最初的争议
       香港特区政府从2005年开始规划新建广深港高铁的香港段,并在2007年的施政报告中,把高铁项目列入十大基建工程,2008年开始具体设计,2009年10月行政会议拍板通过兴建方案。
       高铁香港段以隧道形式兴建,全长26公里,由西九龙市中心通往广州石壁,香港境内不设中途站,预计2015年落成。
       高铁建成后,从西九龙出发,14分钟可到深圳,到达广州新市中心石壁站也只需要48分钟,实现粤港两地一小时生活圈。
       有很多香港人其实就住在珠江三角洲,每逢假日也有港人陆续经深圳关口进入大陆,采买生活物品。
       不仅如此,广深港高铁亦是京港高铁和沪港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0年10月20日,上海虹桥商务区管委会副主任陈伟利曾乐观估计,正在建设的上海至香港的高速铁路,预计在2013年至2014年间建成通车。届时,香港至上海直达最快仅需3个半小时。
       但在香港高铁的实际规划中,已经问题重重。
       为兴建高铁香港段的紧急救援站,需要清拆位于新建上水的菜园村,150户村民受到影响。当地人不想离开自己种菜和居住的地方,并得到了一些环保人士和泛民人士的支持。
       特区政府宣布拨款8000多万元港币,对村民作出赔偿。并会协助村民搬进公屋,购买同区村务以及购置田地复耕,但仍有村民不愿接受。
       与此同时,由于通胀和工程改动等因素的影响,工程的整体造价由2008年政府估计的354亿元,急增至669亿元。其中铁路工程造价占537亿元,但政府表示高铁的兴建,除了铁路本身带来的收益,长远来看,由于香港旅客数量的增加,将会带来每年30亿元的消费。
       立法会的公务适宜小组委员会在2009年12月已经通过了高铁香港段项目的可行性审查,最后要由财务委员会审议拨款申请。但拨款的审议也被三度延迟。
       还有一些青年人,认为这个工程本身就是不公正、不公益的。也有一些专业人士反对的不是高铁本身,反对的是现在选址的方案和建设的费用,他们根据自己的计算,认为特区政府报价的669亿元,可以减一半。
       一些政治上的反对派也加入其中,借反高铁反特区政府施政,反对前任香港特首曾荫权。这样,反高铁的声浪就高了起来。
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香港高铁建造速度有多慢,我们可以和京沪高铁的建设做个比较。
       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2008年4月18日正式开工,2011年6月30日通车。平均每年建设400多公里。
       按照香港高铁2009年的方案,这段高铁长26公里,2012年兴建,2015年建成。意味着每年建设不到10公里。
       而港铁近期发表公告称,原定明年完工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工程将延误9个月,主要工程要到2016年完工,而通车时间亦要顺延一年至2017年。
       对于工期延误的原因,港铁工程总监周大沧表示,3月30日晚上的一场黑雨,令元朗区于3小时内录得逾150毫米降雨量,为200年一遇的大雨,雨水淹浸了七星岗至大江埔一段半公里长高铁隧道,亦浸毁了隧道内的隧道钻挖机。
       高铁亦有两处工程路段遇上地质问题,其中西九龙总站地底的石层比预期更高更硬,加上附近地底有孤石和复杂基建管道,港铁事前难以钻探,致令工程受阻。而经过深圳河后的一段跨境隧道,由于位于湿地保护区下,事前同样难以钻探,但隧道现需穿过溶洞。
       解释引发了舆论不满。香港媒体人评论,西九龙高铁站没有进行地质勘探,在施工过程中才发现花岗岩。建房子都会进行地质勘探,何况大型的公共项目。所有香港媒体的社论皆痛批香港高铁。
       港铁最新提交文件承认,高铁香港段延至2017年才通车,3月底的黑雨并非关键原因,事实上,港铁工程部早于去年2月已察觉工程出现重大延误。
       但港铁工程团队“倾向太自信”,自以为能透过各项措施追补施工延误,最终失败,6月已发现高铁香港段在2015年只能“局部开通”,运输及房屋局在去年11月已收到港铁提出,要求以“放宽”的“局部开通”模式达到2015年通车目标。
       港铁目前估计,高铁工程超支起码34亿元。
       运房局局长张炳良宣布由政府成立独立专家小组,声称要把高铁延误原因“了解到底”,但小组主席李焯芬本身就是港铁的非执行董事,于是在政府公布消息后两小时便辞去了主席职位。
       这成了香港高铁建设过程中的又一个笑话。
香港之困
       香港高铁建设的困局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香港社会的困境。
       香港作为一个发育比较成熟的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它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建设地铁网络。香港的公共运输网络非常发达。尤其是换乘极为方便,乘客下了地铁,就会看到换乘轨道就在对面。
       香港轨道交通线路,包括铁路、轻轨、地下铁,在奥运会和世博会之前比整个内地都要多。
       香港的轨道交通,长期以来其实在大中华地区一直是最先进和最领先,亦有管理创新,比如香港地铁沿线的土地由港铁来经营。但是这个优势现在已经不在了。
       广深港高铁中,从广州到深圳段早已通车,大陆也已经有比较完善的高铁网络,但是香港高铁迟迟不能通车。
       香港资深媒体人何亮亮认为,香港特区政府的监管不利和港铁公司管理的问题是导致香港高铁困局的主要原因。
       港铁公司是香港雇员最多的公司,2000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香港特区政府是其最大的股东。何亮亮认为,虽然特区政府以积极不干预为宗旨,但实际应该负有监管责任。
       “香港过去有一些大型项目,当年兴建地铁的时候,也曾有强烈反对的声音,但是地铁建成以后,谁都感受到,地铁对于香港这个现代化社会的便利。”
       何亮亮说,现在延误已经造成,港铁混乱必须得到纠正,如果不能,现任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支持率将进一步下降。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香港社会本身矛盾也是很尖锐的。“所以看的是高铁,实际上香港特区政府。”何亮亮说。
       何亮亮评论道,“我觉得目前从高铁的处理上面,政府试图来研究香港社会到底有些什么变化,他们如何来根据这样的变化,来改善他们的施政。从这个角度来看,高铁的兴建在香港应该带有一个转折性意义。以后特区政府,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施政。因为香港的民众,经过这样一个事件,也会更多地来考虑香港到底要怎么样发展。”
       据内地媒体报道,广深之间的铁路已经开始运营,但是客流量很低。因为大多数旅客的目的地是香港而非深圳。
       如今,项目又将再延迟2年,近的对珠三角产生影响,长远将影响沪港联机。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港高铁,广深港高铁,港铁公司,特区政府,梁振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