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书画部三年招不到一个人

澎湃记者 陈诗悦

2014-05-07 17: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国的文博专业每年总共只有300名毕业生,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在毕业后转行,导致博物馆人才青黄不接,像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三年都招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才。 这是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陆建松在国际博物馆日系列活动之一—“中国博物馆建设热 呼唤加强专业人才培养”讲座上提供的信息。
       中国目前平均每40 万人拥有一座博物馆,但美国平均1.7万人就有一个博物馆,而德国8000万的人口就有6600座博物馆,平均1.2万人一座。我国博物馆的发展空间很 大。和目前蓬勃发展的博物馆营造运动呈现出极大反差的是,文博人才的青黄不接。随着一批文博老专家的去世和退休,高层的专业人才面临着断代。北大、南开、 浙大、吉大等主要高校,每年从文博专业毕业的只有300人左右,远远不能满足大量博物馆运营的需求。而在这些学校中,北大是以考古学为主要发展方向,南开 大学则是主攻历史和文物学,即使是有专门方向研究博物馆学的复旦大学,每年几十的毕业生中,做拍卖行、画廊、文化产业、媒体,甚至是和专业毫不相关的银 行、咨询等领域的不在少数,就造成了供需之间极大的不平衡。
       由于专业极为小众,普通公众对文博专业缺乏认知,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的同学出去总会碰到 这样两种尴尬的问题:一、你们挖墓么?二、你会鉴定么?经历过几次惊慌否认不知所措以后,现在的文博系同学总能面不改色地回应,“不不不,曹操的遗骨不是 我们发现的;《功甫帖》是真是假?我是真的不知道。”
       那么博物馆学究竟是做什么的?字面意义上解释,即是关乎博物馆的科学,博物馆的性质、特点、经营方式、职能范围等等都在它的考察研究范围内。2014年,国 际博物馆协会(ICOM)为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确定的主题是“博物馆藏品架起沟通的桥梁”。该主题立足于“物”来探讨新时期博物馆的使命,复旦文博 系主任陆建松却认为,在博物馆事业日渐兴旺的中国,“人”才是亟待解决的最大问题。
       从博物馆本身这些年的发展来看,传统的以藏品保存和研究作为其 主要职责的理念已经渐渐被抛却了,而展示教育和公共服务越来越成为现代博物馆经营的核心。但我国现在博物馆的专业从业人员仍旧以保管和研究为主,考古和理 化专业出身的人才占据了主要因素,而展示教育方面的人才却激起匮乏。以教育活动繁多且高质量而著称的喜马拉雅证大美术馆的教育部总监刘麟曾感叹,“我们也 不知道教育活动应该怎么做,只能全都试一遍,凭着年轻人的冲劲。”
       另一方面,博物馆的类型也在转变,从原来的以历史文化类为主,逐渐向自然、生态、科技、各行各业衍伸,而这种跨学科的人才也没有跟上。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我国博物馆人才不足?陆建松认为,博物馆人才的培养和高校博物馆学的学科建设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是最主要的原因。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南开 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吉林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四川大学等十几所高校纷纷开设博物馆学专业,基本能够满足当时的需求。然而三十年过去了, 博物馆的发展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校的教育水平却一直停滞不前。
       在这一点上,外在的原因是学科限制的阻碍。去年,原先与 博物馆学一样同为历史学二级学科的考古学被提升为一级学科,一下子地位大涨。而博物馆学无论从专业设置、招生数量、投入还是编制、人才引进、课题申请等方 面都属于弱势。做了系主任的陆建松“哭穷”,“全校每年行政花费少于10万的二级单位只有两个,一个是力学,一个就是我们,每年才5.7万,200个左右 的学生只有18个老师,1个行政人员啊。”
       在开设博物馆学专业的为数不多的学校中,很多都是以文物学和考古学为主要方向,全国真正从事博物馆学教学的只有十多人。而博物馆学的课程设置大多是历史 学、考古学、文物学、博物馆学、文物保护等的大杂烩。一位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大四的学生就这样抱怨,“学史学导论看各种文献原典的时候,我觉得自 己是个文科生;学博物馆教育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社科生;学展览设计画平面图3D图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美术生;学文物修复保护做实验摆弄瓶瓶罐罐的 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是个理科生。”学生什么都学,却又什么都不专,毕业以后不能在拍卖行鉴定、不能做出一个有逻辑结构的展览策划、也不能下工地组织开掘, 成了名副其实的“三脚猫”。这种泛而杂的体系难以适应我国博物馆提升专业化水平的要求。陆建松更毫不客气地指出,“我们的老师本身合格么?很多老师对于自 己的学术课题太过孤芳自赏,却忘了我们这个专业,是要落地的。”
       “现在的博物馆从业人员鱼龙混杂,而且两极分化严重。大馆的招聘限制往往严格,甚至于像上博书画部三年都招不到一个满意的人才。而另一方面,一些地方的小 馆却成为各种裙带关系争取编制的的温床。”陆建松指出,实行博物馆从业人员的资格认证,从确立到实施也许会碰到很多问题,也许慢慢也会违背我们的初衷预 想,但是总要先设槛“拦一拦”。
       日本博物馆学家仓田公裕曾说博物馆学“并不是只探求各个博物馆的实用性知识,而是探求其本质的独 立的学问。换言之,博物馆学并不是博物馆的各个事例或一般知识的单纯的拼凑。总之,博物馆学的中心课题是把握博物馆的基础,即博物馆的本质。”我们的博物 馆学教育,距离这个本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博物馆,复旦大学,文博人才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