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林:俄罗斯的未来并不在西方而在东方

外交学人记者 王泳桓

2014-05-07 17: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维克多·拉林称俄罗斯和中国应该利用一切峰会和多边合作平台的机会去消除第三国的偏见和恐惧
       “在东亚,还没有哪个组织能够真正团结起所有国家。亚信会议应该具备这个能力,也应该积极尝试去承担这一作用,即便可能会遇到来自美国及其亚洲盟国方面的阻力。”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考古和民族研究所所长维克多·拉林在接受外交学人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他对亚信会议的看法。
       今年5月20日至21日,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将在上海举行。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将出席本次峰会。不少分析舆论认为,这是巩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有利时机,也体现了中俄两国对彼此的支持。对此,维克多·拉林有着自己的见解。
       “一些国家,例如美国和日本,它们会认为中俄的安全合作将会对自己的利益和政策造成威胁。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应该利用一切峰会和多边合作平台的机会去消除第三国的偏见和恐惧。”
       中国也将在本次峰会之后从土耳其手中接过亚信会议轮值主席国一职。作为一名俄罗斯学者,维克多·拉林也表达了他自己的期待。他表示, 中国应该尝试将亚信会议转变为实干的、积极的组织,并在下一个十年帮助形成亚信会议的思想理念,同时吸引俄罗斯更积极地参与到组织活动中。
       外交学人:乌克兰危机背景下,俄罗斯是不是有必要更加加强与亚洲国家之间的安全合作?
       答:我希望,欧洲和美国今天的立场能最终使俄罗斯的政治精英明白,俄罗斯的未来并不在西方世界,而是在东方。俄罗斯要摆脱对欧洲的盲目崇拜,因为这种崇拜严重阻碍了当代俄罗斯的发展和现代化进程。欧洲和美国的立场也会使俄罗斯更进一步地去了解中国、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家。俄罗斯要务实开发东部地区,为建立东亚地区安全体系做出重要的努力。
       外交学人:亚洲安全有很多安全议题,比如核不扩散、领土争端、恐怖主义等,俄罗斯最关心什么议题?
       答:俄罗斯关心很多亚洲安全议题,不过主要的有这么几个:1) 核不扩散;2) 增进亚洲国家之间的互信与透明度;3) 预防和应对非军事威胁,比如自然灾害、国际犯罪等;4) 保障海上安全。
       外交学人: 有一些观点认为,亚信会议尽管参加的国家很多,但却缺乏真正的影响力和执行力,您赞同这样的观点吗?
       答:我同意。在东亚,还没有哪个组织能够真正团结起所有国家。亚信会议应该具备这个能力,也应该积极尝试去承担这一作用,即便可能会遇到来自美国及其亚洲盟国方面的阻力。
       外交学人:亚信会议关注安全议题,您觉得通过加强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来促进共同安全,这样的思路是否可行?
       答:在该地区有不少着重于经济合作的组织。为了保障经济合作,他们避免讨论有关政治和安全的敏感问题。我认为,亚信必须走自己的路,并首先专注于营造相互理解和彼此信任的环境。还要特别注意人道主义、信息安全、心理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的问题。
       外交学人: 如何从地区层面和全球层面看待中国与俄罗斯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安全合作?
       答:两个层面会相互影响。一些国家,例如美国和日本,它们会认为中俄的安全合作将会对自己的利益和政策造成威胁。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应该利用一切峰会和多边合作平台的机会去消除第三国的偏见和恐惧。一般来说,中国—俄罗斯—印度的战略三角可能是欧亚大陆东部安全体系中最可靠的基础。
       外交学人: 中国在2014年至2016年将担任亚信轮值主席国一职。您个人觉得中国在此期间应该做些什么?
       答:我个人认为,中国可以做以下几点:1) 尝试将亚信会议转变为实干的、积极的组织;2) 考虑到美国重返亚洲以及当前欧洲新形势等因素,中国应该在下一个十年帮助形成亚信会议的思想理念;3) 吸引俄罗斯更积极地参与到组织活动中。
       外交学人: 有学者认为,亚信对话平台可以组建维和部队保障安全等,您认同这样的观点吗?
       答: 我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联合国已经起了这个作用。目前,对于亚信会议,这个权力还不是必须的,而且亚信会议也没有这样的财力和组织能力。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研究生 华盾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