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名扩大化曾惹“口袋罪”争议,寻衅滋事罪究竟是个什么罪?

澎湃记者 付丹迪

2014-06-04 22: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寻衅滋事这个罪名最近很火,但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罪名呢?
       一位网友的看法代表了普通大众的朴素理解:一听到哪个人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抓起来了,就会想到流氓阿飞活闹鬼打架、调戏妇女、欺行霸市、无恶不作……
       再专业一点的,百度一下,然后就能知道这个罪名的前世今生。
前身是流氓罪

       寻衅滋事罪的起源,确实也正如普通大众的朴素理解,其前身是流氓罪,本是针对现实生活中的流氓、痞子而制定。
       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根据1979年刑法,妨碍社会秩序的行为常常被定性成流氓罪,这显然有些名不副实。
       为便于司法实践操作,1997年刑法废除了流氓罪,将其具体分解为强制猥亵罪、聚众淫乱罪、聚众斗殴罪以及寻衅滋事罪。
       1997年刑法第293条规定的“寻衅滋事罪”犯罪行为主要包括四种情形:
       一是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
       二是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
       三是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是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在量刑上,涉案人有寻衅滋事行为之一,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纠集他人多次实施上述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认为,寻衅滋事罪从旧刑法的流氓罪中分列出来,但却延续了流氓罪的定义不清、内容宽泛、适用混乱的缺陷。
“起哄闹事”情形最模糊
       细察1997年刑法第293条的规定,前三种情形的规定相对还比较具体,容易认定,但最后一种“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概念就比较模糊,套用起来显然随意性比较大。
       【壹號专案】统计了“中国裁判文书网”上2014年以来的98份有关寻衅滋事罪的判决书提及“随意殴打他人”情形的90份,提及“追逐、拦截、辱骂他人”罪名的85份,提到“强拿硬要,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罪名的56份,而涉及“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仅有34份。
       对此,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进一步解释称,“之所以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的罪名最少,是因为这项罪名的定罪最为困难”。
       统计发现,在34起以“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为由的寻衅滋事案件中,15起是在公共场所发生殴打行为、引起群众围观,7起是在公共场所破坏他人财物引起多位受害人报警有关,其余12起,均涉及在公共场所辱骂他人造成不良影响。
       可以看出,所谓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形,实际上和“寻衅滋事罪”的前三种情形重合度很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说,“一般而言,寻衅滋事罪的四种情形在定罪时可以交叉,而对于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情节较轻的都会以其他三种情形定罪,故以公共场所闹事定罪情况不多”。
罪名扩大化惹争议
       1997年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的规定都针对现实的公共场所,2013年“两高”发布司法解释,将该罪名扩大到了网络空间。
       2013 年9月,“两高”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以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但这个司法解释,被法律界人士认为是超越立法,属于越权解释。
       知名律师斯伟江认为,网络作为社会交往的空间,是有公共空间的性质,但不是刑法293条所称的公共场所。
       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称,《刑法》第293条对“寻衅滋事罪”的规定,是全国人大开会通过的,无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是“两高”都无权扩大定罪的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