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外籍军团里的温州雇佣兵:退伍后几乎都选择从商

肖彷紫

2014-05-08 11: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中国人在国外军队中当雇佣兵早已有之。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法国的外籍兵团。有趣的是,在这支战功显赫、成员却主要是外国志愿者的法国军队中,温州籍中国人一度是兵团华人服役群体中的多数。在服役期满退伍之后,这些久经沙场的温州人,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从商,并获得了不小的成就。
       
       5月6日晚,一条“乌克兰驻华使馆紧急招募雇佣兵到克里米亚前线参战”的信息在网上不胫而走。信息中还附上了乌克兰驻华大使馆的电话。
       雇佣军的神秘,加上所谓的优厚薪酬,使网友们看到这条消息后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竞相转发,一时间成为热门话题。
       不过昨天,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该消息不实,“这是谎言,希望大家不要再传播这条消息”。
       虽然消息最终被证伪,但中国人在国外军队中当雇佣兵其实早已有之。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法国的外籍兵团。
       有趣的是,在这支战功显赫、成员却主要是外国志愿者的法国军队中,温州籍中国人一度是兵团华人服役群体中的多数。描写温州人创业史的电视剧《温州一家人》中,温州籍华人黄志雄所加入的就是这支兵团。
       而在服役期满退伍之后,这些久经沙场的温州籍勇士,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从商,并获得了不小的成就。对于选择经商的原因,曾在服役期内接受国内媒体采访过的华人中士长张明俊如此表示:“我毕竟是个温州人”。
       除了个人成就,这些温州籍华人大兵还积极参与中法之间的各类社会活动,他们为此专门成立了法国外籍兵团的第1个战友会——华人战友会。经过多年的努力和耕耘,这些来自温州的华人士兵,已逐渐成为中法交流的中坚力量之一。
法国外籍军团由136个国家和地区志愿者组成
       法国外籍军团(法语Legionetrangere,英语FrenchForeign Legion)是由外国志愿兵组成的陆军正规部队,拥有和法国正规军同样的装备。人员约8000名,来自136个国家和地区。
       该兵团创立于1831年。当时为了解决法国国内的外国人犯罪问题,同时补充战争中死伤的法国军队兵员,由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浦斯下令组建。
       志愿者加入时可以隐瞒国籍和姓名,假名或改名也可以。2000年以来,兵团开始对志愿者的经历进行详细调查,曾经服过刑的人已无法参加,同时,加入者可以拒绝参加针对母国的战斗。
       在世界战争史上,法国外籍兵团堪称战功赫赫。组建后,曾参加了阿尔及利亚战争、墨西哥远征,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刚果、波黑战争,第一次海湾战争等。除战争活动外,缅甸的维和援助活动、海地的镇压暴动、印度洋地震的灾害援助也能见到该军团的身影。
加入外籍兵团是获得法国国籍的捷径
       在这支部队中,不乏中国人的身影,而曾经的多数来自浙江温州。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许多温州人像铁片一样被欧洲这块巨大的磁铁所吸引,开饭馆、做批发生意。渐渐地,温州人占据了巴黎的3区、13区、美丽城与巴黎北郊的欧拜赫维里耶市,在法国华人总数中占到43%。
       成功人士的传奇频频传回家乡,经流传并放大,刺激了一批又一批年轻人的出国淘金梦,这也让法国成为温州年轻人走出国门的首选之一。
       选择加入外籍兵团,也成为部分温州年轻人中的选择。因为对于当时几乎都是以不正当手段到达法国的国人来说,加入外籍兵团,无疑是获取法国国籍最快的途径——无论你是否偷渡到法国,甚至犯过法,只要年龄在18~40周岁之间,在军团服役满5年,即可优先申请入籍。
       否则,作为非法入境者,因为没有居留权,他们开不了银行账户,找不到正式工作,且随时都有被警察逮捕的危险。而他们剩下可以获得合法身份的途径,便是等待那不知何时才能有的政府大赦。除非能找到1个法国人或有居留权的人结婚,同时对方乐意配合且你觉得这笔交易划算。
第一个加入的中国人来自温州
       根椐法国外籍兵团的档案记载,第一个加入兵团的中国人,是来自温州文成县的胡永多。
       胡永多出生于1952年。1979年,27岁的胡持旅游签证来到法国。留法期间,胡永多经巴黎第三大学一位教授的指点,了解到融入法国社会的便捷途径是加入外籍兵团。
       1980年5月14日,胡永多正式迈入了法国外籍兵团军营大门。他说:“我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加入法国外籍兵团的第一个中国人。从加入外籍兵团巴黎招兵站的大门,就开始了我人生的别样路。”
       在完成兵团的新兵见习期后,胡永多被分到了法国外籍兵团的第一连第三大队。随后,他随兵团去法国大溪地群岛原子弹基地执行任务,之后进入中东黎巴嫩维和,在一次大轰炸中,他背上被炸伤的黎巴嫩市民,冲过了轰炸地段,当将老人送往医院救治后,才知道自己受伤了。医生检查时,发现他的耳朵和脸上都被弹片划伤,炮灰里的铁渣滓和沙子也嵌进了脸上的皮肤内。
       一次在非洲乍得执行维和任务时,胡永多靠着的树杆连中三枪,他却安然无恙,但看到被子弹剥落的树皮,他仍心有余悸。“在枪林炮雨中,我也担心自己随时有可能会发生意外,那时我的女儿只有10岁,为了让她能了解她爸爸从军期间都做了些什么,我开始利用执勤空闲时间写战地日记。”
       他的战地日记是用法语写的。他说,进入外籍兵团之前,他只学了几节课的法语,训练期间,由于语言不通,闹出了很多笑话。用法语写日记不仅可记录自己的经历,同时也能提高法语水平。
       1985年,胡永多退伍。在外籍兵团从军期间,他出国作战2次,多次受伤,先后获得保卫国家银质奖章、十字架加星勇士功章、法国战功奖章、欧洲联盟战功奖章等。1995年,在法国四星大将支持下,他牵头成立外籍兵团华人战友会并担任了会长职务。
       退伍后,胡永多在法国经营着一家中餐厅。他介绍,在他之后,共有800多名华人在外籍兵团经受考验,籍贯也由早期的温州人扩到各个地区的人。他表示,外籍兵团华人士兵退伍后大多开创了自己的事业;相较于其他群体,外籍兵团退伍兵事业成功率更高,也更坚强,无疑是当兵的历史让他们历经磨练。
要加入必须经过魔鬼式的选拔
       除要经历真正的战火,法国外籍兵团的训练也以严苛而著名。因为外籍兵团享受官方给予的高于普通部队的薪酬,并能优先入籍等高待遇的代价,所以最艰难的军事任务往往都由外籍兵团来承担完成。
       除每月1043欧元的薪水,外籍军团提供的优厚待遇还包括:食宿、高额保险,以及每年45天的带薪休假。同时,允许参加者是偷渡客,允许其冲着国籍而来,允许参加者曾经有过犯罪记录。但条件是:绝不允许在此混日子。
       加入外籍兵团的第一关,便是按要求在12分钟跑完2800米。从报名者的体能测试开始,外籍兵团的严苛训练与残酷的生存逻辑就发挥出威力。到正式签约,最终获得成功的平均只有20%。
       法国外籍军团挑选士兵的要求非常严格,虽然每年有上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申请加,但要经过严格的选拔考试,淘汰率高达95%以上。进入兵团的前四个月是新兵见习期。胡永多说,这四个月训练堪称魔鬼般。
       每天教官都用尽办法把他们折磨得精疲力竭、苦不堪言。一次训练,由于体力不支,他落在了后面,教官一脚踢过来,他便顺着训练的斜坡滚下一百多米,身体多处划伤。另一次障碍跑训练中,因体力不支,他整个身体悬挂在训练的门框上荡来荡去。教官见状,就在门框下倒上汽油,打火机一点,顿时门框下火苗飞跃添着脚底,心一急,他便“嗖”地一下跳了过去。
训练是《我是特种兵》的现实升级版
       曾在该兵团步兵团服役的温州籍华侨商人徐哲也曾回忆,为了考验新兵的反映能力,教官还会在半夜趁士兵熟睡将模拟炸弹扔进军营。
       徐哲于1994年正式申请加入法国外籍兵团。进军营后,他发现法国外籍兵团共有一万多人,下设十个团。除少数的法国人,大部分外籍士兵都来自东欧国家,他们当兵目的是为赚钱。亚洲人在外籍兵团占的比例相当少,中国兵则以温州人为主。
       三个月的训练需要24小时待命,每天徐哲和战友们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学习射击、格斗技能。射击一个端枪姿态一做就是个把小时,枪械拆卸下来后,闭着眼睛务必在一分三十秒时间内重新组合。格斗训练讲究的是真打,对抗时徐哲和对手互相打得鼻青脸肿,不经教官同意,还不能停手。一天训练下来,人累得全身骨头都要散架,“变态”的教官还经常会趁半夜时分,把几颗模拟炸弹扔进军营,然后大喊道:“全给我滚出来!”几分钟后,原是陷入沉睡的士兵又睁大眼睛,全部集中在指定的地点上。
       在徐哲印象中,训练最苦的是最后四天的急行军。四天行军几乎是不分昼夜在户外奔走,徐哲两只脚板上很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稍作休息后,每走一步都会感到脚底钻心地痛,但是为了居留权,他什么都忍了下来。每次行军,长长的队伍后面总会跟着一辆越野车,随时收留那些昏厥或放弃的士兵。
       热门电视剧《我是特种兵》、《士兵突击》中残酷的训练场景已足够令人震撼,法国外籍兵团的训练却堪称上述电视剧剧情的现实升级版。
退役后从沙场转战商场
       也许因为身上始终割舍不去的“温州情结”,在服役期满后,除少部分选择继续与兵团续签合同外,剩下的温州籍华人士兵几乎都选择了从商,并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来自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战友会的官方网站信息显示,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中大多都已事业有成。比如现任会长胡奇业,1992年开始进入服装、百货行业,1999年在巴黎北郊93省从事批发业至今。2001年,胡奇业加入法国进出口商会,也是该会创始人之一,现任商会名誉会长。2010年,他与几个温州老乡联手创建法国恒通集团,主要经营房地产及开发,并由其任集团总裁。
       战友会第一常务副会长陈建青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万利达贸易公司掌门人。前任会长陈健和妻子经营的亚鑫酒楼,已成为巴黎郊区92省吕埃—马勒迈松市的“明星餐馆”,他还创建了名为“Ellador”的服装饰品连锁店。副会长杨卫国退役后,在巴黎东北郊地铁奥什站几十米远处开了一座城外城酒楼,这是一家典型的大型中餐馆,500多平方米, 涂绘着中国红和中国龙。
       如此成就,即便连曾是这些华人士兵上级的外籍兵团军官也不禁感叹。退役后回国内经商的徐哲,曾在法国街头碰到其原连队的指挥官。后者对这位成功转型的温州人发出由衷的感慨:“你们中国人真了不起,退役后总是创造奇迹。”
中法交流的中坚
       除了个人成就,这些温州籍华人大兵退役后还积极参与到中法之间各类社会活动。法国外籍兵团华人战友会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的。通过战友会,他们不仅积极响应和参与祖籍国的各项大事件活动,还发挥自身能力促进中法之间的交流。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期间,面对国内同胞遭受的灾难,战友会先后共筹集100万元寄给灾区。
       2010年,在战友会的牵线搭桥之下,法国欧拜赫维利埃市与温州乐清市签署了友好合作意向,建立经济文化友好交流体系。欧拜赫维利埃市位于巴黎北郊,拥有超过700个华裔商人建立的批发贸易公司。欧拜赫维利埃市以及圣德尼平原都市圈的华裔商人主要来自温州。
       此外,这些退役的温州籍士兵也是维护法国华侨华人权益的主力。
       2010年6月20日,面对日益影响华人社区安全的盗抢犯罪,法国外籍兵团华人战友会等5个以温州人为主的侨团,联合30多个法国华人社团,在法国巴黎组织发起“反暴力,要安全”活动。
       近3万华侨华人参加了活动,他们高举“反暴力,要安全”、“我爱巴黎,拒绝暴力”、“互敬互重,友好相处”等中法文标语,呼吁法国治安部门能加强整治,打击盗抢犯罪,维护华人社区的安全。
       对此,法国《欧洲时报》评论认为,这次大游行堪称华人华侨维权史上的里程碑。该事件也被作为海外温州人团结的典型,被温州官方作为史料收入进了《温州年鉴》中。
       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些曾在外籍兵团奉献青春的华人大兵,已逐渐成为中法交流中的中坚力量。正如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战友会在官方网站上所言:“根之所在,生命之所依托,无论是我们生活的城市,还是我们的职业、经历或习惯,都不能磨灭身为炎黄子孙的那份骄傲!”
       (本文参考了《南方周末》、《温州都市报》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雇佣兵,法国,乌克兰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