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报元老张敬武凌晨离世,5天内两位媒体人因抑郁症自杀

澎湃记者 卢梦君 王欢

2014-06-05 18: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媒体圈再传噩耗。
       5月8日晚间,深圳报业集团发行物流公司总经理张敬武自杀消息传来。
       澎湃记者从多处消息源获悉,张敬武于7日离家前留下遗书,表达了对妻子的歉意,之后到公司开会。
       会议中途,张敬武离场,此后便不知去向。张敬武的家人于7日晚上向警方报失踪。
       5月8日,张的尸体被发现在深圳市福龙路立交桥下树林中(亦有报道称其尸体在深圳香蜜湖一处涵洞发现)。
       晶报总编辑胡洪侠5月8日晚间在微博上证实,张敬武因患严重抑郁症于5月8日凌晨离世。
       有知情人士称,46岁的张敬武并无子嗣,7日当天他曾在笔记本上直言工作压力大,流露坚决去意。“据知,张总患抑郁症多年,加上工作压力大,不堪重负,而自寻解脱。”
       5月4日中午,张敬武用他的手机转发了最后一条微博,提醒朋友注意充电宝内的奇怪配件。
       更早前,张敬武在微博上发了简短的一句话:“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胡适。”但没有更多的注解。
       如今,这一切徒留下身边人的哀思、不解与遐想。
       在微博上,张敬武的同事、朋友,甚至素昧平生的人都为他点燃了纪念的蜡烛。
       “张敬武进入深圳报业集团工作近二十年,先后在采编经营多个重要岗位工作,为人忠厚坦诚,工作兢兢业业,为集团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对于他的英年早逝,我们深感痛心和惋惜,并表示沉痛哀悼。”胡洪侠说。
       一位张敬武的同事在他最后一条微博下面留言,“下辈子,我们还做同事!”
工作努力,善于沟通
       张敬武的家乡在湖北荆门。
       2013年6月,世界环境日那天,张敬武曾撰文回忆自己家乡的一条河——永隆河。
       张敬武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河。
       “我要缅怀的这条河叫永隆河,在江汉平原北部的京山县,它蜿蜒30多公里后,在我的家乡拐出一个Ω形的大湾,童年的我就生活在这个大湾中。”
       在张敬武的记忆中,永隆河是开放的、神奇的、欢乐的,亦是暴戾的。
       “在我四岁那年夏天,连续十多天的大雨后,河水暴涨,我最小的姐姐,在河边洗衣服,不慎落水,被汹涌的河水吞没,留下我母亲永远的痛。”
       少年时张敬武便离开家乡,“往后的数次回乡,都是形色匆匆。”
       工作后的张敬武努力且出色。
       他曾在中国第一代财经报纸《投资导报》工作,报纸关张后,又参与了《晶报》的创办。
       “张敬武做过报社所有的职位:编辑、记者,还有美编、版控、第一读者……”一位曾与张敬武共事过的媒体人介绍。
       深圳报业集团前社长吴松营记得,曾经是名普通记者的张敬武工作努力,有一定的想法,“所以后来进步了。”
       此后,张敬武历任晶报编辑中心副主任、总编室主任、广告部总经理、编委等职。
       “他善于沟通,领导艺术高超,大家对他的评价都非常高。”前述媒体人告诉记者,对于张敬武被提拔,大家都挺服气。
       2012年初,张敬武通过竞聘,成为晶报编委。2013年9月,被提拔为深圳报业集团发行物流公司老总。
工作带来的压力
       伴随着纸媒发行量的衰减,作为发行物流公司老总的张敬武或许感受到了压力。
       “报业下降很厉害,发行下跌非常厉害,他下了很多功夫。”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南方都市报系旗下的奥一网今年曾出现了一则有关深圳报业集团物流公司的帖子,署名为张力。
       帖子中写道,公司员工对新任总经理颇有微词,一致称谓其“张水”,因其“执掌帅印长达一年之久,只闻其名,不见其身,没有经营管理能力”。
       帖子还称,公司“资金链间歇性断裂”可能致一段时间后没钱发工资,但在一次筹备理事会会议活动上,仍花十万元购买数百瓶进口红酒,招待不到40人。
       “马上让人认清这位深居简出新任老总的真实面目:赚钱没本事,花钱如流水。”张力说。
       前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则帖子可能是已从发行物流公司离职的人员所为,“攻击张敬武”。
       这则帖子目前已无法在奥一网上搜到。
       此外,该知情人士透露,前两天开会时,有集团领导因工作原因,点名批评了张敬武。
       “即便遭遇检举,他也可以辩白。他现在的压力不会比担任总编室主任时大,创刊的时候一旦出现问题,被骂很久,都能挺过来。”
       “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唧唧喳喳,卿卿我我,轰轰烈烈,终归于平淡。”这是张敬武在生前对自己的期许。
媒体人的“劫难”
       这是一个媒体人悲伤的春天。
       5月4日下午,《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自杀离世,年仅35岁。
       徐行自杀前工作压力巨大,患忧郁症,长期失眠。据了解,徐行此前是都市快报编委,分管经济部和新媒体,当时是都市快报最年轻的编委。在2013年末升任副总编辑,之后分管的部门里多了文娱新闻。
       他是跟着纸媒一起奔跑前行、跌跌撞撞的人,他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熟悉徐行的人介绍,他和家人关系很好,一有空就会带着两个儿子,坐着地铁出去玩。第一个儿子出生的时候,他去哪儿都背着一台专业相机。
       据徐行的太太透露,徐行从今年1月份开始,整夜失眠,一直到现在,吃药也没有用。同时,胃部也出现严重的烧灼感。
       都市快报现任总编辑朱建,在名为“伤逝”的新浪长微博上写道,“你要走,我怎么一点也没有觉察呢?年前,我把两个部门又压到你身上。过完年,我问你,新媒体工作要上早班,报纸工作要上夜班,工作时间这么长,休息怎么保证?要不要做些调整?你说,没有大问题,自己能克服。我就这样信了。”
       “对不起,我不能早一点看出你的疲惫。对不起,我们同在战壕,除了不停地面对挑战,却忘却了隐藏在内心的敌人。这个敌人,才是生命的死敌。”朱建在微博最后向徐行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4月末,也有一位媒体人辞世。
       据多家媒体报道,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宋斌4月28日晚19时许被发现在其办公室身亡。新华社方面尚未公布宋斌的死亡原因。
       宋斌被评价为“比较豪爽,能喝酒”。还有新华社的人表示宋斌性格比较豁达,对其身亡消息非常震惊。
       新京报报道称,接近宋斌的人士回忆,28日上午,其在单位附近的马路上遇到宋斌,还打了招呼,宋神色如常,未曾想天黑后突生变故。
       对于死亡原因,新京报表示有消息称,“初步断定宋斌系自缢身亡,留有遗书,表示2004年后患抑郁症,对生活失去兴趣”。但官方对此消息未予置评。
       宋斌在1984年左右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在新华社安徽分社工作多年,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宋斌曾赴一线报道。
       2006年,宋斌任新华视点记者,2007年11月,担任新华社安徽分社副总编辑,2008年3月,曾作为高级记者报道全国两会,2009年5月,任新华社安徽分社副社长、总编辑。
       今年,还有两位媒体人因病离开我们。
       南方都市报时事新闻中心首席记者过国亮不幸罹患肝癌,于4月12日6时30分医治无效,在珠海逝世,享年31岁。
       “命运向我露出爪牙,我向他做个鬼脸。”这是过国亮在患病后写下的字条。
       4月14日下午,300多名珠海各界人士自发赶到珠海殡仪馆,为这座城市的“新闻民工”和他们心目中那位年轻能干、热情幽默的“草根记者”过国亮送行。
       4月15日,江西赣州人民广播电台台长肖益涵,因肝癌去世,40多岁,发病到离世仅1个多月。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敬武,深圳报业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