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孩子》热播 解读“红房子”产房拍摄

澎湃记者 何源亭 李聪

2014-05-13 08: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深圳卫视《来吧,孩子》是一档聚焦临盆前产妇生育的观察类真人秀。

       工作人员都在8楼,所有场景无法实现安排。
       深圳卫视《来吧,孩子》是一档聚焦临盆前产妇生育的观察类真人秀,该节目选择在母亲节前的上周五晚间黄金档在深圳卫视播出,仅播出一期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再好的编剧都写不出这么好的对白。”该节目总制片人易骅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夫妻之间的小打小闹、产妇对助产师的依赖、孩子那第一声啼哭后全家人的感动……有网友感叹,这个节目在记录女性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是,面对如此具有现场感的真人秀,分娩过程少不了一些带血的画面,也有网友对此反映过于血腥、贩卖隐私。
       很多观众和网友在看完第一期节目后,都对拍摄的医院和节目里的那些孕妇感到好奇。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该节目取景的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宣传科科长王珏。
       王珏参与了与节目组的前期接洽、拍摄过程及审片等环节。事实上,深圳卫视早在去年3月就与上海红房子妇产医院(下称“红房子”)取得了联系,在实地考察了该医院是否符合拍摄条件及与患者沟通成功的几率后,决定选择红房子。
       有关医院被拍摄的顾虑,王珏表示,“起初是有的,因为担心电视台一下子来那么多人会影响到医护人员的正常工作,但是,节目组采用的是无人拍摄,在医院里安装了64个摄像头,所有人员都在导播室里工作,并不是观众所想象扛着摄像机的大哥冲进产房,对着分娩时痛苦的产妇拍特写。”“其实,节目组比我们还要关心被拍产妇的隐私问题。”王珏对记者表示,“《来吧,孩子》在前期准备时总共来了100多人,前前后后我接待的就有30多批人次,为的就是如何安置这64个摄像头,最后这些机位被分布在产房、病房、走廊、护士站、护士休息室等地点。”
       “每个机位都会斟酌再三,确保不会拍到产妇的隐私部位。”总制片人易骅也告诉记者,“我们的机位设置本身就回避了敏感画面,都是非常科学的,所以绝对不会拍到暴露部位。可能会引发歧义和造成夫妻关系紧张的画面我们也会规避,所有的情节都会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在另一方面,医院提供了单人间或待产室里最里面的两个床位,也保护了其他产妇的隐私。
       在征求拍摄孕妇的过程中,导演也将“希望为母亲做一档不以娱乐为主同时也让大家能感受到母亲伟大的节目”这一创作初衷跟前来参加节目录制的产妇沟通。在做大概的内容介绍后,会详细为孕妇讲述拍摄方式以及最终会呈现的大概内容,让孕妇们充分了解节目的拍摄制作。在此前提下,自愿参与拍摄的孕妇才会签署同意拍摄的授权,并进入安装有摄像头的病房、导乐间及待产区。
       同意拍摄的都是今年3月到7月预产期的产妇,一开始都是编导去逐一商榷,在医院门口的通告栏上也张贴了招募启事。“红房子的产妇年龄段集中在80、90后,现在的人心态都是比较开放的,10个产妇中有四、五个都同意被拍,到后来也有不少产妇主动来要求拍摄的。”王珏说。孕妇都是直接在红房子就诊过程中前来征求拍摄意向的。因为孕妇一开始就是在同一家医院做检查,医生也比较熟悉情况,这样医院也会比较了解情况,对孕妇本身也是一种保障。不可能说我们在外面找了愿意拍摄的孕妇让她转院来。
       当记者问到,节目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孕妇临时退出当初拍摄计划,栏目组表示,“这本身是一件特别需要严谨对待的事情,我们导演都是充分沟通后获得产妇们自愿的授权后才会开始拍摄。而且截止到目前从没有出现过因为这样那样的情况而临时决定停拍的情况。反倒是有不少看完第一期节目后主动找来希望报名参加的孕妇。”
       除了产妇家属,被拍到的人几乎都是女性,事实上,参与拍摄的节目组的人员构成也以女性为主,易骅告诉记者,“拍摄人员是挑过的,比如说成熟的程度、性别都有考虑过。前期拍摄过程男女都有,但生产环节、导播室都是女生比较多,实地跟产妇和医院沟通的也基本是女生。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男人其实一样可以做。我们对女编导的要求是不能化妆,让他们感知到你是一个专业的形象,甚至不能穿高跟鞋。在传统里面,女生比较会容易被接受,不会给产妇和家里人压力”。
       因于医院签署了保密协议,记者未能与被拍摄的产妇取得联系,但是,“大多的产妇接受拍摄都是希望给自己留下一段独特的回忆。”王珏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医院接受作为拍摄的地点,也是希望展现医护人员的真实工作状态,通过节目告诉观众一些医学知识。“医患不和谐主要还是在于医护人员与患者所懂的信息不对等,其实医生与病人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新来的医生在接生时会很兴奋,先关注的会是男孩女孩,但过一段时间他们在接生时会变得很紧张,孩子出世后马上检查新生儿是否健康,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自己做了好多年的明星节目,但她认为聚焦普通人的生活太少了,在做前期宣传时,别人都在问她:“这节目有哪个明星啊?”然而这次,节目制片人兼总监易骅只是想做一档围绕普通人在产房发生的家庭故事。
       无人拍摄是一种崭新的拍摄方式,通俗来说可以称之为“摄像头真人秀”,即可保证被拍摄者不被打搅,鲜活地反映真人真事。
       因为是国内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所以节目组请来了对类似题材非常了解的英方专家来国内指导拍摄。英方的外援给了他们很大的技术支持,他们从如何掌控画面的尺度以及如何控制摄像头的安置点来保护产妇及家属的隐私。但同时,有着多年制作经验的英方也从中国产妇和家庭中体会到了不同的感受。
       “外国的丈夫进产房不会穿手术服,医生也不会戴口罩,有的孕妇甚至化着妆生孩子。”她说,“外方看完样片后,感觉中国人对生孩子的重视程度太不一样了,家庭观念非常强,丈夫的表现也比外国的好很多。他们认为生孩子是很自然的事,但在中国传统观念里,女人生孩子如同‘鬼门关里走一遭’。”
       尽管是模仿国外的节目,中方节目组在内容和形式上还是实现了很大的突破。在节目中更加强调了夫妻之前的关系和故事、背景,加重了产前采访的部分穿插在整个节目中,以及增设了外方没有的产后回访环节。
       对于红房子的医护人员来说,护理产妇、接生是他们每天都要做的事,但看过片子的医生大多都会落泪,本已习以为常的工作,通过荧屏的呈现,让他们觉得自己在做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
       事实上,节目组是跟着医生“三班倒”24小时在导播室里监控镜头的。有很多画面都让很多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记忆深刻。有编导告诉记者,有一次,一个孩子生下来后2分钟都没有哇哇大哭,产房里的医生还很镇定,但导播间的节目组却都哭了,但终于在医生给孩子吸去多余的羊水后,孩子的那一响亮的啼哭声下,使整个导播间又都不由地集体鼓掌;有一对双胞胎在生下来以后被送到儿童医院,与孩子近一个月没见着的母亲上一秒还在跟老公开玩笑,下一秒见着孩子突然就嚎啕大哭的场景。
分娩是自然现象,不刻意强调或规避
       后来,因婴儿脸上沾染血丝、缠着脐带,有网友认为“太血腥”。医院方的王珏和节目方的易骅并不这么认为,一个女人的伟大,就体现在这时候分娩的疼痛和婴儿身上的血丝上。因为第一期的这个母亲生得太不容易,因此保留了对沾染着母亲鲜血的婴儿2秒的拍摄。
       对于尺度的把握,易骅认为节目要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以正面的、积极的、温暖的内容和语言表达为主,不要刻意强调或规避分娩的自然现象。对于有些网友表示节目血腥的观众,她表示希望观众可以静下来心来看看普通人的故事。
       在多数称赞的网友中,也有原本对生孩子表示恐惧,但看了节目生出了“原来顺产的分娩过程每个女人也都能过得了”的新想法,医院也希望通过节目来推广顺产的好处。能看到很多初为人父人母的小夫妻一夜之间长大,引发对生命的思考,并尊重了每一个拍摄对象和职业背后的尊严和荣耀,这都是《来吧,孩子》里想要传递给观众的正面影响。
       根据索福瑞全国50座城市的收视率表现来看,《来吧,孩子》第一期的收视率成绩为0.614%,在上周五各大卫视的同时段里排名第六。收视成绩已经大大超过该台4月同时段的《男左女右》。栏目组表示,下一期里依旧是三个孕妇及他们家庭的故事,怀孕期间一直坚强懂事的90后妈妈的故事将会是第二集的最大看点。在如今“收视率为王”的卫视比拼中,如此具有话题性的第二期能否继续在本周五保持一样的高关注度,还值得观察。
责任编辑:何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产妇真人秀,分娩,隐私,分娩,拍摄,孕妇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