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起病安徽男子自断双脚,家属否认自残动机为入院

澎湃记者 周宽玮

2014-06-11 23: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目前,自断双脚的刘敦和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已经住院治疗。  CFP 图 
       今天的一则图片新闻热传网络:安徽定远县严桥乡一村民刘敦和因没钱看病,竟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双脚割掉。
       澎湃记者采访了解到,刘敦和3天前被送入当地爱德医院,并在今天下午在该医院接受手术。目前,手术所需费用暂由乡政府及社会捐助款支付。
       刘敦和的表姐夫告诉澎湃记者,刘应该是实在无法忍受疼痛和缺钱才自残,而不是像网上传闻的断脚是为了引起舆论关注。
       刘敦和,今年44岁,定远县严桥乡兴南村陶刘组人。其父母亲去世已近20年。家里兄妹五人,刘敦和排行第四,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一个弟弟。
       今年2月份,刘敦和在田间劳作,双脚受伤感染,因其小时患过脑膜炎,讲话还不利索,未将此情告诉他人。春节前后,乡村干部走访慰问时分别对其发放困难救助300元、200元,但未听他说起病情。后家人察觉将其送到村卫生所治疗,村医建议其家人送到县医院检查。但家人未及时送到县医院检查治疗,耽误了最佳救治时机。
       此后刘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然而,刘家境贫困,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也未办理,一直未到医院检查治疗。随后,残缺的肢体时常会发出刺骨的疼痛,刘敦和只能蜷缩着双腿痛苦不堪。
       5月11日,切掉双脚后的刘敦和在定远爱得医院接受治疗,他说,对疼痛的绝望让他下决心切掉双脚,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时常让他在睡梦中惊醒。回忆起当时的感受,刘敦和称当时选择了连他都觉得“惨烈”的方式了断属于自己的部分身体。
       澎湃记者今日联系到与刘敦和同村的表姐夫戴某。据戴某透露,刘敦和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都已成家,小弟在外打工,七八年都没有回家。因为家里很穷,刘敦和至今还是单身,仅靠着二亩责任田和打零工维持生计。
       戴某向澎湃记者表示,他和刘敦和一家平日里来往并不多。对于刘敦和何时锯的腿,又是被哪位好心人发现送医,自己并不清楚。
       “他也没想到锯了腿还能被送进医院,估计就是痛的受不了”。对于有人猜测刘敦和是为了用锯腿的方式来引起医院和社会的关注,戴某作了这样的解释。
       澎湃记者从网络新闻图片看到,刘敦和的住处挨着二哥二嫂及弟弟的房屋,仅仅是一个不足5平米的搭建土坯房。屋内脏乱不堪,桌子板凳都已结了蜘蛛网。墙壁被用砖头搭建的煤气灶熏得乌黑,一箱康师傅方便面在饭桌上格外显眼。
       “他们一家都穷,他又没低保,新农合也交不起。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小孩,平时很难照顾到他,更不要说给他钱了”。戴某说,估计刘敦和锯腿的时候没有和家人商量。
       澎湃记者查阅了当地相关文件,从去年起,安徽省新农合人均筹资标准由之前的每人290元提高至340元。如果不能按时缴纳,将无法享受包括门诊补偿、住院补偿以及大病补偿在内的医疗保障制度。同时,根据当地《滁州市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办法》的规定,“在法定劳动年龄内有劳动能力(在校学生除外),但无正当理由不参加生产劳动的。”不能享受农村低保待遇。刘敦和平时以种田和打工为生,不符合当地申请低保的条件。
       今天,定远县宣传部对外宣称,事发后,乡政府预先支付1000元医疗费用将其送入医院检查、治疗。同时,该县民政、县残联将其列入乡、村二级救助对象,积极为刘敦和办理残疾、救助等事宜。
       而就在5月11日,严桥乡牵头为刘敦和捐款人民币23350元,另接受社会捐助款2000多元。
       澎湃记者今日下午联系定远县爱德医院,一名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刘敦和的手术会持续到晚上,目前还不清楚是否需要安装假肢。
       医生说,刘敦和的二哥在手术室门口等候,但他拒绝了澎湃记者的采访。截止发稿,刘敦和手术是否成功的消息还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