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宾“5.12”公交车燃烧事件全记录,纵火者为前中学教师

澎湃见习记者 潘则福

2014-05-14 10: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5月12日,四川省宜宾市,一位严重烧伤的男孩在医院内接受治疗。 /IC 图
       一起公交燃烧事件在2014年5月12日,突袭川南名城宜宾。当日,恰逢汶川特大地震6周年。
       2014年5月13日宜宾官方称,经公安机关初步调查、认定:宜宾“5.12”公交车燃烧事件是人为造成,现场唯一死者余跃海就是纵火犯罪嫌疑人。
       余跃海,男,51岁,汉族,四川内江人。
       截至发稿时,纵火原因仍在在调查中。澎湃记者从宜宾翠屏山火葬场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余跃海的尸体在5月12日晚被送到火葬场,暂时还沒家属前来认领。
       13日下午3点,在火葬场的一块黑板上,余跃海的一生被十几个字概括:2014.5.12下午南门大桥公交车爆炸,X号冰箱。黑板上未见他的名字,也未出现常见的“无名氏”称谓。
       这个时刻,离事发过去22个小时。
上车
       没有人知道余跃海为什么会选择14路车。他人生的最后半小时,和14路联系在了一起。
       多名伤者认为,虽然不知道动机,但余选择的时间或许充满预谋。
       目前,大多数的伤员都在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烧伤科治疗。这里有宜宾市最好的烧伤科医生。
       在伤员被送到这里后,官方亦在此加强了安保措施,每层楼道口和电梯口都安排了工作人员值勤,家属以外的人士被禁止进入病房。
       身上局部烧伤的丁艳(化名)称自己是较早发现余跃海的人。
       “当时是高峰期车上人很多,我记得他是在南门桥公交站上的车,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在前门投了币,又下去了。后来我也没注意他了。”丁艳说。
       丁艳的说法与此前一名知情人士陈述吻合。
       5月13日晨,包括《华西都市报》在内的几家四川本地媒体称,一名看过事发公交车监控视频的人士称:余跃海从前门投了币,但却从后门上了车。
       13日,记者试图约访这名消息人士,但被婉拒。
       《华西都市报》的报道称,公交车监控视频显示:(5月12日)下午4点58分左右,当公交车行至南门桥公交站台时,一名偏瘦男子,身高在1.6米到1.7米之间,手里提了一个大袋子,该男子从前门投了币,但却从后门上了车。
       男子上车后,他的身边基本都站的是学生孩子,有的乘客见到男子都主动躲开,有学生还用手捂住了口鼻,有一位抱小孩的女乘客见状,转身背对该男子。
       下午5点左右,男子所处位置,突然冒出一团火,火苗迅速上蹿,随即发生了爆炸,有人被爆炸力推开。发生爆炸后,公交车监控视频黑了屏。
       宜宾市人民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陈芳(化名)回忆称,“车上人多,我当时坐在最后一排看书,没有看到那个人(指余跃海)上来。只是从南门大桥站开车后,但却闻到一种很怪异的味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在陈芳闻到异味不久,14路公交车起火了。
       站在公交车中部的马永真(化名)说起火前,自己和“那个提袋子的人”中间隔了两三个人,“瘦,他上车后,我闻到接近汽油物质的气味。”
       “我们坐的14路因为是没有空调的车,窗户都开着。闻到味道后,我心想是不是路上车多,尾气很重飘进来了。”马永真说。
       曾一度和余跃海“挨得很近”的马永真伤得不轻,腿部和背部均被烈火伤及。
       事后,宜宾市公交公司发布调查称,当时14路车上共有59名乘客,正常行驶至南门桥中间时,突然发生爆炸。
起火
       从南门大桥出发后,车上的数十人处于一个拥挤和相对封闭的空间。
       事后,所有人都在问:火是怎么点燃的?
       彼时,乘客们随机而站的位置,决定了谁能幸免遇难,谁又将不幸会被危及性命。
       在口袋内的不明物体被点燃后,车上的乘客提供了两种不同版本的点火细节。
       伤者赵洪(化名)告诉澎湃记者,自己离纵火者比较近,“车子刚刚开动,他就拿出打火机点燃口袋。”
       赵洪的陈述与伤者张云锦(化名)的回忆接近。当时,张云锦也站在公交车后门附近。火势起来之后,后门的乘客几无幸免,伤情不一。
       上述看过公交车监控视频的人士则告诉媒体,余跃海疑似是弯下腰点的火,“周围的乘客挡住了他,只看到男子弯了一下腰。”
       火势起来之后,车厢内秩序失控。
       有伤者称,因为有人不会用干粉灭火器,这一定程度上未能控制住火情。但亦有伤者质疑这一说法,“那么大的火,一两个灭火器没用。”
       多名与余跃海站位接近的伤员称,当时自己忙着逃命,没有注意到余跃海当时是否做出逃命的努力。
       公交车中部起火后,因为距离的缘故,坐在后排的乘客赢得了逃生的时间。陈芳说自己当时和外婆坐在公交车的倒数第二排,窗子在自己的斜后面。
       起火后,陈芳被外婆从窗户推下。来不及逃生的陈芳外婆,两耳均被烧伤。
       对于目击者而言,这场大火的发生亦充满意外。
       事发时,44岁的朱家银正骑着电瓶车在这辆14路公交车左边准备超车。但这场大火让他超车的念头戛然而止。
       朱家银是宜宾市翠屏区赵场人,平时在宜宾城区靠电瓶车载客。
       “我骑到公交车中部的时候,突然听到公交车内发出‘轰’的一声,冒着浓烟,就听到有人喊‘救命’,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停下车跑过去救人。”
       朱家银回忆,当时车内一名30多岁的女性将自己的小孩递到窗口,他赶紧去接,可是小孩因为害怕不肯放开妈妈的手,“我只能强行将小孩拖出,接着又将小孩的妈妈救出”。
       一些年老者则惊慌失措。
       一位老太太在窗口呼救,朱家银跑过去,谁知老太太却先将自己背的箩筐先递给朱家银。
       “你是要命,还是要你的箩筐?”
       “要命!”老太太回答。
       朱家银将箩筐丢一边,把老太从窗口拖了出来。
       因为徒手救出5人,朱家银成了名人。这名作过仵工的小人物,忽然获得了妻儿的赞许。
       在逃生的现场,一些细节则令人心情复杂。
       一些逃生的人慌于逃命,身上钱财四散。一位围观的老年人见此,上前捡起,欲揣进自己兜里。
       参与救援的一名出租车司机见此,上前阻止。不悦的老人随后离开了现场。
       在大部分伤者被送完宜宾市各大医院急救时,14路公交车上最后的肉体属于余跃海。这名至今纵火动机未明的前中学教师一动不动的躺在车上。
       5月13日,这张照片还在宜宾人的微信朋友圈内不停的被复制。在官方的调查未出笼前,余跃海的已经经历了一轮舆论审判。      
伤痕
       5月13日凌晨,宜宾市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事件情况及初步调查结果。经现场勘查和统计:事件造成1人当场死亡,乘客和参与救援群众入院观察、治疗人员共计77人,其中重症3人、危重9人。
       14个小时后,官方公布了新的数据:宜宾市医院共计收治伤员77人,其中:重危8人、重症4人。中度17人、轻伤48人。
       这一次,出现了8名重危病人。
       事实上,5月12日的公交车燃烧事件是一个月内,宜宾市区发生的第二起公交车起火事件。但目前并无证据表明两起事故具有关联。
       4月15日晚,一车牌号为川Q17146的5路公交车由宜宾西门客运站往临港客运站行驶,行至市内文星街市一医院站正在上下乘客时,车头突然发生燃烧,因疏散及时,无人员烧伤。
       事后,有关部门称该公交车燃烧排除人为所致。
       接连发生的事故让一些宜宾市民充满恐慌。
       13日,澎湃记者赴宜宾市公交公司采访公司高层,希望其可以回应市民关切。公交公司一名副总以“不方便”为由婉拒了采访。
       更深的恐惧则来自亲历者。
       5月13日下午,赵洪说被送到医院后,自己一直没合过眼,“不敢闭眼睛,一合上眼,就满眼都是火。”
       年轻一点的马永真则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我是踩着人逃出来的。”
       5月12日晚,救了伤者后,朱家银回到自己经常候客的凤凰小区车站。一直有客人想做他的车,但他提不起精神,就拒绝了,“过了很久我实在忍不住了,坐在车上哭了一场”。
责任编辑:慈亚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宜宾“5.12”公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