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警方否认刑讯嫌犯致残 ,却签协议承诺支付手术费

澎湃记者 马世鹏

2014-06-04 1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惠良大腿根部有明显的红色条状伤痕,右腿肌肉萎缩明显变细。
         多次上访无果之后,陈惠良再次通过律师向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实名控告龙海市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对其刑讯逼供,致右腿残疾。       
       2007年12月15日,福建省龙海市(属漳州市)白水镇村村民郭陈惠良因涉黑被漳州市警方抓捕,之后被非法羁押。2009年,公安部曾专门对此核查,并向全国警方通报龙海市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对陈惠良非法羁押及非法使用警械,但否认刑讯逼供。       
       5月7日,漳州市检察院对控告作出回复,称未提供可以证实龙海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实施刑讯逼供的新证据,经再次询问办案人员,仍未发现办案人员存在刑讯逼供的行为。       
       陈惠良妻子郭碰珍为此事多处上访,并曾与龙海市公安局签订《停访息诉协议书》,她在接受采访时称,将继续上访,“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涉黑被抓       
       2007年12月,福建龙海市警方破获一起涉黑组织团伙案,以陈芋头为首的21名涉黑团伙成员被抓。       
       漳州市公安局当年负责此案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韩建国在接受采访时称,2006年全国开展打黑除恶行动,当地打黑办公室多次接到群众举报称陈芋头、陈惠良兄弟仗着家族势力欺压百姓。陈惠良是陈芋头的三弟,同时被抓的还有他另外两个兄弟。
       龙海市警方秘密调查后发现,20多名成员在陈芋头四兄弟的带领下,非法垄断当地机砖生产,并在当地形成了强大的心理控制,使当地村民产生恐惧心理。       
       此案受到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据法制网报道,龙海警方组成当时规模最大的专案组,并由时任漳州市公安局局长陈加瑶直接指挥,由福建省公安厅督办。       
       2008年11月20日,龙海市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陈芋头等11名涉黑团伙成员被判犯有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等11项罪名,其中陈芋头罪名最重,判处有期徒刑20年,陈惠良被判有期徒刑5年8个月,其他成员分获刑1年至11年9个月不等。       
       陈惠良随后提起上诉。2008年12月28日,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陈惠良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陈惠良及其妻子郭碰珍一致认为陈氏兄弟是冤枉的,她们认为陈氏兄弟因为严打被波及。“我们的案件确实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不能说全部是假的,小事情给我们说得那么大。”郭碰珍说。       
       近日,凤凰卫视对此事进行了报道,陈氏兄弟是否涉黑已无从考证,当地多位村民也不愿表态。只有一名村干部在镜头前称:“他(陈惠良)做人还是可以的,不会欺负人”。当被问到机砖厂是否垄断时,这位村干部称:“在我们这边没有这个事。”       
       陈惠良称,他曾聘请两位律师走访了当时参与举报的证人,在律师提供的谈话记录中,这些证人无一例外地推翻了之前的口供,否认陈惠良曾经欺压过他们。       
       韩建国则称:“这说明陈氏兄弟被释放回村里以后威慑力仍然很大。”       
刑讯逼供?       
       网上陈惠良的一张照片显示,陈惠良大腿根部有明显的红色条状伤痕,右腿肌肉萎缩明显变细。据了解,这张照片是律师黄家炎会见陈惠良时所拍,时间是2008年12月,原照的伤痕并没有网络照片上明显。       
       2008年5月,黄家炎第一次会见陈惠良,他回忆说:“当时他不讲案情,什么都不说就哭起来。说当时被刑讯逼供,坐老虎椅,被打。”       
       近日,接受电视采访的陈惠良拄着拐杖,右脚用布条缠起来悬在半空。陈惠良称,他右腿残疾是龙海警方刑讯逼供所致。       
       陈惠良在律师提交至检察院到的控告书中称,2007年12月15日被警方抓捕后,他被关押至龙海市海澄镇民政东路111号的办案点,一直被非法关押至2008年5月3日,期间曾被带往另一处刑讯逼供13天。
       
       陈惠良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受到陈信红、肖德武、林春辉、蔡荣华等办案人员“三班倒”、“24小时”的轮流审讯,用棍棒打,坐老虎凳,其大腿被两根木棒绞夹,肌肉和神经受损,导致右腿残疾。       
       警方是否刑讯逼供?从近日凤凰卫视对此事的报道中,可以看出警方的态度。当时负责此案的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韩建国否认了刑讯逼供的说法,他称:“黑社会性质组织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都是公开犯罪,老百姓一出来作证,他都不用交代,我们都可以认定他的犯罪事实。我们还用逼供他吗?”       
       该案开庭审理之前,陈惠良的妻子郭碰珍便就丈夫受到刑讯逼供多处上访。2008年11月28日,龙海市信访局对此回复称,陈惠良由于毒瘾发作,在手脚被约束的情况下假装发疯,时而说椅子下有人叫他的名字,时而说屋顶上有人伸出钢管要杀死他。       
       韩建国称:“他以前是吸食海洛因的,毒瘾发作,人的性情变得很暴躁,我们害怕他发生意外,所以就弄了一个椅子让他坐起来。用的是审讯椅,将他的手和脚都固定起来,他一发作起来,把整个审讯椅都摇晃得一起走。”       
       陈建国称,根据医院出具的病例报告,陈惠良的伤和他毒瘾发作时在审讯椅上用力摇晃及椎间盘突出有关。       
       事实上,早在2008年2月被非法关押期间,警方就曾多次带陈惠良到解放军175医院、漳州市医院等医院进行治疗,医生诊断认为,陈可以通过治疗和功能锻炼恢复健康,但治疗效果并不明显。       
       按照韩建国的说法,治疗效果不明显是因为陈惠良不配合。“他(陈惠良)一开始就不说治疗,跟公安机关抵触情绪非常厉害,到解放军175医院进行治疗,医生也都写了很多治疗的方案,他都不配合。”       
       郭爱珍则对警方安排的治疗极不信任,她称:“警方带去医院是做检查不是治疗,做过康复治疗,检查了不给治也没用,医院开的不知道是什么药。”             
 保外就医       
       郭碰珍的上访也受到公安部的重视。2009年2月27日公安部督查委员会发布通报,称通过对郭碰珍反映的当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问题进行核查,发现龙海市公安局在办理该案过程中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问题。       
       通报称,警方以涉嫌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对陈惠良监视居住时,没有将地点设置在当事人家中并交属地派出所进行,而是设置指定专门地点由边防战士看管,将陈惠良羁押在非法定场所时间长达138天;在对陈惠良羁押、审讯过程中,针对其毒瘾发作、情绪激动、欲自杀自残行为,适用不属于警械的审讯椅对其约束长达20天,违反了使用警械的有关法律规定。       
       但公安部调查之后否认警方刑讯逼供,但这份通告仍给了郭碰珍信心,她更加积极奔走,希望能帮助陈惠良办称保外就医,但一直未获批准。       
       韩建国对此表示:“医生那边出的检查结果是他完全可以通过劳动来恢复的,本身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所以就一直不批准。”       
       直到2011年6月底,龙海警方与郭碰珍签订了一份停访息诉协议书,同意让陈惠良假释回家治病,并由龙海警方支付相关医疗费用。但郭碰珍称,双方后来并没有履行协议,陈惠良也未获假释。       
       2011年9月,警方却又同意陈惠良保外就医,此时距他减刑后刑满释放的时间不超过3个月。郭碰珍说,批准的保外就医期限是六十多天,期满时陈惠良已应刑满释放,因此再未回到过看守所。       
       按照《停访息诉协议书》中的协议,陈惠良出狱之后,由其家属选择漳州或厦门一家医院进行手术及康复治疗,龙海警方承担手术费用,并在手术后先行支付5万元用于陈惠良的术后康复。对郭碰珍提出的条件是,保证不再就此向各级机关信访,从此停访息诉。       
       为何由警方承担医疗费用?韩建国对此解释称:“我们政府当时有一些信访条例,2011年时,每一次上访都给我们当地党委政府带来很多麻烦,为减少不必要麻烦,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想把这件事彻底息诉息访。他自己从来没去医院治疗,也没有和龙海市公安局联系。”       
       郭碰珍称,陈惠良出狱后他们曾到多家医院进行治疗,“但医院跟我们说,时间太久,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郭碰珍认为,警方迟迟不批准保外就医延误了陈惠良的治疗时机。       
       虽然龙海市警方在与郭碰珍的停访息诉协议书中作出让步,但仍没有阻止她继续上访。郭碰珍称将继续上访,“案件也是冤枉的,不讨个公道我们是死不瞑目的。实在是不甘心,跟政府有什么好斗呢,太冤枉了,才一直要走下去。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刑讯逼供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