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取决于次地区层面的合作

澎湃见习记者 王泳桓

2014-06-24 10: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石泽



湄公河委员会第二届峰会在越南胡志明市举行。湄委会成员国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领导人,中国、缅甸等对话伙伴国和发展伙伴代表与会。石涛认为亚信的未来取决于次地区合作。澎湃记者 兰卉 图
       东方早报:在您看来,亚信是否需要次地区机制的支撑?如果需要,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和操作方式?        
       石泽:谈论区域合作机制大都以欧洲作为对比模式。        
        亚洲地域辽阔,从地理上又有东北亚、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等次地区之分。与地域上相对集中且具有诸多共同性的欧洲机制相比,亚洲国家相互之间无论是在经济发展水平、宗教、文明、体制上都存在极大差异。        
        亚信作为一个渐趋成形的泛亚合作平台,未来取决于其在次地区层面合作机制的支撑和发展。这是因为:首先,亚洲存在的安全风险在次地区层面更为突出。几乎每个次地区都存在各自的热点问题。这些地区热点问题亦是催化次地区安全合作机制发展的动因。其次,亚洲地区在次地区层面上已有像东盟、上合组织等较成熟的合作机制可资借鉴。最后,作为此地区的东北亚安全机制的进展对泛亚合作机制的未来至关重要。        
        东方早报:您曾提到,现在世界上大致有大国主导型与契约合作型这两种合作模式。那么您个人觉得,亚信的合作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石泽:纵览全球合作模式,不外乎大国主导型和契约合作型两类。        
        欧盟基于欧洲文明的背景接受的是契约合作,而拉美地区因美国作用突出从而大国主导的色彩浓厚。从地域和文化特征看,亚洲不同于欧美。       
        未来亚洲地区很可能借鉴其他地区的发展经验,再结合本地区的特点,从而走出独特的合作之路。亚信的发展证明,中小国家发起、大国支持和推动的发展路径可能更符合亚洲多元化和多样化的现状。        
        东方早报:有学者认为,“亚洲新安全观”要反映亚洲特性。那么在您看来,亚洲安全是否有其特性存在?如果有,那又如何在这些特性中构建“亚洲新安全观”呢?       
        石泽:亚洲安全的独特性首先反映在其多样性上。        
        多样性既是促进文明互动、共同发展的前提,又具有广泛代表性。不过也应看到,亚洲各国虽有追求普遍安全的强烈愿望,但鉴于地区发展和安全环境的极大差异,短期内构建成形的泛亚安全机制尚不现实,需要一个较长期的推进过程。主要原因有这么几个:首先,域外大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突出。其次,亚洲人民在树立亚洲意识以及形成凝聚力上都将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        
        由此也可看出,亚洲人主导自己的命运,形成亚洲共同安全观时间可能会更长。        
        东方早报:亚信关注的是安全议题。您觉得,通过整合区域经济合作来推进共同安全的思路是否可行?        
        石泽:亚信会议的基本宗旨是增加政治互信,促进地区安全与稳定,其议程设置大都与安全有关。        
        然而经济合作是加强政治关系的基础,经济的繁荣更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同时,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亦是国家安全的主要内容和重要保障。因此,借助发展经济合作,各成员国可增加和扩大彼此的共同利益,也会促使国家间的联系更为密切从而增进互信水平。        
        我个人认为,现阶段应当保持亚信维护地区安全的特质,赋予其过多的内涵很有可能冲淡亚信的安全使命。地区合作机制承载安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种功能而收效甚微的教训,在推进亚信发展进程中应当认真汲取。        
        我们需要确定亚信会议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