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或建立起“安全文化”

澎湃见习记者 郑怡雯

2014-06-24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卡默·卡西姆
(Kamer Kasim)
土耳其Abant Izzet Baysal大学政经学院院长、土耳其国际关系研究所(USAK)首席副所长


       东方早报:您是如何看待亚信峰会的?
       卡西姆:亚信峰会是一个旨在加强亚洲国家信任,促进亚洲国家安全与稳定的跨国论坛。我认为,亚信峰会可与欧安组织进行比较,两者皆是旨在促进某些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在我看来,着眼于建立国家信任的亚信峰会可能会发挥一个更为重要的作用——在亚洲建立“安全文化”。“安全文化”是一种国家的对周边和地区安全环境所具有的独特认知和意识,“安全文化”的缺失会加大地区的安全风险。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亚信峰会的建立正是给亚洲国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亚信峰会有24个成员国,各国国情不同,亚信成员国间地理跨度大,各国观念大相径庭,国家之间本身就存在各种矛盾,比如以色列和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所以这些国家一般很难走到一起,因此建设“安全文化”实属不易。
       这也提出了一些问题:亚信峰会的预期目标是什么?如何让亚信成为真正能帮助各国解决问题的平台?亚信的建立是给亚洲国家提供了一个平台,但这个平台只强调建立国家间的信任措施,政治问题的解决尚未提上日程。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许多其他的亚洲组织也同样具有亚信峰会所面临的问题。当然,亚信会议所覆盖的国家占了世界的一半人口,这也意味着,如果亚信能解决亚洲地区的安全问题,那将是对全世界的贡献。
       东方早报:在这样一个如此大范围的平台之下,您认为亚信峰会应采取何种具体措施,从而履行其使命?
       卡西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亚信峰会应该不满足于各国对“信心”的建设,而是给各国落实“安全措施”的机会。我希望,亚信峰会能努力设立一些具体的安全机制,而不是一直犹豫着是否要给予亚洲各国属于亚信的意见。
       东方早报:中国将于2014-2016年担任亚信轮值主席国,土耳其曾于2010-2012年担任亚信轮值主席国,在这期间,土耳其是如何主持亚信工作的?中国可以从中借鉴些什么?
       卡西姆:土耳其于2010年起担任亚信轮值主席国。土耳其曾试图在亚信框架下推行军事——政治的议程,旨在创建一个类似于欧安组织的信任建立措施和长期对话的有效机制。       
       为此,土耳其曾建立了一个特别的工作小组以推进亚信对话进程。2002年,亚信峰会通过了《阿拉木图文件》和《关于消除恐怖主义和促进文明对话的宣言》,这些是很重要的文件,但却并未把它们放进真正的政治进程中,当然,这也是很困难的事情。在建立信任措施的问题上,土耳其也尽力使该组织发挥更多的功能。但确实也有不少困难和风险,例如,许多国家如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既是亚信成员,但他们也有其他的身份,如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那么,如何平衡好多重身份的关系,发挥亚信更大的作用,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我的思考是,如果亚信峰会能真正改善亚洲地区的安全文化的话,那它就是成功的。我认为我们能以欧洲一体化为参考,虽然亚洲的矛盾错综复杂,各国宗教及文化背景也不尽相同,要知道欧洲各国的矛盾也是错综复杂的,我们还是要有勇气去构想这样的一体化。
       总之,我希望亚信能够建立一个具体的国际机制,防止亚洲出现安全危机。现在正值中国任亚信轮值主席一职,我期待并且希望通过中国的努力,能使亚信峰会取得进一步成果。
       东方早报: 在您看来,土耳其可以通过亚信峰会,解决土耳其的哪些问题?
       卡西姆:我认为,在亚信峰会框架内,土耳其最迫切的是解决土耳其周边的安全问题。要知道,如果你的邻居们不安全的话,那你也并不会安全。目前,土耳其境内接纳了大量的叙利亚难民,这对于土耳其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长期处于冲突状态,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与以色列的冲突持续不断。因此,如果亚信峰会能推进这些问题的解决进程的话,是最好不过的,但要清楚认识到的是,这亦是十分困难的。
       东方早报: 土耳其多年来一直试图加入欧盟,但遇到重重困难,您认为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哪里?您能否简要分析土耳其与欧盟之间的关系?
       卡西姆:欧盟是土耳其经济的重要合作伙伴,土耳其一直希望成为欧盟成员国,但很遗憾,谈判过程并不顺利。在我看来,土耳其不能成功加入欧盟的主要原因大多来自于欧盟成员国这一问题的分歧。德国和法国等一些大国认为土耳其领土太大,并且土耳其与欧洲具有不同的文化,对土耳其在宗教、历史和文化等方面缺乏认同感,不愿其分享欧盟内部重要决策权,这些国家不希望欧盟成为高加索和中东地区的邻居。相反,欧盟内还有一些重要国家,如英国和意大利则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特别是英国,它认为欧盟应在高加索、中亚和中东地区发挥积极的政治作用,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同意土耳其加入欧盟是非常必要的。
       塞浦路斯问题也是一个阻挡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大障碍。这是土耳其和希腊一直存在的巨大分歧,塞浦路斯有两个不同的民族,这两个民族分别是土耳其族和希腊族裔,自1974年以来(事实是1963年就已开始),这两个民族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群体就已分开,分为北塞浦路斯和南塞浦路斯,双方对制宪问题没有达成一致,因此矛盾和冲突不断,在土耳其和希腊未能出台一个解决方案之前,土耳其很难加入欧盟。
       东方早报:是否意味着,土耳其因加入欧盟计划被阻,将目光转向亚洲,试图在亚洲地区多有作为,提高土耳其在亚洲的影响力?
       卡西姆:土耳其奉行多维外交政策。土耳其不会完全背离西方及其盟友,也不会完全倒向东方, 而是尽量在东西方之间保持利益平衡。在地缘上,土耳其毗邻矛盾复杂的中东地区,近年来,土耳其一直积极推动巴勒斯坦内部和解,努力调解叙利亚和以色列冲突。在亚洲地区,我认为,相较于中亚国家,土耳其与东亚国家进一步发展的意向较大。土耳其目前是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为了增加土耳其在亚洲的影响力,我认为土耳其甚至有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成为其成员国的想法。
       东方早报:您如何看待土耳其与中国的关系?
       卡西姆:我认为,近年来,土耳其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有长足发展,土中之间发展最为迅速的方面主要在于经济合作。今年1-2月,中土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44.7亿美元,增加1.2%,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土耳其第十六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土耳其希望与中国能有进一步的经济合作。目前来说,土耳其的贸易赤字是最大经济障碍,我相信,来自中国的境外直接对土投资可能会缓解土耳其贸易赤字的问题。
       东方早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您认为,土耳其将如何看待中国的这一构想?
       卡西姆:我认为,中国创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是符合所有这一区域内国家的利益的。这样一来,亚洲和欧洲经济体能得到更好的连接。土耳其奉行多维外交政策,因此也能够充分利用“丝绸之路经济带”,很好地融合与发展土耳其与西方盟国和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亚信峰会,安全文化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