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雷:如何看待中俄关系的定位和挑战

外交学人记者 杨小舟

2014-05-21 14: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4月15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 东方IC 图
       
        随着亚信上海峰会的召开,中俄关系又一次成为国际国内媒体聚焦的话题。人们对于中俄关系的关注,其实远不止对于一种双边关系的看法,其中还包含了很多除外交政策之外的对于以往和当前世界事务的理解、判断、认知、心态,甚至还包含着复杂的情感因素。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院长冯绍雷向外交学人介绍了中俄关系定位、中俄经济合作和中俄美三边关系前景等情况。
中俄关系是特殊的战略伙伴关系
        外交学人:有西方分析人士形容中俄是“权宜婚姻”,您如何定位中俄关系?
       冯绍雷:近来随着形势的变化,人们对于中俄关系的定位,不时有一些新的思考与争论。有人主张要建立更加接近的中俄关系,有人则对此持有较为谨慎的态度。
       几年前,英国学者波波·罗曾经有一本影响比较广泛的著作《权宜之计的中俄关系》。他认为,中俄关系并不像有些人所强调的那样是一种特殊的结盟或战略上的伙伴关系,而不过是如同一般正常国家一样的一种双边关系。相对于这样一种评价,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主要思想家罗伯特·卡根则另有己见。在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和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爆发战事这两件大事同时发生之后,卡根警告说,以俄罗斯与中国的威权主义体制国家的联盟正在开始,新冷战的危险正在来临。这里列举的不过是两种反差鲜明的表述而已。介乎两者之间,还有不少其他的观点和议论,不一一赘述。
       在我看来,中俄之间的关系,既不是权宜之计的一般国家间关系;也不是那样一种传统意义上的排他性的战略结盟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战略伙伴与合作关系。
       与其他的大国关系相比,作为发展中、转型中大国的中俄双方,强调独立自主,并以内部事务为优先;中俄主张世界事务多样性发展的原则;中俄两国鉴于历史的教训,希望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抛弃对抗性的政治偏见,并且以实际行动解决了冷战结束之后无论哪一地区都未曾做到的边界问题;在这样一个高于一般友好合作关系,但又不结盟的框架之下,正在努力寻找一切机会,丰富这种特殊伙伴关系的内涵。
       普京在2012年2月27日所发表的关于《俄罗斯与变化中的世界》这篇重要文章中,正是体现了这种立场。他罕见地将包含对华关系在内的俄罗斯对亚太地区的关系,置于整个俄罗斯外交的首要地位,超过了对于欧洲和美国关系的重视,当时这篇文章中,俄罗斯对欧洲关系处于第二位,其对美关系被处于第三位。普京特别指出中国的增长绝不是威胁,而是带有巨大合作潜力的挑战;要借中国之风,鼓俄国经济之帆,提升远东和西伯利亚经济;强调俄中之间在一系列全球多边机制中加强合作;声明俄中在解决所有重大政治问题、边界问题之后的关系模式“是非常有发展前途的模式”;确认“俄罗斯需要繁荣稳定的中国,中国自然也需要强有力和成功的俄罗斯”。
       普京的这一立场是他长期以来所持有对华认知的一次体现和提升,也与当时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2012年3月6日记者招待会上所表达的“中俄关系是中国外交的首要关系”,“中俄关系是大国关系的典范”的立场完全吻合。到了本次出访前夕,习近平主席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之前,明确地宣布:“中俄互为最主要、最重要的战略协作伙伴,两国关系在各自外交全局和对外政策中都占据优先地位。”
       上述有关中俄两国关系性质的表述,乃是中俄两国在今后长时期值得为之努力实现的一个目标,是中俄关系的指导性原则。但是,要实现这样的目标还远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中俄两国交流与合作、目前俄罗斯的高端国际论坛——瓦尔代国际俱乐部主席谢尔盖·卡拉冈诺夫教授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双方的好意显著地占有主导地位,但是,一些旧时的疑虑还未消失,而一些新的担心甚至又在产生”。
       须知,中俄关系不只是发生在最近的二十年间,它是在漫长历史积累之下形成的大国关系。百多年来的中俄关系,是一个具有基督教信仰的民族与一个远东文明古国前所未见的直接地全面地发生交往的罕见历史;也是冷战终结与全球化背景下,两国的国力对比消长发生戏剧性变化,当前,同样面临金融危机以及国际格局迅速变动的考验的这样一组双边关系。在这样复杂背景之下,宁肯以更加务实的态度、更加冷静的思考、更加扎实的工作,来夯实事实上还有待大大加强的中俄关系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仅仅停留于口号式的气氛营造。
中俄经济合作      
        外交学人:经济合作无疑是中俄双边关系的重要动力。中俄在亚信峰会期间签署联合声明,宣布建立全面能源合作伙伴关系。未来中俄经济合作中可能涉及哪些问题?       
        冯绍雷:其一,互信问题。鉴于中俄两国领导人将在今后的一个较长时期之内同时各自主政,这显然有利于两国元首将内部现代化发展路线和双边合作相关联,从长远战略部署方面,为两国合作做出铺垫。这不光意味着俄罗斯能够进一步获得来自中国的资金、产品、市场开放、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包括将来可能条件下的劳务等方面的支持,而中国能获得来自俄罗斯的能源资源、军工产品、宇航火箭等其他高新技术的支持;而且,两国只有在现代化建设的长远规划中,真正相互借重、相互依靠,才能够真正打破疑虑,放手合作。
       就俄罗斯而言,恐怕还远远没有消除被称为“能源与资源附庸国”的担忧。包括当下热议的中俄能源合作,显然与“页岩气革命”后